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44章:浪爷入镇远城!杀!!

第244章:浪爷入镇远城!杀!!

    (恭喜巠咒成为本书新盟主,感恩涕零)
  
      金氏别院已经几乎被烧成一片废墟,金木聪和冰儿再一次住进了五王子的府邸之中。
  
      临走之前,沈浪进行了一个葬礼。
  
      那天晚上苏剑彦攻打金氏别院的时候,杀了十几名武士。一半是金氏家族的武士,一半是天道会的。
  
      沈浪将他们火化,骨灰装在坛子里面,然后立好牌位。
  
      这些牌位和骨灰先放在国都,日后返回玄武城的时候会带回再另行安葬。
  
      “兄弟们,我会为你们复仇的。”
  
      沈浪三鞠躬后立下誓言。
  
      此时沈浪和苏氏家族,可以称得上是仇深似海了。
  
      几个月前苏氏派遣西域高手在金氏家族领地上疯狂烧杀劫掠,杀死了许多无辜子民,还差点伤了木兰,若不是苦头欢出手相助,木兰已经重伤了。
  
      之后,苏剑亭又攻打玄武伯爵府杀死几十上百名无辜,还在岳母苏佩佩背上切了一剑。
  
      如今又有十几个兄弟死在苏剑彦手中。
  
      所以,这一次若不能将苏氏家族杀得干干净净寸草不生,沈浪绝不归还。
  
      这一次去镇远城黄凤就不带了,她要领着几十名武士在国都保护金木聪和冰儿。
  
      沈浪带着沈十三和大傻上任。
  
      ………………
  
      三千精锐的行军速度不快越不慢,大约需要七八天才能到达镇远城。
  
      沈浪和张翀坐在大马车之内。
  
      “张公,上一次在玄武城你对付我金氏家族的时候布局谨密,又是四面楚歌,又是十面埋伏。”沈浪道:“但这一次去白夜郡,去苏难的老巢,我们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张翀点了点头。
  
      所谓的布局,也要看对谁,也要看战斗级别。
  
      他和玄武伯爵金卓,依旧属于政治斗争的范围内,所以可以布局,可以相对从容一些。
  
      而这一次和苏难,完全是你死我活的战争了,哪有什么政治布局,几乎直接就开杀了。
  
      沈浪道:“国君一再警告我们,要稳住苏难,要牵制苏难。至少在两个月内让他不要谋反,但他也就是说说而已。”
  
      当然是说说而已。
  
      苏难是否谋反,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战略节奏,取决于楚国和羌国的局势,绝非张翀和沈浪可以直接改变。
  
      所以国君对张翀和沈浪最终的期许和目标只有一个,若是苏难谋反,不管叛军有多少,总之把他堵在白夜郡内。
  
      或者说得更加直白一些。
  
      镇远城可以陷落,但是白夜郡城短时间内不能陷落。
  
      张翀名义上是天西行省南大营的提督,但完全是一个空衔。
  
      天西行省北部有无数军队,大部分有种氏家族统帅,小部分由郑陀统帅。
  
      但是天西行省南部驻军就少得可怜了,最多只有几千,而且早已经不堪使用。
  
      在苏氏家族长期的渗透下,张翀是指挥不动这些驻军的。甚至苏难造反的时候,这些驻军不哗变作乱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所以张翀手中唯一能够指挥的,就是从国都带去的三千精锐。
  
      凭着这三千人,他要守住白夜郡城至少两个月。
  
      沈浪:“这三千精锐全部给您,我一个都不要,我在镇远城兴风作浪帮您争取十天时间。在这十天之内,您要肃清白夜郡城里面的一切障碍,灭掉一切敌人,将白夜郡城彻底掌握在手中。”
  
      张翀点头:“行。”
  
      说真的,他还没有经过烈度如此高的斗争局面。
  
      白夜郡是苏难的地盘,郡城早就被彻底渗透。
  
      上一任白夜郡守陈起垄也算是一个政坛明星了,年仅四十岁就成为一郡太守,国君对他抱有巨大的期望。
  
      结果上任不到半年,陈起垄就彻底被架空,毫无权力。
  
      他算是硬骨头,依旧没有同流合污,没有成为苏氏的走狗。结果灰溜溜被赶出了白夜郡,罪名也是贪腐。
  
      而且两年前在其他官职任上的贪腐,当时没事,担任白夜郡守的时候反而爆了出来。
  
      如今此人还关在大理寺监狱里面,听说不久之后就要被流放了。
  
      苏氏家族就如同一个权力黑洞,距离越近就越容易被吞噬。
  
      白夜城距离如此之近,当然早就被苏氏经营得密不透风,想要靠普通的政治手段打破这个局面完全是痴人说梦。
  
      唯一的法子就是杀!
  
