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家虽然有名,却也只是存在与江湖之中的传说,按理说她这样的深闺大小姐是万万不会知道的。
  
  英俊的眉峰微微蹙起,裴寒眼神锐利,道:“你怎么知道陶家能解我的毒?”
  
  夏秀敏傲慢地看他一眼,哼道:“陶家乃是医仙世家,随便哪怕是八岁稚儿也精通医术。便是放在江湖上,那也是数得上号的,难道还解不了你身上这毒?”
  
  当然,自己是解不了的。但若是父亲还在的话。父亲是一定能解的!
  
  只是父亲……
  
  夏秀敏眸光冷然。既然自己现在还没有办法找那人报仇,那就借刀杀人好了。
  
  自己远在京城,对江都却是鞭长莫及,想要做些什么都不可能。裴寒则不一样,他是王爷,身份尊贵,找陶家医治实非难事。
  
  而且按照那人草包的手段,是绝对医治不好裴寒的。说不定反而让裴寒的病情加重。如此,他便彻底得罪了,武华王府,裴寒绝对不会放过他!
  
  夏秀敏微微垂眸,遮住眼底一闪而逝的精光。虽然略显卑鄙,但只要能让那个人死,她在所不惜!
  
  “秀敏?你听我说话了么?”
  
  唤了夏秀敏好几声都没有得到回应,裴寒皱眉,提高了音量。
  
  夏秀敏这才反应过来,抬头道:“什么?”
  
  裴寒的目光仍旧深邃,他盯着夏秀敏的脸,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问道:“陶家医术虽然卓绝,可也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你是如何知道陶家的?”
  
  夏秀敏心里一抖,面上却仍旧淡然道:“侯府的大夫人便是姓陶,你说我时怎么知道的?”
  
  裴寒眉尖一动,道:“她也是陶家的人?”
  
  “没错。”夏秀敏面无表情地点头:“我也只是听他们谈起的时候说的罢了。外人都道陶家是医仙世家,药毒双绝,你该去找他们看看才对。”
  
  裴寒点头沉吟,却不说话。
  
  夏秀敏心情阴沉的厉害,只咬着手中的糕点,偶尔喝一口水,静静地不发出声音。
  
  一时之间,房间里竟陷入了寂静。
  
  直到有轻微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裴寒下意识的抬头,凌厉地目光射向从门外进来之人。
  
  夏瑾乐被他冷厉的目光吓了一跳,继而便羞红了一张俏脸。她微微垂着头,小碎步从门外走来,行走间水袖轻摆,长长地裙摆逶迤及地,更衬得身段窈窕,美丽的紧。
  
  “瑾乐见过王爷。”夏瑾乐柔柔地行了一个礼,抬眸看了裴寒一眼,漾出一抹甜美的笑容。
  
  裴寒看着她,脸上并无半分笑意,道:“二小姐怎么过来了?”
  
  夏瑾乐娉婷站着,粉颊娇俏,闻言笑道:“我从祖母哪里过来,得知姐姐从屋子里出来,便想来看姐姐一面。”
  
  说着,转身看向夏秀敏,眉眼间含着欢喜,道:“姐姐你可是出来了,我就知道祖母不会舍得罚你,她最是疼你了。你下次可别再说些让她老人家难受的话了,一家人在一起总是要和气些才好。”
  
  夏秀敏冷眼看着她装模作样。心道,还真是一张能说会道的嘴,三言两语不仅抹黑了自己,还衬得她多么的善良单纯。当真是恶心人的手段!
  
  见夏秀敏不理自己,夏瑾乐也不在意。她本就不是来看夏秀敏的,她只是看不惯,凭什么武华王爷来了就只叫那个贱人作陪?
  
  自己哪里不必她强,这武华王妃,合该让自己来做才是!
  
  因而,她笑的越发娇媚,看着裴寒的目光犹如一汪春水。她柔声道:“王爷你今日来的正好,姐姐许久都没有出屋子了,这下好了,终于可以出来透透气了!”
  
  裴寒好整以暇地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手指轻搭在唇畔,挡住了弧线优美的嘴唇,让人瞧不出他的情绪。
  
  夏瑾乐却以为他在笑,因而道:“我方才听见你们在说什么陶家,可是说得我母亲的陶家?”
  
  夏秀敏终于说话了,她淡淡道:“说的就是这个陶家。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娘可是从陶家出来的吧?”
  
