笔下文学 > 军嫂重生记 >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偷袭

第一千七百七十七章:偷袭

    大老憨眯着眼回忆来到这里之前的事情:“没想到那水洼竟然真的有古怪,随波逐流就能来到这里。”
  
      “可问题是,来,咱们是来了,可怎们回去呢?”老郝仰着头打量起周边来,“你不觉得奇怪?这里根本就找不到连通水洼的地方,你说……”
  
      说到这里,大老憨怎么样,他不清楚,但是他清晰的感到自己的那颗心在那一瞬猛地哆嗦了起来:“你说那水洼会不会就是空间转换设置?”
  
      “当初说空间转换这事儿,实际上谁都没有见到,不过是听过一耳朵,就开始着手去准备了,具体怎么样,咱们几个人才是真正的先行者。”大老憨沉默了会儿,说。
  
      听他这样讲,老郝不自觉的瞪圆了眼睛:“也就是说,我们概念里以为的设置的存在形态,和这实际形态,也许存在诧异?”
  
      “不用这么奇怪。”大老憨搭眼瞅他一下,“你怎么过来的,心里没点儿数么?”
  
      老郝:“……”无语的摸了摸自己鼻子。
  
      大老憨在原地转好几圈,琢磨着:“我们得出去瞧瞧,看看这是哪里。”
  
      老郝也打量着自己身处的地方,这一切都是金属打造的空间,看起来,倒有几分科幻电影的感觉。
  
      眼瞅着周围都是看起来滑不溜秋的金属铸造,还都是光溜溜的一片,像是门啊窗啊,都不可见,不由有些心虚,因此他试探着跟大老憨说:“出去是肯定要出去的,不过咱俩现在需要商量好,是一起进退,还是约定好碰头地点,然后分头行动?”
  
      他话刚说完,就迎来大老憨看大傻子的目光。
  
      老郝:“……”好吧,他就是个大傻子!
  
      “那咱俩先分别在这里寻摸,看看进出的门怎么走,然后再一起行动。”讪讪地说这话,无论大老憨应和不应和,他也算是有个台阶吓了。
  
      “不用太紧张,这里就算看起来再特别,也不过是人制造出来的,他们最多和我们是平行时空,听审问他们的人传过来的话说,他们的时空文化,也不一定比我们领先多少,这样看来,这里弄成这样,是他们故弄玄虚的成分更大一些,不要紧张,按照经来来,肯定有办法突破出去的。”
  
      大概是初到陌生之处,还到的那般莫名其妙,以至于话少的大老憨都破例多说了几句。
  
      这可把老郝感动的啊,都快要热泪盈眶了!
  
      “当务之急,是看我们能不能利用机会,找到标本。”大老憨移开眼,不去看老郝那感动的德性,继续说,“这才是关键,也是重中之重,毕竟,我们的任务就是拿到标本。”
  
      “这样说来,我们找到标本是第一位的,其次,就是要找到撤退的渠道。”老郝冷静下来,脑袋也灵活的多啦。
  
      大老憨点头:“注意监视设备,找到离开渠道,顺便打探此地结构图和重点把守的地方,即使就算找到的东西和我们想要的有出入,咱们也可以交差了!”
  
      听他这样说,老郝点点头:“能够混到这里不容易,若是官方的人出面,我们就不容出手第二次了!”
  
      说到儿,他迅速地眼珠儿一转,说:“你说,我们要是把消息卖给官方,是不是比卖给国外来的更顺利、也更安全些?”
  
      大老憨听他这么一说,也有些心动了。
  
      事到如今,他越看这里就越感到心惊,当初拿境外的钱也不过是因为涉及的是国外偷到边境“借地”研究成果,在他和老大看来,完全没有涉及到自己国家利益,他们才接的买卖,而今,眼瞅着国家势力也介入到此,要说抛却国家利益的话,他自己都不信。
  
      可是,他虽然有心临时更改计划,却也不能不考虑老大的意见,就算对方也是这么想的,他也不能比对方更早说出这个想法。
  
      见他沉吟,老郝就知道他这是心动了,立刻出声撺掇:“你也不要太紧张,毕竟再离开这里前,咱们还是完全可以按原计划行事,不过是东西交给谁的问题。”
  
      大老憨闻声斜他一眼:“可这关键就是交给谁的问题……哦,还有由谁递交这东西的问题。”
  
      老郝搓着手呵呵直笑,关于这问题呢,就不太好说了,毕竟递交给谁是显而易见的了,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由谁递交。
  
      “由谁递交的问题好像也是显而易见啊!”大老憨哼笑说,“所以,我们在纠结什么呢?”
  
