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300章:沈浪与第一美人!天才狂欢!

第300章:沈浪与第一美人!天才狂欢!

    对于宁寒公主,沈浪真可谓是如雷贯耳了。
  
      从仇妖儿,神女雪隐,剑王李千秋等人嘴里听到这个名字。
  
      左辞阁主的嫡传弟子。
  
      十年前的越国第一美人。
  
      不扯其他的,光凭借一样东西,就足够让人震撼。
  
      她和仇妖儿差不多是同一等级之人。
  
      不管是武功,还是其他。
  
      随着他对这个世界真相的深入了解,他更加知道左辞阁主的分量,也知道了宁寒公主的分量。
  
      卓氏覆灭一案,完全是绝密。
  
      但是张玉音丝毫不避讳,直接告诉了沈浪。
  
      就仿佛卓氏覆灭一事对于天涯海阁来说,完全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卓氏这样的豪门,天涯海阁吹一口气就灭了。
  
      天涯海阁,悬空寺,浮屠山,白玉京,诛天楼等等势力,凭什么如何牛逼?
  
      当然它们表现得非常超脱,基本上不干涉世俗世界,看上去仿佛人畜无害。
  
      但它们却处于这个世界的权力的金字塔尖。
  
      为什么?凭什么?
  
      因为他们长年累月挖掘上古世界遗迹,他们掌握了上古世界的最多机密,掌握了强大的力量。
  
      而宁寒公主,就是这个世界超脱势力的代表。
  
      ………………
  
      很快,沈浪见到了这个宁寒公主。
  
      怎么形容呢?
  
      还是……有点硬不起来。
  
      当然这和宁洁长公主的X冷淡完全不一样。
  
      沈浪是一个很傲慢的人,甚至是自负。
  
      抛开了感情之外,他觉得天下美人皆可日。
  
      仇妖儿牛不牛逼?
  
      尽管她千百般看不上沈浪,但两人还是睡了。
  
      神女雪隐牛不牛逼,那段时间只要沈浪愿意,也可以将她睡了。
  
      其实沈浪在心中有句话。
  
      天下没有一个女人是我睡不得的。
  
      天下没有一个女人是我不配睡的。
  
      但见鬼的,眼前这个宁寒竟然给了他一种心虚的感觉。
  
      竟然隐隐有一种,这个女人我怎么努力都睡不上的感觉。
  
      这就很要命了。
  
      至于她的长相,身材!
  
      沈浪不想说,也不想提。
  
      反正十年前她就是越国第一美人,现在十年过去了,这个女人二十七岁了。
  
      她变得更加美丽,更加充满了独特的气质。
  
      大概正处于一个女人最最迷人的时光。
  
      沈浪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我爱娘子,我爱木兰宝贝。”
  
      “我不能见异思迁,我不能精神出轨。”
  
      这个女人比神女雪隐还要美。
  
      她大概就属于那种女人,不管站在哪里都把别人衬托成丑小鸭。
  
      大概没有女人愿意和她站在一起。
  
      沈浪甚至怀疑,这个女人是国君宁元宪生的吗?
  
      关键还不是长相,也不是身材。
  
      而是一种气场。
  
      长期修炼,长期处于金字塔尖,长期陶冶在上古世界文明而产生的气场。
  
      尤其是最后一项,对人的气场有巨大的提升。
  
      眼下这个世界的文明,完全是由上古世界的只鳞片爪发展起来的。
  
      上古世界神秘而又强大。
  
      长期研究上古世界的人,自然就掌握了强大的秘密,更高级文明力量。
  
      长时间的浸润之后,不由自主整个人的气场就彻底变了。
  
      打一个不大恰当的比方。
  
      十九世纪末正是满清王朝的尾声,那时我们国家的文明处于最落后最愚昧的状态。
  
      当时有些先进人士先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离开了清朝,前往西方留学。
  
      这些人在西方学习工作生活了十几年,然后返回了国内。
  
      那个时候清朝已经灭亡了,中国进入了北洋军阀统治的时期,依旧是落后愚昧的。
  
      这个时候,这群先进人士的精神面貌是完全不一样的,隐隐有一种凌驾于众人之上的感觉。
  
      这就是先进文明带来的精神气场。
  
      当然这几十年来,我们国家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尤其是进入了新世纪,从海外留学归来的人,除非世界的顶级名校,否则已经没有什么优越感了,我们的人民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言归正传。
  
      沈浪只看了一眼就知道。
  
      宁寒掌握了很多秘密,凌驾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飞快地用X光眼看她的血脉。
  
      然后沈浪吓了一大跳。
  
      她的血脉竟然非常接近于大傻?
  
