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45章:浪爷大开杀戒!全部阉了

第245章:浪爷大开杀戒!全部阉了

    这个男人的脑袋猛地飞上空中,尸体轰然到底。
  
      沈浪飞快地避开,唯恐身上沾了一滴血。
  
      然后清清楚楚地看到,此人的手臂上,身体上,密密麻麻长满了恶心的梅毒疮。
  
      这也是沈浪立刻下令杀人的原因。
  
      这个“苏林”穿得花花绿绿,形态妖冶,身上已经得了脏病,正要过来拉沈浪的手。
  
      这算是给沈浪道见面礼。
  
      以其人之道,还之其人之身。
  
      此时城主府外面,密密麻麻站着几百名敌人武士。
  
      见到沈浪下令斩杀了这个“苏林”,这几百名武士一动不动,仿佛完全置若罔闻一般。
  
      “哈哈哈哈……”
  
      然后城主府里面再传来一阵笑声,又一个男人走了出来,但是距离沈浪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就停了下来。
  
      此人才是真正的苏林。
  
      镇远城主簿,苏难的侄儿。
  
      他今年已经三十八岁了,蓄胡中年人,而且有异族血统。
  
      此人武功高强,心狠手辣。
  
      他为苏难掌控镇远城已经超过十年。
  
      也就是这十年内,他赶跑三任城主,弄死两任。
  
      张翀奏折里面弹劾的,最近百官弹劾的,便是这位苏林。
  
      此人分量很重的,在苏氏家族的权位中,也能排名前列。
  
      虽然只是一个主簿,但他几乎连白夜郡太守都不放在眼里。
  
      沈浪大声道:“请问尊驾,可是我真的苏林表哥。”
  
      真正的苏林道:“没错,便是我!妹婿安好,姑姑安好,姑父安好?”
  
      沈浪道:“一切都好,表哥你刚才可吓死我了。我那人还真以为是你呢,若不是发现了他身上的毒疮,我差点被他给碰了,此人一身都是毒,我这冰清玉洁的身体要是被碰了一下,那可不得了。”
  
      苏林道:“对不住,对不住,惊吓倒我妹婿了。此人是我镇远城的一个戏子,每天和男男女女乱搞,染了一身病,而且脑子早已经坏掉了,就是喜欢扮演不同的人。为兄在这镇远城还有一些名气,所以他尤其喜欢扮演我来着。”
  
      之前沈浪用脏病害人,现在苏林也送给他一个恶心的见面礼。
  
      “哦,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沈浪默默计算他和苏林之间的距离。
  
      此时,沈浪耳边传来剑王李千秋的声音。
  
      “苏林身边有高手,绝顶高手。”
  
      对于这个结果,沈浪并不奇怪。
  
      他一行人进入天西行省之后,立刻就进入苏难的势力范围,几乎时时刻刻都被监视着。
  
      沈浪身边有哪些人?苏难早已经了如指掌了。对于李千秋的存在,他更加清楚地知道。
  
      只不过跟在苏林身边的高手会是谁呢?
  
      楚国的高手?隐元会高手?
  
      苏林继续道:“妹婿,这个镇远城主已经空缺多时。无奈之下,我只能呆在这个城主府办公,现在好了,这个城主府终于迎来了真正的主人,我也可以退位让贤了。”
  
      然后,他直接带着几十名属官走了出来。
  
      此时,沈浪和李千秋都看清楚了苏林身后的那名高手。
  
      是一个和尚,看上去还有一些眼熟的感觉。
  
      对!
  
      他有些像苦海头陀,雪山神庙的大祭师。
  
      见到沈浪目光望来,这个大和尚朝着沈浪道:“阁下便是沈浪公子?”
  
      沈浪道:“正是,大师是?”
  
