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510章:亿万人敬仰!大炎皇帝震惊!

第510章:亿万人敬仰!大炎皇帝震惊!

这个世界上如果有谁最信任沈浪,那毫无疑问就是宁政,因为他是沈浪无数奇迹的见证者,甚至为了信任沈浪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但是要论压力也是他最大。
  
  吴楚越三国的君王中,吴王和楚王已经豁出去了,都准备置于死地而后生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唯独宁政充满了希望,但是却有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把越国仅有的军队全部派出去了,而且近一半去支援了吴楚两国,如果沈浪这一战输了,那可是三个王国的覆灭。
  
  现在捷报终于传来了,而且是用这种方式传来的。
  
  当然了,沈浪用龙之悔摧毁宁寒舰队之后不久,就已经把消息传给了宁政,但此时宁政不敢声张,之后沈浪将天南行省的天涯海阁建筑群彻底抹去,宁政也很快知道了,但依旧不敢宣扬,因为一切并没有尘埃落定。
  
  在任何人想来,天涯海阁遭受了这么大的损失,肯定是要倾尽全力报复的,如果胜利宣布得太早,接下来和天涯海阁的战局再有反复该怎么办?
  
  所以哪怕沈浪接连获得两场胜利,越王宁政反而更加紧张了,几乎夜不能寐,因为天涯海阁太强大了,一旦宁寒输了,那左辞可就要亲自出场了。
  
  当然作为一个王者,宁政也曾经想过左辞或许会求和停战,但这只是站在利益角度而言。但左辞可是天下几大领袖之一,受到了这么惨痛的失败进行报复才是合理的。一旦左辞阁主亲自出场,宁政无法想象沈浪要如何抵御。
  
  现在终于成为了定局,简直是天大的喜讯啊。
  
  紧接着,外面传来了大宦官黎恩的高呼声:“陛下大喜,从怒潮城传来的捷报。”
  
  黎恩冲了进来,跪下叩首道:“半个月前,天涯海阁主力舰队,近千艘战舰,近十万秘密军团攻打怒潮城,瞬间被沈浪陛下彻底歼灭,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抹去。”
  
  “七天之前,沈浪陛下再一次间隔百里向天涯海阁发射战略级武器,将天涯海阁从世界上彻底抹去。”
  
  “四日前,天涯海阁之主左辞亲自前往怒潮城,向沈浪陛下求和,无条件退出越国。”
  
  “至此,沈浪陛下大获全胜!”
  
  这话一出,整个越国朝堂彻底沸腾了,真的如同听天书神话一般完全不敢置信。我们知道沈浪陛下很牛逼,但不知道他……这么牛逼啊。
  
  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啊,听清楚了没有?瞬间歼灭了天涯海阁的十万舰队,这是秒杀啊?
  
  好吧,其实只有八万,但任何战报都要吹牛的,我们沈浪陛下也不例外,四舍五入不正好十万吗?况且左辞阁主都说了自己不在乎颜面,应该也不会追究沈浪在吹牛吧。
  
  天涯海阁血魂军有多么强?大家心理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啊,上一次两万血魂军还只是最基础的那种,都已经强大到让人窒息了。这一次天涯海阁出动了十万主力,这是完全让人绝望的力量啊,沈浪陛下不但赢了,而且还瞬间秒杀。
  
  不仅如此,接下来还把天涯海阁彻底抹去了?我们这位大乾帝主之强,才是无边无际的啊。
  
  原本沈浪要是传出这样的战报,大概很多人心中会怀疑,因为没有亲眼所见,怎么可能那么牛逼啊?而现在左辞阁主亲自出来证明了,那沈浪陛下的捷报绝对真实啊。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从今以后我越国高枕无忧了。”
  
  “大乾帝国战无不胜,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越国的朝臣纷纷朝着东边跪拜叩首,心潮澎湃,激昂抖擞。
  
  接着,这一场捷报如同炮弹一般爆炸,从天越城飞快传播出去。
  
  不久之后,整个国都彻底沸腾了。
  
  天越城的万民自发地从家门冲出街道发泄内心的狂喜,一开始只有几千人,后来几万人,十几万人浩浩荡荡地沿着朱雀大道来到王宫面前欢庆这一场胜利。
  
  这一次天越城的民众也相信沈浪,但他们也害怕啊,因为这局面太吓人了,大炎帝国出动的天文数字的军队完全是万斤压顶的气势,真的如同海啸一般,轻而易举就能够淹没吴楚越三国,到那个时候国都的民众可要面临灭顶之灾。
  
  现在好了,沈浪陛下大获全胜,大家也平安了。
  
  “沈浪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大乾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时,国都万民是真的发自肺腑高呼这两句口号,他们真正感受到了大乾帝国这四个字的力量了。
  
  …………………………
  
  黑水台监狱内!
  
