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22章:沈浪灭绝一杀!惊天动地!

第522章:沈浪灭绝一杀!惊天动地!

    “你们真他妈傻逼啊。”沈浪叹息道:“赢无缺,我像傻子吗?诸位我像傻子吗?”
  
      在场没有人说话,如果说沈浪是傻子,那整个世界都是傻子了。你可以说沈浪弱,沈浪渣,沈浪无耻,但绝对不能说他傻。从开始到现在,他上演了多少奇迹?他把多少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沈浪继续道:“如果只用我的手指蘸上混合血液,抹一下龙之悔这三个字就可以发射?我还会来吗?我来送死吗?”
  
      赢无缺目光一缩道:“什么意思?”
  
      沈浪道:“你们可知道,龙之悔里面的东西是什么?它是一种非常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最最关键它并不是一种死物,它像是一种活的能量,当我激活龙之悔的时候,难道你们没有感受到异状吗?”
  
      感受到了,尤其是赢广和浮屠山之主,他们都清晰感觉到了。刹那间真的仿佛某种东西苏醒过来一般,或者说活了过来。而且发射的时候,甚至又龙吟的声音,而且这种龙吟并不是威猛的咆哮,而是一声叹息。
  
      所以这龙之悔真的不像是一种死物,不像是纯粹的武器。
  
      沈浪道:“所以,仅仅依靠这太阳光芒的混合血液是不能激活发射的,还需要精神的共鸣。它需要感应到我的精神,感应到我的意志。这是一种战略级武器,在上古帝国也需要极高的权限才能发射,需要当权者的意志吻合才能发射。否则只要某个权限打晕了,利用他的手指,岂不是随便那个人都可以发射,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赢无缺冷笑道:“我们为何要相信你?你为了保命什么事情做不出来,什么话说不出来?”
  
      沈浪冷笑道:“想要证明这一点非常简单,现在这个黄金盒子里面的混合血液还没有用完,而且也没有失效,你把我打晕了,然后让我的手指蘸这混合血液,抹在龙之悔三个字上,看能不能激活?”
  
      这话一出,赢无缺不由得朝赢广方向放去。
  
      “来嘛,来嘛,试一下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沈浪道:“打晕我啊,不过一定要轻一点,我这个人才精致了,你稍稍用点力万一把我打傻了,那以后再也发射不了龙之悔了。”
  
      赢无缺上前,在沈浪的后脑上拍了一巴掌,瞬间沈浪再一次昏厥过去,精致男人就是这么干脆,一拍就昏厥,绝对不拖泥带水。
  
      “父王。”然后,赢无缺朝着赢广方向躬身行礼。
  
      赢广朝着浮屠山之主望去道:“任兄?”
  
      浮屠山之主道:“试试吧。”
  
      赢广道:“架上新的龙之悔。”
  
      很快几名特种武士出动,抬出来了一支巨大的特殊箱子,赢广亲自上前,扭动一个又一个噩梦石装置,打开了这个特殊的箱子,这几名特种武士将新龙之悔抬上龙之力发射装置。
  
      反正不发射,不爆炸,只是验证一下能不能激活,不可能会浪费龙之悔。
  
      赢无缺抓住沈浪的手指蘸了黄金盒子里面的混合血液,然后抹在龙之悔三个字上?从头到尾沈浪都是昏迷不醒的,没有任何主动,但也没有任何抗拒。
  
      结果龙之悔完全没有任何反应。
  
      是不是时间太久?混合血液失效了?赢无缺又从黄金盒子的第二层中弄出了一点点上古人类血液的化石粉末,又切开了沈浪一根手指,滴入血液,再一次配出了太阳光芒的混合血液。然后再用沈浪手指蘸了血液,抹在龙之悔三个字上。
  
      很快这些太阳光芒的混合血液完全渗透到龙之悔三个字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依旧没有被激活,也没有释放出亮芒。
  
      赢无缺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起来,事实证明沈浪是对的。
  
      “弄醒他,让他再试试。”赢广道。
  
      赢无缺拿出针刺入沈浪的几个穴位之内,顿时沈浪猛地一激灵,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啊,你又割开我一根手指?干嘛要切那么大的口子,万一立下疤痕怎么办?怎么办?”沈浪勃然大怒:“我这支手要用来抚摸绝世美人的,我这支手要用来写下不朽诗篇的,以后留下疤痕怎么办?”
  
