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403章:薛雪之死!宁岐结果!尘埃定

第403章:薛雪之死!宁岐结果!尘埃定

    这个人终于死了。
  
      沈浪不由得长长松了一口气。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名册,先用黑笔写上薛彻的名字,然后再用一个红笔打了一个大叉。
  
      距离天下无仇,又近了小小的一步。
  
      看着薛彻的无头尸体,再看看蓝天,看看茂密的树林。
  
      天然氧吧啊。
  
      这么好多环境,这么好的心情,是不是要做一些什么事情比较合适啊。
  
      说罢,沈浪的手不由得朝着木兰伸了过去?
  
      木兰脸蛋一红,娇声道:“在,在这里?”
  
      沈浪道:“不好吗?这里空气这么好。人这一生,总是要不断解锁新副本的。”
  
      木兰想了一会儿,点头道:“行!”
  
      ………………
  
      半小时后。
  
      “宝贝,你又在干嘛?”沈浪问道。
  
      木兰道:“努力怀孕啊。”
  
      沈浪无语,至于每次都这样吗?
  
      我们的目的是为了快乐,不是为了生孩子啊。
  
      木兰宝贝道:“夫君,我们是不是要出海,去海外世界了?那艘大船已经造好了,非常非常巨大,那上面什么都有,连婴儿房都有。仇妖儿不就是一边航海,一边生孩子的吗?我觉得我也可以。”
  
      呃!
  
      宝贝,你至于什么都和仇妖儿比吗?
  
      出海?
  
      沈浪道:“快了,快了。”
  
      木兰不由得陷入了无限的憧憬。
  
      接下来他陷入了巨大的犹豫,要不要把小烦人精沈野一起带走?
  
      还有沈宓小宝宝呢?
  
      还有沈力小宝宝呢?
  
      宁焱、小冰呢?要不要一起带走?
  
      一想到这里木兰就有些头疼。
  
      要不然都不带了?
  
      就我和夫君两个人出海,去看外面的世界,反正一年半载后就要回来的。
  
      沈野小坏蛋还那么小,父母就离开他身边是不是不太好啊?
  
      但是这一年多来,沈野都是小冰带的,沈浪和木兰都在外面打仗。
  
      小坏蛋,要不然你就继续跟着冰儿小娘吧。
  
      娘亲要和爹爹去过一阵二人世界,顺便再给你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什么的。
  
      “快了到底是什么时候?”金木兰问道。
  
      沈浪道:“薛彻死了,还有薛鼎,薛雪,还要稍稍收个尾。一切结束之后,我们就出海离开。”
  
      金木兰道:“不先回国都,和国君,和宁政做一个告别吗?”
  
      “告别什么,不告别了。”沈浪道。
  
      木兰道:“那太好了,收尾之后我们立刻就去怒潮城,然后直接出海离开。”
  
      沈浪道:“那么宝贝你现在可以把双腿放下来了吗?”
  
      “不行,还要等两分钟。”木兰道。
  
      沈浪道:“可是你这个样子,我又忍不住了。”
  
      木兰道:“那你来啊,巩固战果,这次一定要生个女儿。”
  
      ………………
  
      那个宗师级强者,就是砍断自己右腿的那个,依旧用双手走路,疯狂逃窜。
  
      然后……
  
      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三个倒立的身影。
  
      大傻、李千秋夫妻。
  
      四个人静静无言良久,对视了好一会儿。
  
      终于,这个隐元会宗师转身直立,单腿站立。
  
      李千秋道:“是您束手就擒,还是我们动手?”
  
      片刻后。
  
      这个宗师级强者决定投降。
  
      他本来就不是李千秋的对手,更何况加上一个丘氏,还有一个大傻。
  
      更何况他断了一条腿。
  
      外援而已,用不着这么拼命。
  
      …………
  
      半个时辰后。
  
      沈浪出现在这个宗师强者面前,缓缓道:“隐元会的人?”
  
      那个宗师点了点头。
  
      沈浪道:“听说你们隐元会也有一座城市,叫作什么?”
  
      那个宗师点头道:“我们隐元会有很多城。”
  
      沈浪道:“那舒伯焘、舒亭玉平时在哪一坐城市中?”
  