  越王宁政是不会落井下石的,但黑水台都督阎厄却会,他直接来到祝弘主的牢房里面。
  
  “祝相,您这是在等待天涯海阁的战报吗?”阎厄问道。
  
  祝弘主微微闭目,尽管在牢房里面,但是他气色还很不错,此人爱惜自己,而且注重养生,越是在逆境中越发能够保持良好的心态,而且荣辱不惊本就是他的本色。所以此时听到阎厄总督的话后,他没有任何回应。
  
  “祝相,别等了。”阎厄道:“宁寒输了,天涯海阁十万主力全军覆灭,被沈浪陛下瞬间秒杀。”
  
  这话一出,祝弘主面孔微微一颤,然后笑道:“阎厄总督,对于过去两年你的坚持,老夫一直高看一眼,你此时这般说话,倒是要让我看低你了,这样有意思吗?”
  
  阎厄接着道:“天南行省海边的那个天涯海阁,祝相应该非常熟悉吧,那就仿佛你祝氏家族的后花园一般,里面那些上古典籍非常珍贵,但是祝柠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借出来。而现在那个地方,也被彻底夷为平地了,用沈浪陛下的话说,就是从世界上彻底抹去。”
  
  祝弘主一阵冷笑,直接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了。
  
  阎厄总督道:“祝相不信?不仅仅你不信,连我都不信啊,这太荒诞了,您看看这个。”
  
  祝弘主接过去一看,发现是沈浪曾经传给天下诸国的诏书,就是不能怎样,否则彻底抹去,勿谓言之不预的那份,他叹息道:“这我已经看过了,沈浪阁下写得非常威风,振奋人心,但是……”
  
  祝弘主接下来的话没有说,但意思非常清楚,这种国威是要靠打出来的,而不是嘴炮吹出来的。当然了他一点都不敢小看沈浪,因为他创造的奇迹太多了,但祝弘主对天涯海阁,尤其是对左辞阁主更加充满信心,正是因为他对天涯海阁太了解了,所以才知道它是何等之强大,几乎百倍于沈浪,想要灭怒潮城完全轻而易举,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祝弘主的态度才如此强硬,哪怕天越城大决战输了,他也不愿意向沈浪屈服,甚至宁可让祝柠自杀,也不愿意让她嫁给金木聪。
  
  阎厄总督二话不说,递过去了第二份东西,这是天涯海阁左辞阁主的亲笔书,原本是给越王宁政的。
  
  “左辞阁主的笔迹,天下应该无人能够模仿吧。”阎厄冷笑道。
  
  祝弘主看了之后,整个人瞬间变成了雕塑,彻底麻木了,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左辞的字他其实看得不多,因为人家不会给他写信,但左辞的字只要看过一遍就不会忘记,祝弘主本身就是书法大家,但在书法一道上他的偶像是左辞,研究何止几百遍?一眼就看得出来这是左辞的亲笔。
  
  用非常流行的一句话说,这上面每一个字我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我仿佛就不认识了。
  
  天涯海阁主动停战,而且彻底退出越国?这,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祝弘主也是智者,但关心则乱,他的脑子绝对愿意相信天涯海阁的无敌,足够将沈浪秒杀十次不止。但现在天涯海阁竟然输了,肯定是损失巨大才会选择停战。难道刚才阎厄说的是真的,沈浪真的秒杀了天涯海阁主力,并且抹去了天涯海阁建筑群?
  
  凭什么啊?就算是奇迹也应该有底限,凭什么啊?
  
  这个世界还有没有天理了啊?天涯海阁也会输?神一般的天涯海阁啊?
  
