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218章:隐元会左伯玉惨死!浪爷欺压羌王

第218章:隐元会左伯玉惨死!浪爷欺压羌王


      <content>
  
      黄凤,沈十三跟着沈浪学会了很多杀人术!
  
      一氧化碳只是其中一种。
  
      这是绝对密闭的隔离房,墙壁的每一块木板都严丝合缝,就算有缝隙也非常细微,哪怕沈浪这铁皮管非常扁,非常细也很难插进去。
  
      阿鲁娜娜公主得的是真天花,所以简直痛苦不堪,奇痒难忍,根本就睡不着觉。
  
      一直到喝下了沈浪的麻醉散后,才昏沉沉睡过去。
  
      而大傻一直握住她的手,呆呆地坐在那里。
  
      不过就算他见到黄凤在做什么,他也不会出声的,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媳妇身上。
  
      媳妇真好看,脸上长那么多天花痘子,还是这么好看,我一定会让二傻治好你的。
  
      两个隔间只隔着一层板壁,黄凤找到一道稍稍大一些的缝隙,然后用火盆烤。
  
      那木板刚刚伐下来不久,所以还是湿的,被火一烤就萎缩了,中间的缝隙就变大了。
  
      然后黄凤就把火盆彻底盖得严实。
  
      氧气不够,木炭燃烧就不充分,就会产生大量一氧化碳。
  
      通过管子源源不断地进入隔壁间内。
  
      确保输入了足够的一氧化碳,足够让羌国三王子阿鲁罕死了之后。
  
      黄凤收回管子,用水浸透被撑开的木头缝隙。
  
      吸饱了水之后,木头膨胀,那个缝隙再次愈合起来,在用工具压平。
  
      一切毫无破绽。
  
      甚至大傻从头到尾都没有转过身来。
  
      媳妇,我一定会让二傻治好你的。
  
      ………………
  
      隐元会道士左伯玉得意而又焦急。
  
      得意是沈浪很快就要死了,焦急是因为他心虚啊。
  
      确实如同沈浪所料,羌王劫掠西域的时候,蹂躏一个绝美的西域女子,然后下面染了病。
  
      不致命,但是又烂又痒,可把羌王吓坏了。
  
      他又不懂医学,觉得再这样烂下去,自己就有生命危险了,至少会变太监。
  
      而这个时候左伯玉出现,拯救了他的人生和幸福。
  
      然而,这一切都是隐元会安排的,羌王的得病也是隐元会的阴谋。
  
      左伯玉的计划是步步升级的。
  
      先治好羌王下面的脏病,然后治好两个小王子的“天花”。
  
      接着用最后一副神药,治好三王子阿鲁罕的“天花”。
  
      接下来的神来之笔是什么?
  
      羌王阿鲁冈,很快也会得所谓的“天花”了。
  
      不是明天,就是后天。
  
      左伯玉道士是羌王的大夫,每天给他治疗下面,最容易下某种某些疱疹之毒了。
  
      而且和三王子阿鲁罕的水痘疱疹还不一样。
  
      三王子只是皮肤表面的问题,很容易就治好。
  
      左伯玉给羌王下的疱疹之毒是非常猛烈的,是从人体上取来的活体病毒。隐元会是非常强大的组织,对各方面研究都很先进。
  
      潜伏期结束后,病毒就会遍布全身,无数的疱疹和水痘都会爆发出来。
  
      非常狂暴,非常可怕,给人感觉就是最凶猛的天花。而且至少需要几天几夜,才能治好痊愈。
  
      左伯玉提前说神药已经用完了。
  
      而羌王爆发了最可怕的“天花”,那结果会怎样?
  
      为了活命,羌王当然会答应左伯玉的某些要求,成为隐元会手中的一把锋利战刀。
  
      所以,左伯玉的阴谋很大。
  
      至于洛雁,确实是隐元会派来的卧底。
  
      但羌王即将爆发最猛烈假天花的秘密,她也不知道,只有左伯玉一人知晓,这种秘密越少人知道越好。
  
      “羌王,你的最猛烈假天花赶紧爆发吧!这样我就能够成为你的救世主了,能够对你予取予求了。”
  
      不过,还是要先杀掉沈浪。
  
      这个孽畜若活着,容易妨碍他左伯玉的计划。
  
      …………
  
      沈浪一直都在思考一个问题。
  
      阿鲁罕和阿鲁娜娜的天花爆发得太巧合了。
  
      偏偏左伯玉要被赶走的时候,这两人的天花就爆发了。
  
      就好像专门是为了挽救左伯玉而爆发的一般。
  
      但沈浪细想之后,发现这里面有阴谋。
  
      因为不管真假天花的疱疹水痘,都需要提前感染,都有潜伏期的。
  
      左伯玉又不知道沈浪要来害他。
  
      所以,阿鲁罕的假天花,阿鲁娜娜的真天花,都是左伯玉预谋已久的。
  
      最关键的是,左伯玉已经治好了两个小王子所谓的“天花”,完全证明了自己是神医,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再次上演治好三王子的奇迹呢?
  