      这……这怎么可能?
  
      国君的武道血脉没有这么牛逼,他的原配王后也没有这么强的血脉。
  
      凭什么宁寒有这么高的血脉?
  
      她血脉接近于大傻,但已经练武二十年,而且是跟着左辞阁主。
  
      所以她现在武功有多高?
  
      大概已经无法想象了,但是所谓的宗师之名,她应该是不大在乎了。
  
      “父王。”
  
      “小寒。”
  
      刚才国君表现得那么激动,但是见到宁寒公主的时候,仿佛有些生疏。
  
      可能因为这个女儿变化太大,已经和他记忆中的那个小女孩完全不一样了。
  
      父女二人打过招呼后,就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沈浪?”宁寒目光朝着沈浪望来,这让他有些错愕。
  
      “是我。”沈浪道。
  
      宁寒公主道:“一会儿我去拜访你。”
  
      这么直接吗?
  
      沈浪点头,然后朝着国君躬身道:“臣告退!”
  
      ………………
  
      宁元宪和宁寒漫步在王宫的一座小山上。
  
      “小寒,为父对不起你。”
  
      足足好一会儿,国君宁元宪才找到身为父亲的感觉。
  
      宁元宪沙哑道:“姜离陛下覆灭之后,我没能抗住大炎帝国的压力,不但害了你的母亲,而且让你小小年纪就被迫离开我的身边。”
  
      姜离覆灭后,宁元宪的处境很危险。
  
      当时宁寒的处境更危险,当时的她仅仅只有六七岁而已,但她的身份是姜离陛下内定的儿媳。
  
      如果株连的话,当时的宁寒已经被斩首了。
  
      是左辞阁主保住了宁寒,并且将她收为嫡传弟子,因为她的血脉极其稀有强大。
  
      事实上宁元宪现在都想不通,自己和原配妻子的武道血脉只是上品,为何却生出了宁寒这样血脉逆天的女儿。
  
      当日姜离陛下见到宁寒就非常喜欢,说这个女孩配得上我还没有出世的孩儿。
  
      他说的不仅仅是长相和气质,当然还有血脉。
  
      宁元宪停下来,望着女儿道:“小寒,你这些年过得好吗?”
  
      宁寒公主点了点头道:“父亲,我过得很好。”
  
      宁元宪道:“听说你每天都跟着左辞阁主在海外挖掘上古遗迹?”
  
      宁寒公主点头道:“对。”
  
      宁元宪笑道:“收获大吗?”
  
      宁寒道:“如果用十年作为时间的跨度,收获当然是大的。但如果用一天,一个月来作为时间跨度的话,那收获足够让人绝望,经常苦苦挖掘几个月却毫无收获。”
  
      宁元宪想了一会儿道:“小寒,你今年已经二十七岁了。如果不是发生剧变,现在你的孩子都已经好几岁了,你已经是母仪天下的皇后了。”
  
      宁寒笑道:“父亲,就算姜离陛下大获全胜,统一了整个东方世界。那以他的修为,长命百岁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我现在应该还是太子妃。”
  
      经过短短几句交谈之后,父女两人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个女儿虽然变得更美,更神秘,更强大,但性格还是那么可爱。
  
      既不做作,又不像宁焱那么性情化。
  
      宁元宪摇头道:“我了解姜离陛下,一旦统一了天下之后,他大概不耐烦做这个皇帝的,他会去探索整个世界,去挖掘上古文明的秘密,他的儿子肯定早早就会被他推上皇位的。”
  
      宁寒一愕,然后点头道:“那倒是,还是您了解姜陛下。”
  
      接着,宁寒又道:“父王,你现在还那么想念姜离陛下吗?”
  
      宁元宪点头道:“我和姜离陛下聊过很多很多,他的志向并非一统世界君临天下,他的志向是解放整个世界,将整个世界的文明带到更高的级别,他对别人的国土其实没有太大的统治欲。”
  
      不过这个话题太危险了,不能深入。
  
      宁元宪转移话题道:“小寒,你年纪不小了,终身大事可有考虑过吗?祝红雪就不错!”
  
