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龙阙 > 第429章 番外之二舅

第429章 番外之二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秦太太一招便解决了婆家亲戚,秦婶婶叫秦太太噎个死的回了家,跟家里老头子一说,非但没得到老头子的体谅,反是挨了两记老拳,被老头子打倒在地。秦二叔倒不是气她没把事儿办好,而是,过继啊差使啊啥的,现在啥都不比秦淮夫妇重要啊。这对侄子侄媳妇的可是皇帝陛下的养父母,皇帝陛下把他们当亲爹娘一般看待,只要侄子侄媳妇与他们亲近,什么样的好处没有呢。</p>
  
      结果,这蠢老娘们儿,竟把事情搞砸了!</p>
  
      秦二叔简直气个半死,而后,第二日弄了一车礼物,过去跟侄子说好话。秦老爷却是不在家,倒不是成心避着自家二叔,只是,秦老爷如今掌内务司,这可不是闲差,秦老爷每天早上上朝,然后去衙门当差,待晚上方能回家。何况,秦二叔又没说要过来,自然扑了空。</p>
  
      要说秦太太原是在家的,结果,一早上被柳舅妈请了去。</p>
  
      话说,秦凤仪给爹娘赐爵后,自然也不能忘了柳三舅。柳家为柳太后娘家,秦凤仪正经舅家,就凭外戚之家,便可赐爵,何况,柳三舅于兵器锻造之事颇是精通,在南夷委实帮了秦凤仪大忙。</p>
  
      待将柳三舅从南夷召回,秦凤仪并没有让舅舅在工部任职,而是在郑老尚书卸任兵部尚书之位后,让柳三舅转任了兵部尚书衔。郑老尚书因其年迈,在北征之战大胜之后便想辞了相位,致仕回乡的。秦凤仪一时间还真是舍不得郑相,很是恳切的挽留了郑相一回。郑相却是坚辞了兵部尚书之职,他眼下既为内阁首辅,还要忙着兵部的差使,也委实有些忙不过来。秦凤仪很没客气,把兵部尚书之位给了柳三舅。</p>
  
      柳三舅的爵位,并不是外戚常用的承恩公一爵,而是另赐的柳国公一爵。</p>
  
      说到柳家这爵位,也够京城人看回笑话的。</p>
  
      秦凤仪不只一个舅舅,他有三个舅舅,大舅当年随柳侍郎陪先帝去陕甘,结果,与先帝一众人死在了陕甘。二舅就是前恭侯,后降爵为恭伯。三舅是举家陪着秦凤仪到南夷去的,如今这柳国公一爵,也是赐给了三舅。</p>
  
      柳三舅很觉着受之有愧,他本就不是谙于政治之人,他觉着,他就是给外甥私地里主持了锻造兵械一事,也兼职改良了军刀。柳国公认为,这不是应当的么。他做舅舅的,本就该帮着外甥。若是因这点小事便赐爵,还有些个,那啥,他的功勋还够不上公爵哪。而且,柳三舅想着,他大哥家还有侄子在呢。说到他大哥一家,柳三舅当年举家随秦凤仪南下,他大哥家年长的侄子也跟着去了好几个。柳三舅就觉着,他这支毕竟不是长房,琢磨着,是不是这柳国公一爵,该赐给长房侄子柳宏。</p>
  
      柳三舅虽则于政治上不大成熟,可为人也不是没有心眼,他私下同秦凤仪谈及此事,柳三舅道,“我当初帮你,还不是应当应分的。这爵位,原是因你母亲而赐。这外戚之爵从来都是要赐给长房的,大郎他们几个,对我这个做三叔的一向敬重,我又怎能占了他的爵位呢。这爵位,还是给大郎吧。”大郎,说是便是长兄的嫡长子柳宏。</p>
  
      秦凤仪当初给柳三舅赐爵时,李镜就说过这事儿,李镜道,“外戚之爵,素来是给长房的,没听说长房尚在,而因陛下偏爱便给三房的。如此一来,岂不是要挑拨长房三房不和。”</p>
  
      今见柳三舅特意过来说这话,秦凤仪笑,“这事我早晓得,赐爵旨意上也说了,是赏舅舅在南夷诸功,以及军械上的改制之功。至于长房的承恩公爵,待赏功之后,方是外戚赐爵。”</p>
  