      而且,还要用阿鲁娜娜的真天花作为陪衬。
  
      关键是他刻意强调了好几次,最后一支神药。
  
      于是乎,沈浪有了一个大胆而又合理的推测。
  
      左伯玉的最终目标是羌王!
  
      之前治好了羌王下面的难言之隐,仅仅只是为了取得亲生,获得晋升之阶。
  
      而且那病只是痛苦,不会死人。
  
      但天花是会死人的,尤其是猛烈型天花,几乎百分之百致死。
  
      到时候羌王若发作了一种看起来非常可怕的“天花”,仿佛必死无疑的样子。
  
      关键是那个时候左伯玉的神药已经用完了。
  
      那时他可以提出,这个神药的材料只有某某组织才有。
  
      为了活命羌王应该怎么办?
  
      当然只能答应隐元会提出的要求!
  
      哪怕是非常不合理的要求。
  
      当然这一切只是沈浪的推断,但他觉得距离真相已经很近了。
  
      他确实是天生的阴谋者,哪怕左伯玉的阴谋还没有真正开展,就已经被他嗅出了破绽。
  
      ………………
  
      王宫之内!
  
      沈浪正在疯狂地进谗言。
  
      “羌王,作为未来的合作伙伴,我必须揭发一个阴谋。”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在西域劫掠还没有完成就匆匆回羌国,应该是得了某种难言之隐的病,对吗?”
  
      沈浪问这个话的时候,目光紧盯着羌王。
  
      为何他能推断出来?
  
      因为一直到现在为止,羌王都本能去挠下面。
  
      而且他让沈十三花钱收买羌王宫内的奴仆,得知羌王已经一两个月没有近女色的,一直到几天之前才开戒。
  
      有人或许会说,关于羌王近一两个月没有近女色的消息是那么容易买的吗?
  
      对,就是这么容易卖到。
  
      越国这样严密的大国,都能从太监那里买到消息,买到宫内的御宝,更别说羌国这种野蛮之地了。
  
      羌王没有回答。
  
      但沈浪已经得到答案,他继续道:“然后左伯玉出现,拯救了您的幸福生活。我听说过,您对女人已经非常挑剔了,而且也非常小心。就算劫掠来的女子,您也要派人检查很多遍才享用,但为何这次在西域却那么急不可耐?”
  
      羌王目光陷入回忆,却依旧没有说话。
  
      因为那个女子太美了,美丽到让人炫目。
  
      关键她的打扮很像是一个女人,羌王的梦中情人雪隐大宗师。
  
      当然仅仅只是打扮,气质差得很远,绝美的容貌和身姿也有差距。
  
      但那个女子看起来真的很纯洁,完全想象不到会有脏病。
  
      而且,她也是处/子啊。
  
      所以,羌王迫不及待地蹂躏了她。
  
      然后,他染病了。
  
      沈浪道:“我现在严重怀疑,您在西域的染病也是左伯玉的阴谋,他潜伏到您的身边是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和妃子洛雁应该有了勾结。”
  
      羌王顿时陷入了绝对的多疑中。
  
      然后,他冷冷道:“你来到我的身边,难道就没有阴谋吗?”
  
      沈浪道:“当然有,我早就说过了,我来羌国就是为了灭苏氏家族。”
  
      “做梦吧。”羌王心中暗道。
  
      此时,左伯玉匆匆忙忙地冲了进来。
  
      “大王,沈浪不管说什么谗言您都不要信,他已经是临死之前的挣扎了。”
  
      道士左伯玉直接跪在羌王的面前。
  
      沈浪冷笑道:“是不是谗言,你自己心里清楚。”
  
      左伯玉道:“大王,距离天亮只有两个时辰了,很快结果就出来了,我能不能在一夜之间治好天花,明日一早就能见分晓。而沈浪呢?他现在连公主的隔离房间都没有进去过,他不但不会治,而且还害怕自己被传染,他说的都是假话啊。”
  
      羌王一听,这话也很有道理。
  
      沈浪口口声声说会治天花,为何还不去治?
  
