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龙阙 > 第424章 番外阿淮哥与小团妹之四

第424章 番外阿淮哥与小团妹之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因为要找凤凰儿子,景安帝派出的还是心腹重臣景川侯。景川侯也不负景安帝所托,主要是景安帝说了柳王妃有身孕之事,景川侯想着,柳王妃的身子骨,再加上初有身孕,应不会走的太远,往西往北气侯干噪严寒,柳王妃一行最大的可能便是南下,于是,景川侯多在冀鲁一带打听,别说,还真给景川侯打听着了。只是,景川侯到的时候,秦淮小团夫妇已带着小平儿与柳王妃的骨灰离开鲁地,一路南下往江淮而去。
  
      景川侯却是把当初给柳王妃诊脉的大夫、接生的产婆,以及柳王妃过逝的消息都带回了京城。
  
      若柳王妃还在,寻人是好寻的,无他,柳王妃的身体,即使远行,也不会走的太快。但,柳王妃已经过身,秦氏夫妻带着皇嗣,到底去了哪里,当真是泥牛入海,不好查起。尤其,此事还不能大张旗鼓的查。故而,景川侯便先回京城向景安帝回禀了在鲁地查到的事情。
  
      景安帝听闻柳王妃已经过逝,默然半晌,方道,“孩子如何?”
  
      景川侯道,“王妃于二月初三产下一子,王妃过身后,秦家夫妻带着皇子离开了鲁地。他们的下落,怕要细细寻起了。”
  
      景安帝道,“是个皇子啊……”
  
      “是。”景川侯当差细致,道,“听闻,小皇子背生一点胭脂痣。”
  
      景安帝道,“秦家夫妻里,那个秦淮,原是侍郎府的侍卫,父母早逝,跟着叔婶长大,与叔婶不大亲近。秦淮的媳妇,是王妃奶娘沈嬷嬷之女,伴着王妃长大。他们或有一日会与沈秦两家联系,这两家人,盯好了他们。”
  
      景川侯连忙应是,景安帝道,“王妃过逝,他们定会远离京师,慢慢查吧。”
  
      景川侯见景安帝气色不大好,道,“秦氏夫妇必是王妃心腹中人,便是一时寻不到小皇子,还请陛下宽心,小皇子有他们服侍,当能平安。”在景川侯看来,虽则立场不同,但,秦氏夫妇现下定是忠仆无疑的。只是,小皇子那样的身份,却不适宜由他们抚养长大的。何况,人心这样的东西,是最说不好的。
  
      景安帝微微颌首,景川侯便退下了。
  
      秦家夫妇一路南下,他们早有准备好的身份文书,因有小平儿要看顾,走的并不快。婴儿的生长速度是令人吃惊的,小平儿越发白嫩可爱招人疼,而且,这不是秦家夫妇的一家之见,就小平儿的相貌,那真是,除非是瞎子,不然,再没人能挑出半点儿不好来的。只是,这孩子总是病,令秦家夫妇忧心。大夫看了不少,小平儿食量较同龄的小孩子也一点儿不小,个子长的也快,就是时不时的要病一病。秦淮就寻思着,是不是孩子命里有什么妨碍,待到金陵,特意寻了一位城中有名的大仙,给孩子看相。
  
      大仙看了面相,又问了八字,给小平儿摸了摸骨,大仙儿掐指一算,吓一跳,问秦淮夫妇,“这位小公子当真是你二人亲子?”
  
      秦淮给问的尴尬,小团也以为自己暴露了,不过,她仗着胆子道,“不是我家的,难道是你家的?”虽然小主子是皇子,但,皇帝陛下不是好人,小团觉着,自己与阿淮哥最忠心不过,肯定能把小殿下养的好好的。
  
      大仙摆摆手,“夫人勿怪。老朽观你二人都是极有后福的面相,但,你之二人面相虽贵,却仍远不及这位小公子,龙章凤姿,贵不可言哪。”
  
      秦淮吓一跳,想着这大仙还当真有些门道,秦淮连忙恭敬请教,“还得请先生帮忙看一看,我家阿平,平日里吃奶也香,先生你也说他是贵命,如何总是要病?哎,不瞒先生,哪个月都要喝两碗汤药么。”
  
      大仙问,“小公子单名一个平字么?”
  
      “是,寓意平平安安。”
  
      大仙摇头,“不妥不妥,平字太平,与命格不符,故而要病。”与秦淮道,“当另给小公子取一压得住的名字。”
  
      秦淮问,“取何名为好?”
  
      大仙递给秦淮一只签筒,令他摇了一支签,自己却是未看,只是递给秦淮,道,“都在这签里了。”便双目微阖,令他一家人离去了。
  
      秦淮带着小团妹和阿平小盆友离开了大仙居所,待回到租住的客栈,秦淮才与小团妹看了那签文,上面并无字,而是画了一只凤鸟,秦淮道,“莫不是要咱阿平改名儿叫凤鸟。”
  
      “凤鸟叫什么名字啊,叫也是叫凤哥儿,凤凰,阿凤。”
  
      夫妻俩因着那大仙说小殿下是个贵不可言的命相,生怕泄露身份,却是不敢在金陵多呆,商量一番后准备去扬州,刚结账要走人,就见客栈将一病重的读书人自下等房中扔了出来,秦淮因着刚去给儿子看过大仙,他向来也是信因果之人,见客栈伙计行事粗鲁,不由道,“出门在外,谁还没个波折,这般将他放在门外,便是死路一条了。”
  
      因着秦家夫妇住的是上房,掌柜耐着性子解释,“秦老爷不晓得,这位程公子在咱们这里已是病了月余,并未收他房钱,只是,他这病总是不好,咱们是做生意的地方。如今他这般,委实是不敢再收留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