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王牌神医 > 第1273章 进攻苏州城

第1273章 进攻苏州城

    “嗡嗡嗡”
  
      精火焰心呈现出淡蓝色,熊熊燃烧,威不可当。
  
      杨风虽然站在数米之外,都能够感觉到这精火上面的温度,它是冷的。冷冰冰的,比冰块还要冷!这是一种冰冷的火焰。
  
      杨风这一次在平湖城的时候就凭借精晶在引开兽潮之患,那时候杨风就想着如果能够得到精火,不惜一切大家也好啊。但是现在精火明明就在眼前,但是杨风却感到心酸。悲凉,不远所得。
  
      杨风忽然沙哑道:“老龟,这精火是你的本命焰心。你还是给三足鸟吧。你让我得了青帝印,我已经感激万分了。这精火,我是万万不好意思再要了!”
  
      杨风说的是实话,人心都是肉长的。杨风又于心何忍?
  
      老龟微微一笑:“杨先生你还真是心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三足鸟乃是金乌的旁门后裔,天行属火,体格暴热,和这冰冷的精火互相冲突。若是三足鸟得了这精火,非但无用,反而有害。先生要是觉得愧疚,希望以后多照拂我斗魔大森林,多照拂三足鸟!”
  
      见杨风还要说话,老龟忽然叹了口气:“先生,我的生命马上就要消亡了。难道你连我最后的一个遗愿都不愿意完成吗?精火是火,但是精火本身的威力是有限的,如果能够和你的黑炎融合出魂炎,那将是震古烁今的壮举。我也想知道魂炎的威能啊!”
  
      杨风眼睛一热,当下双手接过老龟手上的精火:“多谢老龟相赠。请老龟放心,我必将斗魔大森林视如己出,谁要是胆敢屠灭践踏斗魔大森林,便是我杨风的死敌,我必诛灭之!”
  
      老龟双目含笑,十分欣慰:“有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老龟笑得很灿烂,生命气息又衰弱了几分,随时都可能灭亡。老龟这时候拿出另外一个东西,展现在杨风的面前。
  
      杨风定眼看去,只见这东西是一朵兰花。
  
      蓝色的兰花。
  
      由一种晶莹剔透的蓝色晶玉打造出来的。约莫大拇指大小,美轮美奂,圣洁无比。上面还隐约有光泽释放出来,令人目不暇接。
  
      杨风都看的呆住了:“老龟,这是?”
  
      老龟道:“这是圣罗兰女王的留下来的胜圣罗心。当年圣罗兰女王离开的时候把这个圣罗心,希望我去帮她找一个人。可是老夫一生也没有找到,如今在将死之前终于找到了。”
  
      杨风好奇道:“谁啊?”
  
      老龟指着杨风:“就是你啊!”
  
      “我?”杨风都惊呆了。
  
      老龟淡淡道:“是啊!圣罗兰女王是接替了岚九夜的位置,成为诸夏八王之首!一直以来,圣罗兰都想要找到你,然后再找到岚九夜。至于其中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你拿着这个圣罗心,去找圣罗兰女王,替我还愿!这是我对圣罗兰女王的一点心意,多谢了!”
  
      杨风点点头:“好,我会为你还愿的。一定!”
  
      老龟点点头,对着杨风深深作揖,然后转过头去,看着苍穹,喃喃自语道:“看来我的时间也差不多要到了。小乌,我要走了,以后好好跟着杨风。以诚待之啊!”
  
      说完,老龟的身体缓缓的化成一道光芒,慢慢的消散在这片天地之间,只留下一个苍凉无限的声音:“我自海上来,回归尘土间。一切烟云散,一眼是一生”
  
      散了,没了。
  
      “老龟!!”
  
      三足鸟伏在山崖之上,大声哀嚎。
  
      杨风也是眼睛湿润,凝望着苍穹,只觉岁月无情。一位存活了十万年岁月,见证了青帝和天帝决战的莽荒纪强者,就这么消散在这片大地上,死了!
  
      而梧桐叶则是站在后方的石头上,凝望着这一切发生,从头到尾一言不发。
  
      或许感触最深的人,就是梧桐叶吧。她和老龟一样,都是存活了十万年的上古强者!
  
      当老龟发出这些感触的时候,梧桐叶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感触啊?
  
      “咳,咳”
  
      梧桐叶忽然咳嗽起来,一瞬间仿佛苍老了许多。良久过后,杨风上前搀扶着梧桐叶,惊讶的发现梧桐叶的脸上多了许多皱纹,头上也多了无数的白发:“桐叶师姐,你怎了?”
  
      梧桐叶摇头:“没事。这里风大,我们回去吧!”
  
      “好,我扶你回去!”杨风搀扶着梧桐叶步步进入山下。
  
      如果在平时,梧桐叶肯定会推开杨风。
  
      但是这一次梧桐叶并没有这么做,不知道是否她的身体真的不行了,还是因为已经认老服老了。
  
      其实杨风所不知道的是,梧桐叶是靠着青帝设立的封魂石才能够长存至今。封魂石本身就要消耗人的魂力。经过十万年的消耗,梧桐叶本就十分虚弱了。加上如今青帝已故,梧桐叶心灵上受到了重创,在人世间最后的一点留恋也没有了。
  
      当一个人生无所恋的时候,自然就衰老的更快!
  