      甚至连娜娜的隔离房也不敢进?
  
      左伯玉道:“大王啊,我才是王族唯一的希望啊。只有我在,就算王族的其他成员得了天花,我也能救啊,两个小王子就是最好的例子,明日三王子阿鲁罕,也能证明我是天下唯一能治天花的神医。”
  
      这话已经隐隐带着警告了。
  
      大王,如今羌国的天花爆发得这么严重,您难道就不担心自己也会传染上吗?
  
      到时候若没有了我,谁来救您?
  
      我已经证明过自己的神医能力了。
  
      而沈浪到现在为止,完全是空口白牙。
  
      您如果听信了他的谗言而怀疑我,岂不是断绝了自己的后路?
  
      羌王一听,果然非常有道理。
  
      万一自己染上天花怎么办?
  
      还是左伯玉比较靠得住些,毕竟他已经有过治疗成功的例子了。
  
      顿时,羌王怒斥道:“来人,把沈浪给我扔出去。”
  
      两名武士上前,直接抓着沈浪往外拖。
  
      房内就剩下羌王和左伯玉二人。
  
      羌王忽然道:“今日行房猛烈了一些,下面竟然还有一些痒,有一些红肿。你来看看。”
  
      然后,他直接拽下了裤子。
  
      左伯玉提灯仔细检查。
  
      他不由得想,到底是羌王的幻觉,还是体内的毒要发作了,最可怕狂暴的假天花要发作了呢?
  
      检查之后,道士左伯玉道:“大王放心,您的命根没有问题,只不过之前完全蜕皮新长,所以比较脆弱,加上您又太勇猛,所以稍稍有些磨损,才会觉得疼痛和麻痒,完全没有问题,只不过在那方面您稍稍克制一些。”
  
      羌王高兴地提上了裤子,然后道:“反正也快天亮了,就索性不要睡,本王带你去参观宝库。”
  
      左伯玉无语,已经参观过很多次了,因为羌王特别喜欢显摆。
  
      大王,不管是显摆还是收买人心,你能不能用其他套路。
  
      接下来羌王兴致勃勃地带着左伯玉参观宝库,尤其是沈浪刚送的三尺翡翠雕像。
  
      道士左伯玉见了,也啧啧称奇。
  
      不过他话音一转,道:“大王,明日一早结果揭晓,若证明我一夜之间能够治好三王子的天花,那沈浪还杀不杀?”
  
      羌王皱眉,他毕竟答应过神女雪隐的。
  
      而且沈浪一直再送礼物给他,扣押着他,岂不是能够源源不断讹诈金氏家族?
  
      但这左伯玉能够治疗天花,又不好寒了他的心。
  
      于是,羌王道:“这样如何,我们不杀他,但是打断他的手脚,并且将他囚禁在铁笼里面。砍断他一只手送去金氏家族,让他们花钱赎买如何?”
  
      左伯玉道:“而且就算金氏家族掏出再多钱,您也不可能放掉他。”
  
      羌王道:“对,就这样。”
  
      左伯玉道:“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
  
      羌王一旦显摆自己的宝库就没完。
  
      很快两个时辰过去了。
  
      左伯玉忍不住道:“大王,天亮了,时刻到了。”
  
      …………
  
      早晨太阳已经升起。
  
      羌王,道士左伯玉,沈浪,整个羌国王族近百人,都站在羌王宫的大门口。
  
      因为结果又要再一次揭晓了。
  
      之前左伯玉治好了两个小王子的天花,但却花了好几天的时间。
  
      这次,他竟然要一夜之间治好三王子阿鲁罕的天花。
  
      究竟能不能上演奇迹?
  
      如果再一次成功的话,那左伯玉就成为了真正的神医。
  
      整个羌国王族,再也不用担心天花的威胁了。
  
      所以,羌国王族的几乎所有成员全部到场见证这一幕。洛雁仿佛是为了避嫌,又因为昨夜受伤太重,所以躺在床上没有来。
  
      道士左伯玉大声喊道,他马上就要迎来了他人生最辉煌的时光。
  
      “大王,诸位王妃,诸位王子,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我左伯玉不但能够治疗天花,而且一夜之间就能治好。”
  
      “尽管最后一副神药已经用完了,但我很快就会去配新的神药。”
  
      “羌国的王族再也不用承受天花的死亡威胁了。”
  
      “而这个越国的沈浪呢?他不但害死了羌国的勇士,还吹嘘说自己会治天花,结果到现在连公主的房间都不敢进去,所以他完全在撒谎。”
  
      “我昨天立下了军令状,若我成功在一夜之间治好三王子的天花,就杀掉沈浪,大王此话可还算数?”
  
