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404章:天下无仇!天崩地裂!浪爷身世

第404章:天下无仇!天崩地裂!浪爷身世

    未知地点。  ww?w?.?r?anwenA`com
  
      一间地下密室内,一个绝对无尘的房间内。
  
      一个脸上包裹着纱布的男人,坐在镜子面前,端详着自己的眼睛。
  
      他问道:“我能出去吗?我就看一眼外面的世界,就看一眼花花草草。”
  
      “不能!”
  
      他问道:“一眼都不能吗?”
  
      “不能,你的身体太弱,你到外面会死的。”
  
      他问道:“我还能活多久?”
  
      “不知道,或许一个月,或许两个月。”
  
      他叹息道:“真希望那一天赶紧到来,我真的活得太痛苦了。”
  
      对方无言。
  
      他又道:“《风月无边》不写了,现在《斗破苍穹》也写完了,《西游记》也看完了,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啊。”
  
      “那你可以看第二遍,第三遍,第四遍……”
  
      他无奈道:“我已经看了十九遍了,《东离传》我已经看一百五十三遍了。”
  
      呃!
  
      他又道:“我可以去看外面的世界吗?就看一眼好吗?哪怕看一眼就死。”
  
      “你还不能死,至少现在不能死。”
  
      他道:“那我什么时候死?”
  
      “不知道,或许快了。”
  
      他道:“听说大炎帝国的姬宁小公主和我一样脆弱,生了几十种病,随时都可能死去对吗?”
  
      “她,看起来仿佛和你一样多病,但其实她和你不一样的。”
  
      他道:“不知道那个小公主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反正我活下去的动力就是《风月无边》,就是《斗破苍穹》,就是《西游记》。”
  
      “对不起。”
  
      他道:“不,不,不,是我对不起你们。为了让我活下去,你们已经耗尽了所有的一切。我已经感觉到了,我的生机正在凋零,我的时间不多了。”
  
      对方沉默。
  
      他哀求道:“我现在可以解开纱布,看看我的脸吗?”
  
      “还不行。”
  
      他道:“那我现在有名字了吗?”
  
      “还没有。”
  
      他道:“我都二十来岁了,还没有名字啊?”
  
      对方道:“要不然你现在开始想,等你想好了叫什么名字告诉我一声。”
  
      他道:“好啊,现在这就成为活下去的新动力了。我一定要想一个最最惊艳的名字,独一无二的名字。我看了那么多的书,我在书中经历了那么多的人生,我一定会想到一个好名字的。”
  
      “我相信你。”
  
      他道:“这面镜子真好,看的真清楚,这十几年来,我先经历了铜镜,银镜,现在这个玻璃镜最好,可惜我还看不到我的脸。”
  
      “你很快就可以看到了。”
  
      他道:“我是一个失败的作品吗?”
  
      “不,你只是太特殊了,你是独一无二的。”
  
      他道:“我一下子想不出一个特别好的名字,但是又特别无聊,你能陪我下棋吗?”
  
      “好!”
  
      片刻后,下棋结束。
  
      他的棋艺太高了。
  
      “算了,我还是和镜子里面的我下吧。”
  
      然后,他在镜子面前摆开了围棋,自己和自己下棋。
  
      完全投入,浑然忘我!
  
      ………………
  
      沈浪舰队离开南洲群岛,朝着玄武城的方向而去。
  
      木兰宝贝果然说话算话,给沈浪加了一刻钟。
  
      人渣觉得自己果然便牛逼了。
  
      果然,报仇成功能够让人变强。
  
      我浪爷从一刻钟到半个小时,现在足足三刻钟。
  
      谁能比我强?
  
      哈哈哈哈哈!
  
      木兰宝贝有点累。
  
      没办法,想要让夫君变强,她就要受累。
  
      而且天天想着生女儿,时时刻刻锁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等到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人渣夫君在研究地图。
  
      木兰上前,坐在身上怀里柔声道:“夫君在看什么?”
  
      “看地图。”
  
      木兰目光落在地图上的一个角落,哪里被沈浪画了一个三角形。
  
      “这是什么?”
  