      “悔悟之城。”那个宗师道。
  
      沈浪道:“是因为犯错了,所以才要去那个悔悟之城吗?”
  
      那个宗师摇头道:“不是,隐元会的创始人说金钱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代表着罪恶。所以隐元会的城市都被这种命名,悔悟之城,罪恶之城,饶恕之城,等等。”
  
      还真是虚伪啊。
  
      沈浪道:“那这个悔悟之城,距离在哪里呢?”
  
      艳州以北,吴国以西,凌绝山上。
  
      沈浪道:“有多少人呢?”
  
      “几万人!”
  
      沈浪一愕,这么多?
  
      关于悔悟之城,饶恕之城,罪恶之城,沈浪都从天道会黄同那里听说过的。
  
      事实上,天道会也有这样的城市,只不过随着天道会的没落,这些城市也渐渐凋零了。
  
      这座悔悟之城算是隐元会在南部世界的中心。
  
      如果沈浪没有猜错的话,它应该建造在一个上古金脉之上。
  
      所以这座城市应该还算是东方世界的南部中心银行。
  
      这几万人没有一个闲杂人等,全部都是隐元会成员。
  
      那里面有隐元会的学校,金库,图书馆,还有无数资料库存。
  
      当然还拥有铸币厂,还有金矿冶炼中心,等等等。
  
      沈浪将这座悔悟之城放在一边,问道:“薛鼎、薛雪、宁岐等人躲在哪里?”
  
      这个宗师陷入了沉默。
  
      沈浪道:“薛彻已经死了,薛氏家族也差不多死绝了,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不是吗?”
  
      说罢,沈浪将薛彻的人头扔到他的面前,但愿他还认得出来吧。
  
      沈浪道:“你叫什么?”
  
      那名宗师道:“李芊墨。”
  
      沈浪一愕,朝着李千秋望去,剑王前辈这是你兄弟。
  
      剑王李千秋无奈。
  
      他一下子就可以断定出,这名隐元会宗师也是出身于贫寒之家,之前的名字很不好听,但是因为血脉天赋太出色了,所以受到了隐元会的培养。
  
      成为了武道宗师之后,总不能再用之前名字了,就要改威风一些。
  
      但是天下适合武道强者的名字就那么些了,而取名的人又不愿意太费心。
  
      所以李二狗就变成了李千秋。
  
      眼前这个人就变成了李芊墨。事实上他原来叫李千墨,后来为了和李千秋彻底区分开来,就改名叫李芊墨。
  
      可见这个世界好听而又霸气的名字实在太少了。
  
      就如同现代地球上有无数的男孩名字叫哲凯,要么叫辰宇。
  
      沈浪道:“我以我娘子的名义发誓,只要你告诉我们宁岐、薛鼎、薛雪等人在哪里,我绝对不杀你,而且放你回去。你放心,我这个人说话如放屁,发誓也不算数,但是用我娘子的名义,绝对是算数的。”
  
      隐元会宗师李芊墨犹豫了片刻,然后决定妥协。
  
      “他们每隔几个时辰就换一个地方,而全新的地方只有薛氏的人知道,我们只是跟着走而已。如今两个时辰已经过去了,他们已经换了一个地方了。”
  
      沈浪道:“那你带我们去他们上一个躲藏的地方!”
  
      ………………
  
      李芊墨带着沈浪等人来到了薛彻等人的上一个藏身之处。
  
      最普通的地方就是最隐秘的地方。
  
      这就是普通树林中的一个地下密室,从外面看上去,没有任何特征。
  
      除非沈浪用X光扫描整个南洲群岛,否则根本发现不了。
  
      但整个南洲群岛一万七千平方公里,这样一米一米扫描过去,起码要几年。
  
      进入这个地下密室后。
  
      沈浪发现里面虽然面积不大,但应有尽有。
  
      粮食,蔬菜、瓜果、酒类、药物,一应俱全。
  
      都说狡兔三窟,薛氏家族何止是三窟啊?
  
      但这个地下密室已经空了,薛鼎、薛雪等人已经走了。
  
      他们去了哪里?
  