  裴寒也点点头,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夏瑾乐心里得意,好似找到了可以炫耀的东西。笑言道:“原来你们竟然是说的这个,那就该来问我才是。我母亲可是有医仙之称的江都陶家的女儿,从小便受宠的紧。陶家如今的族长便是我娘亲的大哥。”
  
  夏秀敏双目瞬间赤红,她拼命捏着椅子的扶手,不住地在心里劝自己冷静,才按捺住了自己满心的愤怒。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绷着脸不说话,就怕自己忍不住,冲上去杀了这个贱人!
  
  裴寒的目光淡淡地扫过夏秀敏青筋暴起的手背,落在夏瑾乐脸上。放在唇畔上的手缓缓落下,指尖轻敲着桌面,似轻轻的节拍。
  
  他的唇角浮现出一抹笑意,看着夏瑾乐,挑眉缓缓道:“这么说来,你母亲应当医术不错了?”
  
  夏瑾乐面色一僵。
  
  她母亲自然是不会医术了,不然又怎么会来给定国侯做妾,还惹得夏秀敏一直拿这件事情戳隔音自己?
  
  然而先前已经夸下了海口,夏瑾乐自然不愿意在裴寒面前损了自己的面子。
  
  唇角牵出一抹笑意,她笑道:“我母亲也不过知道一些皮毛罢了。她并不怎么喜爱医术,小时候又受宠的紧,不想学也没人敢逼着她学,因而也就只知道些书本上的东西,也就懂得些草药罢了。”
  
  裴寒点了点头,瞧着没多大情绪。
  
  夏瑾乐见他没有反应,心里对陶玉然医术平平有了几分怨怼。王爷表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心里肯定是有些失望的。
  
  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对陶家感兴趣了,但是既然问到了,肯定是想要见一见陶家的医仙的。
  
  夏瑾乐咬了咬唇,突然道:“若是王爷想要寻陶家的医仙的话,瑾乐愿意为王爷引荐的。毕竟是族里的叔叔伯伯,瑾乐也都认识的。他们也都十分疼瑾乐呢!如果是我求他们,他们定是会帮忙的!”
  
  裴寒这才开始正视面前站着的这个姑娘。虽然不明白她如此讨好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可陶家如今跟自己的毒有着莫大的关联,他并不想跟陶家扯上丝毫关系。
  
  这个女人以后怕是不能沾惹了。
  
  心里如此想,裴寒面上却不会说出来,只是淡淡道:“多谢二小姐的好意了,我与秀敏只是无意间聊到了江都陶家,并没有想要见陶家人的意思。”
  
  夏瑾乐有些失望,看向夏秀敏的目光中禁不住带上了几分怨毒。这个女人,居然跟王爷详谈甚欢!
  
  不过是个丑陋的女人,哪里就入了王爷的眼!
  
  这样想着,夏瑾乐不仅多看了夏秀敏两眼,一看之下,顿时一惊。
  
  她指着夏秀敏的脸,震惊道:“你的脸……”
  
  夏秀敏早已经对这个恶心的女人咬牙切齿,闻言冷笑道:“我的脸怎么了?瞧着比你美是不是?妹妹不必妄自菲薄,你的容貌虽然比我差上几分,却也是不错的。”
  
  夏瑾乐涨红了脸,却碍于裴寒在场,不敢发作。强扯出一抹笑意,道:“姐姐说的哪里话?我只是瞧着姐姐脸颊好了,心里高兴一时失声罢了。”
  
  她用手帕开了开眼角,露出担忧的神色来:“姐姐,你脸上先前莫名地就长了许多脓疤,如今这虽然是好了,可会不会再犯?你还是多注意一些,像脸上长着的这种东西,一般都不大容易好的,容易反复。”
  
  夏秀敏装作没听出她话中的深意,甜甜笑道:“没事儿,姐姐脸上就算是长脓疤了也美得紧,丝毫不损我的美貌的。倒是你啊妹妹,我们可是亲姐妹,我听人说,这病在姐妹之间也是传染的。”
  
  夏瑾乐浑不在意,她比谁都清楚夏秀敏那满脸的脓疤是怎么弄出来,根本不会担心传染。但脸上仍旧装作害怕的样子,道:“姐姐不要吓瑾乐。”
  
  夏秀敏扬眉一笑:“好了不笑你了。我这可是中毒才长的,自然是不会传染的。你怕什么?总归这毒不会朝着你碗里下。”
  
  夏瑾乐的脸色一变,仔细地打量这夏秀敏的面色,心里猜测她对那事儿究竟知道几分。
  
  裴寒饶有兴趣地看着,这时插嘴道:“这么说来,你现在脸上的脓疤好了,就是解了毒了?这解读之人倒是十分厉害。”说吧,意味深长地瞧了夏秀敏一眼。
  
  夏秀敏一扬下巴,毫不谦虚道:“这是自然。”
  
  夏瑾乐不知道其中深意,还以为这当中真的是有人出手帮了夏秀敏解毒。不然以她自己,是绝对不会弄掉这脸上脓疤的。
  
  心里暗恼,也不知道是哪个多管闲事的帮了她!
  