      那个大和尚道:“虚无教,大劫寺,苦难头陀。”
  
      虚无教辐射半个世界,信徒无数。
  
      它的典籍,几乎是来自于上古涅灭前的佛经。
  
      但是经过千年的发展之后,诞生了无数派系。
  
      有完全注重精神修养的通天寺,有德行高尚的悬空寺。这两个寺在东方世界有超脱的地位,不亚于天涯海阁,里面有无数的典籍,也有许多真正的大师。
  
      这个教派大体是温和高尚的,专注于超度人世间的痛苦。
  
      而大劫寺,则是一个彻底的另类。
  
      它家的头陀不娶妻,但可以蓄养妾侍,完全不禁色,相反还有许多房中秘术,各种阴阳经书。
  
      它注重于武功和邪术。
  
      正因为如此,许多名门豪族都成为了它的信徒,大劫寺在东方世界曾经发展如火如荼。
  
      但是几十年前,姜离帝主对他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
  
      大炎帝国皇帝灭了姜离之后,又对大劫寺打击了一番,在这方面大炎帝国皇帝和姜离帝主,倒是想法一致。
  
      所以,如今大劫寺在大炎王朝已经不成气候。
  
      但它在西域势力却无比庞大,是西域诸国的国教。
  
      沙蛮族,羌国,也都是它的势力范围。
  
      沙蛮族的枯荣神庙,羌国的雪山神庙,都算是大劫寺的建的分号。
  
      苦海头陀,便是大劫寺派遣羌国雪山神庙的大祭师。
  
      如今苦海头陀死了,大劫寺不愿意放弃羌国这个领域的权力,所以派来了苦难头陀。
  
      沈浪道:“苦海头陀和大师如何称呼?”
  
      苦难头陀道:“苦海是吾师弟。”
  
      沈浪道:“听说苦海头陀在羌国大逆不道,遭到天谴,真是可惜可惜。”
  
      苦难头陀道:“沈施主,我大劫寺一贯来相信恩怨轮回,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所以还请施主耐心等候。”
  
      这言语中威胁之意,清清楚楚。
  
      出家人口口声声报仇,难怪被驱逐出了东方世界,哪有佛家的半点仁慈之心。
  
      通天寺和悬空寺一直要把大劫寺开除出虚无一系。
  
      羌国的雪山神庙势力被灭了,大劫寺当然要卷土重来,所以和苏氏勾结在一起。
  
      镇远城主簿苏林带着所有人,全部退出了城主府,算是给沈浪让位。
  
      几百名武士开始集结列队,将苏林等人保护在中间。
  
      “沈浪妹婿,我的主簿府就在不远处,欢迎你去做客。”苏林道。
  
      一直以来,整个镇远城只知道主簿府,而不知道城主府。
  
      苏林,才是镇远城的主宰。
  
      沈浪道:“好说,好说!小弟正有好多问题想要向表哥请教呢。”
  
      走出几十米后,苏林忽然停了下来,朝着沈浪道:“对了妹婿,明日傍晚,我在主簿府举办宴会为你接风洗尘,你可来啊?”
  
      沈浪道:“是鸿门宴吗?”
  
      苏林点头笑道:“对啊,是鸿门宴,妹婿来吗?”
  
      沈浪道:“那能够带几个人呢?”
  
      苏林道:“带三个人吧。”
  
      沈浪点头道:“行,我一定来,明天傍晚对吗?”
  
      苏林道:“对!”
  
      然后,苏林在顶尖高手苦难头陀的保护下,带着几十名属官,几百名武士浩浩荡荡朝着三里之外的主簿府而去。
  
      整个镇远城主府,顿时空无一人。
  
      “进府!”
  
      沈浪一声令下。
  
      二百多名娘子军,几十名武士,进驻了金碧辉煌的城主府。
  
      ……………………
  
      沈浪的人马刚刚进驻城主府,就遭到了一个下马威。
  
      “主人,城主府内有粮食,但全部是腐烂的,而且泡着屎尿。”
  
      “城主府内有三口井,但是其中两口堆满了无数的屎尿,还有已经腐烂的尸体,散发着恶臭,已经无法饮用,只有一口井的水看起来是干净的。”
  
      沈浪说道:“把那口看起来干净的井给我填了,找一个偏远的地方,重新挖井。”
  
      沈十三道:“重新挖井?这里靠近西域是苦寒之地,虽然不远处就是大雪山,但地下缺水,恐怕要挖好几天才能有水,这些天的饮水怎么办?”
  
      沈浪道:“武烈呢?”
  
      片刻后,武烈进来了。
  
      “沈公子,这是一座对我们充满了敌意的城市。”
  
      沈浪感觉到,武烈身上已经充满了杀戮的本能。
  
      近十年的斗奴生涯已经让她有一种野兽的本能,此时她就如同一条狼走进了某个危险的丛林,周围的人时时刻刻都想着弄死她。
  
      沈浪道:“你带着几十个姐妹,去附近的商铺买水,买粮,买菜,买肉。”
  
      武烈道:“这些商铺都是被苏氏圈养,不肯将东西卖给我们的。”
  
      沈浪道:“那也要试试啊。”
  
      武烈道:“如果试试还不行呢?”
  