      接下来沈浪咧着嘴,看着手指上这道一厘米的伤口,日了狗啊,这种级别的伤口也不好缝合的,因为不是很有必要,千万不能留下疤痕啊,哪怕再细小也不好,这样会破坏这双完美之手。
  
      赢无缺在边上寒声道:“沈浪,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去激活龙之悔,否则被割开的或许就不是你的手指了,而是更加致命的东西了。”
  
      “别,那玩意还等着给你嫂子用呢。”沈浪道。
  
      然后,他再一次用手指蘸上太阳光芒的混合血液,直接抹在了龙之悔上。
  
      混合血液再一次渗透到三个字之内,然后龙之悔这三字猛地亮起了光芒。
  
      “砰……”
  
      整个空间仿佛再一次出现了一阵激荡,仿佛某个强大生物苏醒过来一般,龙之悔的强大力量再一次震慑了全场。
  
      毫无疑问,龙之悔再一次被激活了。
  
      顿时间,赢广、浮屠山之主、赢无缺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
  
      事实证明沈浪说的是对的,激活这龙之悔不但需要血液,还需要精神共鸣。
  
      这,这真是见鬼了。这岂不是说不但不能杀沈浪,也不能把他变成废人?甚至还要像祖宗一样供养着他?
  
      “把龙之悔取下来。”赢无缺道。
  
      几个特种武士上前,把惊人重量的龙之悔抬了下来,离开了龙之力发射装置。
  
      很快龙之悔三个字的光芒黯淡了下去,那可怕的能量气息也消失了,仿佛它再一次陷入了沉睡。
  
      沈浪摊开双手道:“看看,我没有撒谎吧?赢无缺,你还要割掉我的部分脑子让我变成行尸走肉吗?”
  
      赢无缺面孔猛地一抽搐,然后露出了笑容道:“怎么可能呢?沈浪陛下,我刚才只是和你开玩笑而已,我怎么可能会废掉你脑子呢?没有的事,没有的事。”
  
      沈浪道:“那看来是误会了,说开了就好嘛。”
  
      赢无缺道:“那接下来请沈浪陛下好好休息。”
  
      沈浪道;“行啊,给我安排一个绝色美人,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黑再一次昏厥了过去,赢无缺无比精准地拍在他的后脑上。
  
      我,我日你大爷,我脑袋一天之内不能拍两次。
  
      ……………………
  
      “父王?接下来怎么办?”赢无缺道:“难道就任由沈浪这么嚣张下去吗?”
  
      赢广淡淡道:“你说像沈浪这样的人,最最痛苦的是什么?”
  
      赢无缺道:“阉割?”
  
      赢广摇了摇头道:“不是,有一件事情比这还要残忍,那就是让他亲手摧毁自己钟爱的一切。”
  
      赢无缺朝着浮屠山之主望去,而对方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只是静静望着北边方向。
  
      几个时辰后,一个浮屠山的骑雕者从北边而来,俯冲而下,朝着浮屠山主道:“启禀主君,龙之悔在于兰国的主城爆炸,整座城池熊熊燃烧,沦为废墟,死伤不计其数。”
  
      这话一出,浮屠山之主和赢广对视一眼,交换了内心的激动。
  
      尽管之前亲眼看到龙之悔发射了出去,但此时听到成功摧毁了于兰国主城,还是非常之震动,这可是他们第一次动用战略级大杀器,而且直接毁掉了一座城池,这种感觉很怪异,就仿佛掌握了天地之力一般。
  
      这种感觉非常美妙,就仿佛执掌乾坤,掌握了至高权力。
  
      浮屠山之主道:“无冥出席超脱势力议会已经成为定局了,接下来就等待炎京的震骇,皇帝的震骇了。”
  
      ……………………
  
      九月十五,龙之悔摧毁于兰国主城。九月十九,骑雕者将消息传到了炎京!
  