      “就是!就是!”老郝跟给大老憨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这事儿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嗯。”大老憨也不提这件事了,他那双眼睛滴溜溜地围绕着周围转,“不可能没有出口,你好好想想我们来到这里这么久,呼吸也不困难,应该是有通风口的!”
  
      “可是我们根本看不到通风口……这么推理来看,那么进出口应该和通风口差不多,也是存在了。”老郝摸着下巴琢磨,“可是,问题是我们该怎么入手呢?看样子,这里也不见得就特别安全,现在是没有人进来,不然的话,岂不是要让这里人一逮一个准呢!”
  
      “先看看地上有没有通道再说!”大老憨琢磨着,按照他们从水洼那里掉下来的情况看,直上直下这样渠道是最有可能的存在。
  
      “那你检查吧!咱俩分工行动,我看看墙壁。”老郝见大老憨说趴下就趴下,不想和他一样将耳朵贴在地板上,看起来傻乎乎,就自告奋勇,要求检查墙壁。
  
      “你也可以试着看看天花板。”大老憨建议他。
  
      “我也想啊,可是,这里的天花板可不是我翘着脚就能够到的,就算我踩着你肩膀,也不一定能摸到呢!”老郝抬头一看,立刻就摇头,“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啊,要是按照你的说法,以及这里的特别高度,天花板还真可能有通道口存在。”
  
      “那你不试一试?”
  
      “那就算了,我想,我还是跟你分工好,先来个排除法,实在不行,咱俩再配合着想办法探索天花板为好。”老郝连连摇头,“你这么高的人都不将这个选择当作第一考虑对象,我琢磨着,我也不用逞能。”
  
      “那就一会儿再说好啦。”大老憨见没有将对方忽悠住,也不着急,点点头便投入到自己的探索中去。
  
      “等等!”不知道是不是老郝运气特别好,他才刚刚检查过一面墙,登时就有所发现。
  
      “嗯?”闻言,大老憨立刻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缓缓直起身子,看过去。
  
      “我刚才好像敲到空的墙了?!”老郝自己都不可置信,“让我再试试看!”
  
      说话间,他已经攥着拳头在墙壁上敲了起来:“哐!哐!哐!”
  
      声音听起来和之前是不太一样,敲击实心儿墙面可不是这个声音。
  
      “是不是有些空?”老郝怕自己耳朵听木了,不由问大老憨。
  
      “嗯。”大老憨点点头。
  
      顿时,老郝就兴奋地快要疯了:“简直是运气啊!瞧瞧,这都是啥待遇!咱们赶紧看看怎么找出具体通口来!”
  
      大老憨倒是挺能够沉得住气的,他走过去交代老郝:“先确定空的地方都是那里,虚画出边界线,然后看看怎么能够打开它。”
  
      “嗯!”只要进度正常展开,老郝觉得自己就干劲儿十足!
  
      他们俩人虽然合作不多,但是合作的默契还是比较好,搭档之后工作效率明显上涨,很快,他们就确认了边界线:“哟,这可不得有两三米宽呢?”
  
      “应该是电子门。”
  
      对于大老憨的推论,老郝比较认同。
  
      “可是,要是电子门的话可就繁琐了,若是万一没能排解好,岂不是反而暴露咱们的位置和存在?”
  
      大老憨听完老郝这番担忧后,摇摇头:“不至于,从里面往外开,应该……”
  
      “可是你怎么确定咱们俩人是在里面,而不是在外面?”不等大老憨说完话,老郝就插嘴了。
  
      大老憨:“……”
  
      无语的给他个“你这是在抬杠?”的视线,大老憨叹口气:“你认为这样一个封闭空间,不是里面还能是外面么?最最基本的思维逻辑都不用工作了?”
  