      沈浪道:“魔鬼大三角。”
  
      木兰道:“好像没有听过啊。”
  
      没有通过是正常,这个词听过的人不多。
  
      仇天危知道,仇妖儿知道,天涯海阁知道,矜君知道,沙饮知道。
  
      总之,知道的人不多。
  
      这是一个非常神秘危险的海域,是海上航行的绝对禁忌。
  
      任何船只进入之后,就再也回不来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听上去有些像是地球上的百慕大三角。
  
      百慕大三角有几怪,首先出现了一些其他地方没有的物种。其次这里的波段和其他其余不一样,所以很多飞机进入这片区域后就消失了。
  
      而且各种数据显示百慕大三角的辐射段应该属于地球内部,不属于地球表面,甚至这种辐射段被命名为范艾伦带。
  
      总之一直到现在,百慕大都是未解之谜。
  
      而这个世界也有这么一片海域。
  
      天涯海阁,诛天阁,甚至仇天危,薛氏舰队都派遣舰船探索过这个魔鬼大三角。
  
      结果,全部有去无回。
  
      这些舰船就仿佛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一般。
  
      金氏家族属于海上的新贵,所以还没有玩到这个高级,尚且没有去探索这个魔鬼大三角。
  
      “这里距离我们怒潮城,仿佛不是非常远。”木兰道。
  
      沈浪道:“距离怒潮城东南方向六千五百里。”
  
      木兰娇声道:“为什么称呼它为大三角,它明明看起来不大啊。”
  
      女神,你这就是属于故意撒娇了,装小孩子吗?
  
      沈浪道:“这只是在地图上看起来不大,实际上边长超过了七千里的三角形,几乎把东部海域和南部海域完全隔开了。”
  
      木兰道:“夫君,我们这一次出海,就我们两人吗?”
  
      沈浪摇头道:“不,我们全家人。”
  
      “啊……”木兰惊讶道:“我还以为只有我们二人世界呢。”
  
      接着,木兰道:“我们要往哪里走啊?”
  
      沈浪道:“往东,一直往东。”
  
      木兰惊讶道:“往东,难道去找仇妖儿吗?”
  
      她有些不太愿意。
  
      在她没有比仇妖儿强大之前,她不想去见仇妖儿。
  
      沈浪道:“海外很大很大的,纵横几万里之遥,哪里这么容易就遇到仇妖儿了。”
  
      木兰道:“夫君,你确定不向国君和宁政殿下告别吗?”
  
      沈浪道:“有什么好告别的,相见不如怀念,不过我有书信给他们的。”
  
      木兰道:“那,那宁焱和沈力宝宝呢?”
  
      沈浪道:“这次回家,应该就可以看到了。”
  
      木兰道:“宁焱来玄武城啊?”
  
      沈浪道:“怎么?不行啊?她明明比你大,还乖乖喊你姐姐呢。”
  
      ………………
  
      沈浪的舰队走了。
  
      留下三王子宁岐一个人,躺在地上。
  
      他就这样躺着一动不动,望着天空。
  
      父王曾经说过,这个世界或许会变天。
  
      但是未必不会变回来。
  
      那宁焱到底要看看,这天能不能变回来?
  
      他先看到了晴空万里,然后夜幕降临。
  
      天上星辰密布,仿若银河。
  
      宁岐从来都没有仔细看过天空。
  
      因为那太遥远了,也太美丽了,他害怕沉迷其中,从而忘记了周围的残酷斗争。
  
      他一直都告诉自己,一定要做一个俗人,不要做一个高雅之人。
  
      一个人沉迷于天空。
  
      有可能是是超脱,但也有可能是逃避。
  
      能够超脱的人太少了,所以还是逃避。
  
      用沈浪的话说,在现有的世界的装不了逼了,那我就强行进入更高的纬度。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
  
      这段话不是沈浪说的,而是康德。
  
      宁岐没有听过这段话。
  
      但是仰望星空的时候,却本能地浮现出这样的哲学观。
  
      他和毫无底线薛彻不一样。
  
      他做出的任何决定,他的任何意志,都是为了心中的目标和理想。
  
      他其实很想说一句话,我宁岐也没有私敌。
  
      但他还是做过了很多逾越底线的事情,所以已经无颜说出此语。
  
      天空深邃。
  
      人性同样深邃。
  
      天空的深邃,让人不敢细究,唯恐沉沦。
  
      人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到哪里去?宇宙起源在哪里?终点在哪里?
  
      思考这些过于玄而又玄的问题,容易让人藐视身边的现实。
  
      人性的深邃,更加不敢让人细究,否则只会沉沦的更深。
  
      人无完人。
  
      每一个人心中都住着天使,每一个人心中也都住着恶魔。
  
      当天使浮现的时候,会让人对自己所作所为无比的愧疚。
  
      当恶魔浮现的时候,自己会让自己恐惧。
  
      探索人性的这种沉沦,意味着灵魂的拷问,意味着自我否定,意味着意志的自我毁灭。
  
      很多时候,强大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念头,他们坚信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
  
      但……真的是对的吗?
  