      把所有不听话的杀得干干净净,哪怕整个白夜郡官场彻底空缺,哪怕所有的秩序都暂时停顿也在所不惜。
  
      杀光之后,整个城市进入军管。
  
      三千精锐掌管一座郡城,足够了。
  
      沈浪笑道:“张公,拿下白夜郡城之后,接下来苏难所有的叛军主力可都交给你了啊。或许有一万多,或许更多。”
  
      张翀道:“我要守多久?”
  
      沈浪道:“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月。”
  
      张翀叹息道:“我们两人真是疯了,就三千多人还要分兵。”
  
      沈浪道:“我才是疯了,身边最多只有几百人,却要面对几千几万敌人。”
  
      张翀道:“国君喜欢冒险,你更喜欢冒险。”
  
      不过还好,沈浪至少已经谋划几个月了。
  
      接着,张翀道:“这三千精锐你一个不要,你身边可就只有几十人了。”
  
      沈浪道:“不,我还有一支非常精锐,非常特殊的骑兵,整整二百人!”
  
      而就在此时。
  
      后面传来了一阵激烈的马蹄声。
  
      顿时,张翀麾下三千精锐在最短时间内原地列阵布防。
  
      “沈公子,沈公子,我们是三公主卫队,三公主卫队!”
  
      一个女将由远而进。
  
      她的身后跟随着整整二百骑,全部都是娘子军。
  
      而且,清一色都是雄伟女壮士。
  
      为首的一个女子,身高一米八,体重二百三,但是看上去并不显得肥胖,却非常健壮。
  
      “末将武烈,拜见沈公子。”那个女将在马上朝沈浪拱手行礼。
  
      武烈?
  
      沈浪早就知道宁焱麾下有一员女猛将,但却从未见过,之前她被派去炎帝国了。
  
      张翀道:“这女子父亲是武卓,曾经的越国名将,当时因为支持宁元武殿下,所以几乎惨遭灭族。”
  
