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重生西游之证道诸天 >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再起风波惊雷响

第一千三百七十九章 再起风波惊雷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世事两难全。”
  
  李元丰的鬼车真身负手而立,脚下森绿一片,圈圈晕晕,晕晕层层,恍若睁开的万千妖目,森然又诡异,他背后丝丝缕缕的天妖气垂落,恍若烟云,挡住历史的迷雾,声音微不可闻。
  
  徘徊在人间界上浮界空中的弥勒梵主和孔雀大明王菩萨是早有准备,很有一种守株待兔的姿态,只有出奇制胜,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才可以把玄门道宗的修道种子们送入人间界上浮界空里。
  
  只是此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非常困难,毕竟弥勒梵主和孔雀大明王菩萨都是早在多个纪元前就得道大罗,眼光见识非凡,能够超乎他们的预估和洞彻的底牌,少之又少。
  
  没有办法,只能祭出立世之基了!
  
  “还行。”
  
  李元丰盯着人间界上浮的界空,在那里,界空的胎膜壁垒正有无数的景象生灭,日月山河,高山大地,红尘百姓,仙道梵门,等等等等,光怪陆离。和以往相比,景象之中,多了飒飒的清光,衣袂翻卷间,飞剑翩然,经文如阅。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把玄门道派的人送入人间界的界空后,必然会改变人间界界空中玄门道派被打压的局面。
  
  小雷音寺里,龙华树下,枝叶垂着光,缀着彩,圆坨坨,明晃晃,如舍利子,遥遥看去蕴含曼殊,香气扑鼻,不计其数。灿然的金光正好映照出跌坐在树下的弥勒梵主,他发髻高高,胖脸,右手下垂,捏未来星宿之轮,左手臂半横,倚为卜卦,此时睁开眼,激射一道弥天极地的光芒。
  
  叮咚,
  
  光芒激射,直上云霄,接连拨开空间后,倏尔一拔,引来四面八方的云气,聚如莲花,凝成宝灯。
  
  叮咚,叮咚,
  
  宝灯之上,梵文如金,上悬梵珠,如第三只眼,融化迷雾,洞彻真实。
  
  叮咚,叮咚,叮咚,
  
  光芒所到,映出一片时空,其像一只飞鸟,花团锦簇,翎羽鲜亮,腹下生利爪,背后十个鸟首高高昂起,不断发出蕴含着莫名的叫声。再仔细看,此飞鸟时空利爪之上,不断有源源不断的紫青氤氲,正是西牛贺洲的部洲本源之力。
  
  在这个时空里,天地演变,万灵轮回,不可思议的景象在里面形成一个完美的闭环,只是一看,就让人震惊。
  
  “藏地够深。”
  
  弥勒梵主看了一会,收回自己的神意,然后转头看向对面的孔雀大明王菩萨,道,“此番虽没有彻底拦住鬼车向人间界界空送去人,不过能够让他不得不暴出自己立世之基,也不算大亏。”
  
  孔雀大明王菩萨头梳发髻,斜插木簪子,顶门上庆云高举,青、黄、赤、白、黑,五色交匝,演绎日月星辰,见证开天辟地,他面上倒是有少许不虞,因为不管怎么讲,刚才的交手算是折了一点面子。别的不说,以后再遇到观自在,恐怕会被对方明里暗里讥讽几句啊。
  
  孔雀大明王菩萨的眸光转为冰冷,如琥珀色一般,他盯着因为引动力量后迷雾散去,已经能够被他这种层次的人物在西牛贺洲中看到的立世之基,道,“这样的体量和时空维度,鬼车确实是能够做不少事情。”
  
  在他看来,这一片立世之基要超乎观自在手中刚刚完成不久的黑风山-观音观的部洲关键节点完全体。这样的时空落在本来就在西牛贺洲有根基的鬼车手中,真正的如虎添翼。
  
  弥勒梵主没有说话,只是一抬手,一道惊雷炸响,隐隐的衍生出无数的线条,不停地排列组合,然后延伸到时空中,覆盖小雷音寺。
  
  轰隆隆,
  
  小雷音寺悬在那里,恍若一个沙漏,周匝是稀稀疏疏的光垂落下来,随时间推移,越来越快,再然后,是丝丝缕缕的墨色浸染,俨然是黑水,被底部的小雷音寺汲取。
  
  轰隆隆,
  
  小雷音寺每汲取一缕黑水,阴阳融合,就有莫名的痕迹弧光出现,一片接着一片,像是不知名的鸟的翎羽,蕴含着神圣的味道。
  
  见到观自在大菩萨的完全体的黑风山-观音观的部洲关键节点,以及李元丰的立世之基,弥勒梵主知道,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有了大的变化,表现在更高层次的战略资源的竞争上。要是自己没有,就会落后,低人一头。
  
  弥勒梵主对自己把小雷音寺祭炼成完全体状态有信心,因为他知道,自己随着在西牛贺洲的经营,影响力正在膨胀,再加上自己现在只是紧握小雷音寺一个纪元中心关键节点,心无旁骛下,此节点汲取黑水的效率惊人。要不是小雷音寺的体量要比黑风山-观音观大,导致小雷音寺后面的黑水体量也大,自己现在都能够用小雷音寺把其后面的黑水汲取干净,推到完全体姿态!
  
  南海,潮音洞,观自在大菩萨悄无声息地走出来,她手中托着羊脂玉净瓶,身前是浩森飘渺的湖光,背后是带着昨夜雨色的竹叶,她挑着眉,看着隐在西牛贺洲中的李元丰鬼车之身的立世之基,那偶尔惊鸿一瞥的鸟形,让人生厌。
  
  “鬼车还有这样的手段,”
  
  观自在大菩萨冷冷地笑着,不过她并不太在意,她只是抬起头,看向如大日悬空的黑风山-观音观的部洲关键节点,神意覆盖其上,参悟着圣痕。
  
  观自在大菩萨知道,让自己生厌的鬼车的立世之基现在犹在自己的黑风山-观音观之上,而且以立世之基的成长性,以后差距越来越大,可她有着自信。因为鬼车的立世之基只有一个,而且越往后,演化起来越复杂,越不容易,甚至会有意外,而自己掌握了两位数的部洲关键节点,可以在数量上取胜,甚至有碾压的姿态。
  
  特别是经过把黑风山-观音观推到完全体姿态中积累的经验,对以后再祭炼别的部洲关键节点的作用太大了。
  
  一回事,二回熟,以后效率只会越来越高!
  
  “倒是这个,”
  
  观自在大菩萨突然若有所感,看了眼人间界上浮的界空,其上的胎膜壁垒上氤氲着紫青,越来越深,越来越浓,那是西牛贺洲这个纪元中心的部洲才有的天地气运。这界空融入西牛贺洲的速度是真的快,如此一来,对于梵门要整合这个界空中的势力很不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