      沈浪道:“本官好心好意花钱买东西,他们不卖,那就是他们的不对。”
  
      武烈道:“然后呢?”
  
      沈浪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
  
      “懂了!”
  
      武烈带着几十个女壮士去外面的商铺买东西。
  
      城主府内!
  
      剑王李千秋依旧教大傻练武。
  
      大傻更加悲惨的生涯来临了。
  
      在路上每天练七八个小时,而如今已经到了镇远城,每天练十四个小时。
  
      剑王前辈一天要刺大傻十万剑。
  
      沈浪听到这个数字,都感觉到头皮一阵阵发麻。
  
      幸好我不练武。
  
      还是软饭比较好吃!
  
      沈浪登上城主府的最高处眺望。
  
      镇远侯爵府距离这里只有三十五里,从这里都可以看到。
  
      真是险要,真是雄壮无比。
  
      金氏家族是几百年的豪族,苏氏家族当然也是。
  
      金氏家族的城堡建在山上,苏氏也是。
  
      只不过,这里的山更高。
  
      所以,镇远侯爵府远比金氏家族的城堡更加易守难攻。
  
      沈浪眺望苏氏城堡的时候,内心简直受到了震撼。
  
      这……这究竟是怎么建的啊?
  
      镇远侯爵府城堡所在的山顶,海拔差不多有上千米吧。
  
      而且山势如此陡峭。
  
      城堡还如此巨大,沈浪目测了一下,苏氏家族的城堡比金氏家族还要大,面积差不多是两倍左右。
  
      而且这墙壁的厚度,城墙的高度,甚至超过怒潮城的城堡。
  
      这简直就是一个建筑奇迹。
  
      能不奇迹吗?
  
      历代镇远侯都在不断加固,不断罗建。
  
      整整几百年的时间,镇远侯爵府城堡才有如此规模。
  
      如此恢宏惊人的城堡,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而且这座城堡已经偏向于西式,很少用木料,绝大部分都是巨大的条石。
  
      望着这座城堡,沈浪眯起眼睛。
  
      今日杀商人,明日杀光镇远城所有的官吏和守军。
  
      今天杀一百,明天杀一千,后天杀……
  
      一个月后,大概就能将苏氏家族杀得干干净净了吧。
  
      ………………
  
      镇远侯爵府内!
  
      苏难站在高大的城堡窗户面前,远眺着几十里之外的镇远城主府。
  
      他当然看不见沈浪,因为实在太远了。
  
      但是,苏氏城堡的位置太高,可以俯瞰镇远城的一切。
  
      “叔父。”
  
      镇远城主簿苏林进来,直接跪伏在地上。
  
      苏难道:“沈浪已经住进镇远城主府了?”
  
      苏林道:“是。”
  
      苏难道:“张翀呢?”
  
      苏林道:“张翀大概后天进入白夜郡!”
  
      苏难点了点头。
  
      此时,另外一个老者走了进来。
  
      他就是苏难的兄长,苏全。
  
      “主公,所有军队都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起事。”苏全道:“家族私军八千,三眼邪马贼六千,西域商人联军五千,大劫寺僧兵两千,总共两万一千人。”
  
      两万一千人。
  
      苏难听到这个数字,并没有什么反应,因为羌国那边还有更多的军队。
  
      苏难问道:“天西行省驻军呢?中都督府呢?”
  
      苏全道:“天西行省中都督没有任何明确答复,一边说忠诚于国君,一边说绝对不会忘记和主公的友谊。”
  
      苏难不屑道:“首鼠两端的走狗。”
  
      苏全道:“天西行省那不到一万驻军,早已经被我们渗透得千疮百孔,百户以上所有军官,都收过我们的钱。”
  
      苏难来到一张大地图面前。
  
      他的目光没有落在镇远城,甚至没有落在白夜郡。
  
      而是落在了楚越两国的边境,落在了羌国。
  
      他的两万多大军,早已经集结完毕,随时可以起事,瞬间席卷大半个天西行省。
  
      但何时起事?
  
