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45章:特殊友谊!木兰宝贝苏醒!

第345章:特殊友谊!木兰宝贝苏醒!

    (恭贺华雪鉴土豪成为本书新盟主!谢谢甩手掌柜不当家五万币打赏!)
  
      沈浪紧紧抓住手中这个玉瓶子。??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它是半透明的,里面仿佛有三颗丹丸。
  
      沈浪不由得一愕,难道这些都是洗髓精吗?
  
      为何是丹药形状的?
  
      这玩意不是要注入到髓内的吗?不是直接服用的吗?
  
      吴荼子道:“洗髓精在丹丸里面,这样才能封存无数年,需要用的时候开启一个口子。它们也在长眠之中。”
  
      沈浪道:“那另外两颗也是洗髓精吗?”
  
      “不知道。”吴荼子道:“但是根据外形,应该不是洗髓精。”
  
      沈浪道:“老师,那这两颗东西您不要吗?”
  
      吴荼子道:“我研究东西讲究专注,你若把这两样东西给我,反而影响我的精力。”
  
      沈浪明白了。
  
      这个吴荼子是个超级科学家,对神秘事物有着绝对的好奇心。
  
      为了克制这种好奇心,她只能强制自己不分心,专注于某项研究。
  
      所以,对于上古遗迹她毫不关心。
  
      对于玉瓶里面的另外两颗东西,她也毫不关心,而是直接交给沈浪。
  
      如果她自己留下来会发生什么?
  
      好奇害死猫。
  
      她就会不断去想,这里面是什么东西啊?
  
      开启之后,如果这里面的东西非常神奇,那就彻底完蛋了。
  
      她就会想要将它们彻底研究透彻,这样她原本的研究项目岂不是耽误了?
  
      沈浪就是一个例子。
  
      原本她专心致志都在培养和研究高级原虫,结果沈浪来了之后,他的血竟然把高级原虫全部弄死了,而且还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太神奇了,太诡异了。
  
      于是她必须研究沈浪了,活生生转了一个研究方向。
  
      如果再转一次方向,她觉得自己研究道路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任何人都别来诱惑我!
  
      沈浪将这个瓶子揣进怀中。
  
      “老师,那我走了!”
  
      他当然半刻钟都不会停留,要用最短时间赶回家中。
  
      “我跟你一起走。”吴荼子道。
  
      沈浪一愕。
  
      您跟我一起走是什么意思?是顺路北上然后您回浮屠山?还是跟着我回玄武侯爵府啊?
  
      吴荼子道:“我跟着你回玄武侯爵府。”
  
      呃!
  
      吴荼子道:“我父亲失败了,但是你成功了,所以我要看着。”
  
      沈浪明白了。
  
      吴荼子并非完全无情,至少她内心对母亲充满了愧疚。
  
      某种程度上,她的母亲就是因为生她而去世的,她的父亲倾其所有拼尽全力都没有能够救回她母亲的性命。现在沈浪能够救金木兰,这对吴荼子来说仿佛也是一种救赎。
  
      甚至吴荼子这辈子都在研究血脉,也可能是为了弥补内心的遗憾。
  
      “好,欢迎老师。”沈浪道。
  
      然后,两个人离开了黑岛。
  
      浮屠山之主正在看书,见到吴荼子要离开,不由得道:“兔子,你要走?”
  
      沈浪这次听清楚了。
  
      这位至高无上的浮屠山主人确实喊的是兔子,而不是荼子。
  
      “恩!”
  
      浮屠山主人望了沈浪一眼,皱了皱眉,仿佛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口。
  
      “去吧!”
  
      ………………
  
      沈浪和吴荼子来到了海边、
  
      然后看到了一艘小船,上面坐着剑王李千秋。
  
      之前送吴荼子和沈浪来的大船消失了。
  
      剑王李千秋道:“那海船是南海剑派的,被征用了。”
  
      沈浪明白了。
  
      南海剑派不愿意用海船送沈浪回家。
  
      或者说得更恶毒一些。
  
      沈浪就算得到了洗髓精,但南海剑派不给船,沈浪赶不回去,金木兰依旧要死。
  
      而且这种死法更加绝望。
  
      明明已经得到洗髓精了,却因为时间而耽误了。
  
      燕难飞虽然没有见过沈浪,但是充满了绝对的恶意。
  
      他想要间接弄死金木兰。
  
      吴荼子脸色一变,踩着一大块木板直接冲入到海中。
  
      然后朝着一艘海船上游去,来到了一艘舰船面前,吴荼子寒声道:“我是浮屠山长老吴荼子,现在要征用你的船只。”
  
