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学霸天后 > 第510章 我儿子比你还大了

第510章 我儿子比你还大了

    qímò接过那人的相机,想看他都拍了些什么。
  
      没想到从阮婷君出现跟他说话,坐下,还有她伸出手的这些动作,全部都被拍了下来。
  
      再往前看就全是阮婷君个人的照片。
  
      不过她全程都没有看镜头,像是被tōupāi一样。
  
      “你,你跟踪我?你这个变态!”
  
      阮婷君马上用手拍着心口,然后露出一副后怕的样子。
  
      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阿轩,今天真的要谢谢你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被tōupāi了。”
  
      qímò勾起嘴角笑了笑。
  
      这女人的演技真差。
  
      他调侃道:“那我们报警吧,他这种行为太可怕,万一以后从跟踪狂变成杀人狂,那就晚了。”
  
      说着话的时候,他就把相机里记忆卡给拿了出来折断了。
  
      “我,我的卡!”
  
      那人拼命的挣扎着,并抬头看向阮婷君,“阮小姐,这跟说好的工作不对,我,我不干了!”
  
      大汉用力的按着他,凶悍的说道:“老实点!!”
  
      只是说话的口音有些奇怪。
  
      qímò笑着问:“工作?”
  
      阮婷君惊慌失措的说道:“没有,我没有,这个人在污蔑我!
  
      阿轩,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怎么信个外人都不信我?”
  
      那人继续说道:“啊,啊!我的手快断了,阮小姐,我把钱退回给你,这个活,我,我不接了!”
  
      阮婷君狠狠瞪着他,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胡说什么?你不想活了?!老实点!”
  
      那人仿佛想到了什么,马上静了下来。
  
      小艾紧紧的握着手机,一脸懵的看着他们。
  
      那个大汉看起来好凶。
  
      要不要报警?
  
      这样下去不会出人命吧?
  
      “你好,请问可以让一下吗?我想过去。”
  
      身后传来一个温柔,让人听着舒心的声音。
  
      小艾立即转身,看到是那位优雅的女士。
  
      “小姐姐,你现在不要过去,他们那边好像出了问题,有危险!”
  
      卓韵诗怔怔的看着小艾。
  
      小姐姐?
  
      这小女生怎么跟小唯一样,都喊她姐姐呀。
  
      “我儿子比你还大了,你可以叫我卓阿姨。”
  
      “阿姨?!”
  
      小艾张大嘴看着卓韵诗。
  
      比她还大的儿子?
  
      这位卓阿姨是多少岁生的孩子呀?!
  
      合法吗?
  
      由于小艾的声音比较大,qímò听到后就快步的走了过去。
  
      小艾看着自己平时要走10步的路程,渣男只走了5步就到了,有些心塞。
  
      唉,大长腿就是有优势。
  
      谁让人家脖子以下全是腿。
  
      qímò过来后,看了小艾一眼,问道:“妈,怎么了?”
  
      小艾用手指着他们两个。
  
      “妈?你是卓阿姨的儿子?”
  
      卓韵诗笑了笑,“是的,这是我的大儿子。”
  
      这时阮婷君也跟了过来。
  
      qímò原本想拦住她的,但卓韵诗却说:“让她过来,看看她又想做些什么。”
  
      阮婷君过来的时候故意撞了一下小艾,把她挤了出去,然后挽着卓韵诗的手。
  
      “卓阿姨,您的身体怎么样了?最近家里的事实在太忙,害得我都没有时间去看您。
  
      您放心,再过一段时间,等家里的事忙完,我就可以像以前那样陪着您了。”
  
      卓韵诗不太自在的拉开她的手。
  
      “不用了,你去忙就好了。”
  
      阮婷君又扯着卓韵诗的衣服,语调百转千回的喊道:“卓阿姨~~”
  
      小艾听得打了个冷颤。
  
      qímò看到她这个样子,立即笑了出来。
  
      “有什么好笑的,你看卓阿姨都不舒服了,你还不去帮她!”
  
      接着她又小声的嘀咕着:“一天到晚招惹些烂桃花。”
  
      qímò挑了一下眉,果然卓韵诗的眉头紧锁着,显然已经不想跟阮婷君纠缠了。
  
      qímò用力的拍开阮婷君的手。
  
      “啊,好痛,阿轩,你干嘛这么大力打我,你看手都红了!
  
      卓阿姨,你看,阿轩他太过分了。”
  
      阮婷君把手伸到qímò和卓韵诗面前。
  
      小艾很是不解的看着阮婷君,人家是母子,怎么会帮你这个外人。
  
      卓韵诗没有说话,她想到了从前,心里充满了对陆廷轩的愧疚。
  
      qímò也跟着沉默起来。
  
      阮婷君心中的疑惑越来越深。
  
      以前卓韵诗不是这样的。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个tōupāi的人又大喊着:“啊,救命啊,手要断了!”
  
      卓韵诗:“那边怎么了?”
  
      qímò看了一眼阮婷君:“刚才发现了一个跟踪狂。”
  
      卓韵诗说道:“那快点报警呀!”
  
      “我正准备打电话。”
  
      阮婷君马上说道:“不用这么麻烦,相信他经过这次的教训,想必以后都不会的了。”
  
      卓韵诗疑惑的看着阮婷君。
  
      “你在帮他求情?他跟你有什么关系?”
  
      阮婷君心里咯噔一下。
  
      她最讨厌清醒时的卓韵诗了,非常不好糊弄,现在只好辩解道:“呃……没,没有!我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个tōupāi的人又大声的喊道:“阮小姐,救命啊,你的钱我不赚了,请你让这个人放开我!”
  
      阮婷君焦急的说:“你胡说什么!”
  
      由于声音太大,人群开始围了过来。
  
      要不是那位大汉脸上的神情实在凶悍,估计早就有人过来询问了。
  
      小艾看到人越来越多,还有人拍下了这个情景,在那里指指点点的。
  
      她可以想像这个消息发到围脖上后,以后别人说起他们店,就会说“呀,那家打人的店”。
  
      如果真是这样就不好了。
  
      她连忙的对qímò说道:“你快点去处理呀,不然我们店就要被连累了。
  
      你不报警,我报。”
  
      小艾拿起手机准备打110。
  
      “不准报警!”
  
      阮婷君忽然冲了过去大力的拍她,“啪”,手机掉到地上了。
  
      “你干什么?!”
  
      小艾大声的吼着阮婷君,随即蹲下把手机捡起来。
  
      可惜手机的屏幕已经碎了,小艾的心在淌血。
  
      她的手机才换了一个月……
  
      阮婷君没有理会她,转头拉着qímò的手,“阿轩,你看人也多了,让你的手下把人放了吧。”
  
      qímò看到小艾眼中充盈着泪光,仿佛在下一秒就会滑落,心里突然像是被zhēncì到有些痛。
  
      但很快小艾咬了咬牙,用力的眨着眼把泪水憋了回去。
  
      她还用手掐了一下自己。
  
      嘴里念叨着:“让你多管闲事,活该。”
  
      qímò的脸立即沉了下来。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