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兽世迷情:美男,撩个人生呗 > 如此宽容
    那个时候,我心里痒痒的猫抓似的,可我还是生生忍住了,没有强行与你交配。
  
      早知道他犬句是个这样的大混蛋,我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你,非得跟你交配了才放你走。
  
      省得白白担了这个虚名。还害你受了罪。
  
      咱们那时要做了,担了名受了罪也算不冤枉,你说是不是?
  
      思思?你放心,这口恶气,我一定给你出。
  
      犬句做的那些让你不舒服的事,我一样一样给你出气!直到你满意了为止。”
  
      萧思思叹了一声,低语道,“夜玄,算了吧,我待在赤果山那阵子,的确生他的气,每天想的都是他的那些不好处,怎么怎么伤了我的心。
  
      这离开之后,我把那些反倒都放下了,想起来的时候,倒都是他往日对我的那些好。”
  
      “啊,我吃醋了。我嫉妒了。你以后在我面前不可以说你想犬句,不可以说他从前对你的那些好。”夜玄一边说着,一边低头去吻萧思思的唇,“你再这样说,我下次揍他的时候更要下狠手!”
  
      萧思思吃吃低笑,“好吧,你既然不喜欢,那就不说了,这些话不都是由那个姿势问题引出来的闲话淡话么?没有那引子,我也懒得提。”
  
      萧思思果然便不说了,夜玄却又怕她觉得心里委曲,忙又安慰她说,“思思,我就随便说说,你千万别当真,也千万别生气啊,我可不想你不开心,只要你开心,你怎么都可以的。
  
      我确实是吃醋妒嫉,说是不吃醋不妒嫉那也是假的,谁让我认识你认识的迟呢?
  
      把你从犬句那里带走,无论怎么说,我总还是心里有些愧疚的。
  
      我并不能像犬句那样,从追风手里把你夺走,完全理直气壮,一点愧疚也没有。是以,我吃醋归吃醋,嫉妒归嫉妒,我并不会阻止你想他,或者阻止你去看他的。”
  
      “嗯嗯,我知道的夜玄,我没有不开心,不生气。”
  
      “没有就好。思思,我只要你心里有我,愿意同我交配就好。其他的一切我都不在乎。
  
      不管你是在我之前有多少雄性,也不管你在我之后有多少雄性,只要你心里始终有我的一席之地,我就什么都不在乎。你任何时候都要明白这一点。好不好?”
  
      “夜玄……”夜玄对她,萧思思实在是感动得不得了。黑暗中,她伸出手,摸索着轻抚着他有面庞,“夜玄,你为何要对我这么好?我也无以为报,只会觉得受之有愧。”
  
      夜玄捉住萧思思柔软的小手,一边在唇上亲吻,一边沉声低语,语声里有惆怅,也有迷惘,也有一些难以言状的情绪,“思思。我也不怕你见怪。
  
      我之前还说不许你提起繁衍后代之事,我自己现在却又要提起了。
  
      我是想着,咱们之间应该坦诚相对,我这么喜欢你,尤其经过昨夜,我感觉我一刻都离不开你,那怕让我做你的兽奴,只要一刻也不让我离开你,我都愿意。那天带你到妙兹那里复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