      这个往事沈浪是知道的。
  
      武卓,沈浪对这个人很有印象。
  
      首先他的名字和岳父有一个字一样,其次他的官职很高,镇北大将军南宫敖就曾经是武卓的麾下,真正的越国名将。
  
      在那一场大清洗中,一些地位比较低的将领还能幸免,而位高权重大将,几乎整个家族都遭到灭顶之灾。
  
      当然这也怪宁元武太过于跋扈嚣张,将当时的宁元宪几乎压得喘不过气来,为了夺嫡斗争手段非常激烈。
  
      武卓全族灭了之后,他的女儿武烈当然也惨遭不幸,因为她长相粗壮不美,没有进入教坊司,而是被送去了边军做军奴。
  
      之后因为她武功高强,成为了军中的斗奴。
  
      所谓的斗奴,就是演习上用来决斗厮杀取乐的那一种。
  
      几乎任何一个斗奴都活不久。因为一年到头都是厮杀,都是战斗。
  
      为了取乐大人物,什么事情都要做。
  
      有点像是西方的角斗士,但又不完全是。
  
      因为西方的角斗士好歹还是公开比武决斗,比较公平。
  
      而斗奴可不仅仅是公平决斗,甚至会出现以一敌十,人和野兽战斗等等。
  
      武烈做了七年的斗奴。
  
      浑身伤痕累累,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不知道杀了多少野兽。
  
      但她出身名门,从小熟读兵书,当然不愿意屈身作为一个斗奴,无比渴望自由。
  
      这种斗奴的日子,根本不是人类,更像是一个为战斗而生的野兽。
  
      所以,她杀了自己的将主,并且逃了出去。
  
      这件事情闹得很大,当时整个西军派出了上千人围捕她。
  
      她终究没能逃出去,被抓了。后手脚带着镣铐,被押解进国都,被判处凌迟处死。
  
      而当时宁焱正要北嫁去炎帝国的廉亲王府,正好看到了武烈。
  
      打听了武烈的遭遇之后,宁焱公主路见不平,直接去找国君索要武烈。
  
      国君非常头痛。
  
      因为宁焱为了组建她所谓的娘子军,已经搜刮了不知道多少女壮士,有很多都是罪将之后。
  
      但是她即将要嫁的夫君是什么货色,天下人都知道了。国君也充满了愧疚,实在被宁焱缠得没有法子,就让黑水台的人把武烈换出来。
  
      从那之后武烈就追随宁焱公主,成为她麾下头马。
  
      此女今年已经四十了,终身不嫁。
  
      之前沈浪一直都没有见过她,只见过那个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的女壮士。
  
      “咸奴拜见沈公子。”腰围八尺女壮士娇羞道,她是这支队伍的副首领。
  
      沈浪望着这二百名雄壮娘子军,这大概是宁焱麾下的所有女武士了吧。
  
      “公主殿下被囚禁在宗正寺内,不得脱身,特派遣我们追随公子办差。”女将武烈道:“公主殿下吩咐过,要服从您的任何命令,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腰围八尺女壮士道:“公子,我们这些姐妹要么是犯官之后,要么是卑贱的女力士,全部身处于火坑之中,若非公主殿下相救,我们早就死以非命,这条命早就不当作是自己的了,就算是龙潭虎穴我们也敢去闯一闯,大不了一死!”
  
      宁焱公主把所有的军队都给了自己。
  
      这一点沈浪早就知道了。
  
      他想办法去宗正寺见宁焱公主。
  
      但是,没有成功。
  
      国君下了严旨,一定要将宁焱关满两个月,坚决不能让沈浪和她见面。
  
      他对自己的女儿不放心,对沈浪这个人渣更不放心。
  
      一旦见面,不管在哪里,两个人都会一边称兄道弟,一边滚着睡到一起去。
  
      但是云梦泽跟沈浪说过,宁焱会把麾下所有武士都交给沈浪。
  
      此时见到这雄壮无比的娘子军,沈浪一阵阵心热。
  
      “大尻,你这个兄弟我果然没有交错。”
  
      张翀掀开马车帘子看了一眼,忍不住道:“真乃雄壮之师。”
  
      然后,他朝沈浪望去一眼。
  
      沈浪叹息道:“没办法,人长得太帅,就是招女人喜欢。走到哪里都会有美人对我掏心掏肺!”
  
      此时,张翀有些想要换一辆马车。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女儿,幸好还没有真正掉进沈浪这个火坑,要不然现在也后悔莫及了。
  
      沈浪出了马车,望着这雄壮无比的女壮士骑兵。
  
      脑子里面再一次浮现宁焱公主的面孔。
  
      别看他油嘴滑舌,但是心中却感慨万分。
  
      宁焱公主这个恩情,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还了。
  
      “诸位姐姐!”沈浪站在高处朝着宁焱麾下的二百名女壮士道:“我们接下来要去的是苏难的老巢,真正的龙潭虎穴,虽然不说是九死一生,但也是危机四伏。而且就算建功立业,恐怕也无法加官进爵,你们确定要去吗?”
  
      为首女将武烈道:“若不是公主殿下,我们早已经是死人了。”
  
      腰围八尺女壮士咸奴道:“我本是一个低贱的相扑女奴,有些时候还能穿着裆布摔跤,而有些时候连裆布都不能穿,不听话的时候,直接关在水牢里面,用蚂蟥,用毒蛇折磨我们。完全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若非公主殿下,我们要么早已经死了,要么依旧如同牲畜一般,我们还有什么可畏惧的?这辈子就报答公主的恩情了。”
  
