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史上最强赘婿 > 第45章:人间悲剧金世子!太偏心了

第45章:人间悲剧金世子!太偏心了

    木兰走了,沈浪就一个人在书房里面发呆。
  
      被禁足可不行啊,他必须想办法让岳父大人恢复自己的自由啊。
  
      因为过几天,他还有一件大事要办啊。
  
      但是面对岳父,绝对不能硬来,要采取迂回战术。
  
      就在此时,小冰飞快地跑了进来道:“姑爷,不好了,你赶紧躲起来,世子带人过来打你了。”
  
      沈浪一愕?
  
      金木聪那个肥宅?
  
      跑过来打我?
  
      小冰道:“姑爷你赶紧去躲躲,我立刻去禀报夫人。”
  
      沈浪道:“不,你不要去告诉岳母。”
  
      小冰道:“姑爷,我们世子是一个浑人,做事不管不顾的。您被他打就吃亏了,就算日后伯爵大人惩罚他也无济于事啊。”
  
      沈浪道:“行了,我知道怎么办,你先出去吧。”
  
      “姑爷,你别犯糊涂啊!”
  
      听到沈浪不出去躲躲,小冰猛地一跺脚。
  
      36D啊!
  
      加上她身材还比较娇小,这一跺脚还了得。
  
      简直就是峰峦叠嶂,香波乱晃啊。
  
      见到沈浪的目光,小冰本能捂住胸口,还想要再一跺脚的,但生生忍住了。
  
      “哼,不识好人心,不理你了。”
  
      小冰瞪了沈浪一眼,然后飞快跑了出去,她还是决定去告诉夫人。
  
      世子头脑简单,下手没个轻重,万一将姑爷打坏就麻烦了。
  
      小冰离开后,沈浪方才轻轻一笑。
  
      若是他连一个肥宅都对付不了,还要躲起来的话,那在伯爵府还混一个屁啊。
  
      对于金木聪,他虽然没有接触过,但是也有足够的了解。
  
      四肢不发达,头脑简单,还喜欢虚张声势。
  
      对付这种人,最简单不过了。
  
      ……
  
      沈浪拿起毛笔,开始在空白的墙壁上写下一个又一个名字。
  
      这些人的名字,被他写得龙飞凤舞,杀气腾腾。
  
      片刻之后,外面就传来了喧嚣声。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沈浪,你给小爷出来,今日不把你屎打出来,小爷就不姓沈。”
  
      “你区区赘婿,真是好大的胆子啊,竟敢欺负我们伯爵府的侍女了,小冰我是当成妹妹一样的,你敢欺她?找死啊!”
  
      世子金木聪咆哮着,他要把今天挨打得到怒火全部倾泻到沈浪身上。
  
      都怪你这个罪魁祸首。
  
      很快,沈浪见到一个胖子怒气勃发地冲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根铁棍。
  
      而他的十几个随从,守在门外。
  
      世子敢动手打姑爷,他们是不敢的,但是可以帮助世子守住各个出口。
  
      进来之后,金木聪发现沈浪踩着凳子在墙壁上写字,写一堆人的名字。
  
      “沈浪,你干嘛呢?给我下来!”
  
      沈浪依旧踩在高高的凳子上,他才不会下来呢,若是下来真让金木聪这个肥宅打一棍子,那就吃了大亏了。
  
      沈浪道:“世子啊,我在写名字呢。”
  
      墙壁上,果然写着好多人的名字。
  
      田十三,田十四,田横,林默,徐芊芊,张晋,徐光允……
  
      金木聪好奇心发作,问道:“你写这些名字干嘛?”
  
      沈浪道:“这些都是我的仇人,我怕自己忘记了,所以将这些名字写在墙壁上,鞭策自己时时刻刻都要记住这些仇人,一定要复仇。”
  
      接着,沈浪拿出了沾着红墨水的毛笔,在田十三和田十四两个人的名字上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如同鲜血一般刺目。
  
      “那你在这两个人名字上画叉是什么意思?”世子问道。
  
      沈浪道:“这两个人我已经解决了,大仇得报。”
  
      世子疑惑,究竟多大的仇恨啊,竟然让沈浪将这些名字写在墙壁上。
  
      沈浪道:“我每时每刻都提醒自己,要复仇,要复仇。每天早上起来,要念这些仇人的名字三遍,睡觉之前还要念三遍。”
  
      世子不由得一哆嗦。
  
      这仇恨肯定刻骨铭心了,肯定是滔天的血海深仇。
  
      “这个田十三和你什么仇?”世子问道:“是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
  
      也只有这么大的仇恨,才会让沈浪这样刻骨铭心啊。
  
      沈浪寒声道:“这田十三曾经开口威胁过我,我让田横打断他的双腿,他那两条腿啊,被打成了五六截了。”
  
      啊?!
  
      世子一抽搐道:“那,那田十四呢?”
  