      经不起灵魂拷问的,所以不去深究。
  
      之前的宁岐,就从不去探寻自己的人性。
  
      因为他不敢。
  
      一旦探寻,就会拷问,就会动摇。
  
      而为政者,最忌讳的便是动摇。
  
      找到一个目标,然后不断奋斗,用尽一切手段,达到这个目标。
  
      这就是他之前的人生。
  
      而现在,他仿佛必须拷问自己了。
  
      他夺嫡失败了,宁元宪和宁政没有杀他。
  
      他依旧不甘心,离开了国都,来到了薛氏的南洲城。
  
      结果,薛氏覆灭了。
  
      沈浪非但没有杀他,反而救了他。
  
      这两次的死里逃生,非但没有让他觉得快活,反而是痛苦。
  
      他不是宁翼。
  
      宁翼是贪生怕死的,为了活下去可以不惜一切。
  
      宁岐不知道多少次在绝境中沉沦,每一次都自己杀了出来,置于死地而后生。
  
      他开始拷问自己的灵魂。
  
      然后,更加痛苦。
  
      这几乎是要摧毁自己的意志,否定自己的过去,然后重新建立。
  
      天黑了,天又亮了。
  
      太阳升起。
  
      太阳又落下。
  
      晴空万里,又乌云密布。
  
      雷鸣阵阵。
  
      乌云压顶。
  
      暴雨倾盆。
  
      又雨过天晴。
  
      之前宁政和宁岐讨论过姜离陛下。
  
      宁政说姜离陛下是太阳,就算是他死了,也依旧照亮着世界。
  
      宁岐说姜离只是稍逊即逝的流星,给人希望,但更加让人绝望。
  
      若无希望,便不会绝望。
  
      但是此时宁岐眼睛固定不动,没有变幻任何视野,就看着头顶的天空。
  
      他发现,每天他大概只能看到一段时间的太阳,就是正午时刻。
  
      因为他就只盯着他一片天空。
  
      其他时候,太阳都在他的视野之外。
  
      但是……
  
      太阳不在他的视野之内,就不存在了吗?
  
      甚至太阳落山了之后,它就不存在了吗?
  
      哪怕在黑夜,月亮也依旧脆弱而又顽强地照亮黑暗。
  
      但其实,月亮只是太阳的反光而已。
  
      那现在整个世界是属于黑暗之中吗?
  
      只不过之前是彻底的黑暗,现在月亮升上来了?
  
      谁是这个月亮?
  
      整整七天七夜之后。
  
      宁岐胡子拉碴,头发散乱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进入残破的南洲城,吃了一顿饭。
  
      已经有几艘船来接他了。
  
      浮屠山的?
  
      无所谓了。
  
      他登上了船。
  
      “三殿下,去哪里?”
  
      “北上。”
  
      舰船一路向北,目标天南行省。
  
      几天之后。
  
      船只靠岸。
  
      已经有一支骑兵在这里等候他了。
  
      “殿下,我们护送您去天南城。”骑兵首领道:“您可以在那里等候,等待属于您的时代到来。”
  
      这又是谁的骑兵?
  
      祝氏的?
  
      天涯海阁的?
  
      “我要北上。”宁岐道。
  
      骑兵首领道:“殿下,如今薛氏家族覆灭,您北上可能会死。祝相的意见非常明确,您先留在天南行省,等到天崩地裂的时候,您再北上,入主国都。”
  
      宁岐道:“我要北上。”
  
      骑兵首领皱了皱眉头。
  
      片刻后,宁岐在阎厄的保护下北上!
  
      几天后,宁岐进入了国都!
  