      刹那间,整个炎京再一次被震动得静寂无声,几乎浑身战栗。
  
      上一次还露城被龙之悔摧毁的时候,整个炎京都在嚎哭,又是下半期,又是举国默哀,太子捶胸顿足,杜鹃泣血,满朝大臣嚎啕大哭,喊打喊杀。
  
      当时就给人一种感觉,大炎帝国随时要出动百万大军为还露城的无辜死难者复仇。
  
      而这一次,于兰国主城再一次被龙之悔夷为平地,炎京的反应是……没有反应。
  
      太子殿下没有反应,内阁没有反应,满朝臣子都没有反应。
  
      唯一有反应的是于兰国主,他不久之前刚来到炎京觐见皇帝,要为自己被斩首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就是那个于兰国太子,诛天阁的弟子,宗师级强者,结果被仇妖儿直接劈成两半的那个。
  
      他可是于兰国主的骄傲和希望,现在竟然被沈浪的人杀了,于兰国主当然不愿意善罢甘休,直接进入炎京请求大炎帝国出兵复仇,并且他愿意为前锋元帅。
  
      皇帝陛下在闭关,而太子信誓旦旦跟他说一定会为于兰国太子复仇,不久大炎帝国就会出兵灭大乾王朝,请于兰国主放心,我大炎与尔同仇。
  
      于是,这位于兰国主就在炎京住了下来,到处拉拢朝廷忠臣,呼吁立刻对怒潮城出兵,对吴楚越三国出兵,并且不断高呼,于兰国为了大炎王朝牺牲了多少多少,不但损失了几万人,而且还损失了最英明的于兰太子。
  
      大炎帝国太子再一次召见了于兰国主,赏赐了很多东西。
  
      于是,这位于兰国主就奔走得越发积极,成为了眼睛的绝对主战派,不管在任何场合他都只有一句话,将沈浪碎尸万段,将怒潮城夷为平地,将沈浪全家全族斩尽杀绝。
  
      今日这位于兰国主又要去拜访帝国廉亲王,准备联合炎京的主战派,再一次发动灭沈浪之战。
  
      结果还在吃早饭的时候惊天的消息传来,他的于兰国主城没了,被一支龙之悔夷为平地。
  
      顿时间,他直接就吐了出来,然后整个人彻底呆了。
  
      足足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发出了野兽一般的高呼,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又是我?
  
      他的太子被杀了,他的两万大军没了,这个公道还没有讨回来,现在他的于兰国主城又被摧毁了?
  
      凭什么啊?就逮着我于兰国揍,是觉得我们好欺负吗?
  
      接下来,这位于兰国主割开自己的手指,写了一份鲜血奏折,再一次进宫觐见帝国太子,请帝国给他一个公道。
  
      帝国太子殿下对于兰国的死难者进行了哀悼和同情,并且表示一定会无条件帮助于兰国重建。
  
      “灾难无情人有请,这次于兰国发生了大地震灾害,整个大炎王朝都会陪着你们一起渡过难关,请于兰国主放心,我们绝对不会任由一个于兰国民饿死冻死。”帝国太子真挚道。
  
      于兰国主顿时呆了,什么大地震?我们于兰国没有地震啊?
  
      “太子殿下,是龙之悔摧毁了我们的主城,不是大地震,没有大地震。”于兰国主怒吼道。
  
      帝国太子道:“是大地震,并且引发了火灾,情报上写得清清楚楚。”
  
      然后,他将几分奏报扔在于兰国主的面前,目光变得阴冷起来。与此同时整个大殿内笼罩着一层可怕的杀气。
  
      于兰国主浑身颤抖,咬牙切齿,整个人仿佛要炸开了一般。
  
      欺人太甚啊,我的主城被人用龙之悔毁掉了,大炎帝国非但不给我讨回公道,反而要说是大地震毁灭的?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帝国太子淡淡道:“于兰国主,现在你看清楚了吗?”
  
