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龙阙 > 第13章 平御史

第13章 平御史

不想错过《龙阙》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成,就按你说的。”秦老爷道,“这字画你不大懂,找个懂行的与你一道去。”
  “我让赵胖子跟我一道去。”
  秦老爷嗔道,“赵才子赵才子,你这孩子,人家对你另眼相待,你也不能放肆。”
  “他本来就胖,肚子圆的跟个球似的。”秦凤仪嘀咕一句,“我先去给赵胖子写帖子去。”
  “去吧去吧。”秦老爷挥手,将人打发了出去。
  秦太太见儿子走远,方抿嘴笑道,“看咱阿凤,现在越发有条理了,说话还知道‘一来如何、二来如何’。越发长进了。”
  “还成。”秦老爷慢悠悠的呷着茶,“到底没白同景川侯府的公子一道出门,这就出去游玩一日,就知道这么些事。平御史这些喜好,我都不清楚。”以为儿子是从李钊那里打听出来的。
  秦太太叹,“可惜李姑娘没眼光,没看中咱们阿凤。”
  秦老爷道,“这也不必急,种得梧桐树,自然引来金凤凰。只要咱阿凤知上进,有本事,以后还怕娶不着好媳妇。”
  “是这个理,下个月是方家南院大太太的生辰,我过去给她贺一贺,也顺带瞧瞧,他家长房可有适龄淑女。”景川侯家的姑娘不成,秦太太转眼就打上了方家阁老府姑娘的主意。
  
  秦凤仪不晓得他娘又思量着给他说亲事呢,他给赵家送了帖子,赵老爷当天就回了,让秦凤仪第二日过去。秦凤仪请赵老爷帮着去瞧画,赵老爷可是要有条件的,与秦凤仪说了,“这事办妥,你得好好的叫我画两张。”
  “一张。”秦凤仪还价。
  “三张。”赵老爷伸出三根圆滚滚的手指。
  “好吧,两张就两张。”秦凤仪不大乐意,还是应了。赵老爷不知道什么癖好,就爱画他,秦凤仪却不是个喜欢叫人画的。因为,秦凤仪不大灵光的脑袋认为,大家都是画仕女图,女人才叫人画呢。
  赵老爷笑着哄他,“我府里的莺歌,又学了几支新曲子,介时我叫她唱给你听。”
  秦凤仪笑,“甭说,小莺歌的嗓了,在扬州城也是数得上的。”
  “那是。”赵老爷遗憾道,“就是生得差了些。”
  “还不都那样。”秦凤仪一向觉着,人都长得差不多,也没什么太好看的。
  赵老爷看秦凤仪一眼,“在阿凤你眼里,估计谁都差不多。”
  “那不是。”秦凤仪拍一下赵老爷圆滚滚的肚子,笑道,“像赵老爷您这满肚子才学的,咱们扬州城也就这一个。”
  赵老爷哈哈大笑,与秦凤仪道,“这马屁,多少人拍过,还是阿凤你拍出来,叫我最欢喜。”
  秦凤仪再拍两下,“看你说的,亏你也自称才子,这能是马屁吗?就算是,也是马肚啊。”
  赵老爷道,“阿凤啊阿凤,你就是白生了这么幅好模样,该多念几本书才好。”
  “你不晓得,我小时候也是聪明伶俐的,后来生了场大病,自此,一看书就头疼。”秦凤仪说得有鼻子有眼,问赵老爷,“你说,这是不是老天爷不叫我念书啊。”
  “信你鬼话!”赵老爷问,“今天就是瞧字画么?”
  “上上好的字画。”
  赵老爷打听,“这是要送给新御史的。”
  “瞒不过您。”赵老爷是扬州城的知名人物,张御史刚走,秦家这么急着淘换古物,秦家暴家之家,家里没人爱书画,自然是走礼用的。秦凤仪道,“新来的御史,姓平,京城平郡王府上的嫡系,听说,极爱丹青。这走礼,自然得投其所好,在这上头,我又不大懂,只得请您帮着掌掌眼,拿个主意。”
  赵老爷在京城做过翰林的,平郡王府的大名自然是知道的,赵老爷问,“可知这位平御史的名姓,说不得我在京城时还见过。”
  “姓平,叫……”秦凤仪想了又想,最后道,“看我这记性,竟想不起来了。”
  赵老爷与他道,“磨刀不误砍柴功,要我说,你把平御史这事打听清楚,我这里也帮你想一想。这上等古画,向来可遇不可求。”
  “我对京城的事又不清楚,要不,你跟我一道跟李大哥问一问。”
  “李家?”赵老爷道,“他家不是卖酱菜的么,他家能知道御史的事?”
  “看你,就想着腌菜了?你是多爱吃酱菜啊!”秦凤仪悄与赵老爷道,“景川侯府的长子,李钊,我李大哥。”
  “唉哟,阿凤,我以后得对你另眼相看了。”
  “看吧,以往净说好话哄我,说得天花乱坠的。这知道我与李大哥认识,立刻对我另眼相看。赵老爷,我与你说,你一直嚷嚷着你的画不能进境,知道什么缘故不?你这心啊,不清静!”势利眼的赵胖子!秦凤仪道,“这爱书的人,必极于书。爱画的人,得极于画。你们才子不都说么,字如其人,可孰不知,画也如其人。你画画时,心得静,这样才能画出好画来。”
  秦凤仪胡说八道一通,赵老爷道,“我倒想静,每次请你来画一幅画,三催四请不说,等闲你还叫苦又叫累。有你这样不配合的,我画画能清静么。”
  “走吧走吧。”秦凤仪别看过了十几年纨绔日子,他心思活络,与赵老爷道,“我李大哥现在已是举人了,你家里我赵大哥不也是举人么,咱们带着赵大哥一道去,也弄个脸熟不是。”
  赵老爷犹豫,“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快叫人把赵大哥请出来。”
  “请什么请,老子叫他,还用请的?”赵老爷与秦凤仪道,“阿凤我没白认得你,你这人,有良心。”
  “切,你别捧我,这是顺带脚的,到底你们两家能如何,我可不敢保证。”
  “你看,这刚夸你。”赵老爷到底年长,处事老成,道,“我还得说你一句,景川侯府也是帝都豪门,虽不比平郡王府,这也是一等一的人家。你虽与人家熟,也不好不先下帖子就直接上门的。这样,此事也不要急了,反正平御史一时半会儿到不了扬州,你先写张帖子,给李家送去,待李家回了信,咱们再上门。这样,才合礼数。”
  秦凤仪思量一二,“也好。李大哥这人性子端庄,的确是个讲究规矩的。”贸然上门,又得说他没规矩了。正好,一天没见媳妇了,也瞧瞧媳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