      “对不住,宗主有令,所以海船都必须参与周围海域的监控,不得离开。”这艘舰船上的首领直接拒绝了吴荼子。
  
      吴荼子寒声道:“我是浮屠山长老。”
  
      此刻,浮屠山宪堂孔长老走了出来,淡淡道:“吴师妹,南海剑派已经帮忙良多,我们为何要为难他们?你既然来了,就多待几天,帮忙主人好好研究这上古遗迹。”
  
      吴荼子寒声道:“沈浪帮助我们开启了上古遗迹入口,立下了大功劳,连征用一艘海船都不能吗?”
  
      孔长老道:“沈浪确实立下了大功,但是我们已经奖赏他了啊,你的洗髓精不是给他了吗?而且主人已经赦免了他伪造令牌之罪,你还想要怎么样呢?”
  
      不管怎么样,燕难飞和孔长老就是不借船。
  
      吴荼子气得浑身发抖,又跳入海中,游回到岛上。
  
      “我去找山长。”吴荼子朝沈浪道。
  
      沈浪摇头道:“不必了,老师,我们划小船吧!”
  
      吴荼子不敢置信望着沈浪。
  
      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
  
      这里距离陆地好几千里呢?靠这艘小船?
  
      而且此时洋流南下,靠船桨划的话要猴年马月才能回家?那个时候金木兰早就撑不住了。
  
      而且这种小船根本不能远航,随便一个大浪就倾覆了。
  
      沈浪道:“老师,您相信我!”
  
      吴荼子又看了沈浪一眼,然后上船。
  
      这艘小船确实很小,三个人坐上去就已经显得非常拥挤了。
  
      剑王李千秋拿起船桨用力划。
  
      小船抵抗着南下的洋流,艰难地北上。
  
      剑王前辈的武功很高,但是不能把内力输入到小船上啊,船桨提供的力量始终是有限的。
  
      不过剑王李千秋始终是相信沈浪的。
  
      就这样,三人乘着一艘小舟,慢吞吞地北上。
  
      “哈哈哈……”
  
      南海剑派的弟子见之哈哈大笑。
  
      “沈浪想要靠着一艘小船划回家?他这是在做梦吗?“
  
      “随便一个小浪花,就把这艘小船拍碎了,到时候他们靠手划回去吗?”
  
      “等到沈浪游回家,金木兰早就死了,说不定都烂了。”
  
      现在所有南海剑派的弟子都知道沈浪赶着回家救金木兰了,所有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希望他在海上寸步难行,这样金木兰就会挂了。
  
      吴荼子沉默不言。
  
      但是她表达的意思很清楚,对不住了沈浪,我这个长老没有权威,命令不了南海剑派。
  
      吴荼子不会做人,身居高位却是光杆司令一,但以她的身份完全可以命令南海剑派的弟子。
  
      不过,浮屠山宪堂孔长老和燕难飞发出完全相反的命令。
  
      不许借船,让金木兰等死。
  
      所以,吴荼子的命令就不管用了。
  
      剑王李千秋道:“沈浪,所以你不练武是对的,没前途的。”
  
      这已经不是李千秋第一次说这样的话了。
  
      他的武功很高,超级高。
  
      整个越国内能够超过他的人寥寥无几,甚至不见得有。
  
      但那又如何?
  
      无权无势。
  
      他和南海剑派有仇,但那又如何?
  
      孤身一人,带着唐炎冲到南海剑派去大开杀戒?
  
      他能杀几人?
  
      他倒是不怕死,但他死了之后,妻子应该怎么办?
  
      “我们这些人,武功就算再高,也只是一把剑,关键在于握剑之人。”李千秋道:“沈浪,你就是握剑之人,我这支剑就归你了。”
  
      “剑王前辈,快了!”沈浪道:“不用等太久了,我就能灭掉整个薛氏,灭掉整个南海剑派,为我们复仇。依旧和上次灭苏氏一样,将他们杀得干干净净,不留一人一草一木。”
  
      剑王李千秋静静地划船,又重复了一遍道:“我这支剑,归你了!”
  