      柳三舅此方放心了,又谦逊了一回,秦凤仪笑,“舅舅觉着帮我是应当应分,我做了皇帝,依功赐爵,又有什么不对呢?”</p>
  
      “哪里是不对,我是担心你太过优容柳家,反是叫人多嘴,说你偏颇外家了。”</p>
  
      秦凤仪道,“倘我在位时尚不优容柳家,以后人当如何待柳家?”</p>
  
      柳三舅想了想,也便不再推辞了,心下觉着这个外甥当真是像极了姐姐,都是极为聪慧之人。</p>
  
      柳三舅不忘与自己的大侄柳宏说了一声承恩公一爵之事,柳宏还有些奇怪呢,想着三舅如何消息这般灵通了。柳宏道,“三舅如何得知?”</p>
  
      柳三舅道,“哎,今儿陛下给我赐爵,你也晓得了,原我想着,既是外戚之爵,我又不是长房,不该得此爵,这。我进宫与陛下说起此事,陛下说起来的。”</p>
  
      柳宏实不知当说什么好了,心下很是感激这个小叔,因叔侄感情好,何况,外戚之爵,柳宏这受正统儒家教育的,也并不如何放在心上。他道,“便是外戚爵位,三舅是我长辈,也当是三舅的。”</p>
  
      柳三舅正色道,“宏哥儿断不可这般说,你是咱家长房嫡子,哎,你祖父、父亲去的早,咱们柳家,寒门出身,底蕴略不及那些世宦豪门,但,一族之长的担子,还是要你担起来!纵咱家一时富贵,可一个家族传承,岂是一时一世之事!宏哥儿,我不大会说那些个文绉绉的话,可我觉着,咱们柳家的路,还长哪。你这个族长,可得给咱们把好舵啊。”</p>
  
      柳三舅委实把柳宏大侄子说的心下热乎乎,要不说,秦凤仪让柳三舅做兵部尚书,当真看的并不只是二人的甥舅之亲。柳三舅或者不是那等满腹诗书的才子,也不是八面玲珑的政客,但,柳三舅有容人雅量,有胸怀宽阔,这一点,比满腹诗书、比八面玲珑更加重要。</p>
  
      柳家叔侄都得了公爵,一时传为京城美谈。</p>
  
      要说别个人得爵,兴许还有人嫉妒,但,柳家这两位公爵位,却鲜少有人说三道四,实在是,柳王妃当年的委屈与不公,略消息灵通的都晓得。如今,秦凤仪做了皇帝,要补偿母族一二,只要不是太过分,大家便睁只眼闭只眼了。</p>
  
      在别个人看来,柳家叔侄皆得公爵,已是皇帝陛下恩深,但对一人而言,什么皇帝陛下恩深啊,皇帝陛下的恩宠根本不够深好不好!</p>
  
      这人也不是别人,正是皇帝陛下他二舅,前恭侯,今恭伯。</p>
  
      原本,秦凤仪坐了江山,恭伯还有些担心,毕竟,他与秦凤仪关系不大融洽,先时,恭伯长子还曾请过地痞无赖想弄死秦凤仪。当然,那些先前旧事发生时,恭伯还不晓得秦凤仪原是柳王妃之子,自己的亲外甥。及至后来,秦凤仪身世大白天下,恭伯还曾想与这个皇子外甥亲近一二,结果,正赶上秦凤仪心情不佳,恭伯上赶着现眼,叫秦凤仪发作一回,吓得不轻。其间,一段时间,恭伯还曾投靠过大皇子……</p>
  
      当然,在恭伯看来,那也都是些不得已的旧事了。</p>
  
      如今,皇帝陛下心胸宽广,加恩柳氏长房三房,皇帝陛下这样的仁慈,当不会忘了柳家二房啊。</p>
  
      如此,恭伯就在家里等着升爵了,依恭伯推断,长房三房都得了公爵,他肯定也是公爵啦。只是,他寻思着,能不能改一改他这封号,恭侯恭伯的倒没啥,要是恭公,听着倒像公公一般,不大顺耳。</p>
  
      当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恭伯这般发梦,他家管事也不是什么正常人,竟然先打听好了工匠,毕竟,现下他家伯爷是伯爵的封号,府邸便是伯爵的规制。待以后升了公爵,府里当然得是公爵的规制了。于是,管事先备好工匠,准备届时他家伯爷升爵,便要准备给府里改规制。不过,他这点子眼力落在恭伯眼里委实有些不够看,恭伯瞥管事一眼,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嘴里吐出两个字,“多余。”</p>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