      宁寒公主道:“小雪是不错,他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男孩子,但我们太熟悉了。”
  
      宁元宪道:“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尽管我很厌恶这个人。大乾王国的太子赢无冥来过,正式向我求亲,想要迎娶你为妻。”
  
      听到赢无冥这个名字,宁元宪以为宁寒会皱眉表示厌恶的。
  
      但她却没有。
  
      “这个人,太复杂,太危险了。”宁寒道。
  
      宁元宪一愕,能够让宁寒说出复杂危险二字?
  
      这个赢无冥还真是不简单。
  
      宁寒道:“赢无冥不仅仅是大乾王国的太子,而且还是浮屠山的半个少主。”
  
      接着,宁寒公主道:“父亲,您想要让小焱和廉亲王世子和离??”
  
      宁元宪点了点头。
  
      接着,宁元宪道:“刚才那个沈浪你仔细看了吗?”
  
      宁寒公主点头道:“看过了。”
  
      宁元宪道:“你觉得如何?”
  
      宁寒道:“很有魅力,天下顶尖的美男子。”
  
      宁元宪道:“这个混蛋已经和宁焱有一腿,他倒是没有什么良心的,但是宁焱却很喜欢他,已经情根深种。”
  
      宁寒道:“云梦泽去说服廉亲王,本来非常顺利,但是赢贵妃阻止了!”
  
      宁元宪一愕,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真的一点点风声都没有传出来。
  
      赢贵妃,大炎帝国皇帝的宠妃,大乾王国君王赢广之女,赢无冥的姐姐。
  
      宁寒道:“父亲,你也想要让宁焱和离吗?”
  
      宁元宪点了点头。
  
      宁寒公主点头道:“那行,这件事情交给我!”
  
      她这句话充满了绝对的自信。
  
      就算是赢贵妃,也阻挡不了他宁寒的意志。
  
      宁元宪温柔道:“小寒你这次回来,就多呆几天,好吗?”
  
      宁寒公主道:“父王,我还有很多任务没有完成,处理完这件私事之后,我就立刻离开,去挖掘下一个上古遗迹。”
  
      宁元宪遗憾,问道:“那寒儿你能够呆多久?”
  
      宁寒公主想了一会儿道:“大概两天!”
  
      宁元宪道:“这么急?”
  
      宁寒公主道:“可不是吗,父王您不知道我们的任务有多重,这次我们挖掘到了一个上古地宫,应该会非常巨大。但是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入口,而且不能动用任何暴力,因为那样可能会毁掉宝贵的上古文明遗迹。”
  
      宁元宪道:“上古地宫?”
  
      宁寒公主道:“对,老师甚至觉得靠天涯海阁还拿不下,已经召集了很多帮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应该是我们第一次找到保存最完整的上古文明遗迹,一旦彻底挖掘出来,对整个世界文明都会有巨大的推动。”
  
      宁元宪目光微微一缩。
  
      当时姜离帝主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推动整个世界的文明吗?
  
      接下来宁寒公主去拜见了王后祝氏,拜见了卞妃等人。
  
      …………
  
      天越城提督再一次来到了五王子宁政的府邸。
  
      宣称前来搜捕钦犯苦头欢。
  
      宁政说他的府上只有苦一尘,没有苦头欢。
  
      天越提督没有进一步造次,而是暂时退走了。
  
      ………………
  
      宁政的长平侯爵府内。
  
      沈浪,宁政,苦一尘,兰疯子四人正在开会。
  
      “接下来我们要做两件事,第一件事向陛下要一块基地,北苑猎场就很好,陛下不喜欢打猎,一直荒废,刚好可以作为的基地。”
  
      “我们不但可以在那边练兵,还可以在那里经营出泼天的财富。”
  
      “这座侯爵府在国都内,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在别人的眼球下,而且太小了。”
  
      “北苑猎场有几万亩,地方足够大,也足够偏僻,那才是我们最好的大本营。”
  
      宁政点头道:“好,我正式去向父王索要。”
  
      沈浪道:“还是我去借吧。”
  
      宁政无奈,虽然他是国君的亲生子,但是他出面确实还不如沈浪。
  
      这北苑猎场虽然荒废了许多年,但毕竟也是王族猎场,地方那么大,宁政想要让国君把这一大片地盘赐给他完全是痴人说梦。
  
      但沈浪就不一样了。
  
      他一边哄,一边骗,一边借,说不定国君就稀里糊涂地把北苑猎场给宁政了。
  
      “这件事三天之内就要搞定。”沈浪道:“然后我们就要公开招兵,在最短时间内招募到两千士兵。”
  
      兰疯子道:“还是向以前那样,摆摊招兵吗?”
  