      就这样,李千秋不断划船。
  
      费尽千辛万苦,整整几个时辰后,划出了近百里。
  
      一路上,遇到了南海剑派的舰队。
  
      不计其数。
  
      看来沈浪隔海为王的战略,薛氏家族几十年前就已经完成了。
  
      如今薛氏家族在越国朝堂上,也很超然啊,它的小号南海剑派已经超乎寻常的强大了。
  
      而此时,海面上的浪潮渐渐大了起来。
  
      小船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靠着船桨的力量,已经完全没用了,浪花轻而易举将整艘小船拍得原地打转。
  
      李千秋道:“沈浪,接下来怎么办?时间已经不多了,木兰最多只能支撑五六天而已了。”
  
      沈浪道:“放心吧,有大船来接我们了。”
  
      沈浪确实没有猜错,仅仅一刻钟后,一艘大船出现在他的面前。
  
      悬空寺的大海船!
  
      “三位施主,鄙寺可有荣幸送你们一程?”一个老和尚道。
  
      哪怕隔着很远,哪怕在惊涛骇浪之中,这个老和尚的声音依旧清晰传入了沈浪的耳朵之内。
  
      甚至这声音就仿佛在沈浪耳朵里面响起的一般。
  
      是谁说悬空寺的和尚武功不强的,是谁说他们不练武的?
  
      片刻后,沈浪三人登上了悬空寺的大船。
  
      “老衲悬空寺寂灭,拜见三位施主。”
  
      老和尚朝着沈浪三人拜下。
  
      沈浪三人恭敬还礼:“拜见大师。”
  
      眼前这个寂灭和尚,是悬空寺的长老。
  
      这次挖掘上古遗迹,就是他带队的,悬空寺的方丈寂空没有来。
  
      沈浪道:“多谢寂灭长老。”
  
      寂灭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请三位跟着我前来用一下斋饭。”
  
      ……………………
  
      舱房之内,点燃了佛香。
  
      果然是很素的斋饭,而且是分餐制。
  
      吃饭的时候,几个人静寂无声。
  
      吃完之后,悬空寺奉上了茶。
  
      “沈施主的算术造诣,老衲叹为观止。”
  
      沈浪道:“那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手上。”
  
      寂灭长老道:“沈施主,其实鄙寺欠你一个人情。”
  
      沈浪道:“您客气了,大劫寺歪门邪道,人人得而诛之。”
  
      悬空寺确实欠了沈浪不小的人情。
  
      曾经在很长时间内,大劫寺将通天寺和悬空寺打压得抬不起头来。
  
      大劫寺灭了之后,悬空寺和通天寺才恢复了元气。
  
      沈浪灭苏难,断绝了大劫寺东进之路。
  
      沈浪在大劫宫上演的那惊天雪崩,更是摧毁了大劫寺的神话。
  
      寂灭大师道:“沈公子对于今日之事如何看?”
  
      沈浪道:“太聪明不是好事,尤其是一个世俗土著,爱出风头的人要倒霉!今日我解开了千年难题,开启了上古遗迹的入口,让所有人都不爽了,包括浮屠山在内。但我这个人就是爱出风头,完全忍不住的。”
  
      寂灭大师道:“人性之恶,无法超脱,佛法无边也未必能够超度。。”
  
      这个和尚倒是有意思,说话完全不像是得道高僧,嘴里的话也没有任何禅意。
  
      寂灭道:“不过老衲对沈公子的算术才华确实惊艳不已,若方便的时候,还请沈公子去鄙寺做客。”
  
      沈浪道:“一定一定。”
  
      寂灭道:“那不打扰三位施主休息了。”
  
      悬空寺为沈浪准备了舱房!
  
      沈浪好好地睡了一觉!
  
      …………………………
  
      次日醒来!
  
      却发现悬空寺的船停了。
  
      走出甲板一看。
  
      却发现前面是诛天阁和天涯海阁的大船,几乎拦住了前面的航线。
  
      “寂灭大师,可愿意去我天涯海阁做客?”一位天涯海阁长老道。
  
      寂灭长老道:“下次,下次吧。”
  
      诛天阁的一个中年道:“在下诛天阁令狐末,沈公子可在?”
  
      沈浪朝着寂灭大师道:“麻烦大师跟他说我不在。”
  
      寂灭大师道:“令狐师弟,沈公子说他不在。”
  
      我……我日。
  
      大师我,我算是看出你真面目了啊。
  
      寂灭大师朝着沈浪双手合十,一脸无辜道:“抱歉沈公子,出家人不打诳语。”
  
      沈浪忍俊不禁。
  
      这个大和尚有意思了。
  
      诛天阁的令狐末也不由得一愕,这么打脸的吗?
  