      这话一出,上百名女武士眼睛都红了。
  
      她们的遭遇都是一样。
  
      这二百女武士,一半是犯官之后,一半是女斗奴,相扑女奴。
  
      都是没有家的可怜女子,过着野兽一半的生活,不要说自由,就连做人的尊严都没有。
  
      宁焱公主当时或许是为了好玩,为了组建所谓的娘子军,将他们从火坑救了出来。
  
      而之后,她就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事业。
  
      这一点倒是和仇妖儿很像。
  
      不过仇妖儿更加博爱,她把所有女人都救了下来,绝大部分都是柔弱不堪的。
  
      而宁焱公主,专门去救那些雄壮勇武的女壮士,这样也能壮大她自己的力量。
  
      仇妖儿像是一个女神,让所有可怜女子膜拜仰慕,却无法靠近。她不需要别人帮助,因为她自己就是无敌的。
  
      而宁焱公主倒像是一个中国古代的豪杰,比如樊哙,又仿佛郭解这样的超级大侠。
  
      讲的就是一个义气,她和每一个女壮士都称兄道弟。
  
      当然,她这个女侠客是假的。
  
      她内心深处,还是一个小女人,是一个纯真的女孩。
  
      否则也不会和沈浪一边称兄道弟,一边睡到床上去。
  
      一个豪迈的女侠客,应该睡过之后就彻底放下,相忘于江湖。
  
      而宁焱和沈浪睡过之后,就再也放不下了。
  
      “上刀山,下油锅!”腰围八尺女壮士大呼道。
  
      “上刀山,下油锅!”
  
      “上刀山,下油锅!”
  
      两百个女壮士齐声高呼,直接让边上三千男儿精锐自愧不如。
  
      沈浪道:“好!诸位姐姐接下来要随我出生入死,小弟没有别的礼物相送,就送上最温暖,最贴身的礼物。”
  
      “十三,搬出来!”
  
      沈浪一声令下。
  
      沈十三和几十个武士将一箱又一箱的礼物搬出来。
  
      “诸位姐姐,你们勇猛无比,完全是巾帼不让须眉,但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缠缠绵绵烦人得很。有了我送的礼物之后,每个月那几天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我送给你们的礼物名字就叫作天使之翼。”
  
      “每个人三十片!”
  
      然后,沈十三面如土色地发放礼物。
  
      什么天使之翼?
  
      就是姨妈巾啦。
  
      这些娘子军,哪怕再雄壮也是女儿之身,也很难避免女人的那几天。
  
      所以沈浪觉得自己这个礼物送得还是很贴心的。
  
      果然!
  
      收到礼物的这些女壮士先是一愕,然后面孔一红,最后欢心喜悦。
  
      果然是公主看中的小郎君。
  
      就是贴心,就是知道冷暖。
  
      顿时,二百女壮士对沈浪好感大增!
  
      “继续进发!”
  
      这雄壮无比的二百女壮士,骑着战马加入大军阵列。
  
      而且还是一人双马,把那些走路的步兵给羡慕坏了。
  
      ………………
  
      两天之后!
  
      张翀和沈浪的军队走出了郎郡。
  
      前面官道上,出现了一辆马车,一个老农一般的车夫。
  
      沈浪见之大喜。
  
      从此之后,他的小命高枕无忧啦。
  
      他可是一个非常怕死的人,就算是要去灭苏氏全族,就算是为了报仇雪恨,也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绝对安全。
  
      有了大傻这个超级保镖,还不够。
  
      还要有一个更加牛逼的。
  
      那就是剑王李千秋。
  
      “张大人,你们速度太慢了,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沈浪道。
  
      张翀道:“沈公子,就此告别。”
  
      沈浪起身,一丝不苟朝着张翀行礼拜下。
  
      他和张翀这一分别,大概要一段时间才能相见了。
  
      而且应该会在无比激烈的战场上相见。
  
      沈浪道:“张公,白夜郡城就交给你来守卫了,苏难叛军主力也交给你来抵御了。”
  
      这个任务真是难如登天了。
  
      张翀道:“我竭尽全力,不过你那边,大概比我更加险恶。我好歹还有三千人,你就这二百多人了,却要面对几千几万之敌。”
  
      沈浪笑道:“不,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这边反而是有惊无险,听上去惊天动地,实际上却游刃有余。而您那边是真的难了,苏难会拼尽一切力量,疯狂地攻击您。不过有一个好消息,他已经受伤了。”
  
      张翀道:“果然是好消息,不然我还真有些怕他。”
  
      沈浪道:“张公武功如何?”
  