  阎厄见到彻底木化的祝弘主,冷冷一笑,直接退了出去,他当然不是来劝降的,只是来打击一下祝弘主而已。
  
  然而祝弘主完全没有发现对方的离去,甚至他此时都感觉不到悲伤了,痛苦和震撼超过了极限就会麻木,就仿佛失去痛觉一般,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上一次天越城大决战祝红雪输了,祝弘主还吐血了,而这一次也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所有的知觉才渐渐复苏,但祝弘主依旧感觉不到痛苦,只有无尽的迷茫。
  
  接下来祝氏家族怎么办?天涯海阁是越国祝氏的最大靠山啊,现在连左辞都退走了,祝氏还能依靠谁?还怎么翻身?
  
  祝弘主绝望地望着天花板,仿佛在问老天爷,他应该怎么办才能挽救祝氏家族?
  
  我是不是应该去跪求宁政,去跪求沈浪?请求他的原谅?我祝氏是不是应该投降?
  
  他此时就仿佛一个溺水之人一般,只有求生的本能,根本来不及痛苦,拼命地想要抓住任何一根救命稻草。
  
  但很快他又平静了下来,颤抖自语道:“我祝氏还有机会,我们还没有完蛋,天涯海阁输了,我们还有炎京,对……我们还有炎京。”
  
  “我坚信沈浪肯定不是靠实力打败天涯海阁的,肯定又是什么奇技淫巧,只要识破他的假象,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现在的沈浪张牙舞爪,看上去非常强大,然而却是最虚弱的,千万不能让他吓住,一定要孤注一掷,彻底将他灭掉,现在出手沈浪必亡。”
  
  祝弘主不断自言自语,尽管他不知道自己的判断有什么依据,但他觉得自己是对的。
  
  “我要写奏章,我要给皇帝陛下写奏章,沈浪只是虚张声势!”接着他撸起袖子,但却发现没有笔墨纸砚,他这是在牢房里面,已经沦为阶下囚了。
  
  ……………………
  
  差不多二十天前,种尧率领六万大军支援吴国,因为天越城距离吴国王都超过了两千里,所以二十天时间大军根本还没有到吴国王都,但吴王早就收到信了,顿时激动得热泪盈眶。
  
  没有想到啊,关键时刻越国竟然派兵援助,而且派出了五分之一的兵力。要知道之前越国可是吴国的生死大敌啊。
  
  “宁政,从今以后你就是寡人的兄弟,吴楚两国成为真正的兄弟王国!”
  
  当然了,吴王内心清楚地知道,就算越国支援六万大军也完全改变不了结果。此时大炎帝国的武亲王集结了超过六十万主力大军,而且还有许多国家的仆从军,完全是大山压顶的力量,吴国根本无法抵挡。
  
  没看到现在吴国的军队,吴国的民众都已经逃亡了无数。吴国的军力原本不如越国,但是它经历的大战也少,所以军队折损得不多,所以总共加起来的军队有四十万之巨。但是如今连一半都没有剩下,大部分都已经做了逃兵了。
  
  就这样吴王已经非常感动,竟然还有十几万大军愿意跟着他赴死。
  
  这一日吴王宫依旧无比冷清,因为大臣们逃得差不多了,所以也不需要朝会了,什么事情直接在书房里面商议就可以了,而且王宫内的太监和宫女都逃亡了大半。
  
  一开始太监和宫女逃跑被禁卫军抓住了,要被处死,结果吴王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是这些宫女和太监你?他们要逃,就让他们逃吧。
  
  于是,短短几日之内吴王宫内空了一半,剩下没有逃走的太监宫女除了少部分特别忠诚,剩下大部分是因为年迈无靠,就算逃出去也没有活路。
  
  这是前所未有的凄凉,哪怕当时楚越大战失败,也没有如此凄惨。
  
  留下的宫女太监做饭也心不在焉,以至于吴王后亲自为吴王下厨。
  
  “陛下,大炎帝国的军队动了,几十万大军,遮天蔽日,浩浩荡荡,不仅仅有帝国大军,还有诛天阁的秘密军团,正朝着我吴国杀来。”
  
  吴王此时没有感觉到多少震动了,因为大炎王朝集结大军已经几个月了,担惊受怕也已经几个月了,用现代的话说,另外一个靴子终于落地了。
  
  “毁灭的时刻终于到来了,挺好的,挺好的。”吴王叹息道:“那我们也集结大军,准备一战吧。人固有一死,或重于大山,或轻于鸿毛,我吴启绝不辜负祖上的荣光。”
  
  而这个时候再也没有人提沈浪的那份诏书了,本就不该抱有希望,此时再提岂不是打沈浪陛下的脸?
  