      下一个藏身之处。
  
      但具体在哪里?不知道。
  
      但是沈浪可以肯定,这个地点应该在方圆十里之内。
  
      再根据上上个隐身之处,进行排除法,已经不太难找了。
  
      接下来。
  
      木兰带头,飞快地在方圆十里内的地方细致而又快速地搜捕。
  
      ………………
  
      薛氏家族的一个秘密地下藏身之处内。
  
      仅仅只有四个人。
  
      薛鼎、薛雪、宁岐、阎厄。
  
      “出事了,肯定是出事了。”薛鼎道:“如果父亲成功杀了沈浪和金木兰,现在应该已经回来了。”
  
      薛雪沉默。
  
      宁岐沉默。
  
      他们都知道出事了,因为石崖顶端的那一阵爆炸太明显了。
  
      这些人都看到了,所以立刻转移了。
  
      原本按照计划,因为逃到第六号洞窟躲起来。
  
      但他们没有这样做,而是进入了第九号洞窟。
  
      这是薛氏家族的绝密洞窟。
  
      就算有人出卖也绝对不知道这个地方,因为它在海底。
  
      这个地下洞窟也是施工难度最高的一个,需要用很长的铁管把空气引来,就算这样的话,密室也显得非常沉闷,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殿下放心,这个藏身处绝对隐秘,沈浪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现的。”薛雪道:“就算他找到了相关的地图,前面八个地下洞窟在地图上有标志,但这第九秘密洞窟也没有,甚至当时制造挖掘这些洞窟的人,也全部被处死了。”
  
      “而且这里的粮食和淡水,足够让我们生活几个月时间,沈浪不可能留到那个时候。”薛雪道:“而且用不了几个月,局面就会发生剧变。”
  
      宁岐没有说话。
  
      “潜龙在渊,殿下现在需要的是蛰伏。”
  
      宁岐能够感觉到,薛雪的态度明显变化了。
  
      尽管还是和以前一模一样的温柔,但是骨子里面的态度已经卑微了。
  
      之前薛氏强大,宁岐是来投靠薛氏。
  
      现在薛氏被沈浪灭了,那薛氏的未来就靠宁岐了。
  
      阎厄道:“金木兰的嗅觉非常可怕,他会不会发现这里?”
  
      “不可能的。”薛鼎道:“金木兰觉醒了上古人类的力量,拥有对大自然的强大感知能力,这并不是一种嗅觉,也无法如同猎犬一样,追逐我们的踪迹。”
  
      宁岐点了点头。
  
      忽然他开口问道:“之前的地震,非常特殊。”
  
      薛鼎和薛雪陷入了沉默。
  
      宁岐道:“是不是和浮屠山开发的上古遗迹有关?”
  
      两个人依旧沉默。
  
      薛雪道:“殿下无需担忧,我和您讲过,属于您的时代马上就要来了。整个越国就只有一个王子绝对效忠皇帝陛下,那个人就是您。”
  
      薛彻再一次道:“潜龙在渊,我们静静等在这里几个月,然后沈浪就完蛋了,我们可以轻而易举东山再起,他是不可能发现这里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空气之内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香味。
  
      “不好,不好……”
  
      “空气中有毒。”
  
      “赶紧屏住呼吸,捂住所有洞口。”
  
      薛雪和薛鼎上前堵住了所有的空气入口。
  
      几个人露出了恐惧的目光,沈浪找来了。
  
      他,他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
  
      是啊,沈浪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事实上,废了好大劲。
  
      用了整整一天半时间,他找到了薛氏第七、第八个秘密洞窟。
  
      但是全部扑空了。
  
      又整整找了很久,方圆十几里内都找遍了,依旧没有找到薛鼎等人的藏身之处。
  
      后来他在地图上,把薛氏家族八个秘密藏身处的方位都标志了出来,然后把这些点连接起来。
  
      结果发现,竟然是一个字。
  
      一个残缺不全的字。
  
      左边一个丨,右边一个壬。
  
      但这个世界没有这个字啊。
  
      很快沈浪想到了另外一个字,任!
  
      薛氏的原始姓氏是任。
  
      上古诸姓,姬最高贵,姜为次之。
  
      上古传说中,黄帝姓姬,炎帝姓姜。
  
      所以当今世界的皇帝便姓姬,而大乾王国君王姓姜。
  
      而上古传说中,黄帝册封了十二姓氏:姬、酉、祁、己、滕、箴、任、荀、僖、姞、嬛、依。
  
      薛氏便脱胎于任氏。
  
      而浮屠山之主,世世代代姓任。
  
      难怪薛氏和浮屠山走得如此之近,这是要返祖归宗吗?
  