  她脸上露出一副惊讶的模样,不可置信道:“居然有人敢对姐姐下毒!姐姐你为何不早点说,还可以叫母亲帮你看看!”
  
  夏秀敏懒得跟她掰扯,不咸不淡道:“都已经好了,没必要去麻烦母亲。”
  
  她将裴寒给她的几本书用一旁的步巾包好,交给雀儿让她拿回去。又看了看裴寒道:“天色已经不早了,你便先回去吧。”
  
  裴寒点点头,虽有心想要多留一会儿,但见夏秀敏的模样应当是有事,便也不拒绝。
  
  “那我便先走了,下次再来看你。”
  
  夏秀敏摆摆手,漫不经心道:“你那些书我就下次再给你了,反正你也不着急。还有我之前的提议,你考虑一下。”
  
  “恩,我会好好考虑。”裴寒好笑地揉了揉她的发顶,对一旁的夏瑾乐点了点头,一撩衣袍,潇洒离去。
  
  夏瑾乐眼红地看着他的背影,笑容敛了几分,道:“你们在说什么书?”
  
  夏秀敏斜睨她一眼,冷淡道:“经书。”
  
  说着也不看她,绕过她就要往外走。夏瑾乐却一把抓住她的手,力气大得似乎要将她甩在地上。
  
  夏秀敏反手一带,将夏瑾乐拉得趔趄,纤长的指节顺势捏住她脆弱的脖颈,眉目森寒道:“怎么,王爷走了,你的本性也就暴露了?”
  
  她的手指一点点地收紧,巨大的愤怒在心头咆哮,脑海中一个声音不断地叫嚣着:捏死她!捏死这个贱人!
  
  夏瑾乐憋得满脸通红,因为不能呼吸,漂亮的眸子猛的凸起,瞧着狰狞而又可怕。
  
  她拼命地拍打着夏秀敏的手,却无法撼动分毫!
  
  恐惧终于涌上心头,夏瑾乐清晰地意识到,夏秀敏真的想要杀了她!
  
  温热的血管在手掌下猛烈跳动,夏秀敏感受着手下的肌肤,只再用力一点点,她就能捏碎这人的颈骨,彻底断了她的呼吸!
  
  “啊――小姐快住手!”
  
  雀儿尖叫一声冲过来,抱住了夏秀敏纤细的腰肢。
  
  夏秀敏身子一颤,清醒过来。松开手,夏瑾乐的身子软软地瘫倒在地上,却是昏死过去。
  
  夏秀敏大口地喘息着,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此刻正在痉挛发抖。她捂着胸口,眼底的疯狂慢慢退去,眸子渐渐清明。
  
  雀儿仍旧害怕地将她抱着,小脸吓得惨白。
  
  夏秀敏呼出一口气,拍了拍她的手,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你别害怕。”
  
  雀儿小声道:“小姐,现在还不能动她的。外面还有下人呢,你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夏秀敏平静了一会儿,脑袋有些昏昏沉沉。情绪大起大落之间,她觉得喉头一甜,竟然是差点呕出血来!
  
  默默地见口中的腥甜咽下,她快步走到桌边喝下一大口水,才勉强压住心头的恶心。
  
  这次她太冲动了,被上一世的情绪刺激到,她整个人都有些不管不夏,差点就魇住了!若是刚刚就那么掐死了夏瑾乐,心里自然是畅快了,可接下来等着自己的,可并不会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要忍,要忍。在没有足够的底牌之前,她一定要忍!
  
  见小姐扶着桌子站着,整个人都在发抖,雀儿忙走过来,扶着她,担忧地说到:“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
  
  夏秀敏揉了揉额角,摇摇头道:“我没事,你去找人把夏瑾乐送回去。就说她不小心摔到地上磕了脑袋,睡一会儿就好了。”
  
  雀儿有些不放心道:“夫人会相信么?若是再拿这事儿来找我们小姐的麻烦,怕是说不清楚了。”
  
  夏秀敏的目光落到夏瑾乐身上,就算是隔得远,她也能够看到夏瑾乐细腻脖颈上的红色痕迹。那样明显的伤痕,哪里是那么容易就糊弄过去的?
  
  夏秀敏沉吟片刻,低头对雀儿道:“来,掐我。”
  
  雀儿茫然地睁大了眼,等明白意思后连声大叫:“小姐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以掐你!”()傲妃狂天下:暴君,你闹试试更新速度最快。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