      于兰国主嚎啕大哭,叩首道:“臣看清楚了,是大地震和火灾毁掉了于兰国主城,不是龙之悔,不是龙之悔。”
  
      说罢他再也忍不住了,整个人瘫在地上,几乎哭得要呕血。
  
      ……………………
  
      接下来于兰国主闭门不出,直接就病倒了。
  
      大炎帝国对于兰国发生的地震灾害表示严重关切,并且发动贵族和商人们捐赠各种物资,就连太子殿下也捐出了一年的俸禄,帮助于兰国重建主城。
  
      没有一个人说于兰国主城被龙之悔摧毁了。这个世界实在太荒谬了,时时刻刻都在上演着指鹿为马。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了现代地球,某些国家拼命嚎哭尖叫,我们没有核武器啊,我们没有大杀伤性武器啊,实在是冤枉啊?结果某霸主国家直接说,不,你有!然后发兵灭之。
  
      结果一检查,还真他娘的没有杀伤性武器,不好意思冤枉你了啊,但人家尸体都烂掉了。
  
      而某国家不断地进行核试验,不断引爆核弹,并且昭告天下,我们核试验了,我们有核弹了,我们有核导弹了。
  
      但某霸主国家就好像没有听见一般,实在逼得没有办法了,就让科学家出面说,我们捕捉了相关空气,没有发现有核弹爆炸后的相关物质。结果耿直总统普京忍不住了,直接告诉霸主国家说,没错他们是发射核弹了。
  
      为何大炎帝国要否认于兰国主城不是被龙之悔摧毁,而是被大地震摧毁的?并且全面封锁相关消息?因为一旦承认这件事情,就等于承认大乾王国和浮屠山也掌握了龙之悔发射能力,证明他们也拥有了战略威慑力量。
  
      当然,整个炎京高层没有傻子,谁都知道是赢广发射了龙之悔摧毁了于兰国主城。
  
      为啥是于兰国主城?因为它是小国,因为它弱啊,而且还是晋国的附属国。
  
      这就表示赢广只是想要告诉大炎帝国,我们也拥有了战略大杀器,但是我们不愿意和大炎帝国彻底撕破脸皮,也不愿意发生战争,我们只是要和平地自立。
  
      但整个炎京还是彻底被震撼了,整个内阁,整个贵族都彻底失声。
  
      这件事情太可怕了,皇帝陛下拥有龙之悔,而且还有发射的能力,为了警告赢广,直接用龙之悔摧毁了还露城。
  
      但没有想到赢广和浮屠山也有龙之悔,而且也有发射的能力?这次发射在于兰国主城上,如果谈不拢的话,下一次会不会落在其他城市?会不会落在大家的头顶?
  
      真的有很多人被彻底震住了,吓住了,不敢发表任何意见。
  
      现在大家算是看明白了,沈浪口口声声说自己有龙之悔,但基本上他没有了。而赢广和大炎帝国都说自己没有龙之悔,但实际上他们有,而且还互射了。
  
      距离超脱势力议会越来越近了。
  
      九月二十,大炎帝国太子再一次驾临了乾王府,再一次见了新乾太子,两个人再一次谈笑风生,而且还下了一盘围棋,关系显得非常融洽,甚至帝国太子还留在乾王府用餐了。
  
      “太子殿下能够在敝府用餐,是我赢氏家族的荣耀。”赢无冥态度比之前都要恭敬,能够跪绝对不站,能站着绝对不坐。
  
      帝国太子笑道:“今天中午这一餐进得好,进得香,孤比平常多吃了一碗饭,你家厨子差事办得好,要赏!”
  
      顿时,几百人跪在外面叩首道:“谢太子殿下恩典。”
  
      接下来,帝国太子身边的宦官捧了一盘金瓜子出去,每一个仆人都分了一颗。
  
      “贤弟,我不急着回宫,我们再来一盘棋如何?”帝国太子道。
  
      赢无冥道:“殿下不嫌臣棋艺粗鄙,臣自当奉陪。”
  
      接下来,两个人再一次对弈。
  
      帝国太子道:“贤弟啊,听说令岳身体欠安,最近可好些了吗?”
  