      薛彻这般建造秘密地下据点,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志向。
  
      薛氏家族要回到东方世界的巅峰,要成为大炎王朝的顶级家族。
  
      所以沈浪就断定,不止有八处地下秘密据点。
  
      应该还有第九处。
  
      而这九个秘密据点的位置在地图连起来,就可以组成一个任字。
  
      这样,沈浪很快确定了第九个秘密据点的大概方位。
  
      竟然是在海边。
  
      果然,仅仅几个时辰后,就找到了这第九个秘密藏身处的入口了。
  
      薛氏家族真牛逼。
  
      竟然把这个最隐秘的地下据点建在海底。
  
      尽管这里海底不深,仅仅只有十几米,但也需要巨大的工程量。
  
      ……………………
  
      木兰望向沈浪的目光充满了崇拜和迷离。
  
      夫君太厉害了。
  
      仅仅凭借着一张地图,就能找到薛氏家族最绝密的藏身地点。
  
      他还知道薛氏出自于任氏。
  
      智慧的男人最迷人了。
  
      木兰宝贝决定了,下次再让夫君加一刻钟。
  
      沈浪在海边找到了几根长长的空心铁管,直接通往地下,是用来传输空气的。
  
      “薛鼎、薛彻、找到你们了。”
  
      “告诉你们一个坏消息,你们的爹死了,死得很惨,很不安详。”
  
      “再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们也很快要去和他团聚了,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要不你们自己出来?”
  
      “不出来啊?也行,就憋死在里面吧!”
  
      ………………
  
      薛氏的九号地下秘密洞窟内。
  
      几个人耳朵贴在铁管内,能够听到沈浪的声音。
  
      然后,里面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用薄皮堵住了所有的铁管,所以空气就进不来了。
  
      靠着地下密室的现有空气,根本支撑不了多久的。
  
      最多几个时辰内,几个人全部都要窒息而死了。
  
      宁岐拿出一支笔,在地图上描点。
  
      然后把这九个点连接起来,写出来一个任字,行书的任。
  
      宁岐道:“你们父亲时时刻刻都想要归为任氏,返回到世界巅峰家族啊。”
  
      薛雪娇躯一颤,她也明白沈浪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宁岐道:“薛伯爵不应该把自己的志向和理想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来的,我一直都很瞧不起一种读书人,喜欢写藏头诗,唯恐别人发现,又唯恐别人不发现。”
  
      薛雪屏住了呼吸。
  
      宁岐继续道:“其实这又有什么意义,在上古传说中,我宁氏还源自于姬姓,但是我历代先祖也从来没有说自己是姬姓之人,宁氏就是宁氏。如今大炎帝国皇帝姓姬,但上古传说的炎帝又姓姜,这又该怎么说?”
  
      薛雪颤抖道:“殿下,不要!”
  
      薛鼎寒声道:“宁岐,你想要做什么?别忘记了我薛氏和浮屠山是什么关系,你若敢对我们做什么,浮屠山不会放过你的。”
  
      宁岐缓缓道:“我刚才就问过了,上一场地震很诡异,是不是和浮屠山开发上古遗迹有关。如果是的话,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上古遗迹之城,而且有一部分正在你薛氏家族南洲城的地下,所以我想对于浮屠山来说,你薛氏家族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接下来浮屠山会把重心转移到这个上古遗迹来,而你们薛氏作为这个地方的地头蛇,已经显得有些碍眼了。”
  
      薛雪颤抖道:“殿下,你我夫妻一场,我还为你生了两个孩子,难道你就不念夫妻之情吗?”
  
