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临危机落福德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天临危机落福德

不想错过《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的,平静。
  
  平平静静,岿然不动。
  
  是日,天已晚,冷光从外面进来,弥漫一白,激荡在李元丰鬼车之身的眉宇前,染上一层森绿,青白两色相磨,让他面容上的平静如此清晰。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知道梵门将要在竹节山雷霆一击,阻挡不了,那就见招拆招就是了!
  
  李元丰背后十个鬼车鸟首攒起如环,激射幽深的光芒,落在竹节山时空里,就见团团簇簇的竹色升腾,不计其数的流光溢彩从上面下来,稀稀疏疏的,每一下都跳跃着符文,激荡起肉眼可见的光晕,一圈又一圈,一层又一层。
  
  再然后,妖异的天妖气从下面开始蔓延,神秘莫测的纹理延伸,密布上下左右,前前后后,无所不在,无所不有。
  
  有这样的天妖力所在,这一片时空本应该固若金汤,坚不可摧的。
  
  叮咚,
  
  可这个时候,似乎听到冥冥之中传来一声水响,须臾后,水声渐大,从后面来。仔细看,就会发现,那是一片幽幽深深的水域,不见其底,浩森的波光投影过来,照在竹色时空里,浸染一种说不出的深沉。
  
  叮咚,叮咚,
  
  水珠不停地来,打在竹叶上,腐蚀开一个裂缝,虽然很快就会被宝珠上的天妖气抚平,可一个接着一个出现,连绵不断,让人看得触目惊心。
  
  “就是黑水!”
  
  李元丰盯着这一幕,念头如电,竹节山时空后面的黑水体量最大,那就是说明“后门”最大,最容易利用,以梵门的手段,就会从那里突围。
  
  “而且,”
  
  李元丰踱着步子,灵台中照出竹节山后面黑水的景象,自己短时间内无法提升对黑水的了解和洞彻,要和梵门等斗法的话,唯一的出路是在人手上做准备。
  
  至于人手的准备,得从两方面着手。
  
  其一,数量。其二,质量。
  
  那就是尽可能增加人手的同时,再提升自己一方主要战斗力的境界修为和斗法之能!
  
  “来。”
  
  想到这里,李元丰立刻有了决断,他念头落下,顷刻间,凡是他所掌控的部洲关键节点上,乱石山碧波潭,盘丝洞,黄花观和竹节山等地,超乎想象的天运地气涌出,纷纷扬扬,洒落下去。
  
  且说乱石山碧波潭的洞府里,外是碧波万顷,内有冬雪满竹,细细碎碎的明光横斜下来,被玻璃大窗挡住,只余下一层又一层的霜白,近乎梅花,只是少了那一缕的芳香。可其中的纤明透彻,见之忘俗。还有大大小小的仙鹤,大的仙鹤在光明中闻声起舞,鹤影凌乱,小鹤则在大鹤起舞的影子里,笨拙地摇摇摆摆,时不时会摔个跟头,再爬起来。
  
  整个景象,有一种和谐与静谧。
  
  蝎子精吴翦梳着高髻,身披长裙,上面绣着花,却是金灿灿的,绕着纹理,映照她肌肤如玉,她挽着袖子,看着外面的景象,顶门上的云气如排空,有经文激射。
  
  说起来,吴翦由于当年在灵山的经历,修炼向来刻苦,可修炼从来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最近她修为境界踟蹰不前,连好看的眼影上都有着郁闷和无所适从。毕竟蝎子精根底不凡,又破了自身的西游劫数后,劫后运来,福寿如海,修炼向来顺风顺水,像现在的关卡是很少见的。
  
  不由得,吴翦看向另一处所在,从下界归来的红孩儿依然一身火红,嫩乎乎的小脚丫脚踝上系着大大小小的铃铛,风一出,就冒出三昧真火,焰明丝丝缕缕,绕于左右,却半点不灼烧其他,显示出这个孩童样子的小家伙出神入化的火焰掌控能力,真的是超凡入圣,难以想象。
  
  看着这个,吴翦倒是羡慕起来,这个红孩儿的潜力好像无限一样,他境界修为比自己高,修炼速度比自己快,而且看上去没有关卡,能够一路高歌猛进。
  
  叮咚,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吴翦和红孩儿都有所感应,他们俩抬起头,就见不知何时,上空祥云阵阵,瑞彩扶摇,惊虹贯空而下,上连煊赫大日,下临金晕之水,拳头大小的篆文从里面激射出来,向四面八方去。
  
  叮咚,叮咚,
  
  三五个篆文滚到了吴翦的脚下,如天上的星斗落入了世间,只是仔细看,能够发现,篆文里囊括了天运地气以及天妖之力,排列组合成难以想象的福寿运势以及其他。
  
  叮咚,叮咚,叮咚,
  
  吴翦只是一怔,篆文就上了身,融入到自己体内。
  
  “这个,”
  
  下一刻,吴翦就感应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无形力量密布全身,这不仅仅是天地之力,还有一种未来里的力量提前落下。
  
  咚咚锵,
  
  在同时,只听一声轻响,一道莫名之气从空中坠落,到了她顶门之上,倏尔散开,化为一个渔鼓。天光照耀下来,可以看到,渔鼓的两侧,交织着层叠的玉面,像是笑面佛,可嘴角拉得太大,快到了耳根子,透着一股子横浸到骨子里的诡异。
  
  咚咚锵,
  
  渔鼓无风自响,荡开肉眼可见的音轮涟漪。
  
  吴翦手一伸,就把渔鼓拿到手里,她纤纤玉手映着渔鼓垂下来的光,粼粼起波,层层有辉,玉颜上不见多少笑容,反而有一种肃然。
  
  原因并不复杂,虽然吴翦先得宝气冲体,又有宝贝来投,可她灵台之中,有一种感应,那就是整个天地变得急迫,于是迫不及待地提前给她好处,甚至预支了未来的种种种种,让她在现在就获得比应该更强大的力量。
  
  为何天地如此急迫?
  
  那肯定是天地感受到了危机,所以才给他们这样的事儿力量,让他们做好准备,应对天地可能要面对的危机。
  
  再想一想,这一片天地是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