      沈浪怒道:“他就更可恨了,我和他仇深似海。我不但威胁我,还用手指我的头,我这辈子最恨别人指我的头了。所以他双腿双脚都被打断了,全部打碎了。”
  
      “啊……”金木聪见到自己的铁棍还指着沈浪,赶紧收了起来。
  
      他完全惊呆了。
  
      就,就这么点仇恨啊。
  
      沈浪你竟然把名字写在墙壁上,而且还每天早晚各念三遍。
  
      你沈浪该有多么睚眦必报,多么心胸狭窄啊。
  
      你,你是魔鬼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你这样记仇的人啊。
  
      见到沈浪目光冷幽幽地朝着自己上下巡视,而且握笔之手蠢蠢欲动。
  
      金木聪不由得问道:“你,你这墙壁上怎么还空出这么大一块啊,为什么不将这些人名字写满整个墙壁呢?”
  
      沈浪冷笑道:“人这辈子很长的,谁知道又会多出来那些仇人呢?我留着这片空白,好将新仇人的名字添上去啊。”
  
      世子头皮一阵发麻。
  
      田十三和田十四只是威胁了他,用手指了他,就被打断了手脚,扔在家里等死。
  
      那我要是打了沈浪,他岂不是要将我碎尸万段啊?
  
      而且瞧沈浪这架势,好像随时有把我金木聪名字写上去的样子啊。
  
      沈浪问道:“世子,你找我有事?”
  
      “哦,没事,没事……”世子赶紧将手中的铁棍扔了,笑道:“我吃得太饱了,所以过来溜达溜达。”
  
      沈浪道:“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喊要打我?”
  
      “没有啊,谁喊的?敢打伯爵府的姑爷,不要命了啊!”世子道:“那,那沈浪你继续写啊,我……我这就回去了。”
  
      然后,世子金木聪飞快跑走了,动作敏捷得和他体形完全不成正比。
  
      沈浪忍不住一笑,真是一个怂货。
  
      ……
  
      世子金木聪刚刚跑出去,迎面就撞上了他最害怕的大魔王。
  
      他的母亲,伯爵夫人。
  
      “好啊,你这个逆子竟然真的来打沈浪?”伯爵夫人怒道,直接上前揪住世子的耳朵往外拽去:“今天我不打死你,你就不是我生的。”
  
      世子痛得大喊道:“娘,娘,我没打啊,我还没打啊。”
  
      “还没打,那就是说有这个想法了?”伯爵夫人道:“看来今天还是没打痛你,你放心金木聪,我一定会满足你的。你姐夫今天刚刚为我们伯爵府争了一口气,你竟然还要打他?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世子道:“娘,你怎么来得这么快,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伯爵夫人道:“是小冰跑过来告诉我的,我当时还不信,原来你这么的这么胆大包天啊。”
  
      世子真的哭了,眼泪汪汪的。
  
      小冰啊,我过来打沈浪是为你出气啊。
  
      结果倒好,你直接把我卖了。
  
      我把你当妹妹,你把我当仇人啊。
  
      世子金木聪悲从心来,眼泪横流。
  
      老天爷啊,我上辈子究竟造的什么孽啊,你竟然要这样惩罚我?
  
      他知道这次一定会被打得躺在床上半个月了。
  
      知母莫如子,自己这个娘亲长得美丽优雅,高贵温柔,但只有金木聪心中才清楚,她的心中住着一只母老虎啊,偏偏武功还要高。
  
      说要将他打半死,就一定会打半死啊。
  
      而就在此时,沈浪走了出来。
  
      “岳母大人。”
  
      伯爵夫人仿佛变脸一般,刚才对世子如同冬天一般严寒,而对沈浪如同春天一般温暖。
  
      “浪儿,你放心,为娘一定会为你出这口气。”
  
      沈浪道:“世子刚才只是找我聊天来着,我们没有吵架,更没有打架,您就饶过他这次吧。”
  
      “真的?”夫人柔声道。
  
      “真的。”沈浪道。
  
      “啪!”
  
      伯爵夫人猛地一巴掌朝着世子金木聪后脑勺拍去,差点将他拍晕过去。
  
      沈浪有些怀疑,这倒霉孩子说不定是从小被丈母娘拍傻的。
  
      “瞧瞧,你姐夫对你多好,还为你求情,你这个混账东西。”伯爵夫人道:“不过,浪儿你不用为这个蠢货求情,今天一定要一次将他打个乖,以后才知道敬重你。”
  
      说罢,伯爵夫人开揍了。
  
      那玉掌真是一掌一掌拍下去,尽管是朝肉多的地方打。
  
      世子金木聪全身都在颤,整个人都要被拍扁了。
  
      看得沈浪都觉得疼啊。
  
      “娘,饶命啊,饶命啊!”
  
      沈浪赶紧上前阻拦道:“岳母大人,您赶紧住手,千万别气坏了身子。世子憨厚直爽,不如我来和他谈谈?”
  
      夫人望向沈浪的目光又瞬间变得慈祥温柔。
  
      “还是浪儿最懂事孝顺,宽容大量。”
  
      然后她朝沈浪道:“浪儿,你是他姐夫,好好替我管教他。他要是不听话,你就直接动手打,为娘去睡觉了啊。”
  
      伯爵夫人转身离去。
  
      世子金木聪长长呼了一口气。
  
      又活下来了,真不容易啊!
  
      谁知……
  
      伯爵夫人又忽然转身过来,拧着金木聪的耳朵道:“你还敢叹气?你什么意思?你不服吗?腹诽我吗?”
  
      这下子沈浪都要看哭了,这个小舅子能活到今天,真是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