      沈浪道:“对。”
  
      苦一尘道:“公子,我麾下的两百人很快就要进入国都了。”
  
      沈浪道:“那两百人,其中一百人作为你的嫡系军队。另外一百人我可能另有用途,想要培养成为情报精英。”
  
      苦一尘道:“就像是黑水台那样?”
  
      沈浪道:“比黑水台还要先进的情报组织。”
  
      苦一尘道:“我无条件服从命令。”
  
      接着,苦一尘道:“虽然这次科举考试我们创造了大奇迹,但是在所有人眼中,宁政殿下根本就没有翻身,依旧夺嫡无望,所以那些武功高强的武士,大概不愿意投靠我们,我们很难招募到精锐武士。”
  
      沈浪道:“陛下曾经要给我两千人,一千名禁军精锐,一千名边军精锐,但是我拒绝了。我要从零开始,招募新人。”
  
      “新人?”苦一尘道:“毫无根基的新人?”
  
      沈浪点头。
  
      兰疯子道:“那我们招募的标准是什么?”
  
      沈浪道:“血脉。”
  
      兰疯子道:“公子,我必须申明,像我们这种特殊血脉者非常罕见的。”
  
      沈浪道:“我知道,你们被称为姜离余孽,每一个人的血脉天赋都非常高。当年你们逃离走散之后,一部分人被豪门贵族领养了,还有一部分已经死了,你们十一人是被挖掘的最后一批宝藏。”
  
      兰疯子道:“那您的的血脉是指什么意思?”
  
      沈浪道:“这个世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武道血脉,或高或低,连金木聪这样的人都有武道血脉。”
  
      旁边奋笔疾书的金木聪充耳不闻。
  
      反正姐夫踩我已经习惯了。
  
      每一次秘密会议,沈浪都让金木聪参加旁听,不需要发表意见,旁听就可。
  
      沈浪道:“但还有一群人,他们身上一丁点武道天赋都没有,血脉力量一片空白,就是彻底的废材,废渣。”
  
      这话一出。
  
      所有人目光望向沈浪,包括金木聪也抬起头来,看着沈浪。
  
      喂!
  
      你们这目光什么意思?
  
      过分了啊!
  
      哼!我虽然看上去很废柴,但是我的血脉和其他废柴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的血脉深不见底,连钟楚客大宗师都看不透呢。
  
      好吧,就算我和其他废柴一样,那又如何?
  
      关键我长得帅啊!
  
      我能够睡到百万中无一的绝色美人,那些废柴行吗?
  
      说到绝色美人。
  
      沈浪脑海里面不由得浮现出宁寒的面孔。
  
      然后他拼命地摇头,要把她这张面孔甩出自己的脑海。
  
      不行,不行,我不能精神出轨,我不能对不起娘子。
  
      宁寒她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不就是第一美人吗?
  
      不就是站在世界的金字塔尖吗?
  
      我……我还不稀罕睡呢。
  
      但是内心深处仿佛有一个声音:你睡不到,你配不上。
  
      宁寒是红颜祸水,滚开滚开。
  
      ………………
  
      沈浪将脑子里面的宁寒面孔屏蔽掉,继续开会。
  
      正事要紧!因为此时谈论的才是至关重要决定命运的大事。
  
      “这群废柴的血脉彻底空白,不仅仅没有力量,甚至连智力都不怎么高,我称之为空白血脉,或者零血脉。”
  
      这个世界的血脉确实很奇怪,有些时候不仅仅决定了力量,还决定了精神力和智力。
  
      当然了,现代地球人类的DNA也完全决定了一个人的智力。
  
      “这群零血脉非常又弱又蠢,所以应该处于整个世界的最底层,差不多就是一无所有的废物!”
  
      “我们要找到两千名这样的废柴,让他们成为我们的两千新兵。”
  
      “然后我们要在几个月时间内把他们训练成为第一强军,无敌精锐,最终达到以一敌四的战斗力。”
  
      “如果一切顺利,我们这两千新军在四个月有就要面临第一战,两千人对战楚国的五千精锐,这一战关系到陛下的尊严,整个越国的国家荣誉,只能赢不能输!”
  
