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天落功德新篇章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天落功德新篇章

不想错过《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庭,向阳殿。
  
  大殿不小,却不见幽深,设计中,东西开有垂地大窗,细雕琉璃,蔓延落花,正好把外面平沙远岫,霜林染红的景象映照进来,再和丹台下的粼粼水波一磨,晕开金灿灿的涟漪,森森然,泠泠然,欣欣然。
  
  此时此刻,殿中玉案上青铜鼎炉烧着上好的香料,烟气升腾,袅袅不散,安奇正伏案书写,落笔沙沙沙有声。墙壁上悬挂的九枝莲花灯落下光,能够看到,殿中此人细眉长目,眼瞳中,蕴着大大小小的暗金,自有锋锐之色。
  
  “咦,”
  
  安奇突然停下笔,剑眉挑起,面上浮现出沉吟之色,他想了想,又翻阅了几册文书,终于确定了,这绝不是偶然发生的。
  
  “奇怪,奇怪。”
  
  安奇不由得站起身来,大红色的官袍上缀着星火,他眯起眼睛,暗金愈发深沉,不同于天庭神灵千锤百炼的正统,而是来自于血脉的沉淀。
  
  安奇是真的奇怪了,他虽然现在在天庭任职,可由于自己妖师宫的背景,在天庭中经常受到明里暗里排斥,很多能够办的事情都会意外频出,就是办下来,也得刮一层皮。更不要提那种程序之外,简直没有头绪!可不知为何,最近像是突然转了运,很多事情变得顺利起来,非常丝滑。
  
  安奇眸光中暗金排列组合,不断碰撞出智慧的火花,他能够从妖才广布的妖师宫中脱颖而出,得宫主看重,被挑选出来到天庭,除去自身血脉非凡,和古妖庭有一定渊源外,很重要的一方面是他有着妖族人少有的细腻和谨慎,他察觉到异常,很快有了决断,喝道,“来人。”
  
  “大人何事召唤?”
  
  话语刚落,殿门口就出现一个少年,他背后生有羽翼霜翅,眸子却金灿灿的,如同日光沉淀到里面,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
  
  “问一下这几件事儿。”
  
  安奇和往常一样,把这件重要的事儿交给自己看重的这个后辈。
  
  “得令。”
  
  少年人听完后,一展羽翼,雷霆交鸣,消失在原地。
  
  轰隆隆,
  
  不到半个时辰,大殿之中,浮现出霜白花纹,霹雳交错,星火摇曳,金瞳的少年再次出现,他脸上露出喜悦,捧着自己整理的竹简,递给安奇,道,“大人请看。”
  
  “嗯。”
  
  安奇接过来,目光一扫,先是一惊,旋即面上也露出笑容,喃喃道,“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啊。”
  
  安奇看完后,抓着竹简,来回踱步,这竹简上不但有整个过程的调查还有分析,所有一切直指,天庭中有人在转变立场,从对自己所代表的玄天圣君的势力从排斥到冷眼旁观,甚至有的主动示好。正是这样的变化,让事情运转变得顺利起来。
  
  “这个,这个,这个,”
  
  安奇从竹简上重点圈出三个人,准备找人接触,对方有意递出橄榄枝,自己一方肯定得接着。多多联系之下,未尝不能够真正拉拢过来!
  
  做完这一切,安奇大步走出大殿,来到台阶上,抬起头,看着如万千焰明簇拥的玄天府,心思澎湃。
  
  离向阳殿不远,有一高亭,此亭建在峡谷的中,上只开一道如剑天光,周匝却生满虬松,枝叶遒劲,阴绿袭人,四下一映,满目清冷。在这样的阁中,待得久了,整个人身上如同结了一层霜雪,会变得冷冰冰的。
  
  这一日,亭中的玉圭神君端坐,他身姿挺拔,双目炯然,整个人如同笔架子一样,稳稳当当,举手抬足间,似尺子丈量一样,很有规矩。这位看上去在天庭品阶不低的神灵,也不喝酒,一个人抿着茶盅里的茶水,眸子清明。
  
  好一会,忽然风起,带来飒飒的星火之光,然后横在前面,俨然一对入鬓赤眉,正是天策神君,他来到玉圭神君对面,径直坐下,也不说话。
  
  场中一时间,极为安静。
  
  只有外面扑簌簌的松色,以及铜壶中沸水的声音,还就是衣袂摇摆的声音。
  
  又过一会,玉圭神君率先开口,打破了亭中的沉默,他抿着如琥珀般的茶水,眸光清远,声音不大,正好能够让天策神君听到,只有三个字,道,“不甘心。”
  
  天策神君一腔的话语被不甘心三个字堵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不甘心啊,”
  
  玉圭神君坐在亭中,四下如振翼,松色洒然而上,一片晴绿,他饮着茶,好像在喝苦酒,道,“只是帝君在上,雷霆雨露都是君恩,也只能忍着,等着,想着。”
  
  玉圭神君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就好像是亿万年寒潭中的水,早已经冰寒到骨子里,他继续说话,道,“这次纪元中,玄天圣君罕见地要冲击帝君之位,前所未有,前所未见。我恰逢此事,当然得参与参与。”
  
  天策神君摇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虽然入天庭的时间比眼前的玉圭神君要晚,可作为帝君嫡系,一步一个台阶,走得很稳,积累雄厚,以后前途广大。他这样简在帝心的人要是劝说眼前的玉圭神君,那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玉圭神君又看了眼跟前的这个很谈得来的朋友,古板的面容上露出少许微笑,道,“当然了,我只是动一动,看一看风头,玄天圣君现在的声势也只如此了。”
  
  天策神君听出了玉圭神君没有说完的意思,玄天圣君现在的声势,是让玉圭神君等人谨慎看好,愿意卖一卖人情,递个橄榄枝什么的。如果玄天圣君失败了,他们损失也不会大,但一旦玄天圣君冲击的姿态再度上扬,他们恐怕真会下注,搏一搏从龙之功。
  
  “时势。”
  
  天策神君站起身来,衣袂带风,哗啦作响,此纪元真的非同小可,连天庭的秩序都会受到冲击啊。
  
  西牛贺洲,真武大帝现出顶门庆云,清亮如水,上有金灯璎珞,不小亿万,来回摇晃,光明如檐下滴水,络绎不绝。再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脚下一动,就会有细细密密若织网般的痕迹,地气顺之氤氲而来,绵绵长长,不见尽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