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恶魔总裁霸道宠:老婆,太腹黑 > 第2938章 斐漠醒来要见依依 5

第2938章 斐漠醒来要见依依 5

    你先给我怎么处置司徒泽?”霍德华大公爵停下脚步,她眸子冰冷森寒的看着易水。女?生??网 ?。 ns novel。 net
  
      易水薄唇紧抿一会他开口说着:“不知道。”
  
      “你该知道什么是威慑力。”霍德华大公爵望着易水,“现在特肯公爵心里已经很慌乱在想我抓走司徒泽,我会如何对付他。”
  
      “我没记错的话,伊丽莎白一直保护着特肯。”易水眸光深幽看着霍德华大公爵,又说的意味深长:“伊丽莎白忌惮你,同样你也在意着伊丽莎白,否则以您的能力,特肯公爵府早就不在。”
  
      霍德华大公爵对易水轻轻摇头,“不单单如此,我要找一个机会不给斐漠树敌,因为让伊丽莎白生气的后果,就算我没事,斐漠和依依夫妻两人将和整个贵族乃至王室为敌,我要将所有的风险降到最低才能将特肯收拾掉。”
  
      易水眼中带着意外。
  
      “我现在没收拾特肯,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霍德华大公爵慢慢转过身继续看向前方的道路,“依依和斐漠的意外出的实在不是时候。”
  
      “要不然现在斐漠已经处理好霍德华家族的事情,而大公爵的爵位已经册封给依依,那时候他们夫妻势不可挡,连伊丽莎白都拦不住他们,整个贵族都会害怕他们,因为他们是霍德华家族!”
  
      易水听着霍德华大公爵的话,他眼中带着感激的看着她。
  
      因为他很清楚大公爵的爵位凌驾在所有贵族之上,之后才是王室。
  
      但王室非常忌惮霍德华家族,他们根本动不了霍德华大公爵分毫,所以有了大公爵的头衔之后斐漠和云依依才不用担心王室和贵族。
  
      不过……
  
      “谁都不想出意外,现在最重要的斐少和大少奶奶平安无事,别的事情只能推后。”他说的意有所指。
  
      “没有办法的推后。”霍德华大公爵接了易水的话,沉声道:“所以我已经安排医生用最大的能力让斐漠痊愈的快一些,毕竟孩子等不了,在等等长大后会很棘手。”
  
      易水听到孩子二字,他心如刀绞的生疼。
  
      那流落在外的斐家小公主,让斐少斐漠和大少奶奶云依依受尽痛苦。
  
      “不过斐漠和云依依也不用太担心孩子的生命安全。”霍德华大公爵眼神复杂的说道,“KC集团被斐漠打压的几乎要无法运营,他们能够还在坚持全部都因特肯公爵府支撑,等斐漠和依依他们康复之后会继续没做完的事情,所以那女儿是斐正玄的王牌,没这么容易发生意外,这唯一的好事了。”
  
      易水心脏千金重,他听着霍德华大公爵的话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
  
      唯一好事?
  
      从乔冰夺走孩子的那一刻,再也没有任何好事的发生,无止境的痛苦就像疯长的荆棘疯狂的私掠折磨着所有人的身心。
  
      罪魁祸首一直都是乔冰,所有的局面全都被乔冰算计好,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也早就在乔冰的掌握中。
  
      乔冰要的便是全部人的痛苦不堪,一直一直无法从痛苦的煎熬和灵魂折磨的苦痛中走出来。
  
      霍德华大公爵在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停下脚步看向易水,“你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司徒泽,我对泄密者的惩罚向来很重,不过我现在还留着他的命,等一周后伊丽莎白还会再来,那时候我会动手。”
  
      易水:“……”
  
      满腔思绪的他望着很干脆说完话就离开的霍德华大公爵后背,他知道她这句话告诉他,他要想折磨司徒泽请随意,但要留司徒泽一条命给她处置。
  
      泄密要付出的代价,他没有记错从古到今霍德华家族很痛恨任何泄密者,一经发现后果要受到极刑,一想到这里他不由抬手放在自己脖子喉结处。
  
      此刻,他眸光深沉的望着霍德华大公爵直到她身影消失,他才走向云依依的病房方向。
  
      与此同时,在病房内被紫外线照射促进伤口愈合的斐漠,他一双漆黑凤眸不单单有痛楚更多担心。
  
      他担忧依依,他脑中越想依依,他头痛就越发的厉害。
  
      但他不在意头痛欲裂,依依开心笑着的样子在他脑海中无法消散,他也不允许她离开自己的脑中。
  
      想她,他很想很想她。
  
      他疯了一样的想她,疯了的想听她叫自己一声老公,或者冰块,亦或者什么都可以,他就听见她悦耳动听的声音传入他耳中,他看着她开心的笑容该多好。
  
      然而,他能做的也只能想一想,因为霍德华大公爵的那些话让他不但不敢给她打电话联系她,那怕听听她的声音他都不敢。
  
      就算他打电话给她不说话,她也一定会察觉到他,那时候她会伤心难过,会担心他。
  
      而他更担心她休息好了吗?会不会因他受伤的缘故她难受的不好好吃饭……
  
      他有着太多的担忧和疼惜,最后他双眼动了动看向一旁桌上放着的礼盒。
  
      这份礼盒还在,还在。
  
      他答应送给她礼物,他对她说过的话从来不会食言,死也不会。
  
      这刻,他眸光带着对云依依的思念望着眼前的礼盒。
  
      下一刻他想抬手去拿礼盒,却发现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在他去斯洛|文|尼亚谈合约之前,他就派人特意打听过,这份礼物并不是偶尔送给依依。
  
      而是他准备了很久很久,因为新年要到了,而依依在伦敦度过了太多不开心的日子,他想哄她开心,很想哄她高高兴兴的。
  
      这份礼物对他很重要,很重要。
  
      “依依……”他再次低喃叫出她的名字,语气中包含着他挚爱的深情。
  
      一旁安静守着斐漠的医生们,他们顺着他的视线看向桌上安静摆放的礼盒,不过他们更专注的观察着斐漠身体情况。
  
      斐漠在治疗之后就被医生们给推走去做全身扫描检查,时间并不长,而斐漠的止痛药的药也没有用太多,他的疼痛感始终都在。
  
      只不过医生们在给斐漠扫描全身后,其中一名医生看向斐漠的大脑图片,他眉头一拧看向一旁的医生言道:“去大公爵那边一趟,让大公爵过来。”
  
      点击此处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