      “本来想要邀请沈公子上船一叙,不过既然不方便,那就算了,告辞!”
  
      诛天阁的大船离去。
  
      天涯海阁长老道:“寂灭大师,请您在方便的时候访问一下鄙阁。我谨代表左阁主,向贵寺的寂空方丈发出真诚邀请,鄙阁一定会扫榻相侯。”
  
      寂灭长老道:“我会转达,多谢邀请。”
  
      天涯海阁的海船离去。
  
      沈浪躬身道:“多谢大师。”
  
      刚才这一出,仿佛没有任何烟火气息,甚至还表现得非常恭敬有爱。
  
      但其实不是这样。
  
      天涯海阁和诛天阁拦住了悬空寺的海船。
  
      诛天阁行事霸道,想要强留沈浪。天涯海阁为了维持自己的架子,当然不会主动强留沈浪,但是他们却愿意配合诛天阁。
  
      但是悬空寺寂灭大师却拒绝了。
  
      表示他不会交出沈浪。
  
      正是因为悬空寺的强硬态度,所以诛天阁才退走。
  
      寂灭大师道:“不谢,不谢!”
  
      就这样悬空寺的大船送沈浪到了天南行省的码头。
  
      这里已经是越国境内,是越王的地盘。
  
      按照规则,不管是天涯海阁,还是诛天阁,都不可以对沈浪有什么举动了。
  
      当然了,他们也可以打破规则。但为了区区一个沈浪,打破这个规则大概不划算。
  
      经过了这些天的接触后,沈浪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大炎帝国皇帝制定的规则,世俗王权和超脱武道势力的权限范围,双方界限等等规则。
  
      “沈公子,那我们便告辞了,请你在方便的时候,访问鄙寺!”寂灭长老道。
  
      沈浪道:“一定一定,多谢大师邀请。”
  
      然后,悬空寺大船离去。
  
      三人往北走了十几里。
  
      这里有一辆马车,剑王李千秋驾轻就熟赶车。
  
      “沈公子,你为何不帮助悬空寺开启上古遗迹?而要帮助浮屠山?”李千秋忍不住道。
  
      沈浪道:“第一,我也是刚刚感受到悬空寺的友谊。第二,这次上古遗迹的挖掘,悬空寺只是旁观者!第一时间发现这个上古遗迹的是天涯海阁,然后是浮屠山,最后是诛天阁。悬空寺是被邀请而来的,所以不管怎么样,这次上古遗迹的开发权只能在天涯海阁、诛天阁、浮屠山这三家之中产生,悬空寺没有指望的。”
  
      这话一出,吴荼子不由得一愕。
  
      这件事情我身为浮屠山长老都不知道,你沈浪竟然知道得这么清楚?
  
      沈浪当然知道得清楚。
  
      他长着一双超级八卦的耳朵,在黑石岛上听着众人的交谈,把里面的关系弄得清清楚楚。
  
      “悬空寺原本已经没落了几百年,但是在十几年前,他们推举了一个完全陌生的人作为方丈,就是寂空大师。”李千秋道:“当时天下人都不知道这位寂空大师是谁,但就是他把悬空寺重新带回到六大超脱势力的位置。”
  
      沈浪道:“那这位寂空大师很了不起了,老师您见过他吗?”
  
      吴荼子道:“没有,这是我第一次离开浮屠山。”
  
      呃!
  
      你牛逼。
  
      宇宙级宅女。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认识寂空大师吗?”
  
      李千秋道:“没!事实一直到现在,天下人都几乎没有见过这个寂空大师。所以天涯海阁才会一而再地邀请他来访问,就是想要摸透这位绝世高人。”
  
      沈浪忽然道:“剑王前辈,您和我老师谁的武功高?”
  
      吴荼子道:“他。”
  
      沈浪一愕,竟然还是剑王更厉害?
  
      不过这也正常,吴荼子完全是靠逆天的血脉天赋才这么强大的,她也压根不怎么练武的,每天都在做实验,哪有时间练武。
  
      沈浪道:“剑王前辈,您武功那么高,而且还有剑王这么霸气的外号,怎么那么怂啊。”
  
      李千秋也不恼,道:“我这个大宗师的名头,包括我这个外号,都是别人册封的。”
  
      呃!
  
      还真是这样的。
  
      六大超脱势力组建一个委员会,拟定天下大宗师的名额。
  
      越国分六个,楚国分六个,吴国分五个。
  
      没有经过他们册封的,就算你武功达到了,也永远不能被称为宗师。
  
      这六大势力,完全垄断了整个天下武道的话语权。
  
      沈浪又道:“这次挖掘上古遗迹,为何没有白玉京的人?”
  