      “这新军的第一战,能够让我们一飞冲天!”
  
      这话一出,在场几个人都呆了!
  
      这个沈公子啊,创造逆天奇迹这种事情,偶尔做一次还可以。
  
      但是经常做,就太惊悚了吧。
  
      太刺激,太震撼了,会受不了啊。
  
      首先,你说的空白血脉者,我们没有概念啊,如何确定一个人是空白血脉呢?
  
      再说就算有空白血脉,那也应该比较稀有,如何一下子找到两千人?
  
      其次,就算找到了这两千个空白血脉的废物,要在几个月内训练成为无敌精锐?第一强军?
  
      这难度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天天太阳从西边出来,天天做难如登天的事情?
  
      沈浪公子你不怕吗?
  
      不怕失败吗?
  
      沈浪道:“好,我的话说完了,这件事情大家都表决通过,那就这么定了!”
  
      在场几人一愕?
  
      啥时候表决了?
  
      我们都还没有表态啊,这……这就通过了?
  
      你太一言堂了吧,搞独/裁啊?!
  
      宁政举手道:“我同意!”
  
      苦头欢犹豫片刻,举手道:“我同意!”
  
      兰疯子也举手道:“我同意!”
  
      你看,这不就表决通过了吗?
  
      我们会议还是很民/主的,严肃,活泼。
  
      我沈浪一丁点都不独/裁吧。
  
      “那接下来四个月内的部署全部定下来了。”沈浪道:“我概括一下。”
  
      “第一步,我向陛下索要北苑猎场作为大本营。”
  
      “第二步,用五倍的军饷招募两千个空白血脉的废柴。”
  
      “第三步,用三四个月时间把这两千个废柴训练成为第一强军,无敌精锐。”
  
      “第四步,陛下和楚王边境会猎,我们两千新军消灭楚王五千精锐,大获全胜,为陛下争光,为越国争光,从此我长平侯爵府一飞冲天。”
  
      “大家努力办差吧,争分夺秒,建功立业,争分夺秒就在眼前!”
  
      散会!
  
      ………………
  
      沈浪为何要专门找零血脉的废材?
  
      因为他已经做过很多次实验,哪怕是最低等级的黄金血脉蛊虫常人也承受不住。
  
      这里所谓的最低等级,应该怎么讲呢?
  
      沈浪从大傻身上提取了好几斤血,然后分离出几毫升的黄金血脉能量。
  
      浮屠山蛊虫吞噬了这几毫升的黄金血脉能量后,释放出上百倍的二级黄金血脉。
  
      接下来,这些蛊虫会不断繁殖分裂。
  
      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
  
      他们释放出来的黄金血脉能量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多。
  
      但是,也越来越淡。
  
      到了第十五代,这股黄金血脉能量会稀薄到几乎没有。
  
      这个时候,第十五级的黄金血脉能量已经非常弱了,甚至无法提供足够的能量让浮屠山蛊虫进一步繁衍分裂,这个时候分裂停止。
  
      但是就这十五级的低级黄金血脉能量,注入普通武道者的体内,依旧造成了可怕的后果。
  
      爆体而亡!
  
      沈浪做了一次又一次实验,全部失败。
  
      这几乎让他下了一个判断。
  
      除非血脉天赋非常高,否则根本承受不了黄金血脉蛊虫的能量。
  
      这个血脉非常高要达到姜离余孽的血脉级别。
  
      宁焱不够,心肝宝贝木兰的血脉天赋……也不够。
  
      但是忽然有一天!
  
      沈浪的实验成功了,那个实验对象没有爆体而亡,整个人反而发生了巨大的蜕变。
  
      力量,精神力,敏捷等属性全部大大提升。
  
      虽然比不上武道高手的水平,但是已经远远远远超过了普通人。
  
      沈浪欣喜若狂,继续做实验。
  
      终于,他发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血脉。
  
      空白零血脉!
  
      啥力量都没有的血脉。
  
      就是彻底的废柴,废渣。
  
      见鬼的是,这种血脉也非常稀有,百里挑一。
  
      但是沈浪秘密做的几个实验,全部成功。
  
      这也证明了,黄金血脉蛊虫只能改造一种人的血脉,空白血脉者。
  
      或许有人说,兰氏十个乞丐的血脉不就被改变了吗?
  