      赢无冥的岳父?他有好多岳父的,他儿子都有好几个了,但真正的岳父只有一个,那就是浮屠山之主。
  
      赢无冥道:“家岳二十几年前受伤,最近年纪大了,时不时发作,前几天还来信了,说是爬也要爬到炎京来参加超脱势力议会的,但刚刚下床就呕血了,所以浮屠山的其他人也就不敢让他再出门了。我的妻子殿下也知道,不能吹风,也不能被太阳光照射,唉……”
  
      帝国太子道:“那你也不容易啊。”
  
      赢无冥道:“我不止一次说过,我父亲也说过多遍,我赢无冥虽然是浮屠山的女婿,但毕竟是新乾王国的太子,完全不适合出席超脱势力议会的,这算是怎么回事嘛,请太子殿下放心,我浮屠山已经另外派遣代表来了,想必已经上路了,很快就要到达炎京了。”
  
      帝国太子道:“哦?是哪一位代表浮屠山来参加议会啊?这日子确实有点紧迫了,三天之后就要召开议会了。”
  
      赢无冥道:“是浮海堂主任师叔。”
  
      帝国太子道:“我知道他,他的字得写得相当不错,也喜欢喝酒,这一次来炎京一定要让他不醉不归。”
  
      赢无冥道:“那我就先代表任师叔感谢太子殿下恩德了。”
  
      接下来,两个人又接着下棋。
  
      片刻后,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显得非常惶恐。
  
      “姑爷,大事不好了,浮海堂主在来炎京的路上遇袭击,生死未卜。”这是一名浮屠山武士。
  
      赢无冥脸色剧变,颤抖道:“怎么可能?有谁敢袭击浮屠山的代表?更何况任师叔的武功如此之高?他可整整带了几十名特种武士。”
  
      外面的浮屠山武士道:“敌人引爆了一颗能量核心,浮海堂主的使团几乎全军覆灭,他自己也奄奄一息,生命垂危。”
  
      赢无冥痛苦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究竟是谁?是那个人如此丧心病狂,竟然动用能量核心袭击浮屠山使团?”
  
      还能是谁?反正定远城之战后,所有的坏事都可以变成是沈浪干的。
  
      谁用龙之悔毁灭了还露城?沈浪,因为他射过龙之悔。
  
      是谁用龙之悔摧毁了于兰国主城?还是沈浪,因为只有他射过龙之悔,不久之前还一次性发射几十颗毁掉了晋国太子的几十万大军呢?
  
      又是谁用能量核心袭击浮屠山使团?依旧是沈浪,因为他用能量核心炸过天涯海阁。
  
      沈浪陛下这是要逆袭苦头欢啊,成为天下第一黑锅之王。
  
      赢无冥跪下叩首道:“太子殿下,这可如何是好啊?距离超脱势力议会只有三天了,浮屠山使团又几乎全军覆灭?浮屠山总不能缺席吧?”
  
      帝国太子道:“当然不能缺席,这次超脱势力议会尤为关键,连白玉京都会派代表来,浮屠山绝不能缺席。”
  
      赢无冥道:“但是再让浮屠山派代表来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啊,这该如何是好啊?究竟让谁代表浮屠山出席议会啊?”
  
      帝国太子道:“不是还有贤弟吗?你是浮屠山的女婿,代表浮屠山出席议会名正言顺。”
  
      “我代表浮屠山?这,这合适吗?”赢无冥道:“臣这心里真是不安啊,这合适吗?”
  
      帝国太子笑道:“合适,再合适不过了,除了贤弟就再也没有别人了啊。”
  
      赢无冥摇头道:“事情或许还不到那一步,或许浮海堂主任师叔还能醒来,还能出席议会。”
  
      帝国太子再也没有说话,而是捏着手中的一颗棋子,轻轻地敲击着桌面,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目光尽是冰冷。
  
      足足好一会儿,帝国太子道:“这件事情必须追究到底!还露城被龙之悔夷为平地,天下为之震撼,万民悲痛欲绝,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显示,这是沈浪所为,我们已经有了足够的人证和物证。”
  
      赢无冥咬牙切齿道:“此人真是丧心病狂,灭绝人心。”
  
      帝国太子道:“虽然还没有彻底查清,但这一次用能量核心袭击浮屠山使团,显然又是沈浪所为,他这等举动哪里像是一个王者?哪里像是大乾帝主?这完全是一个恐怖分子。这等罪行不可原谅,一定要惩罚。”
  