      吴荼子道:“你不知道那句话吗?”
  
      沈浪道:“什么话?”
  
      吴荼子道:“整个东方世界无雪的地方,和白玉京无关!有雪的地方,就是白玉京的势力范围。”
  
      哇,这句话牛逼了。
  
      沈浪道:“六大势力,白玉京最强吗?”
  
      吴荼子道:“又没有打过,谁知道谁最强?但白玉京最神秘。”
  
      沈浪道:“比浮屠山还神秘吗?”
  
      吴荼子道:“浮屠山不神秘啊。”
  
      好吧!
  
      恩师你这么觉得我也没有办法。
  
      在天下人严重,浮屠山完全是神秘和恐怖的代名词了。
  
      不过从中可以看出,白玉京比浮屠山还要神秘。
  
      ………………
  
      次日!
  
      沈浪经过了天南行省的首府,天南城!
  
      这是越国第三大城,有三十几万人口,城墙的周长超过三十里。
  
      而此时的天南城,同样是战云密布。
  
      城门已经几乎关闭,只开启一个口子。
  
      城墙上密密麻麻都是士兵,城墙之外一队又一队的士兵巡逻。
  
      隔着很远,沈浪甚至看到了天南行省大都督祝戎,他已经亲自上城墙检查城防了。
  
      而且西南方向的官道,源源不断都是粮车。
  
      全部是送去南瓯国的。
  
      按照时间计算,矜君的十万大军应该已经进入南瓯国境内了。
  
      大战已经快要爆发,甚至已经爆发了。
  
      一旦大战爆发,天南行省就是南瓯国的大后方,天南城就是后方第一大堡垒。
  
      此时南瓯国内的十五万大军,几乎全部都是太子派系。
  
      太子一系完全志在必得,祝氏家族也倾其所有。
  
      沈浪没有丝毫停留,依旧往东。
  
      南瓯国距离天南城超过三百里,距离玄武城更是超过千里。
  
      那边的战火一时之间也蔓延不到沈浪家里来。
  
      三人飞快赶路。
  
      到达了下一个驿站后!
  
      三人换马,不再乘坐马车,而是直接骑马驰骋。
  
      二百里一换马。
  
      三个人昼夜不停,不眠不休。
  
      一千里的距离,仅仅两天时间就赶到了。
  
      终于到达玄武城了!
  
      “驾,驾,驾……”
  
      玄武城门内,涌出了一支军队,大约有上千人,迈着整齐的步伐,朝着西南方向而去。
  
      领兵者,便是老熟人柳无言城主。
  
      他还在呢?
  
      沈浪都快要忘记这个人了。
  
      柳无言见到沈浪之后也不由得微微一愕,然后移开目光,继续率领军队前进。
  
      真真是倾国之战啊。
  
      连玄武城都要出兵一千,而且由城主亲自率领。
  
      这一场大战,越国直接出兵十五万,间接出兵恐怕超过二十五万了。
  
      祝氏家族真是恨不得将整个天南行省的兵压榨到极点,全部送到南瓯国战场。
  
      沈浪微微皱眉。
  
      这架势不妙吗?
  
      祝氏家族这样疯狂从整个天南行省调兵的话,整个后方都空虚了。
  
      万一南瓯国战败沦陷,那所有的战争压力都天南城了。
  
      而一旦天南城沦陷?
  
      那整个天南行省几乎没有一处可以防守的城池了。
  
      到那个时候会发生什么?
  
      想想都觉得可怕。
  
      太子一系真是孤注一掷啊。
  
      剑王李千秋也觉得有些不妙,他不由得开口道:“就算南瓯国失守,天南行省防线也不会失守吧?”
  
      沈浪没有说话!
  
      南瓯国的战局虽然重要,但那也等到救活了木兰宝贝之后再说吧。
  
      ………………
  
      “驾,驾,驾……”
  
      沈浪三人快马加鞭赶到玄武侯爵府。
  
      终于回家了!
  
      “姑爷回来了,姑爷回来了!”
  