      完全取决于羌国,取决于楚国。
  
      一旦羌国内乱平息,楚国大军出动,牵制住种尧的十几万西军。
  
      那整个天西行省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苏氏家族。
  
      一个月之内,苏难就有把握拿下半个天西行省。
  
      届时苏羌合一。
  
      不说一个王国,公国的级别总是有的吧。
  
      大炎帝国会坐视越国的分裂吗?
  
      他一定会的。
  
      吴越大战,楚越争霸,天下诸国的争端,哪一件事情没有大炎帝国阴谋之手?
  
      这个霸主恨不得身边这些国家打得一团烂泥。
  
      这样,大炎帝国的新政才能彻底完成。
  
      先推平大炎帝国内的老牌贵族,然后文武分治,彻底推行州县制,将所有大权集中于帝王一人之手。
  
      苏难目前的胃口不大。
  
      他只要夺取天西行省南部六郡三十城,总共六万平方公里左右。
  
      加上羌国,便有二十万平方公里,作为一个公国,绰绰有余了。
  
      宁元宪,你这个志大才疏的东西。
  
      张翀是一个能吏,沈浪也算得上奸猾。
  
      但是你想要靠这两个人阻挡我叛乱,阻挡我夺取天西行省?
  
      真是笑话!
  
      “羌国那边如何了?已经过去了这么多时日,阿鲁太还没有灭掉那几个不听话的兄弟吗?”
  
      苏全道:“快了,三妹和侄女,已经出发去雪山神庙个羌王的那几个王子谈判了。”
  
      苏林道:“叔父,我已经邀请沈浪明日来我主簿府赴宴,他答应了。”
  
      苏难道:“他会去的,他自诩有李千秋的保护,完全高正无忧,巴不得在你面前装腔作势。”
  
      苏林道:“那明日侄儿就杀了他。”
  
      苏难道:“杀了他,把他身边的人杀得干干净净,尤其那个大傻,给我斩成几截送过来。”
  
      “是!”
  
      对于苏难而言,沈浪就如同一只苍蝇,虽然影响不了大局,但是在身边嗡嗡响得烦人,恶心人。
  
      “弄死他,然后把皮剥了,把脑袋斩下送来。”苏难道。
  
      苏林道:“是!”
  
      然后,他退了出去。
  
      沈浪,你还真是胆大包天,镇远城是我苏氏的地盘,完全是龙潭虎穴,你竟然也敢来?
  
      你以为带着一个大傻和李千秋,就性命无忧了吗?
  
      太幼稚了。
  
      我们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如此幼稚之人,你不死谁死?
  
      明日的鸿门宴,对你沈浪早已经是必死之局。
  
      你还敢来?
  
      这不怕死的精神,还真是让人感动。
  
      ……………………
  
      沈浪入主镇远城后的第一个摩擦争端,立刻爆发了。
  
      女将武烈带着几个女武士,进入城内一个商号购买米粮。
  
      咸奴带着几个女子,进入一个客栈买水。
  
      毫无例外,都遭到了拒绝。
  
      很快就上升到言语冲突,动作摩擦。
  
      沈浪作为镇远城主,进入这个商号之内。
  
      这个商铺的掌柜是西域梭国人,但是喊话非常流利。
  
      整个商铺内,圈养了几十名武装家丁,将武烈等人包围得严严实实。
  
      这几十个武装家丁,有越国人,有羌国人。
  
      沈浪步入了这个大商铺,笑容满面道:“掌柜的,发财发财,我乃镇远城主,给你拜个早年。”
  
      拜你娘,现在距离过年还有半年多呢。
  
      那个西域商人拱了拱手。
  
      “你家明明有粮食,有肉,为何不卖给我们啊?”沈浪道。
  
      那个西域商人道:“我们不收越国金币。”
  
      屁,你们什么金币都收。
  
      沈浪道:“那楚国金币,你们收不收啊?我们愿意出两倍价钱,购买你家的米面粮食。”
  
      西域商人道:“尊驾是?”
  
      沈浪道:“在下沈浪,新任的镇远城主。”
  
      西域商人道:“听说沈公子是一个赘婿对吗?”
  