      不,他们血脉没有被改变,只是被激活了原有的血脉能量而已。
  
      他们的血脉级别本来就非常强大。
  
      只有空白零血脉者,才能被改变。
  
      这也很合理。
  
      其他血脉天赋者,别管多么低端,多么平庸,但终究是有一点点力量的。
  
      而黄金血脉蛊虫进入体内之后,立刻爆发了强烈的冲突,依靠他们自己的力量根本驾驭不了黄金血脉蛊虫,所以直接爆体而亡了。
  
      而空白零血脉者空空如也,黄金血脉蛊虫进驻之后,没有任何排斥,直接安家了。
  
      所以沈浪这一次的大规模血脉改造机会。
  
      是一大群人的凤凰涅槃。
  
      是一群社会最底层人,是两千个废渣的狂欢。
  
      而且,这两千人或许只是刚刚开始。
  
      届时他会有更多的新军。
  
      当五王子府拥有一支绝对强大军队的时候,才是夺嫡的本钱。
  
      而南殴国,就是最好的舞台!能够让宁政瞬间一飞冲天,直接和三王子,太子平起平坐。
  
      用一句话来形容。
  
      知识就是力量!
  
      ………………
  
      “啊……啊……啊……”
  
      宁政的侯爵府内,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
  
      这群人刚刚全部考中了武举,金榜题名,按说应该骄傲的。
  
      但是……距离苦头欢的要求太远了。
  
      现在正被吊在树上打。
  
      已经吊了两天了,最少的人抽三十鞭子,最多的人抽一百九十鞭。
  
      兰三和兰五的直觉是对的。
  
      他们回来之后,立刻被苦头欢骂得狗血淋头。
  
      然后,被打得半死!
  
      “废物,废物,你们这群废物!”
  
      “你们是何等血脉?竟然考出了这样的成绩出来?”
  
      “你们可知道,按照你们这样的成绩,一旦参加会试,才有几个人能够中武进士吗?”
  
      “三个人,才三个人!”
  
      “奇耻大辱啊,你们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有何颜面去将姜离陛下?”
  
      “这么强的血脉给了你们,还不如给一条狗,还不如给一只猪。”
  
      然后,又是一阵鞭子狂抽。
  
      而且,这群人吊在树上狂抽,可是光溜溜什么都没穿的。
  
      小冰和五殿下的夫人当然不会靠近这院子一步。
  
      但是武烈和咸奴麾下的那些女武士,却竟然偷偷过来看。
  
      看着这群男人光光的身体,还被鞭子抽,真是好激动,好过瘾啊。
  
      ………………
  
      冰儿已经怀胎七个多月了。
  
      再有一个月左右,她就要分娩了。
  
      她非常兴奋,一直念叨着是儿子。
  
      但沈浪早就看出来是女儿了,他没有明说,但一直说不喜欢男孩,喜欢女儿。
  
      五殿下的妻子卓氏也看出来了,因为冰儿的肚子不尖。
  
      沈浪正隔着肚皮和宝宝玩,冰儿忽然道:“姑爷,仇妖儿应该快生了,或者已经生了吧。”
  
      “呃!”
  
      沈浪不由得一愕。
  
      仇妖儿太强大了,她不需要有男人,甚至她的孩子也仿佛不需要父亲。
  
      不过,像她这样逆天的女人,会生出什么样的宝宝?
  
      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宁寒才能和仇妖儿相提并论吧。
  
      而就在此时!
  
      外面黄凤道:“公子,有一个女人前来拜访!”
  
      冰儿没有出声,但是耳朵猛地竖起!
  
      “谁?”沈浪道:“我没空,我最近哪个女人都没有招惹过,像我这样洁身自好的男人真是不多了。”
  
      “她说,她叫宁寒!”
  
      沈浪一愕,宁寒主动来见我?
  
      我,我的魅力已经这么惊人了吗?我……我咋有点没自信呢。
  
      …………
  
      在侯爵府的大厅内,沈浪再一次见到了这个祸国殃民的第一美人。
  
      宁寒公主望着沈浪,直接开门见山。
  
      “沈浪,我这次返回国都,就是专门来找你的。”
  
      …………
  
      注:今天两更近一万六,诸位大佬拜求月票,拜求支持,小的给诸位爷打滚了,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