      羌王一愕,昨夜明明答应好的。
  
      左伯玉当然觉得杀掉沈浪,才能彻底放心,否则只要他活着就是夜长梦多。
  
      而且,羌王最猛烈的假天花已经要爆发了。
  
      很快就是羌王求他了。
  
      他的畏惧之心,已经淡化很多。
  
      羌王随意点了点头。
  
      左伯玉大声道:“诸位王子,等下结果一揭晓,三王子若一夜之间痊愈,你们就立刻杀了沈浪。”
  
      “好!”剩下几个羌国王子大声喊道。
  
      已经三个兄弟感染天花了,他们也充满不安啊,此时尤其需要巴结神医左伯玉。
  
      听到他的话后,立刻将手握在宝剑上。
  
      只要阿鲁罕痊愈,他们就立刻冲上去斩杀沈浪。
  
      而房间里面的大傻做好了一切准备。
  
      一旦沈浪有危险,他就立刻冲出来相救。
  
      阿鲁娜娜公主也醒了,望向大傻的目光已经充满温柔。
  
      左伯玉盯着沈浪,得意冷笑道:“小孽畜,你死定了,跟我斗,你还太嫩了。”
  
      沈浪此时还真有些佩服这个道士。
  
      确实是一个厉害人物啊,差一点就成功了,差一点点他就要掌握羌王了。
  
      只不过遇到我浪爷,算是你倒霉啊!
  
      沈浪不由得道:“左道长,如果您没有治好三王子阿鲁罕呢?”
  
      左伯玉心中冷笑,怎么可能?昨天晚上,三王子脸上的水痘已经褪下去了,我现在只不过等他麻醉散效果褪去醒来而已。
  
      于是,左伯玉朗声道:“我已经立了军令状,若不能治好三王子阿鲁罕,我就死在大王面前。”
  
      沈浪道:“一言为定!”
  
      左伯玉道:“一言为定,沈浪我看你怎么死!”
  
      “开门,迎接三王子阿鲁罕痊愈!”
  
      左伯玉猛地一声令下。
  
      顿时,守在外面的武士小心翼翼上前打开门。
  
      从昨夜到现在,这几十个武士守卫这两间隔离房,一步也没有离开。
  
      打开门之后,那个武士小心翼翼探了一眼。
  
      顿时吓了一大跳。
  
      因为,三王子脸上出现了诡异的潮红,浑身湿漉漉的。
  
      不仅如此,嘴角还带着可怕的微笑。
  
      看上去,仿佛是一个死人。
  
      左伯玉在外面喊道:“三王子,该醒了,出来吧。”
  
      麻醉散的效果,应该已经过去了啊。
  
      里面的阿鲁罕没有任何反应。
  
      左伯玉又喊道:“三王子,出来吧。”
  
      声音又大了一些。
  
      但是,里面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开门的这个武士颤抖道:“大王,三王子好像……好像已经死了。”
  
      这话一出。
  
      羌王猛地震颤,羌王妃苏莫猛地一抖。
  
      左伯玉惊声道:“不可能,怎么可能?”
  
      然后,他猛地冲了进去。
  
      顿时,见到了一具诡异的尸体。
  
      浑身潮红,脸上仿佛还露着微笑。
  
      早已经死得透透了。
  
      顿时,左伯玉仿佛被雷击一般,整个人几乎要瘫倒在地。
  
      这,这怎可能?
  
      昨天晚上,阿鲁罕明明已经好了啊。
  
      而且,他只是区区水痘皮疹而已,怎么会死?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外面,羌王怒道:“左伯玉,到底怎么回事?”
  
      那个武士道:“大王,三王子真的死了。”
  
      沈浪尖声道:“左伯玉,你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把三王子给治死了,你昨天可是立过军令状的,现在你可以死了!”
  
      左伯玉全身僵硬,一下子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反应。
  
      头脑一阵阵昏眩,眼前一阵阵发黑。
  
      这中间究竟出了什么变故啊?
  
      此时沈浪在外面喊道:“妖道左伯玉,你治死了三王子,赶紧出来受死。”
  
      此时,道士左伯玉反应了过来,指着沈浪道:“是你,是你,肯定是你动的手脚,是害死了三王子。”
  
      沈浪惊声道:“大王冤枉啊,我昨天一步都没有靠近过这两间隔离房啊,所有人都可以证明啊。”
  
      没错,沈浪确实没有靠近过,就连羌王也可以证明。
  
      沈浪道:“我难道有百步之外取人性命的本事?左道长你也太抬举我了。”
  
      左伯玉道:“那就是你身边的人,大个子和那个女人,是这两人杀了三王子。”
  
      这话一出,房间里的阿鲁娜娜怒了。
  
      大傻这么好的人,这么善良的人,你竟敢冤枉他?
  