  紧接着,黑水台的一名千户冲了进来道:“陛下,种尧侯爵率领一万骑兵先锋已经赶到,距离王都还有一百里。”
  
  吴王激动道:“好,好,本王就和越国兄弟并肩作战,就算死也不至于太过于孤独。来人啊,给我穿戴铠甲,我亲自去迎接种尧侯爵。”
  
  王后亲自捧着铠甲为吴王穿上。
  
  “夫君,你放心,等到了那一天,我不会给你蒙羞的。”王后柔声道。
  
  吴王捏了一下妻子的下巴,在她苍白却又精致的嘴唇上吻了一口,道:“走了。”
  
  然后,吴王骑上战马,率领着几万大军浩浩荡荡出了王都,先南下用最大的规格去迎接种尧的先锋骑兵,然后两人合兵北上去抵御大炎帝国军团。
  
  就算粉身碎骨,也要让大炎帝国看到我吴启的意志!
  
  “置于死地而后生,置于死地而后生!”
  
  半天之后,吴王遇到了北上的种尧骑兵,两军会师,举行了一场欢迎宴会。
  
  不过这一场宴会毫无欢快可言,只有无尽的沉重,种尧转达了宁政的话,说就算开战也不要和大炎帝国硬拼,应该保存势力,边打边退到海边上,海面上有沈浪的舰队接应,可以撤退回怒潮城。
  
  吴王没有说话,如果沈浪陛下输了,也就没有怒潮城了。如果沈浪陛下赢了,那……那他也不会逃去怒潮城,他要死在吴国的战场上。
  
  “种侯,我是必死的!但是战败之后,请你带走我的妻子和孩子们。”吴王道,然后喝光了杯中之酒。
  
  次日,两支大军北上,带着悲壮和必死的意志,开赴吴国北方边境,迎战强大的帝国军团。
  
  而就是在这个时候,天上飞上了一只白雕落下,竟然是天涯海阁的使者左辛。
  
  “我是天涯海阁左辛,我来为阁主送信。”左辛将左辞的亲笔书递给了吴王。
  
  依旧是左辞的告示书,天涯海阁和沈浪停战,并且彻底退出越国。
  
  吴王接过来之后,整个人完全惊呆了,然后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涌了出来,左辛刚刚离开不久,越王的使者也来了,送上了越王的亲笔书,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沈浪歼灭天涯海阁主力,将天涯海阁夷为平地的战报。
  
  吴王简直怀疑人生,整整看了好几遍之后,递给了边上的种尧。
  
  种尧看完之后也呆了,接着交给了旁边的吴直。
  
  足足好一会儿后,枢密使吴直大吼道:“全军将士听着,沈浪陛下大获全胜,瞬间歼灭天涯海阁十万主力,并且将天涯海阁夷为平地!”
  
  本来绝望的吴国大军听到这话之后,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是接下来吴直又拿出了左辞阁主的亲笔告示,一字一句念了出来。
  
  此时吴国大军方才相信,奇迹真的发生了,瞬间这支绝望的军队沸腾了。
  
  “沈浪陛下万岁,大乾帝国万岁,万岁,万万岁!”
  
  ……………………
  
  越国东部海域有一个人,左辞阁主,他漫步在海底,寻找宁寒。
  
  哪怕在海底,他也如同一阵轻烟一般飞快,轻而易举就掠过了几十米。
  
  他已经整整找了几天几夜了,都没有找到宁寒的身影,难道真的死了吗?
  
  左辞阁主在海底一个坐了下来,微微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他的时间也不多了,必须赶紧赶回天涯海阁,组织势力大转移,接下来要把所有的人力武力和军队都投入到万里大荒漠中,那里才是天涯海阁的未来。
  
  他知道接下来他的名声,天涯海阁的名声会跌倒谷底,但是无所谓的,在漫长的历史中这只是一朵小浪花而已。开发万里大荒漠,百年大计,只争朝夕。
  
  但是就这么走了,放弃对宁寒的搜寻?他有些不甘心。
  
  而就在此时,一只巨大的章鱼游了过来,双眼甚至闪烁着一丝睿智的光芒,章鱼寿命不长,这应该是一只难得几十岁的章鱼了。
  
  左辞的身影再一次如同轻烟一般飘了过去,那只大章鱼便要逃跑。
  
  “莫跑,莫跑。”左辞喊道,然后将手掌放在章鱼的头顶,释放出了特殊的精神波段。
  
  他在和章鱼交流,他竟然能够和章鱼交流?
  