      如同一个乞丐一般,进入了王宫,拜见越王。
  
      “回来啦?”头发全白的宁元宪双手颤抖道:“去见你的母亲吧。”
  
      宁岐抬头看了父王一眼。
  
      几个月不见,他更瘦了,整个身体几乎佝偻在一起。
  
      他坐上了轮椅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来过了。
  
      他如此的年迈了,和两三年前的年轻精致完全判若两人了。
  
      宁岐叩首一下,然后去见母亲种妃。
  
      ………………
  
      薛氏家族覆灭了。
  
      在国都引起了一点点波澜,然后又陷入了沉寂。
  
      三王子宁岐竟然回来了,他竟然敢回来。
  
      但,也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宁岐回来之后,直接从所有人的视野中消失了,几乎和种尧一样低调,每天都在家中,闭门不出。
  
      宁元宪和宁政都没有杀他。
  
      非但没有杀,也没有任何斥责,当然也没有奖赏,就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国都的一切,依旧有条不紊。
  
      越国的一切,有序发展。
  
      宁静得可怕。
  
      就仿佛是大海啸,大地震,大爆炸之前的瞬间宁静。
  
      这种宁静,仿佛稍稍大声喘息一口气,都会被惊吓道。
  
      所有人,都变成了小兽。
  
      地震来临之前的小兽。
  
      而且还是无法逃跑的小兽,只能呆在自己的窝里,瑟瑟发抖。
  
      宁政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该做什么做什么?
  
      依旧无比勤政,近乎自虐一般的勤政。
  
      就仿佛是要把剩下所有的事情做完。
  
      倒是应了那一句歌词。
  
      把每一天都当成末日。
  
      他什么都没有说,不过妻子卓氏有一次哭着求他,将她休了吧,重新再娶一个。
  
      作为一国太子,没有后代,没有子嗣像什么话。
  
      宁政一笑道:“不要以后了,活在当下。”
  
      ………………
  
      大炎帝国集结了前所未有的大军。
  
      新乾王国,集结了前所未有的大军。
  
      大晋王国,大梁公国等等!
  
      北边所有的国家,全部出兵。
  
      不管多少,任何一个诸侯国,甚至最北边的大戎汗国,都全部出兵。
  
      所有国家,大大小小几十个,都接到了皇帝陛下的旨意。
  
      天文数字的大军!
  
      浩浩荡荡南下!
  
      毁天灭地之势。
  
      这惊天的威势,和南部海域的那场大海啸,一模一样。
  
      任何人,任何国家都不能阻拦。
  
      年轻的吴王,稍稍抗争了一天,就彻底妥协了。
  
      宣布响应皇帝陛下诏令,吴国领土无条件让大军过境。
  
      并且,吴王宣布出兵十万,加入帝国联军。
  
      楚王抗争了两天,然后妥协,宣布响应皇帝陛下诏令,楚国全境无条件让帝国大军经过。
  
      并且,楚王宣布出兵十万,加入帝国联军。
  
      天文数字的军团。
  
      几乎比二十几年前,大炎帝国和姜离决战的时候更多。
  
      如同乌云。
  
      如同海啸。
  
      席卷南下!
  
      这次皇帝出动天文数字大军,没有任何理由。
  
      甚至没有人知道目标。
  
      皇帝让大军去哪里,大军就去哪里。
  
      但是……
  
      所有人心中,是隐隐知道的。
  
      只有一件事情,才能够让整个世界变色。
  
      ………………
  
      天文数字的大军,有多少人?
  
      不知道!
  
      而且数字已经毫无意义。
  
      总之,超过这个世界几百年来所有战争的军队。
  
      之前越国的国运之战,四个国家先后出动的总兵力,几乎超过百万。
  
      但比起这一次,仿佛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皇帝陛下,带着他至高无上的意志。
  
      席卷着天地威势而来。
  
      不可阻拦。
  
      任何阻挡者,都会粉身碎骨。
  
      ………………
  
      而现在这天文数字的军队,半个世界的军队,浩浩荡荡,朝着越国而来了。
  
      皇帝的目标在越国?
  
      呵呵!
  
      这支军队,足够把越国灭亡几十次了。
  
      这不像是一场南征,而像是一场阅兵啊。
  
      然而,国君宁元宪和宁政,没有接到皇帝陛下的任何旨意。
  
      甚至任何暗示都没有。
  
      整个越国,仿佛被巨大的乌云笼罩,不见天日。
  
      祝弘主第一次走出了房门,望着天上的太阳,缓缓道:“这黎明之前的黑暗,也太久了一点。但该来的终究会来的,太阳终究会升起的,黑暗的时刻过去了。”
  
      不过,说这句话的时候。
  
      黑色的乌云,从北到南,不断笼罩而来。
  
      宁岐站在院子,仰望着天空。
  
      “祝弘主,这就是你所说的黎明吗?”
  
      “为何,显得更加黑暗了呢?”
  