      老郝不认为自己这是矫情:“可是,这扇门连接的地方是更重要、更加隐蔽的空间呢?你说,这里是里面还是外面?更何况,这里既然能有一扇电子门,就可能存在第二扇电子门,就算只有这一扇电子门,那怎么就不能存在其他材质的门?”
  
      大老憨:“!!!”好吧,他是忽略了这问题了。
  
      “那我们接着检查看看。”
  
      “好啊!”老郝点点头,目光却转向了之前提到过的天花板。
  
      “怎么?很想看看那里?”大老憨注意到,也跟着他一起抬起头看。
  
      “虽然不确定,可是不看看,好像就有些不太安稳。”
  
      “那就试试!你蹲下,我踩着你肩膀上去看看!”
  
      老郝:“……”
  
      大老憨说的太理所当然了,他都差点儿照做呢!
  
      “不是,凭啥我蹲下呢?”老郝不乐意了。
  
      要是他俩一个组织阵营,他还真不太在乎谁踩谁上去,可问题是他们俩人分属两个阵营,这样的话,究竟谁踩着谁,那关系可就太大啦:“我跟你说实话吧,你要是不能给我答应的你理由,我真就不能把肩膀借给你,不然的话我们老板可就……嗷!”
  
      大老憨直接上手给了他个乌眼青,然后客气的问他说:“你看这个说服力怎么样?”
  
      老郝:“……”
  
      嗯嗯嗯,很不错,很直接啊!
  
      自己扶着已经渐渐泛酸的眼眶,点点头,反手拍拍自己肩膀,说:“那你上来吧!”
  
      大老憨上去了,基本没有什么成果可言,俩人细致的一寸寸摸过来,发现自己完全是自作多情了。
  
      大老憨:“……”眼瞅着累到仰面朝天,哈哈哈哈地使劲儿喘气的老郝,他第一次感到有些赧然。
  
      好像有点儿对不起这个实诚人啊!
  
      老郝:“……”
  
      “算啦!还是看看周围墙壁吧!嗯,还有地面。”大老憨愧疚的瞥他一眼,“对不起”这么几个字儿,愣是在他嘴里利索地滚好多圈儿,还是没说出来。
  
      “怎么着?瞅你这意思,真不用我帮助?”见大老憨说完话,就开始闷头做事,老郝这才辨认出他那张表情欠缺的脸上,朝他表露的神情是“抱歉”。
  
      “嗯,你琢磨电子门好啦。”大老憨点点头,继续检查地面。
  
      老郝瞅他这样,忽然发现自己好像还不适应这家伙的歉疚和弥补呢!“算啦!算啦!算啦!这也不能赖你,毕竟你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而且做出检查那里的决定,也不是你一个人主意,我不还是同意啦啊?既然这样,就也没啥好抱怨的了!就这么着吧!”
  
      很大气的挥挥手,他招呼着已经检查过地面、确认无误的大老憨过来,俩人一起分头检查墙壁,用他的话说,这样快些。
  
      于是一番检查之后,他们俩人确认:“看来,这里就只有这么样一个通口!”
  
      “那么立刻看看怎么开启它吧!”大老憨俩眼不肯挪动分毫,紧紧地盯着这扇电子门不放,恨不能将其给看出洞来。
  
      “这也不一样!”看不出什么的老郝,在不停的敲击这扇电子门的过程中,听出了不同的差异。
  
      “是不是需要手法呢?”老郝摸着下巴琢磨。
  
      大老憨皱着眉:“那问题,可就真大了!我们可能要做好偷袭的准备了。”
  
      “那岂不是就被动啦?!”老郝有些不得劲儿,可是他也没辙,还有更让他郁闷和不安的,“而且,这里光滑滑的,别说咱这俩大人啦!就是搁只苍蝇,也很容易让人发现端倪啊!”
  
      “这墙壁看起来就很滑啊!怎么爬上去呢?要是能上到那里就好啦!”在他看来还是爬到天花板比较安全,毕竟谁没事儿也不会抬头检查吧?
  
      “滋~滋滋~~”
  
      老郝正接着准备跟大老憨抱怨呢,就听到他们研究的电子门发出代表要启动的响声,登时,他这一身的肌肉都绷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