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攻略学霸君的日常 > 第118章 虐狗了呦

第118章 虐狗了呦

    “喝粥。”
  
      丁玲愤愤瞪着她,没办法,谁让她现在是病号,没有说话的威严在。
  
      躺着睡的迷迷糊糊,白玺就提着东西回来了。
  
      她刚要伸手碰,就被他给躲过去了。
  
      “别碰,你手不方便。”
  
      看到白玺严肃的面容,丁玲立刻乖乖的坐在那里。
  
      盛了一勺粥,递到丁玲的嘴边。
  
      “张嘴。”
  
      望着眼前的粥,丁玲不禁有些害羞。
  
      “那个,还是我自己来吧。”
  
      让人喂饭,有些害羞,而且还是白玺。
  
      “只要你能端起碗来,我就让你自己吃。”
  
      看了一眼包裹着绷带的手,稍微一动就疼到入骨,试了几回实在是没办法,丁玲就只能坐在床上一口一口喝着粥。
  
      白玺倒也是喂的开心,一勺接一勺的,吃完了饭,就坐在床边看起了书。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眼见到了晚上九点,他还坐在这里,丁玲忍不住推了推他。
  
      “你不回学校去吗?”
  
      “等你出院。”白玺淡淡说了一句,继续看书。
  
      这回丁玲有些懵,“不用,你不用留在这里,我一个人可以的。”
  
      白玺猛地阖上书本,锐利眸光紧盯着丁玲。
  
      就只是这么盯着,丁玲都觉得心虚的很,最后老实的躺回床铺上,委屈巴巴的闭上眼睡觉。
  
      在医院呆了两天,确定伤口愈合的势头很好,只是接下来一个礼拜什么东西都不能提,就连喝水什么的都要用左手,这让丁玲觉得有些不适应。
  
      一回学校,丁玲就觉得周围人看她的眸光变得有些诡异。
  
      羡慕,妒忌,还有幽怨,这是咋回事?
  
      将人送回宿舍,白玺才回宿舍楼。
  
      丁玲一进门,楚彤就赶紧围了上来,纷纷发表慰问。
  
      看到她缠成猪蹄一样的手,楚彤她们都很是担忧。
  
      只是,柳梦她们的眼神就有些诡异了,说了一会儿话,丁玲就被盯的浑身不舒服,扭头望向她们,可柳梦她们却是赶紧转过头,不去看她。
  
      “怎么了这是?”丁玲有些摸不着头脑。
  
      何月明和练晴也是相视一眼,脸上有着躁动不安。
  
      “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快说。”
  
      在丁玲各种威逼利诱之下,楚彤掏出手机,进入学校论坛,都被白玺和丁玲谈恋爱的帖子刷屏了,看到各个女生在帖子下面的留言,丁玲蔫了。
  
      大事不好!
  
      好在丁玲请了一个礼拜的假,除了宿舍哪里都出不去,不用听外面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
  
      但是微信和qq却沦陷了,加好友的信息成片成片的增加,最后不堪其扰,直接选择了卸载,她和白玺的联系就仅限于发短信了。
  
      好在要回医院复诊,一大清早丁玲就包成了团子,跟做贼似的上了车。
  
      上了车,才放下帽子,大口大口的喘息。
  
      “我的天,那些女生都疯了吗?整天在群里说什么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丁玲大大的翻了白眼,“也不看看,我这个牛粪稀罕他这朵鲜花吗?”
  
      开车的白玺瞥了她一眼,眼底是宠溺的笑容。
  
      “他们就是太过无聊,过段时间她们就安静下来了。”
  
      到了医院,看了医生,说是恢复的不错,但是,还不能放松警惕。
  
      在白玺的盯梢下,丁玲恢复了正常的上下课,每天准时到学生会报道,但是但凡用到右手的活儿,他都代劳了,就连倒杯水都是他给送到手。
  
      看到他这样的紧迫盯人,丁玲只觉得心里幸福满满,可另一方面又为自己担忧。
  
      抬头仰望着坐在对面的人,“你说,我这段时间让你伺候的这么好,以后我手好了,不习惯怎么办?”
  
      旁边的侯天也跟着点头,“可不是嘛。”
  
      何曾见过白玺对哪个女生做到这个份上,端茶递水不说,还亲自送饭,几乎是事必躬亲。
  
      对面的人对这番疑问置之不理,反而是意味深长的望向丁玲放着光的双眸。
  
      “昨天医生交代最近几天你要吃的药,吃了吗?”
  
      某人心口一跳,心虚的眼神飘逸到别处。
  
      “呀,太阳好大呀!”
  
      侯天为这个蹩脚的理由摇头叹息,“你自求多福吧。”
  
      说罢,就起身离开战争圈。
  
      白玺对丁玲的重视,在她受伤的这段时间大家都是有目共睹,因此,在他们的练晴曝光的时候,相对于外人的震惊和赞叹,学生会的人却只是惊讶有余,随后就恢复了正常。
  
      一是会长明显的动作,谁人不知丁玲是白玺罩着的,再者,丁玲可是跟那个丁家有关系的,又不是谁想死了,会招惹上她。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两人是谁都不敢招惹的存在。
  
      既然如此,他们两个在一起了,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白玺的眼神凌厉的眯起,“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没吃。”
  
      “你是我妈吗?”丁玲撇撇嘴,“我妈都没你这么妈。”
  
      “你懂得照顾好自己,我何必这么啰嗦?”
  
      被他当着众多学生会的rénmiàn前数落,丁玲努力拾起掉的差不多的威严,雄起胸脯辩驳道:“我不是小孩子了,过完年,我可又长了一岁。”
  
      “只涨岁数,不涨智商。”冷冷说了一句,又补了一刀,“不是怎么会让自己受伤?”
  
      白玺犀利的话语和眼神,让丁玲蔫了,后怕的缩了缩脖子。
  
      “我是你女朋友……”
  
      总算是说了一句他爱听的。
  
      倾身在她耳边,富有磁性的嗓音轻声低喃着,“这句话,我爱听。”
  
      丁玲的心跳漏了好几拍,她立刻退后一步,用一只手捂着发烫的耳朵,瞪着他,只是,瞪视的眼眸更像是撒娇的娇嗔。
  
      白玺心情愉悦的和她对视,心里满满都是逗猫的满足感。
  
      他们之间流转的暧昧气氛,连周围人都感觉得出来,一个个看他们的眼神就更加的露骨了,也就绕开走了。
  
      “那个,我要回去吃药了。”
  
      丁玲害羞的低下头,准备从大野狼炽热的眸光下,溜走。
  
      白玺一把抓住丁玲的手腕,“我这里有。”
  
      回到座位,将药拿了出来。
  
      每天吃药,丁玲当然认得出,那些药都是医院开的药。
  
      “你这是……”(htt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