      ………………
  
      宁元宪和宁政正在吃早饭。
  
      他双手已经颤抖得拿不起筷子,甚至握不稳勺子了。
  
      卞妃温柔地喂他。
  
      “陛下,沈浪公子的密信。”大宦官黎隼道。
  
      宁元宪道:“叫公子,前面不必加名字了。”
  
      大宦官黎隼道:“是,公子的密信。”
  
      宁元宪道:“一会儿再看,吃完饭再看,这小子的这封信,肯定是让我不痛快的,我不能坏了吃早饭的心情,卞妃的早餐做得这么美味,我不能辜负了。”
  
      卞妃温柔地把脸蛋贴了上来,两个人的面孔轻轻厮磨着。
  
      宁元宪笑道:“再说,之前每一次都小混蛋,小混蛋地骂着,再也骂不了多久了,说不定快要改口了。”
  
      宁政依旧一丝不苟地吃着早饭。
  
      父子两个人吃完了早饭。
  
      宁元宪道:“信,拿过来吧。”
  
      大宦官黎隼把信递了过去。
  
      宁元宪打开信,用尽所有的意志和力量,都无法阻止双手的颤抖。
  
      沈浪的字迹映入眼帘。
  
      陛下,您每次都为二十几年前的事情耿耿于怀,觉得自己曾经跪下妥协过,所以腰杆就打断了,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您啊,还是太放不开了。
  
      这才哪到哪啊?
  
      男儿膝盖有黄金,但是黄金是很软的。
  
      为啥不说男儿膝盖有钢铁呢?就是说该跪还要跪。
  
      一边跪,心里一边喊着日/你/娘,他日杀你全家,这才是正常君王的状态。
  
      我的陛下啊,放开点,放开点。
  
      唉!
  
      陛下,有些事情我也真是没想到啊。
  
      等想到的时候,我们已经走得太近了。
  
      靠,二十几年前我们家给你惹祸。
  
      现在,又要给你惹祸了。
  
      艹,艹,艹。
  
      您、还有宁政殿下,就彻底和我划清界限吧。
  
      顺便直接把我宣布成为叛逆,向皇帝陛下有一个交代。
  
      就怎么愉快地决定了。
  
      越国正式宣布和我划清界限。
  
      放开一些,我的陛下!
  
      ………………
  
      宁元宪把沈浪的亲笔信递给了宁政。
  
      “他是不是都把别人当成文盲白痴了,至于把信写得这么白吗?”宁元宪吐槽道。
  
      宁政道:“大概是写书的时候摘章据典太多了,有些吐了,所以喜欢用大白话。”
  
      “唉!”宁元宪道:“这个人不靠谱啊,我还等着《风月无边》第二部呢,现在想来,大概也是有生之年了。”
  
      宁元宪你可以啊,连有生之年系列的吐槽都懂。
  
      黎隼又把一封信递给了宁政。
  
      宁政打开一看。
  
      这里面是密文,单独看的话,完全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意思的。
  
      但是宁政却能看懂。
  
      “宁政殿下,潜龙在渊,接下来你表态和我决裂,正式向皇帝妥协。我发誓几年之内天就变回来了。你妥协一次,保住王位,保住宁氏王族的百年基业。
  
      我发誓,很快天就会变回来的。
  
      我向你发誓。”
  
      这封密信,沈浪用了三次发誓。
  
      看完之后,上面的字迹消失了。
  
      宁政把密信放在烛火之上,燃烧成为灰烬。
  
      “看完了?”宁元宪道。
  
      “嗯。”
  
      宁元宪道:“他说什么了?”
  
      宁政道:“没说什么。”
  
      宁元宪道:“还有胃口吗?要不然再吃一碗?”
  
      宁政道:“行啊,我就陪父王再吃一碗。”
  
      ……………………
  
      沈浪的舰队距离玄武城很近了。
  
      金木兰已经感受到了,这种遮天蔽日的气息。
  
      天上,地上,到处都是。
  
      沈浪道:“宝贝,你相信我吗?”
  
      木兰点头道:“我相信。”
  
      沈浪道:“那我正式告诉你,我们全家人都会平平安安,不会有一个人出事。”
  
      木兰道:“包括你在内。”
  
      沈浪道:“尤其是我。”
  
      木兰道:“我们要去海外,这是真的吗?你不会骗我吧?”
  
      沈浪道:“当然不是骗你。”
  
      木兰道:“那我们还回来吗?”
  