      张翀道:“还好。”
  
      他说还好,那应该就是非常好了。
  
      真是让人好奇,沈浪从未见过张翀动手过。
  
      沈浪道:“山高水远,大概一个多月后相见,战场上见。”
  
      “战场上见!”张翀道:“沈公子一切顺利,希望我们能够在大决战中,前后夹击彻底消灭苏难叛贼。”
  
      沈浪道:“大决战之日,我一定会赶到,绝对不让张公孤军奋战!”
  
      这两个人啊。
  
      还没有离开国都,就彻底将国君的战略意图彻底丢在一边,疯狂地进行着各自的表演。
  
      ………………
  
      沈浪坐上了前面老农的马车。
  
      剑王李千秋,再一次成为了车夫。
  
      “沈公子,我失败了。”李千秋叹息道,额头皱纹皱得几乎能够夹死蚊子。
  
      沈浪道:“我知道。”
  
      剑王前辈的武功很高,比钟楚客高,甚至比神女雪隐还要高。
  
      但是他有心魔。
  
      小的时候是穷苦之极的农民儿子,稍稍长大后每天都在练武。
  
      哪怕成为了新的剑王,新的剑岛之主,也依旧没有见过大世面。
  
      南海剑王,剑岛之主,这些名头听起来威风八面。
  
      但整个剑岛最多的时候,都不超过四五个人,根本没有所谓的权势一说。
  
      一见高官贵族就哆嗦。
  
      之前去玄武城的时候,他从未进过伯爵府。
  
      后来面对祝兰亭子爵,都不亲手杀,而是让沈浪动手。
  
      苏难何等人物?
  
      百年贵族领袖,越国巨头,雄心勃勃的一方霸主。
  
      那是何等气概?何等气势?
  
      剑王李千秋见到他肯定哆嗦。
  
      所以就算武功再高,气势也被压住了。
  
      沈浪道:“剑王前辈,苏难武功很高吗?”
  
      李千秋道:“非常非常高,关键那股子气势,很逼人。”
  
      沈浪道:“对于您妻子身上的毒,我已经有了大概的思路,但有一些冒险,我可能还要从她体内提取毒素,做许多次实验,才可能化解。”
  
      李千秋道:“我说过了,只要你能救我妻子,让我做啥都可以。”
  
      紧接着他又叹息一声道:“我真是狗屎上不了台面,你要我做的事情我还未必做的了,这一次就失败了。”
  
      沈浪道:“心魔难解。”
  
      接着他道:“您妻子身上的毒,应该也是浮屠山的吧。”
  
      李千秋道:“不知道,但这样可怕的剧毒,应该只有浮屠山才制得出来。”
  
      沈浪道:“雪隐大宗师也中了浮屠山的剧毒,钟楚客大宗师去浮屠山要解药,结果没有回来,雪隐又去救他了。在钟楚客大宗师没有回来之前,大傻的武功可能需要您来指点了。”
  
      李千秋道:“没问题,我已经收到信了,而且是两封。”
  
      一封是沈浪的,一封是钟楚客的。
  
      “钟楚客很了不起,我会按照他的方法,继续教大傻练武的。”
  
      接下来!
  
      沈十三给沈浪赶车。
  
      大傻悲惨的日子又一次开始了。
  
      真的是惨不忍睹。
  
      宁焱卫队的那些女壮士都目光不忍。
  
      太惨了!
  
      大傻又开始了挨打的岁月。
  
      剑王李千秋时时刻刻都在偷袭。
  
      大傻又时时刻刻都在挡剑,尽管是木剑。
  
      之前钟楚客大宗师,每天偷袭大傻三万次。
  
      而现在剑王李千秋,每天偷袭五万次。
  
      你没有看错,五万次!
  
      每秒钟两次,一天偷袭七八个小时。
  
      四面八方,三百六十度偷袭。
  
      钟楚客剑法奇高,大傻一招都挡不住。
  
      李千秋剑法更高,大傻更挡不住了。
  
      而且,这两人一边赶路,一边练武。
  
      经常练着练着就不见踪影了。
  
      等了一个小时后,发现这爷俩在前面等着,大傻如同死狗一样坐在地上喘息。
  
      太惨了!
  
