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135章:浪爷惊世才华,震撼全场!

第135章:浪爷惊世才华,震撼全场!

    “哄抬姹价?”四王子宁禛道:“沈浪你知道这话一出,天下女子都将视你为仇敌啊。你的才华难道就是作出这等下贱卑劣之语吗?就单单这一句话,我就该掌你的嘴巴。”
  
      这话确实低俗之极了。
  
      姹是什么?
  
      就是女子最不能明言的部位。
  
      这是真正的下三路啊。
  
      沈浪一笑,没有再言语。
  
      祝文华心中幸灾乐祸,看你沈浪还得意,四殿下都亲自来教训你了。
  
      沈浪见之,暗骂一声傻叉,
  
      四王子宁禛这明明是推波助澜,着重点出沈浪说的这四个字低俗之极,但是会流传开来。
  
      俚语也会成为典故的。
  
      古代有许多成语,就是不经意间说出,然后广为流传,成为典故,作为成语。
  
      沈浪说的这四个字,太低俗了,一定会受到市井之人的传颂。
  
      如此一来,祝文华会成为舔狗的代名词,张春华会成为姹价的代名词。
  
      所以,张春华才会如此生气。
  
      试问这个时候,祝戎总督怎么会来掺这摊浑水?
  
      难道,他也想要成为这个恶俗典故中的一个人物吗?
  
      他祝总督可是要做一代名臣的,怎么会去染这种臭事。
  
      他若是给祝文华做媒,岂不是也成为了哄抬姹价的人之一了?
  
      况且,四王子已经开口推波助澜,所以做媒之事,就此作罢。
  
      祝文华犹不自觉,朝着沈浪道:“你觉得我做得诗不好,在场有诸位大家,那么请你也为张春华小姐做一首诗,我倒要看看是何等的出色,何等的不卑不亢?”
  
      真是好低级的手段啊。
  
      祝文华还是典型的舔狗思维。
  
      沈浪这首诗若是遍地张春华,显得我祝文华对张小姐特别好?你看看,沈浪竟然写诗骂你。
  
      若沈浪这首诗抬高了张春华,那你沈浪也是一个舔狗。
  
      沈浪笑道:“说来我这里还真有一首诗。”
  
      张春华耳朵竖起。
  
      对祝文华的诗,她是不关心,不在乎,听了犯恶心。
  
      而对沈浪的诗,她真是充满了期待,哪怕是下流的诗,她也听得刺激。
  
      因为,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渣。
  
      沈浪道:“不过这首诗不是做给张春华小姐的,而是做给池予小姐的。”
  
      这话一出,张春华直接将筷子拧断了,沈浪我总有一天会弄死你。
  
      林黛玉一般的池予不由得一愕,道:“可是,我与沈公子并不相识啊。”
  
      她是商人之女,对沈浪这样的男子并不欣赏,她欣赏的是张晋这样能够建功立业的男子,所以当然要撇清任何可能引起误会的关系。
  
      沈浪道:“池小姐虽然不认识我,但我对你已经神交已久。”
  
      又一个神交已久。
  
      池予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但心中却已经充满冷意。
  
      因为沈浪在调戏她。
  
      你沈浪这样有点小才的卑贱平民子弟,我池予还瞧不上。
  
      这点还真是商人家的共性,都热衷追逐权力。
  
      反而金木兰这样的权贵千金,更加注重男人的长相和才华。
  
      真是缺什么就补什么,比如金木聪的名字。
  
      张春华道:“沈公子的诗,我倒是想要听听,池姐姐秀外慧中,仿若天降之人,怎么夸都是不为过的。”
  
      沈浪道:“这首诗的名字叫《赠池予》。”
  
      所有人耳朵竖起,心中鄙夷。
  
      这不是秦楼楚馆,任何给女人做的诗,不管是歌颂还是贬低,都是不入流的。
  
      祝文华更是不屑,你沈浪跪舔池予又有何用?人家是要嫁给张晋的,才瞧不上你这等平民货色。
  
      林黛玉一般的池予垂下头去,不做倾听,也不做抗拒,显得风轻云淡。
  
      沈浪念道:
  
