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末世刀兵 > 第一百零五章 谁敢杀我

第一百零五章 谁敢杀我


      随着左右飞的命令,一时间矛落如雨,二十几根短矛瞬间覆盖了骑兵队前方二三十米的范围。
  
      斯洛带着这些步兵是准备冲击公社步兵阵地的,自然要想办法防备公社的弓箭。不过救世军本身制造业就不发达,步兵们的生活水平还比不上骑兵,手里能有把金属刀就不错了,金属盾就基本不要想了,就算是有盾也是各种凑合,现在要撤退,很多人嫌木盾累赘,早就扔掉了。
  
      结果谁也没想到刚刚撤出战场,就遇到了敌人骑兵的追击,而且还是这种杀透了己方骑兵防线后的突击。救世军的步兵们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对面已经一排短矛飞来,顿时就一阵血肉飞溅,惨叫声响成一片。
  
      短矛本身的冲击力就比弓箭大得多,木盾根本挡不住,骑兵们投掷的时候又借助战马的速度,有些角度比较低的短矛甚至连续刺穿了几个人之后才停下来。
  
      二三十米的距离转眼即至,左右飞挥舞马刀当先冲进被短矛肆虐过的步兵阵里,手中刀光闪烁,顺手就砍倒了一个人。再想继续砍的时候,却看到身边的救世军步兵们已经拥挤着跌跌撞撞地四散逃开了。
  
      左右飞愣了一下,心中顿时大喜,这才意识到无畏为什么让他们往步兵阵里冲。很明显救世军的步兵素质和公社不可同日而语,他们根本就没有打硬仗的决心,一阵短矛就把他们吓破了胆子。
  
      其他骑兵也许没有这么快发现敌人的变化,但是也都感觉到了久违的轻松。被他们冲散的救世军步兵就像是一群炸窝的老鼠,跑得到处都是,就是没有人组织反抗。这些人跑起来不分东西南北,甚至挡住了自己骑兵冲击的路线,反而为公社骑兵提供了掩护。
  
      左右飞迅速判断了一下局势,然后挥刀大叫道:“散开队型,把他们往斯洛大旗那边赶。”
  
      公社的骑兵们迅速执行了他的命令,在人群当中分散开来,把溃散的人群向着左右飞指示的方向驱赶过去。
  
      左右飞回头看看,发现追上来的救世军骑兵被他们自己的步兵挡住了,而面前的敌人步兵却毫无斗志,只顾着让自己跑得比同伴更快,根本没人意识到自己正在被敌人有意识地驱赶向前。
  
      看到这一切,左右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从决死冲锋开始后一直压在心里的绝望感居然都消失了,如果现在改变主意不想死战的话,他甚至有一定的把握借助驱赶救世军步兵的机会从救世军的包围当中杀出去。
  
      不过想到战死在这段路程当中的那些同伴,左右飞迅速打消了这个念头,如果这个时候冲出来,和逃跑有什么区别?又怎么对得起那些战死的兄弟?怎么对得起陪着他们一起拼命的吴畏?
  
      想到吴畏,他心里突然一惊,这才发现吴畏并没有跟在人群当中。虽然夜幕下的战场一片混乱,想分清谁是谁基本没有可能,但是吴畏手里的兵器实在太有特色,就算有人想要cosplay也没那个实力,所以他扫了一眼就确定,吴畏并没有跟着他们杀进救世军步兵阵里。
  
      左右飞身为指挥官,并不需要冲杀在最前线,他只是比较喜欢冲锋陷阵的感觉。现在要调整队型,自然不可能兼顾杀敌,而且就现在救世军步兵们毫无斗志,一门心思拿脖子挡刀的劲头,左右飞砍起来也实在没什么意思,所以他现在已经落在自己骑兵队当中比较靠后的位置了。
  
      发现吴畏不见之后,他向身边的骑兵们大叫道:“吴畏呢?谁看到吴畏了?”
  
      “我刚才看到他往那边去了。”一个骑兵大声回答道:“好像是去阻挡敌人骑兵。”
  
      要不是骑在马上,左右飞都想跺脚了,他那个时候只顾琢磨吴畏的指示,根本没想到回头看看吴畏让自己转向的时候他去干什么了。
  
      这时另一个骑兵突然叫道:“夜月呢?夜月也不见了。”
  
      夜月跟无畏一样,靠体形面貌来分辨基本不可能,但是携带的武器很好认,所以开始只要留心,立刻就能确定。
  
      发现夜月也不见了,左右飞越发觉得不妙。几乎打算带着人再杀回去找人。总算他还有理智,知道这个时候回头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反而浪费了吴畏用生命换来的机会。
  
      于是左右飞瞬间压下了心中的念头,举刀大叫道:“继续向前。”
  
      簇拥在他身边的骑兵们犹豫了一下,也都明白了左右飞的意思。这一路冲杀,他们已经将吴畏当成了自己最亲密的战友,和其他朝夕相处的同伴没什么不同。如果换个场合,左右飞要带着他们杀回去救人,这些骑兵们不会有一个人犹豫,然而现在一个可能改变整个战局的机会已经出现在了面前,战友情谊的重要情当然也只能靠后。
  
      想想吴畏带着大家一路杀到这里,就连最后这个死中求活的机会都是他发现的,结果却没能坚持到最后,骑兵们都觉得心中郁闷,一个骑兵狂吼一声,大叫道:“杀了斯洛,给吴畏报仇。”
  
      这一声喊出了所有骑兵的心声,于是其他骑兵们纷纷响应,一时间“杀了斯洛”的喊声此起彼伏,居然响彻了战场。
  
      斯洛的卫队长离开后,莫西正在给斯洛继续自己刚才的话题。
  
      “人民军枪炮犀利,这种差距根本不是靠人数就能弥补的,所以即使荒原上的势力发展得再好,没有工业能力支撑也不可能威胁到人民军的利益。所以我觉得人民军挑动我们交战的原因没有那么简单。”
  
      这也正是斯洛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所以他很有捧哏精神地追问道:“那你觉得是为什么?”
  
      莫西尴尬地摇了摇头,他琢磨这个问题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是一直都没有什么头绪。
  
      “每次战争,都是人民军的人指定战场,而且必然有无人机监视,似乎他们对这种交战的场面很感兴趣。”莫西说道:“但是为了什么,我实在猜不出来。”
  
      斯洛听了,觉得心里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心想你猜不出来说那么热闹干什么。他正想说话,突然愣了一下,停下来坐在马上凝视细听,夜风吹过,随风隐隐有声音传来。
  
      “杀了斯洛?”斯洛脸色一变,扭头向着喊声的方向看过去,怒道:“我就在这里,谁敢杀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