  “请你帮我在这片大海找一找,不管生死都可以,谢谢你了。”左辞道。
  
  片刻后,这只大章鱼快速游走了,开始释放出它独有的海洋生物信号,顿时无数的海洋生物游了过来,几千上万只,片刻之后它们又猛地散开,在整个海底寻找。
  
  几个时辰后,这只大章鱼又出现在左辞面前,朝着他摇动触手,然后朝着前面游去,在前面带路,左辞跟在它的后面,朝着某个海沟深处游去,中途换了一次噩梦石装置,这样才能在海底继续呼吸。
  
  这个海沟真深啊,而且还是一个巨大的漩涡,寻常人根本就不敢进去,这只大章鱼也不敢靠近。
  
  左辞阁主化作一道闪电,猛地钻入了这个大漩涡之内,进入了这个大海沟,不断深入深入。
  
  不知道过了多久,漩涡的吞吸结束了,进入了大海沟的内部。
  
  而这里……竟然没有海水,而且仿佛是一个古老的建筑之内。
  
  左辞惊骇,竟然在这里发现了上古的一个废墟?这是一个神庙的大厅?
  
  这里距离怒潮城不远啊,这难道是一个上古遗迹吗?
  
  接着左辞阁主发现了一个人,准确说是一具焦黑的尸体,完全看不清楚原来的面孔了,整个人都被烧焦了。
  
  但左辞一眼就认出这是宁寒,因为她的手臂上还带着特殊的手环,正是左辞送给她的噩梦石装置,让她关键时刻保命的。
  
  左辞上前小心翼翼将宁寒抱起,呼吸没有了,心跳也没有了,原本绝色无双的娃儿,现在竟然成为了这这幅焦炭的模样。
  
  左辞眨了眨眼睛,强忍着酸涩的泪水。
  
  “孩啊,就算你以前对姜离陛下有所亏欠,现在也完全还清了,以后你自由了,和姜氏家族再也没有瓜葛了。”
  
  ……………………
  
  大炎帝国,皇宫之内。
  
  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也收到了左辞阁主的亲笔书,不过这一份是完全不一样的。
  
  左辞给其他人的告示是冷冰冰的,就是说我和沈浪停战,并且无条件退出越国。但他给大炎皇帝的是请罪书,态度非常谦卑。
  
  “吾皇陛下,沈浪发射了一支龙之悔,摧毁了宁寒率领的天涯海阁主力大军。”
  
  “接下来,他又用上古发射装置发射了一只能量核心,把天涯海阁大图书馆夷为平地。”
  
  “左辞阁主的这份告示传遍了天下,天下诸国纷纷震慑,彻底失语。”
  
  皇帝面无表情地将左辞阁主的请罪书烧掉了,接着拿过了沈浪的那份诏书,勿谓言之不预的诏书,看了一眼后也烧了。
  
  “朕震惊了。”皇帝陛下说了四个字。
  
  顿时,在场所有人整整齐齐跪了下来,包括帝国武亲王,廉亲王,首相,副相,大梁国主,新乾国王赢广,大晋国王,诛天阁长老,通天寺之主,浮屠山长老等等等,无数的大人物全部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皇帝陛下明明没有发怒,就简单说了四个字,所有大人物就已经内心颤抖了。
  
  “沈浪用龙之悔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大梁国主,你被吓住了吗?赢广你呢?晋亲王,你呢?”皇帝淡淡道。
  
  被点名的这些人直接出列,彻底跪伏在地。
  
  “祝相,你觉得沈浪有几支龙之悔呢?”皇帝问道。
  
  这个祝相就是炎京祝氏家族的主人,也就是那个开发秘密基地的祝氏之主了,他立刻上前跪下,颤抖道:“一支。”
  
  “果真只有一支吗?”皇帝问道:“祝相,朕躬可是非常仰仗你谏言的。”
  
  祝氏之主道:“对,臣觉得只有一支。”
  