      沈浪不喜欢最后一分钟营救。
  
      按照计算,此刻距离木兰的最后期限还有三天时间。
  
      而且应该没有坏事发生。
  
      整个玄武侯爵府的气氛虽然凝重,但至少没有天崩地裂的情形。
  
      距离城堡大门还有好几百米的时候,大门就打开到最大。
  
      沈浪三人冲入侯爵府后,直接跃下马。
  
      片刻后,一群人拥了上来。
  
      沈浪的父母,弟弟,冰儿,岳父,岳母,金木聪等等。
  
      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沈浪脸上,充满了希望和忐忑。
  
      这次救活木兰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沈浪的头上了。
  
      沈浪点了点头,众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后,沈浪没有做停留,直接快速朝着自己院子冲去。
  
      岳父,岳母,小冰,沈浪母亲跟了上来。
  
      进入院子后。
  
      雪山老妖林裳依旧守在门口。
  
      “你可回来了,你再晚来几天,木兰就……”
  
      林裳老师的话没有说完,让沈浪大起好感。
  
      这个打架从来没有赢过的绝顶高手,终于在这个家呆出感情了,不忍心对木兰说出那残忍的词语。
  
      沈浪冲入了房间之内!
  
      一个多月后,沈浪再一次回到了木兰身边。
  
      安再世大夫在里面,他整整瘦了一大圈,整个人仿佛都要虚脱了。
  
      木兰出事,他完全无能为力。
  
      沈浪走了之后,维持住木兰性命的责任就落在她的头上了。
  
      木兰不但是她的半个主人,而且还如同他的女儿一般,如果沈浪不在而木兰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安再世觉得自己真的只有自杀一途了。
  
      “所有人都先出去,我和老师在就可以了!”沈浪道!
  
      顿时,所有人整齐离开房间!
  
      静静地等在院子外面,几乎屏住呼吸,向漫天神佛祈祷。
  
      ……………………
  
      “老师……”
  
      吴荼子道:“解开木兰的衣衫!”
  
      沈浪上前,将木兰的衣衫解开。
  
      木兰宝贝瘦了。
  
      她长眠不醒差不多快五十天了,整整瘦了一圈。
  
      原本因为怀孕的丰润,现在全部消失了。
  
      而且脸色苍白得几乎快要和吴荼子一样了。
  
      她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微弱到了极致,几乎都听不到了。
  
      沈浪幸好赶到了。
  
      一路上没有任何耽搁,一个月内辗转一万多里。
  
      终于赶回来了!
  
      沈浪拿出了玉瓶。
  
      “针!”
  
      吴荼子道。
  
      沈浪拿出了针管。
  
      吴荼子一愕,竟然是这种针管?
  
      这是沈浪制造出来的现代针管,可以抽吸,可以注射的针管。
  
      “很好,很奇妙。”吴荼子道。
  
      然后,她拿出了那一颗洗髓精。
  
      竟然是红色的那一颗丹丸。
  
      这不是丹药,因为表面那一层仿佛是一种非常特殊的物质。
  
      吴荼子捏着这颗丹丸,输入了内力。
  
      几乎瞬间,这丹丸猛地亮起。
  
      里面的东西苏醒了!
  
      吴荼子用针管刺入丹丸之内,无师自通,将里面洗髓精抽出来。
  
      沈浪终于看到了这洗髓精是什么样子的了。
  
      果然是活的。
  
      而且是血红色的,看上去仿佛也像是一种蛊虫。
  
      “这不是蛊虫,非常复杂,我甚至也没有搞清楚。”
  
      这无数的洗髓精正释放着耀眼的红光。
  
      木兰此时侧躺着。
  
      吴荼子深深吸一口气。
  
      心中念道:“吴年,当年你就不该让我生下来,否则母亲也不会有事。当年你没能救回你的妻子,今日我就当作是救活母亲一样,救活眼前这个可爱的姑娘。”
  
      然后,她将长阵猛地刺入木兰的脊椎之内。
  
      将耀眼的洗髓精注入到木兰的髓内。
  
      刹那间!
  
      木兰的整根脊椎,瞬间爆出了红光。
  
      她的整个娇躯皮肤,仿佛透明了一般。
  
      那无数的洗髓精能量,仿佛火种一般彻底在她体内爆开了。
  
      沈浪完全可以清晰地感觉到,木兰体内的血脉,正在一寸一寸爆炸。
  
      然后!
  
      木兰的背后,出现了无比神秘诡异的纹路。
  
      仅仅三秒钟后!
  
      木兰猛地睁开了双眸。
  
      惊艳绝伦!
  
      ………………
  
      注:今天两更一万六!兄弟们还有月票吗?我想要冲回第五名啊,助我一臂之力,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