      宁岐道:“楚王被颜妃害死,这件事对我教训太深刻了。你薛雪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毒杀自己的义母,太让人恐惧了。”
  
      薛鼎厉声道:“宁岐,你想要过河拆桥吗?难道你觉得杀了我们,沈浪会放过你吗?你做梦,做梦……噗……”
  
      阎厄直接出手了。
  
      薛鼎武功很高,但也绝对不是阎厄的动手。
  
      阎厄有宗师之实,无宗师之名。
  
      顿时间,薛鼎如同稻草人一样飞了出去。
  
      宁岐道:“束手就擒吧,薛雪,我不想对你动手。”
  
      “哈哈哈哈……”薛雪大笑道:“宁岐,你我果然走到了今天,走到了今天。”
  
      “我知道,当我毒杀义母丘氏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一条毒蛇,永远都改不了了。”
  
      “永远都改不了了。”
  
      “既然我的人物属性改变不了,那就不用改了。”
  
      “宁岐,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薛雪指着宁岐,尖声大笑。
  
      空气中一阵迷香蔓延。
  
      然后,宁岐面孔的颜色猛地剧变。
  
      眼球爆出了紫色的血丝。
  
      整个人猛地跪了下来,鼻孔里面流下了两行紫色的毒血。
  
      “果然,果然……”宁岐尖笑道:“薛雪,你果然给我下蛊毒了,很早之前就下了吧?哈哈哈哈!”
  
      薛雪凄笑道:“这么惊讶做什么?在你心目中,我不就是一条毒蛇吗?”
  
      宁岐摇头道:“这没什么?没什么?”
  
      然后,他整个身体倒在地上,拼命地抽搐,蠕动。
  
      紫色的毒血,不断地从鼻孔,嘴巴,耳朵里面涌出。
  
      “殿下,殿下……”阎厄飞快地冲了上来。
  
      “带她出去,交给沈浪!”宁岐用尽最后的力气,指着薛雪道。
  
      ………………
  
      一刻钟后!
  
      薛雪和薛鼎跪在了沈浪的面前。
  
      两个人看着薛彻的头颅,浑身一阵阵发抖。
  
      薛鼎几乎无法呼吸,薛磐死了,他才刚刚成为世子没有多久,薛氏家族就要灭亡了。
  
      “沈浪,我,我从未得罪过你。”薛鼎颤抖道。
  
      沈浪道:“但是,我得罪你了啊。”
  
      呃!
  
      “不舍得死啊?”沈浪问道。
  
      薛鼎拼命点头。
  
      “那就没有办法了,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沈浪道:“我说过,薛氏家族要斩草除根。”
  
      接着,沈浪拿过了一张强弩,瞄准了薛鼎的额头。
  
      “你可以躲,也可以不躲。”沈浪道:“你要躲的话,就多受罪一些。你要不躲,就死得干脆一点。”
  
      “我要射箭了。”
  
      沈浪扣动强弩。
  
      “噗刺!”
  
      利箭瞬间射穿了薛鼎的脑袋。
  
      他刚刚躲了一点点,但最终没有躲。
  
      瞬间暴毙!
  
      ………………
  
      薛雪跪在李千秋和丘氏的面前。
  
      “当年为何要这么做?我们对你不好吗?做我们女儿不好吗?”丘氏含泪道。
  
      薛雪道:“你们对我很好,但……我别无选择。”
  
      李千秋妻子丘氏道:“你盗走秘籍也就罢了,为何还要下毒害我?就算要下毒害我,为何不索性毒死我?而是要让我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十几年?”
  
      薛雪道:“你若死了,李千秋就会铤而走险。你人不人,鬼不鬼地活着,李千秋关键时刻还能为我们所用。比如我们对他说,只要你做什么事情,我们就治好你。”
  
      恶毒无过于此了。
  
      李千秋妻子丘氏道:“你从小就在我们身边长大,我们完全把你当成亲生女儿,难道你就没有一点点感情,你就真的如同牲畜一样吗?不,就算是牲畜也有情感。”
  
      薛雪眼角滑落泪水。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薛雪道:“我当然有感情,曾经在很长时间你,我也把你们当成了我的亲生父母。但是……你们太善良了,善良就意味着无能,就意味着保护不了任何人,保护不了我,我承担不起背叛薛氏的代价,所以我做出了选择,毒杀你的选择。而一旦走出了这条路,我这个人也就回不了头了,我永远就是一条毒蛇,就在刚才我还亲自毒杀了自己的丈夫呢,哈哈哈哈……”
  
      薛雪道出了人性之弱点。
  
      剑王妻子丘氏剑横在薛雪的脖颈上,咬牙切齿了很久。
  
      还是下不了手。
  
      “沈浪,你替婶婶动手吧。”丘氏哭泣道:“我和你二狗叔一样,都是没有出息的人。”
  