  廉亲王道:“陛下,臣觉得沈浪也只有一支龙之悔。现在是他最最虚弱的时候,天下诸国反而被他所谓的战略大杀器给吓住,但是臣却看出了他的空虚。他将天涯海阁图书馆夷为平地本来是想要提升威慑力,恫吓天下诸国,但是这反而泄露了他的底气。他用的是上古能量核心炸毁的天涯海阁图书馆,明明可以简单地用船运到附近再引爆,为何他要大张旗鼓用上古发射装置发射?我们都知道这东西非常巨大,装卸非常不便的。他就是想要制造一种感觉,远隔百里摧毁天涯海阁的感觉,能量核心不是武器,但他却拼命伪装成为武器的样子,想要告诉天下人,他用了两支战略武器,想要欺诈天下人,他有很多战略杀器。”
  
  “沈浪的诏书写得清清楚楚,任何人不得侵入我大乾王朝的领土,否则将彻底从世界上抹去,勿谓言之不预。这句话很威风,但是却泄露了沈浪的战略意图。他不想战,也不敢战,他只是想要阻止我们大炎王朝灭吴楚越三国,但是却有没有兵力相救,所以只能用所谓的战略大杀器进行威慑,想要吓住天下诸国的军队,不敢前进半步。”
  
  “臣已经看穿了沈浪的伎俩,所以臣敢断定,他只有一支龙之悔,现在的他虚弱无比,根本无力保卫吴楚越三国。”
  
  “所以,我们的大军反而应该长驱直入,灭掉吴楚越三国,狠狠地在天下人面前抽打沈浪一个耳光,揭穿他虚假强大的面孔,让吴楚越三国彻底绝望,让所谓的大乾王朝彻底崩塌。”
  
  “沈浪不是号称有很多龙之悔吗?那接下来他再使出来啊,他不是号称要将侵入吴楚越三国的军队彻底从世界上抹去吗?那他抹去啊,如果他做不到,如果他无法瞬间消灭我们的几十万大军,那就证明他在欺诈,所有的人心都会散掉,这个可笑的大乾王朝也会彻底灭亡。”
  
  廉亲王洋洋洒洒一大段,几乎把在场众人想说和不想说的话都说出来了。
  
  皇帝道:“祝相,你认为廉亲王的话有道理吗?”
  
  祝氏家主叩首道:“臣赞同廉亲王之话,臣也觉得应该继续出兵,戳破沈浪的强大假象,让他彻底声名扫地,让他眼睁睁看着楚国、吴国、越国的灭亡而无能为力。”
  
  皇帝道:“赢广,晋亲王,你们的意思呢?”
  
  新乾国王赢广道:“臣附议。”
  
  晋国之王叩首道:“臣附议。”
  
  通天寺之主躬身道:“老朽附议。”
  
  诛天阁之主躬身道:“诛天阁附议。”
  
  皇帝道:“那行,那就去吧。”
  
  “臣等遵旨!”
  
  “晋亲王,辛苦你了。”皇帝道。
  
  晋国之王颤抖道:“臣晋国的西路大军立刻东进,将楚王军队斩尽杀绝,将楚国彻底灭亡,揭开沈浪虚弱的真相,彻底葬送他的伪大乾帝国!”
  
  皇帝点了点头,然后挥手道:“散了吧!”
  
  然后他离开皇座,径自离去了,整个大殿所有大人物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恭送这位至高无上皇帝的离开,甚至连他的背影都不敢直视。
  
  几十名宦官脚不粘地跟了上去,几乎都是大宗师,但却卑微得像是一条狗。
  
  他们一直跟着,却完全不敢靠近皇帝的十米之内,就仿佛冰块不敢靠近火焰,害怕被直接融化了一般。
  
  而且他们也再也不敢靠近了,因为皇帝陛下走入了王宫的绝对禁地之内。
  
  这是天下最森严之禁地,除了皇帝陛下之外,任何人都不得进入,甚至包括帝国太子,包括姬璇公主,传闻这个最高禁地中藏有大炎之国运,但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任何人都不知。
  
  …………………………
  
  大炎皇帝依旧没有任何正式旨意,但是他的意志就是至高无上的圣旨。
  
  炎京的意志统一之后,晋国的太子率领的几十万西路大军立刻凶猛如兽一般,潮水一般冲向了楚国境内。
  
  斩杀楚王,消灭楚国,彻底揭破沈浪的强大的假象,摧毁大乾王朝之人心。
  
  ……………………
  
  注:这章真是绞尽脑汁,写得好久!若有月票,投给我滋补一下脑子吧。
  
  谢谢然然瑞瑞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