      沈浪道:“确实如此。”
  
      西域商人道:“那非常抱歉,赘婿在我梭国乃是最最卑贱之人,连奴仆都不如,我们不和赘婿做生意。”
  
      沈浪道:“我是镇远城主,这座城市的最高官员呢。”
  
      西域商人道:“我的天那?在贵国赘婿都可以当官的吗?在我们梭国赘婿一旦被抓住,脸上要用烙铁印上逃奴二字,然后戴上镣铐去作为奴隶,活生生干活到死的,长得漂亮些送去军中为奴,活生生被雄壮军汉蹂躏致死。而在贵国赘婿竟然可以做官,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接着,那个商人道:“来人啊,在我们商铺外面挂上一个招牌,用几种文字写得清清楚楚,狗和赘婿,不得入内。”
  
      片刻之后。
  
      一个巨大的招牌挂在了商铺外面。
  
      狗和赘婿,不得入内。
  
      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
  
      接下来不到一刻钟时间内。
  
      几乎每一个商号和店铺外面都挂着一个招牌。
  
      “狗和赘婿不得入内。”
  
      那个西域掌柜躬身笑道:“抱歉了,城主大人,这是我们国家的规矩,国王定的,小人也不好修改,请您这就离开吧。”
  
      沈浪道:“没有想到啊,贵国竟然还有这等规矩,真是惊奇。”
  
      西域掌柜更加笑容可掬,腰杆更弯了。
  
      “实在是抱歉,抱歉。”
  
      沈浪道:“既然是贵国的规矩,我哪怕作为城主也不好破坏,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武烈你们作为我的武士,一定要时时刻刻记住这一点,要尊重别人国家的风俗习惯。”
  
      “是!”
  
      沈浪拱手道:“掌柜的,那本官就告辞了啊,发财发财!我给您拜一个早年,祝您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西域掌柜道:“请,请,请!”
  
      然后,他弯着腰无比恭敬地将沈浪请了出来。
  
      他身后的几十名武士,也步步紧逼。
  
      沈浪带着武烈,完全退出了这个商号。
  
      “砰砰砰!”
  
      这个商号大门紧闭。
  
      然后,里面传来了这个西域掌柜的声音。
  
      “来人,把这个人踩过的地砖全部挖出来,扔到茅坑里面。”
  
      “他的手还碰过什么?桌子,椅子,全部砍掉,全部烧掉。”
  
      “赘婿不详,他走进我们的店铺一刻钟了,去找大劫寺的大师,来我们的店铺做法,洗去不详之气。”
  
      这话一出。
  
      武烈等人猛地拔刀。
  
      而与此同时!
  
      整条街道上。
  
      顿时传来了无数的拔刀之声,敌人的拔刀之声。
  
      “镪!锵!锵!”
  
      哪怕隔着墙壁,也能够感觉到无数冰冷的目光。
  
      这里面每一个商号里面,都圈养了几十名武士。
  
      别看只是一个商号,他们做的生意都很大。
  
      越国和楚国,西域诸国的走私,很多多时这些商号完成的。
  
      这些西域商人和苏氏,完全是利益共同体。
  
      这一条街上,至少有几百名商会武士。
  
      沈浪见到武烈等人拔刀,顿时寒声怒斥道:“你们做什么?你们做什么?”
  
      “我们是官军,我是镇远城主府。”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这群商人不管是哪一国人,但只要在镇远城做生意,那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
  
      “不管他们做的是什么生意,哪怕是走/私/生意,哪怕是奴隶生意。但起码给我们缴税了啊,那对我们越国就是有巨大的贡献。”
  
      “面对这群衣食父母,你们竟然敢拔刀相向?”
  
      “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把刀给我收起来。”
  
      顿时武烈等人,把刀插回入鞘。
  
      沈浪这个表态,顿时让街道两边所有西域商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后内心充满了无限的鄙夷。
  
      这个越国小白脸真是一个窝囊废。
  
      难怪是一个赘婿,一点硬骨头都没有。
  
      就这么被我们吓住了。
  
      越国君王竟然派了这么一个废物来镇远城,真是瞎了眼睛啊。
  
      见到沈浪这般态度。
  
      这群西域商人心中顿时安稳了,有恃无恐了。
  
      腰围八尺的女壮士咸奴带着几个武士,背着水桶去一家客栈买水。
  
      已经叫价到半个金币一桶水了。
  
      但那个西域掌柜依旧摇头,态度同样无比恭敬,腰弯得越来越厉害。
  
      但就是不愿意卖一桶水。
  
      不过听到了沈浪在外面的话后。
  
      一个西域武士冷笑道:“越狗,你们给我听好了,我们的水就是喂狗,喂猪,也绝对不会卖给你们一滴,就给我活活渴死吧。”
  