      徐贾求贵访权门
  
      张君有才却无诚
  
      可怜夜半惊焰起
  
      不见芊芊见鬼魂
  
      这首诗一出,张晋顿时变了脸色。
  
      这首诗明着是送给池予,实际上是在讽刺张晋放火杀妻。
  
      说徐光允为了富贵找到张翀这个权势之家联姻,但是张晋此人有才无德,徐光允此举非但没有给家族带来富贵,反而惹来了灭门之祸。
  
      这诗写得真是极好。
  
      尤其是最后一句,不见芊芊见鬼神,说徐芊芊香消玉损,已经变成了亡魂。
  
      你池予不是要嫁给张晋吗?看看你上一任徐芊芊的惨剧吧。
  
      祝戎总督第一次正眼看沈浪。
  
      他也知道有《风月无边》这本书,更知道沈浪有急智。
  
      真正见面之下,发现其诗文才华,确实了得啊。
  
      关键沈浪这不是作诗显摆,而是当作武器来用。
  
      全场静寂,无人讨论。
  
      而池予的脸色,终于不是那么风轻云淡,而是露出了些许的冷清。
  
      ……………………
  
      接下来,足足好一会儿,宴会的气氛才有所恢复。
  
      祝文华见到总督大人久久没有出面做媒,心中才知道,今日求婚是不了了之了,顿时对沈浪更加充满恨意。
  
      而祝兰亭子爵更是怒容满面。
  
      坏人好事如同杀人父母啊。
  
      我儿祝文华迎娶张春华关你沈浪何事?你为何要出面阻挠?
  
      原本我祝兰亭还不想用这么激烈的手段,但现在是你沈浪逼我的。
  
      猛地一咬牙,稍稍犹豫了片刻,祝兰亭子爵起身道:“四殿下,臣有一事相禀。”
  
      四王子宁禛一愕,道:“兰山请讲。”
  
      称呼其爵名,也算是一种亲近了。
  
      祝兰亭道:“沈浪曾经写过一本书《金X梅之风月无边》。”
  
      这事大家都知道,而且都看过了。
  
      那又如何?
  
      祝兰亭子爵道:“在这本书中,西门庆有一个小妾名字叫李瓶儿,而我正好得知四殿下您也有一个小妾,在娘家的小名就叫瓶儿。沈浪此书是在玷污殿下您,是在玷污您的妾侍。在《风月无边》这本书中花太监用勉铃虐待李瓶儿,使她患上了妇科崩漏症,这是何等之大不敬?请殿下降罪。”
  
      这话一出,沈浪心中破口大骂,
  
      真是日你娘啊,祝兰亭。
  
      鬼知道宁禛的小妾儿时小名叫瓶儿啊。
  
      要是这样都有罪,那天下写书人别活了。
  
      四王子宁禛不由得皱眉不快。
  
      紧接着祝兰亭子爵道:“同样有罪的还有那个印刷这本书的商人邓先,我已经将此人抓来了。”
  
      这邓先是阳武郡太守小妾的兄弟,也是有靠山的人,不是祝兰亭想抓就抓的。
  
      但是现在祝兰亭直接把四王子拉上,阳武郡太守也就不敢阻拦了,他虽然和张翀不和,但也是属于太子一系的,四王子是太子的左膀右臂,他当然不能得罪。
  
      所以,春画大佬邓先祸从天降,被抓了过来,真是殃及池鱼了。
  
      很快猥琐的邓先被带了进来,双手被绳子捆绑,浑身带伤,显然挨打过,尤为凄惨。
  
      进来之后,祝文华上前一踢,让邓先跪下。
  
      邓先见到沈浪,顿时如同见到救星一般,大声哀求:“沈公子,救我啊!”
  