      她猛地冲了出来,满脸都是天花水痘。
  
      顿时所有人吓了一跳,后退了好几步,唯恐被她传染上。
  
      阿鲁娜娜走到左伯玉的面前,寒声道:“我昨夜就在隔壁,若有人去杀了阿鲁罕我能不知道?就是你治死了他,就是你治死了他。”
  
      左伯玉大声喊道:“大王,一切都是阴谋啊,他们陷害我啊。”
  
      阿鲁娜娜猛地抄起大傻的铁棍,冷笑道:“你既然立下了军令状,那你就死吧!”
  
      “噗刺!”
  
      阿鲁娜娜猛地铁棍猛地刺下。
  
      瞬间穿透了左伯玉的身躯,将他钉在了地上。
  
      心脏刺穿,瞬间暴毙!
  
      这个隐元会的道士,好不容易有了出来建功立业的机会,好不容易就要迎来了人生的辉煌巅峰。
  
      就这么戛然而止。
  
      死了!
  
      沈浪闭上眼睛。
  
      哇!
  
      太爽了!
  
      不需要自己动手,仇人就死了。
  
      左道长,你都来不及上我的仇人名单便死了,也真是太快了啊。
  
      我的敌人中,就算余放舟起码还撑了一天才死,你连一天都没有撑到啊。
  
      接下来,你的成果,就由我来享用了。
  
      无敌是多,多么寂寞。
  
      无敌是多,多么空虚。
  
      ………………
  
      阿鲁娜娜重新回到了隔离房中,大傻依旧陪着她,一遍又一遍安慰她:二傻一定会治好你的。
  
      所有羌国王族陷入惶恐。
  
      左伯玉神医的神话?竟然是假的?
  
      竟然治死了阿鲁罕?
  
      那之前两个小王子的治愈是怎么回事呢?
  
      沈浪道:“大王,那两个小王子实际上是靠自己的运气撑过去的,而且他们得的是温和型的天花,自愈的概率很大,这左伯玉就贪天之功。而一旦得的是狂暴性天花,那几乎百分之百必死的。”
  
      对于这一天,羌王也有所了解。
  
      温和型的天花,出的水痘少一些。
  
      而狂暴性的天花就很吓人了,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水痘,如果鬼一般可怕。
  
      必死无疑的。
  
      羌王道:“沈浪,你口口声声说你能够治疗天花,到底是真还是假?”
  
      沈浪道:“当然是真的,左伯玉死了,事实证明我才是唯一能够治愈天花之人。”
  
      羌王道:“那就证明给我看,赶紧去治娜娜。”
  
      沈浪道:“我当然会去治娜娜公主,而且我还会拯救羌国万民。但是在此之前,我有一个条件。”
  
      羌王面孔一抽搐,寒声道:“说。”
  
      沈浪道:“请您随随便便写一份认罪书,让您的使臣送往越国,向国君赔罪。”
  
      这话一出,羌王暴怒。
  
      左伯玉死了,沈浪你竟敢讹诈我?
  
      你竟敢欺我?
  
      暴怒之下的羌王,忍不住又伸手去挠了一下。
  
      下面确实比较痒,不过左伯玉说了,是昨天行房用力过猛。
  
      “来人,将沈浪给我关进铁笼子里面,当成奴隶一般锁起来。”
  
      “是!”
  
      然后沈浪被几个羌国武士锁上了铁链,关进了囚笼里面,和众多奴隶关押在一起。
  
      ………………
  
      囚笼之内的沈浪,却优哉游哉。
  
      快了!
  
      羌王所谓的狂暴性“天花”就快要发作了,已经有些隐藏症状了。
  
      阿鲁冈,我就等着你来哀求我救命了。
  
      然后,被我予取予求了。
  
      真的天花我沈浪治不了,但是羌王你即将爆发的假天花,我是能治的啊。
  
      真没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
  
      左伯玉,你的成果我却之不恭了啊。
  
      哈哈哈哈!桀桀桀桀!
  
      ………………
  
      注:第三更送上,今天又写了一万九千多,又是早上五点,真是四肢发软了。
  
      兄弟们,真的需要你们的支持啊,支撑我继续拼下去的意志,叩首拜求了!</content>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