      沈浪道:“当然回来,很快就回来,我们就相当于出国旅行了一趟,用不了多久就回来了。等我们回来的时候,那就是彻底的天下无仇了。”
  
      木兰道:“你发誓,我们全家人都平平安安。”
  
      沈浪道:“我发誓,就连金晦,金剑娘等等所有人,都平安无事,不伤一根汗毛。我说过的话,从来都是算数的,对不对?我吹过的牛逼,永远都实现了,对不对?”
  
      木兰点头道:“我相信你。”
  
      沈浪道:“宝贝,这都到家了,要不然趁着这段时间,再来一次?”
  
      木兰宝贝道:“行,这次让你多两刻钟。”
  
      沈浪道:“什么?”
  
      木兰道:“没,没什么。”
  
      浪爷无敌了。
  
      一个小时,前所未有的一个小时。
  
      ………………
  
      沈浪和木兰回到了玄武侯爵府。
  
      所有人都在,包括宁焱和沈力宝宝也在。
  
      这还是沈浪第一次见到沈力小宝宝。
  
      他如今才不到三个月而已,但已经稍稍张开了。
  
      相较于普通宝宝,他算是漂亮的。
  
      但是比起沈宓和沈野宝宝,他就是普通的了。
  
      但是真的很乖巧,很安静。
  
      沈浪小心翼翼地将沈力小宝宝抱了过来。
  
      “真乖,外祖父给我们宝宝的名字取得真不错,不过可以再好一点,比如叫沈大力。”
  
      沈浪刚刚说完,就被宁焱踩了一脚。
  
      他不由得冷笑,你用脚踩我有什么用?
  
      有本事,你一尻坐死我啊。
  
      然后,沈浪怜爱地抱着沈力小宝宝。
  
      沈宓宝宝看得眼馋,宝石一般的眼睛巴巴地望着他。
  
      沈浪一弯腰,把漂亮之极的沈宓也抱起来。
  
      我们的沈宓小公主长得越发漂亮了,不知不觉,小丫头已经三岁了。
  
      沈野小宝宝看了一眼爸爸,又看了一眼自己。
  
      爸爸仿佛没有长第三只手啊。
  
      那我怎么办?
  
      我难道是那个被嫌弃的宝宝吗?
  
      “哇……”沈野小宝宝顿时嚎啕大哭。
  
      小冰赶紧抱起来哄,结果完全哄不住。
  
      “你们真是的,干嘛这样对我们小野宝宝。”小冰埋怨,然后一把塞进了木兰的怀里。
  
      呆在妈妈的怀里,沈野小宝宝改嚎啕大哭为哽咽,可怜巴巴地望着爸爸。
  
      沈浪温柔地看着沈野,心中道:“小野,因为你最强大,所以爸爸要多疼你的姐姐和弟弟。”
  
      片刻后。
  
      弟弟沈建走了过来。
  
      他一身甲胄。
  
      沈浪道:“弟弟,你现在穿着甲胄做什么?”
  
      沈建道:“我能为你而战。”
  
      “好,谢谢你。”沈浪道:“不过,至少现在没什么战斗。”
  
      沈建道:“我,我以为有,对了,爹娘在家里等你。”
  
      “好。”沈浪道:“我马上去。”
  
      沈浪将沈力还给宁焱,将沈宓宝宝还给小冰,然后就去见父母。
  
      木兰道:“夫君,我陪你去。”
  
      沈浪道:“不用了,你去的话,大概会有些尴尬。”
  
      ………………
  
      此时,沈万夫妻并不在玄武侯爵府,而是在原来那个枫叶村的小屋子里面。
  
      就是他们最穷困时候的家。
  
      沈浪来到了屋外。
  
      天上乌云压顶,看似要打雷,却他妈的不打。
  
      唉!
  
      最讨厌这样的天气。
  
      要打雷你就打雷。
  
      要下雨就你下雨。
  
      冰雹也无所谓的。
  
      深深吸了一口气。
  
      沈浪推开门走了进去。
  
      妈蛋,果然是这一幕。
  
      他的父亲、母亲,整整齐齐跪在地上。
  
      沈浪也赶紧跪了下来。
  
      一家三口,跪在一起。
  
      沈万夫妻朝着沈浪叩首。
  
      “老奴无名拜见大乾帝国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
  
      注:这章写得呕心沥血,急需兄弟们的支持和月票,我会竭尽全力把接下来关键剧情写好,诸位大人,拜托诸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