      四王子宁禛心中也非常不快。
  
      你祝兰亭找什么事啊?惹什么麻烦啊。
  
      《金x梅之风月无边》这本书难道我没有看过吗?
  
      我难道不知道里面西门庆有一个小妾叫李瓶儿吗?
  
      我都故作不知,你挑什么刺啊?
  
      这绝对不是四王子宁禛宽容大度,而是越国几乎很少因言获罪,因文获罪。
  
      抓住敌人文章里面的一些字眼往死里攻击,这样是会导致文/字/监狱的,会让所有读书人风声鹤唳。
  
      他宁禛还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关键是这个小妾,他是一个月前才纳进门的,沈浪又不是神仙,会知道她的小名叫瓶儿。
  
      之前沈浪书中藏的天诛矜君四个字,李文正被害得还不够惨吗?
  
      但是现在被祝兰亭子爵戳破了这件事情,又不能不管,不能不惩罚。
  
      否认又有人会觉得宁禛软弱可欺了,自己的小妾被别人羞辱也无动于衷。
  
      祝兰亭也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所以一开始他没有打算拿出这事攻击沈浪,那样反而会引起四王子不快。
  
      但是现在,他实在忍不住了。
  
      你沈浪坏我好事在先,就别怪我出手卑鄙了。
  
      不过,祝兰亭也知道,单凭这件事情不能奈何沈浪。
  
      在玄武伯爵府覆灭之前,沈浪不管怎么作妖都不会有事。
  
      大家都等着金氏家族灭亡呢,就不要节外生枝了。你若弄死了沈浪,玄武伯借机发作说金山岛之争我们不比了怎么办。
  
      所以沈浪一定要死,但不能现在死!
  
      但是若能够弄死邓先,也算是在沈浪脸上狠狠打了一个耳光。
  
      邓先为你沈浪出书,而现在却因为你而死,你沈浪罪过不罪过啊?连自己的走狗都保不住啊。
  
      四王子宁禛是真不想接这一茬,但就算为了颜面也要惩罚一下邓先这个倒霉蛋。
  
      他决定,随便打个二三十棍子算了。
  
      一来也略作惩罚,二来也不显得他刻薄狭隘。
  
      于是,他这就要下令杖责邓先。
  
      此时张翀忽然笑道:“四殿下,这事说是有错也可以,说没错也可以,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宁禛道:“张太守请说。”
  
      张翀道:“沈浪你不是才华横溢擅长作诗吗?限你在邓先被拖出去之前作一首诗为他辩解,只要诗做的好,做的精彩,这邓先就无罪,如何?”
  
      四王子宁禛不解,为何张翀要如此?
  
      张翀接着道:“当然这首诗不但要为邓先辩解,而且还要表达你对玄武伯爵府境况之感触,毕竟金山岛之争就在眼前,决定金氏家族命运的时刻就要到了,你应该有所触动吧。”
  
      沈浪立刻警觉。
  
      张翀这是在试探虚实啊。
  
      所有人都觉得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必败。
  
      张翀也这么认为。
  
      但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诗由心生,能够反应出一个人的情绪。
  
      尤其是在如此急切之间,更难细细雕琢,只能发自肺腑。
  
      所以,张翀想要通过诗词去探测沈浪的内心真实想法。
  
      宁禛立刻明白了张翀的想法,点头道:“行,就这法子,而且也是一件雅事不是?但是丑话说在前头,沈浪你这首诗若是做得不好,那邓先就罪加一等,杖责五十。”
  
      五十杖打下去,是会死人的。
  
      邓先若是为了沈浪出书而被打死,那他于心何忍啊?
  