      赢无冥道:“对,一定要惩罚。”
  
      帝国太子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用在沈浪身上再合适不过了。”
  
      赢无冥面孔一颤,很显然帝国太子已经开出条件了,你赢无冥想要代表浮屠山出席超脱势力议会?可以,你们用龙之悔将怒潮城夷为平地就可以了。
  
      赢无冥也一下子就推断出了帝国太子这个条件的意图。
  
      首先,逼迫赢广和沈浪先彻底斗起来,这样大炎帝国就处于比较超然的地位,能够坐山观虎斗。
  
      其次大炎帝国怀疑沈浪落入了赢广父子手中,所以赢广才能发射龙之悔。这一次帝国太子让赢广用龙之悔灭掉怒潮城,就是想要证明这一点,沈浪肯定不会主动毁掉怒潮城。
  
      如果这次龙之悔没有毁掉怒潮城,那就证明赢广和浮屠山并没有单独掌握发射龙之悔的能力,只是因为俘虏了沈浪而已。
  
      听到赢无冥久久没有反应,帝国太子道:“贤弟,有问题吗?”
  
      赢无冥摇头道:“没有问题,臣遵旨,一定为还露城无辜死难者讨回一个公道,一定对沈浪进行毁灭性惩罚。”
  
      帝国太子道:“孤拭目以待,必要的时候,超脱势力议会延期几天召开也是可以的。”
  
      这更加是威胁了,也是最直接的条件,只有赢广向怒潮城发射了龙之悔之后,赢无冥才可以出席超脱势力议会。
  
      “臣遵旨,绝对不辜负太子殿下期望。”赢无冥跪下叩首!
  
      ……………………
  
      沈浪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身处在熟悉的房间之内了,还是那张床,还是同样的地板,还是同样的被子,门口站着的还是那个雄壮女武士,不过她好像又瘦了一点点。
  
      “猛将姐姐,可想死我了。”沈浪道:“离开这些日子,总是觉得你尤其亲切。”
  
      沈浪上前和雄壮女武士进行了一次拥抱,顿时对方直接僵硬了,几乎在颤抖战栗。
  
      “我离开这几天,不知道任盈盈公主有没有想我啊?”沈浪道:“你一定要替我转告她,任盈盈我治好你啊,赶紧给我上古典籍,我好抓紧时间研究,给她治病啊。”
  
      雄壮女武士再一次背过身去,静静不语。
  
      沈浪又开始了勤奋的健身生涯,做了十二个俯卧撑,十三个仰卧起坐,了不起。
  
      接下来两三天,沈浪再一次进行洗脑一联句。
  
      任盈盈,我治好你啊,上古典籍给我。
  
      仿佛他所有的思维重心都在如何治好浮屠山公主上,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主要任务,偷取龙之悔。
  
      没有龙之悔,他如何保护怒潮城?没有龙之悔,他如何战略威慑赢广、浮屠山和大炎帝国。
  
      但他手无缚鸡之力,想要自保都难,想要偷取几万斤不止的龙之悔?简直是痴人说梦,难如登天,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就在他不断重复说任盈盈,我治好你啊的时候,雄壮女武士的眼中偶尔会闪过一丝痛苦的光芒。
  
      整整几个月时间了,绝大部分时候,她每天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监视沈浪。
  
      沈浪现在还在口口声声说要治好浮屠山公主,但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地方了,尽管房间一模一样,但早已经换地方了,而且公主殿下也根本不在这里了。可是这位雄壮女武士什么都不能说,一个字都不能说。
  
      她觉得沈浪很可怜,堂堂一个大乾帝主,这么脆弱而又精致的人,竟然被如此囚禁了几个月,但是却又没有崩溃,换成任何人早就崩溃了。
  
      ………………
  
      次日,雄壮女武士再一次进入房间,对着沈浪道:“穿上衣服跟我走。”
  
      沈浪道:“是去见任盈盈吗?如果不是的话,你直接打晕我吧,记得轻一点啊,别把我打傻了,一定要瞬间击晕我,我很怕疼的……啊……”
  