      沈浪努力地转动绞盘。
  
      奶奶的,这个弩太强了,上弦太费劲。
  
      气喘吁吁,终于拉好了弓弦。
  
      然后,瞄准了薛雪的额头。
  
      “沈浪,你可知道……噗……”
  
      薛雪刚刚说出几个字,就被沈浪爆头了。
  
      这弩太猛了,直接把薛雪美丽的脑袋射穿了。
  
      “死就好好死,那么多废话做什么?”沈浪不屑道。
  
      然后,沈浪来到了阎厄的面前。
  
      这个人其实很强大。
  
      武功强大,能力超强。
  
      他做黑水台都督的时候,可谓是权势熏天。
  
      当时的他,何等牛逼,何等威风凛凛,几乎小儿止啼。
  
      沈浪很少见过他,但每一次见到他,都觉得是冷酷大BOSS出场。
  
      然而,没有想到此人后面竟然彻底没有了风采。
  
      他的武功,他的才华,他的手段,仿佛彻底泯然于众人了。
  
      沈浪明白里面的原因。
  
      因为他迷失方向了。
  
      他内心效忠于宁元宪,但是又和薛彻、宁岐站在一起。
  
      他无法支持宁政,但是又无法彻底翻脸背叛宁元宪。
  
      顾此失彼,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立场,如同没头的苍蝇。
  
      这是一只最好的鹰犬。
  
      前提是有人为他把握方向。
  
      他不像苏难,也不想薛彻那样有着惊人的野心。
  
      他大概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自己的家族成为顶级豪门。
  
      因为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自己的家族。
  
      “阎厄都督,你我无仇,但愿有朝一日,你能找到自己的方向和目标!”沈浪道。
  
      阎厄颤抖道:“我都快六十了,我哪有时间找目标和方向?”
  
      “那就是你的事情了。”沈浪道:“我不是你的人生导师。”
  
      沈浪来到三王子宁岐面前。
  
      这是一个真正的厉害人物。
  
      某种程度上,他比宁政更加适合成为一国之主。
  
      如果不是世界局势发生剧变,他真的会成为一代雄主,会带领着越国称霸整个南方。
  
      而此时,他很快就要死了。
  
      薛雪作为他的妻子,还是给他下毒了。
  
      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
  
      或许已经很久很久了。
  
      浮屠山,果然不折手段。
  
      宁岐的身体不断抽搐,抽搐。
  
      眼睛已经完全成为了紫色。
  
      紫色的血,不断狂涌而出。
  
      他依旧用最后的目光看着沈浪。
  
      沈浪道:“这才是你距离死亡最近的时刻吧,记住它。”
  
      然后,沈浪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将鲜血滴入到试管内。
  
      不慌不忙地进行血清分离。
  
      然后拿出针管,将血清抽入到针管之内,注射到宁岐的体内。
  
      至少到现在为止,只要是蛊虫,就没有沈浪的血杀不了的。
  
      短短片刻后。
  
      宁岐身上还诡异可怕的紫色,渐渐褪去了。
  
      他渐渐恢复了呼吸。
  
      恢复了心跳。
  
      眼中的紫色也渐渐褪去。
  
      他活过来了,被沈浪救活了。
  
      足足好一会儿后。
  
      宁岐身体恢复了动弹,但是他没有爬起来,依旧躺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享受着劫后余生的感觉。
  
      “宁岐,我救了你,但是我没有任何要求,也不要你记住我的任何人情。”
  
      “你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非常厉害的人,所以想要让你这种人报恩是可笑的事情。”
  
      “相信你的父亲对你说过,你是一个中上等的人。”
  
      “那么,怎么才能作为一个上等之人?甚至是上上等之人?”
  
      “我不要你任何报答,我之要求你一件事情。”
  
      “当天崩地裂的时候,你记住之前那一刻,你的父亲,你的弟弟宁政没有杀你。”
  
      “当天崩地裂的时候,你也记住现在这一刻。”
  
      “如此而已,告辞!”
  
      …………
  
      注:月票榜被某个帅哥爆了!兄弟们帮我,给我月票,给我月票!糕点泪流满面拜求!
  
      谢谢书友20170517231540879的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