      斗魔行宫没有公开的给斗魔王下葬,而是低调的完成了葬礼。杨风和梧桐叶两人便起身告辞了。
  
      三足鸟亲自出门相送。直到杨风离开斗魔大森林边缘进入平湖城,三足鸟这才告别。
  
      这时候的平湖城,虽然城防完全被狼牙军所控制,但是大家的心情很不好。每个人都过的很压抑。
  
      这一天大家喝酒之后,坐在一起喝了很多。大家都显得很颓废。
  
      刘子卿,刘基,禹枫,罗一刀,华云峰,李茜儿等人都气息低迷。
  
      华云峰这时候道:“门主去斗魔大森林都好几天了,还不回来。不会真的遭遇不测了吧?”
  
      李茜儿眉头紧皱:“不好说,斗魔大森林那是极度凶险的地方。就连苏金水这样的可怕存在。也都不敢贸然深入斗魔大森林腹地。门主这一次带着上百万数量的兽潮居然进入了腹地。我们好几次进去寻找都受到异兽的阻拦,最后不得已重伤返回!我真是担心门主啊。”
  
      李茜儿对杨风十分感激,甚至有点依恋。正是跟着杨风开始,李茜儿才感觉到有一种归属感,有一种家的感觉。这一次李茜儿选择跟随杨风而得罪九千岁,其实冒着很大的生命危险。要是杨风再有个三长两短,她都不敢想自己的下场会有多么的凄凉。
  
      刘基这时候道:“我们就在这里等吧。在有消息传来之前,我们不要自己吓唬自己了,我相信门主不会有事的!”
  
      刘基说的很笃定,大家也治好纷纷点头了。
  
      李茜儿道:“刚刚军师带着铁血军在叶城之外全歼九千岁旗下的王军,灭了十万金王军,杀了苏秦翼。两天前九千岁已经公开发声,在后天的时候,九千岁会亲临叶州,直接荡平普度门,不留一个活口。这等霸气还真是吓人啊!”
  
      刘基道:“就算九千岁亲临叶州,也未必就能够灭了普度门。我相信门主是个有分寸的人。在来平湖城之前必然安排好了一切。叶州有高手坐镇,出不了事情。只不过我带着十三万狼牙军,却不能前往驰援,心中总是不是滋味!”
  
      狼牙军本来有十万熊兵,但是后来收编了风凌军,银芒军和齿虎军的残部三万战士,一共加在一起正好是十三万!
  
      原本是有四万残军,但是后来刘基和刘子卿审核过后发现有一万人不达标,就被淘汰掉了!
  
      刘子卿道:“父亲,既然你也说了留在平湖城内心中不是滋味,不如我们就从西北平湖城开始,一路南下。平定孜甘城,汇源城,霄壤城,最后屯兵苏州城外。直接威胁千岁府!”
  
      嘶!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刘子卿虽然是个女流之辈,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大家感到万分震惊。
  
      禹枫这时候道:“我以为可行!”
  
      罗一刀道:“我也觉得可以。不管门主是否出现意外,我们都可以竭尽我们所能为普渡门做点事情。如果我们能够屯兵在苏州城外的话,必然可以威胁千岁府,让千岁府的苏金水不敢全心全意的出兵前往叶州对付普渡门。这也是在策应军师的行动!”
  
      大家都纷纷赞同。
  
      刘基顿时道:“好!我留下一万狼牙军镇守平湖城,其他人跟我南下,平定孜甘城,汇源城,霄壤城直奔苏州城外!李茜儿,你留下来等门主。一有门主的消息,立刻带门主前来苏州城!”
  
      刘基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李茜儿身上有九千岁的贡眼,需要杨风的治疗。不方便外出征伐!
  
      李茜儿显然也知道这其中的情况,当下道:“好。我留下来等门主归来!”
  
      这一日,是九千岁苏金水发出昭告要前往叶州杀灭整个普渡门的前一天。
  
      整个苏州和叶州都在翘首以盼。
  
      两大州府之中的江湖人士,家族门派势力的态度都十分凝重。他们知道,自己站队的时候到了,如果站错队的话,只怕会遗憾一生。
  
      整个天空都沉闷沉闷。
  
      而这时候的普渡门也已经完成了布阵,在叶城严阵以待。至于普渡门打算如何面对和九千岁的攻伐,那就不知道了!
  
      苏金水这时候安静的坐在书房之中,享受着两个美女的伺候,仍旧是一副悠然自得的表情。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九千岁似乎一点也不担心。仿佛是一场唾手可得的胜利之战。
  
      这时候,苏瑞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焦急道:“九千岁,大事不好了!”
  
      苏金水吃着小番茄,微微道:“怎么了?”
  
      苏瑞道:“刘基率领的狼牙军稳定了平湖城的局面后,一路拿下,连破孜甘城,汇源城,现在正在攻打霄壤城。看情况霄壤城也要被打破了。很快,最迟明天凌晨就可以打破霄壤城抵达苏州城外!”
  
      如果是别人听到这个消息,只怕会吓尿了。但是九千岁仍旧很淡定:“哦,我知道了!”
  
      毕竟,他是九千岁,自诩与众不同。
  
      苏瑞却是额头冷汗直流:“另外,妯百阅率领铁血军出叶州,破苏州最东边的东桑城,再破了西湖城,现在在攻打寒山城。看现在的情况,只怕最迟明天清晨就可以打破寒山城抵达苏州城外!”
  
      苏金水终于不淡定了:“什么?这两路军团居然胆敢公开从两个方向直奔我苏州城?这是要公开在我苏州城的城门外完成会师吗?好大的胆子,胆敢公开挑衅我苏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