      雄壮女武士手无比精准一拍,沈浪直接昏厥了过去,雄壮女武士接住了他,面孔微微抽搐了一下。
  
      ………………
  
      沈浪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处于一个堡垒之内,和上一次发射龙之悔的堡垒完全一模一样。周围全部是厚厚的岩石墙壁,只露出一个小孔可以让龙之悔发射飞出去。
  
      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再一次出现了赢无缺这张小白脸,这一次直接在发射平台将他唤醒,前面就是龙之力发射装置,依旧是几天前发射的那一具。
  
      龙之悔已经放在发射装置上了,只要激活之后,就可以发射。
  
      赢无缺拔出剑,直接顶在沈浪的脖子上,道:“沈浪陛下,这个过场还是要走的,请你激活龙之悔,我们要进行第二次发射。”
  
      沈浪道:“这次要摧毁的是哪一座城市啊?我们这是在哪里啊?”
  
      “不该问的别问。”赢无缺道。
  
      沈浪透过发射空望向外面,发现天上在飘着雪花,而且空气很冷,如今才九月刚刚入秋而已,竟然就下雪了?怒潮城在这个时候还是炎炎夏日呢。
  
      这里难道是极北的地方,所以入冬这么早?自从被俘虏之后,沈浪就没有见过外面的太阳,也没有见到任何外面风景,永远都不知道身处何方,现在也不例外。
  
      赢无缺的剑稍稍用力,竟然将沈浪脖子切开了一道浅浅的伤口,寒声道:“沈浪陛下,请你激活龙之悔,否则我就要割开你的脖子了,你一定不愿意见到这血腥一幕的。”
  
      “没问题,没问题,千万别动手,我脖子不能留疤的,我还要穿低领衣衫的。”沈浪赶紧道:“把黄金盒子拿过来。”
  
      黄金盒子打开,里面已经放了一点点上古人类的血液化石了。
  
      沈浪小心翼翼切开手指一个小口子,让自己血液滴入黄金盒子,混合成为太阳光血液。
  
      用手指蘸了一点黄金血液,非常严肃凝重地抹在龙之悔三个字上。
  
      顿时,这三个字再一次亮起了光芒,战略大杀器龙之悔被激活了。
  
      所有人又感觉到了龙苏醒的气息,整个城堡都被龙之悔什么可怕的能量气息镇压。
  
      赢无缺上前,猛地扭动了噩梦石开关。
  
      发射!
  
      “嗖!”战略大杀器龙之悔猛地射了出去,飞出了几百米之外,尾部猛地冒出了等离子火焰。
  
      “轰……”龙之悔不断加速,很快达到了三倍音速,响起了一阵阵音爆,很快如同绿色光芒的流星一般无比惊艳地划过天际,朝着未知的目标射去。
  
      顿时间,赢无缺露出了狰狞而又残忍的笑容。
  
      哈哈哈哈,沈浪你也有今天啊,你不是智近乎妖吗?你不是聪明绝顶吗?
  
      这个世界上最最痛苦的是什么?就是亲手毁掉自己的一切。
  
      你沈浪知道这支龙之悔的目标是哪里吗?怒潮城啊,你的大乾帝国都城啊,你所有的基业都在那里,你的军队都在那里,哈哈哈。
  
      你看到外面的飘雪,你因为天气的严寒就以为这是在最北方,这一切都是对你的欺骗而已,这里是距离怒潮城五百里的岛屿。
  
      沈浪,你之前不是嚣张无比啊,不是还做梦要偷取龙之悔,还要给我兄长赢无冥戴绿帽啊?你不是口口声声骂我们傻逼吗?你才是真正的傻逼啊!
  
      现在又如何?你自己摧毁了怒潮城,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吗?哈哈哈哈!
  
      你的大乾帝国完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大乾,那就是我赢氏大乾。
  
      “嗖嗖嗖……”
  
      这支龙之悔在空中划过惊艳的光芒轨迹,直接朝着怒潮城射去,充满了毁天灭地的力量。
  
      ………………
  
      注:今天更新一万七千多,兄弟们给我月票好吗?谢谢大家,真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