      沈十三本来对练武已经绝望了,现在又充满了希望。
  
      当然并不是因为他变厉害了。
  
      而是他发现大傻也不容易,他的强大也是靠血泪换来的。
  
      原来大家都很惨,那我十三也平衡了。
  
      ……………………
  
      五天之后!
  
      沈浪带着几十名武士,二百名女壮士,进入了越国最西边的城市,镇远城!
  
      苏氏家族的大本营。
  
      这里距离镇远侯爵府,仅仅只有几十里。
  
      不远处,高耸的雪山已经看得清清楚楚,巍峨雄伟。
  
      不远之处,就是羌国。
  
      雪山之下,就是大傻媳妇阿鲁娜娜的部落。
  
      镇远城!
  
      足足是玄武城的两倍大小。
  
      而且街道上行走的,有一半都是鼻高目深的西域人。
  
      这是一座贸易之城。
  
      不知道有多少西域商铺在街边林立。
  
      这是属于苏难的城市。
  
      所有人对沈浪的到来横眉冷对。
  
      见到沈浪和他的二百多军队后,街道上所有行走的人都停了下来。
  
      然后,就站在路边盯着他看。
  
      目光冰冷,不知道像是看动物,还是看死人。
  
      让人不寒而栗。
  
      被一个人冷眼围观不难受。
  
      但是被几百几千人冷眼围观,就相当难受了。
  
      这几千人的眼神并不是说,这里不欢迎你。
  
      而仿佛是在说,这里欢迎你,欢迎你死在这里。
  
      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巨大的黑店。
  
      所有人都准备把你剁碎了做人肉包子。
  
      沈浪扁了扁嘴,不屑一笑。
  
      来到了城主府。
  
      这城主府金碧辉煌,可比玄武城主府大得多了。
  
      几百名武士整整齐齐,站在城主府外面的校场之上。
  
      全副武装。
  
      每一个武士的目光都很冰冷,也如同看死人一般。
  
      每一个城主府武士都将手握在刀兵上,仿佛随时都要冲上来将沈浪乱刀砍死。
  
      名义上,这些武士可都属于沈浪的。
  
      紧接着,一阵大笑声传来。
  
      非常浮夸。
  
      然后,一个穿金戴银的男子走了出来。
  
      “敢问来人是新任镇远城主沈浪吗?在下镇远城主簿苏林,欢迎城主大驾光临。”
  
      什么叫作大驾光临?
  
      我是镇远城主,所以我是这里的主人。
  
      你一副主人迎客的样子?
  
      沈浪望着来人一眼。
  
      此人就是苏林?
  
      镇远侯苏难的侄子,镇远城真正的土皇帝?
  
      他曾经赶跑过三个城主,弄死过两个。
  
      他算是苏难侯爵的嫡系吗?
  
      沈浪下马,哈哈大笑道:“敢问尊驾可是苏难侯爵的侄儿,苏林大人?”
  
      那个男子笑道:“真是在下。”
  
      沈浪无比亲热道:“苏林表哥,小弟沈浪拜见表哥。”
  
      那个男人道:“好说好说,来了镇远城就是自己人,沈浪表弟安好。”
  
      然后,这位苏林热情地上来,就要拉沈浪的手进入城主府内。
  
      沈浪脸上笑容更加殷勤,更加亲热了:“表哥啊,我对你真是仰慕多时了,今日终于见到了,真是三生有幸,以后你可要多多照顾小弟啊。”
  
      “好说好说,都是自家兄弟。”苏林热情道。
  
      然后……
  
      “那我以后可全指望表哥提携了。”沈浪转过头来,直接变脸,下令道:“将他杀了!”
  
      旁边的女将武烈上前,猛地一刀斩去。
  
      瞬间,这个苏林的脑袋直飞上天。
  
      鲜血狂飙而出。
  
      …………
  
      注:今天两更一万五多,昨夜失眠紊乱今天头痛厉害,更新得又晚了呜呜。拜求支持,拜求月票,糕点绝不下火线!
  
      谢谢罪傲,泥岚轩真的几万币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