      咸奴道:“但你们站的这片土地,是越国的。”
  
      那个西域武士冷笑道:“谁说的?这篇土地明明是苏氏的,是未来苏国的。而我们西域人在苏国,就是高等人。”
  
      “你们想要买水对吗?要不然我直接给你们喝,还是热的。”
  
      然后这名西域武士解开裤腰带,掏出家伙开始放水。
  
      周围十几名西域武士也纷纷掏出家伙放水。
  
      “肥妹妹,肥姐姐,快来喝啊,还是热的。”
  
      “外面那个小白脸城主渴不渴啊,让他也进来喝个饱啊,我这一泡只收半个金币,如果不喝可要涨价了啊。”
  
      咸奴顿时要气炸了。
  
      但是沈浪吩咐过,不管受到这样的羞辱,都不要动手。
  
      于是,她气呼呼地冲了出来。
  
      里面十几名西域诸国武士见之,顿时哈哈大笑。
  
      反而追了上来。
  
      直接冲到了门外,对着外面街道撒尿。
  
      顿时骚气冲天。
  
      “城主大人,您不是要买水吗?我这泡热水刚好,您派人过来接啊!”
  
      “要不然您直接喝也行啊。”
  
      十几个西域武士一边撒尿,一边大笑。
  
      “哈哈哈哈!”
  
      整条街道内,几百名西域武士躲在店铺之内,也跟着大笑。
  
      在这泡尿中,沈浪这个新任城主的威严瞬间被冲到茅坑里面去了,被踩到鞋底里面去了。
  
      沈浪拱手道:“诸位勇士果然雄壮无比,下官佩服,佩服。”
  
      西域武士道:“比你们这些越狗雄壮多了,这是天生的。你们越国的女人就是喜欢我们的雄壮,你们满足不了他们的,你们的女人都交给我们来睡吧。”
  
      “城主大人,您是否能够满足您的妻子啊,不如也让我们帮忙好吗?”
  
      “砰砰砰砰……”
  
      然后,整个街道上几十家商号的门打开了。
  
      几百个西域武士掏出家伙,对着街道放水。
  
      “城主大人买水了,大家放水啊。”
  
      “还是热乎的,城主大人快来买水啊。”
  
      “大家快来喝啊!”
  
      这一幕,还真是壮观。
  
      沈浪笑道:“没有想到本官治下,竟然还有如此豪迈雄壮之辈,好,好,好!”
  
      “诸位猛士尿好,本官回府了。”
  
      “走!”
  
      沈浪下令回城主府。
  
      几百名西域武士放声大笑。
  
      “城主大人别走啊,赶紧来喝水啊。”
  
      “城主大人您的妻子可来了吗?不如让她也来参观参观,这样她就知道,只有我们西域才有真男人。”
  
      “城主大人,您如此漂亮,穿上女子衣服只怕更美。”
  
      沈浪刚刚进入城主府内。
  
      然后掏出一张扭曲的面具戴上。
  
      接着,他身后的二百名女壮士也掏出面具戴上。
  
      他身后的几十名金氏家族武士也戴上面具。
  
      “砰!”
  
      一声巨响!
  
      沈浪率领着二百多人猛地冲了出来,大声吼道:“我乃大盗苦头欢,今日来到镇远城替天行道。”
  
      “你们这些西域猛士,果然雄壮啊。全部给我阉了!”
  
      “随地小便,成何体统?全部给我扔到茅坑里面溺死!”
  
      “你们这些商号掌柜,一个一个脑满肠肥,肯定是为富不仁,不知道榨取了多少民脂民膏。”
  
      “我苦头欢最痛恨的就是你们这些为富不仁之辈。”
  
      “把所有的店铺全部烧了,把里面所有的金银全部抢光,分给满城百姓。把所有商铺的掌柜,全部扒皮点天灯!”
  
      “杀!”
  
      “我苦头欢,替天行道。”
  
      “杀,杀,杀!”
  
      随着沈浪一声令下。
  
      二百多名雄壮的女武士,朝着满街的商铺,疯狂冲杀过去。
  
      大开杀戒,血流成河!
  
      ……………………
  
      注:第一更送上,月票要被后面追上了,岌岌可危,诸位恩公出手吧,三百六十度趴地拜求!呜呜
  
      Q书城那边的兄弟,麻烦打个五星,拉一下评分,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