      所以,这首诗一定要做得极好,能够惊艳众人。
  
      而任何好诗,都不是靠雕琢的,而是发自内心的情感。
  
      所以这首诗又一定要刻画出沈浪对玄武伯爵府的热爱和悲观。
  
      这样才会让张翀等人更加坚定判断,金山岛之争玄武伯爵府必败。
  
      因为连沈浪这样伯爵府的核心成员也如此绝望无助。
  
      张翀寒声道:“将邓先拖出去,杖责五十,打死不论。”
  
      几个武士进来,直接将邓先往外拖去。
  
      邓先恐惧大呼:“沈公子救我,救我啊……”
  
      一旦邓先被拖出门槛,沈浪没有做出这首求情的好诗,那就算作输,邓先就要被打死。
  
      时间无比紧迫。
  
      根本无从考虑的。
  
      仅仅只有几秒钟时间而已,邓先很快就要被拖出门槛打死了。
  
      “沈公子救我啊,救我!”
  
      沈浪猛地起身道:“慢!”
  
      张翀道:“可是心中有诗了?那就念出来,做得好邓先就无罪释放,做的不好邓先就要受罪了。”
  
      沈浪情绪悲伤。
  
      望了一眼大厅内的灯火,此时傍晚时分,天还没有彻底黑下,所以烛火显得不太明亮。
  
      外面夕阳西下,景色无比美丽,可惜很快就要夜幕降临。
  
      他的诗有了,悲声念道:
  
      半晚灯不亮
  
      孤身现鸿宴
  
      夕阳无限好
  
      只是坠黄昏。
  
      这首诗念完后,全场静寂!
  
      张春华的几乎都肝颤了,这样的男人真是让人……迷醉。
  
      张翀和祝戎总督,宁禛王子对视一眼。
  
      沈浪这诗词才华,真是……让人惊艳之极啊。
  
      甚至有些无法想象。
  
      这首诗,真是经典啊。
  
      至少在场众人,没有一人能够做出。
  
      首先,诗中要为邓先脱罪。
  
      这首诗中每一句的第三个字分别是:灯,现,无,坠。
  
      这是谐音,邓先无罪!
  
      把这四个字藏进诗中不难,关键要符合意境啊。
  
      看看此情此景。
  
      因为傍晚时分,天色昏暗下来了,所以要点上烛火。
  
      但是不到晚上黑夜,烛火就显得不亮。
  
      所以这第一句,半晚灯不亮,显得尤为贴切。
  
      第二句,孤身现鸿宴。
  
      在场众人皆是沈浪敌人,称之为鸿门宴不为过。(当然鸿门宴是西汉时期的典故,在此算是小小谬误挪用)
  
      前两句还不算什么,最后两句实在是惊艳啊。
  
      夕阳无限好,只是坠黄昏。
  
      这表达了沈浪对玄武伯爵府的无限热爱,但是对金氏家族的未来表示悲观和绝望。
  
      太阳西沉,谁也拯救不了。
  
      这就如同玄武伯爵府之覆灭是大势所趋,谁也无法挽回,沈浪之才也无能为力。
  
      关键此时外面的天色,正是夕阳西下啊。
  
      此情此景,此心此感,整首诗都充满了悲观和凄凉。
  
      这样的句子,百年不遇啊。真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
  
      真是让人叹息,让人震撼。
  
      沈浪知道,要见好就收,免得过火。
  
      今天宴会的任务完成了,不要泄露任何虚实,继续让敌人觉得玄武伯爵府必败。
  
      这样金山岛之争胜利的时候,才能给敌人致命一击。
  
      于是沈浪满脸悲凉,凄声道。
  
      “浪偶感不适,这便告辞了,四日之后比武战场上见。”
  
      “届时我玄武伯爵府的是生是死,但凭天意,但是天道何其不公啊!”
  
      而后,他起身踉跄离去,形单影只,衰败落寞,仿佛预兆着玄武伯爵府末日来临。
  
      但是沈浪的心中却只有一句话:四天之后,看小爷怎么弄残你们。
  
      祝兰亭祝文华算你们命大,今日死不了。金山岛之争后,我不弄死你们,我就是你娘日的。
  
      …………(本章两首诗都改自李商隐大神的作品)…………
  
      注:第一更送上,这次写得更晚了,早上七点了,这章不知道死了多少脑细胞。
  
      我吃药后去睡几个小时,起来继续码字,求支持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