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 第220章 民国小事16

第220章 民国小事16

半个月后,眼见婚事临近;李沉舟总算绣完了最后一针,拿起男装撑起来查看,女装在五天前就完成了,嫁衣比男方的婚服复杂的多,绣起来也费劲。
  
  徐管家过来送菜的时间,李沉舟将做好的婚服交给了他,“里面是给云先生的婚服,你给他看看。”
  
  徐管家眉开眼笑,“沉舟姑娘手艺好,少爷一准满意;肉和菜都送过来了,少爷今天怕是又没时间过来看姑娘,云公馆那边已经忙碌起来了,少爷明天开始就不去军部了,为了成亲的事儿,请了六天假呢。”瞧瞧少爷多看重姑娘。
  
  李沉舟抿春而笑,“徐管家慢走。”
  
  “好咧,我这就走;沉舟姑娘,还有两天就是婚礼,您可得休息好,别太累。”徐管家走后,李沉舟把嫁衣拿出来用衣架子撑起来,现在各家用的都是木头衣架子。
  
  婚礼前一天,徐管家派来了四个佣人,两男两女;这些人帮忙清理嫁妆和聘礼,伺候李沉舟。
  
  出嫁当天,李家敲锣打鼓的送来了嫁妆,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李家嫁女儿一样;同样是彰显他们李家对这个女儿还是很看重,虽然女儿不愿意回家出嫁,但他们出的嫁妆还是很丰厚的。
  
  “太太,李府送来了好些嫁妆,都放在门外呢。”院子里被聘礼和嫁妆堆满了,李家送来的嫁妆根本放不进来。
  
  因着还没出嫁,徐管家一直叫她沉舟姑娘,现在临近成亲了,徐管家已经改口叫少奶奶;而云公馆里的佣人们是到了这边才雇佣的,并非云家那边的人,也不是固定跟随云沉渊的人,所以他们叫她太太。
  
  李沉舟轻笑,“我知道了,让他们放在外面就是了;等你们云参谋来我就出门子了,李家给的嫁妆直接抬走就行,不必放进院儿里来。”大张旗鼓的送嫁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送聘礼呢,说起来也是可笑。
  
  不过,丢人丢的是李家人,又不是丢他她的脸,管他们呢。
  
  李沉舟看的开,佣人们却有些不忿,两个女佣与李沉舟相处的时间久一点,忍不住嘀咕打抱不平,“您的婚事都是李家二姨太在操办,今儿个二姨太没来,他们李家倒是来了不少人。”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本事也是绝了。
  
  “二姨娘没来?”
  
  “是的,没看见二姨娘,倒是李家的老爷和夫人,还有嫡出的少爷小姐都来了。”那么多的嫁妆,他们总要露露脸不是。
  
  李沉舟皱了皱眉头,转瞬丢开,反正当初让二姨娘来操办婚事也不过时恶心恶心李夫人;现在都要出嫁了,二姨娘来不来都没关系了。
  
  “让他们在外面坐吧,别让他们进来了。”
  
  “是,太太,我这就去招呼着人。”
  
  一个女佣出去了,一个女佣在屋里伺候李沉舟。
  
  出去的女佣见李家人居然围着院子里的聘礼和嫁妆东摸摸西看看的,顿时就不高兴了;不过,人家好歹是先生的老丈人,他们这些做佣人的也不好出言说出得罪人的话,只心里不忿。
  
  这些可都是先生特意给太太的聘礼和嫁妆,李家人才给多少?她看了也就十来台的样子,连先生给太太一半的嫁妆都不到,还好意思敲锣打鼓的送来。
  
  就这十几台嫁妆里还有好些布料什么的,简直是没眼看。
  
  “沉舟呢?是不是在屋里?”李夫人面上带笑,出声询问。
  
  女佣面上恭敬,“太太自然是在屋里了,先生还没来接人呢。”不在屋里在哪儿?不是亲生的待遇都不一样。
  
  李夫人笑脸不自然,道:“那我们进去陪她,出嫁的姑娘在出嫁前,母亲是要训话的。”
  
  “多谢李夫人好意,我家太太说了,她要好好静静,等先生来人。”女佣挡在门口,就是不让李家人进去。
  
  李家大小姐气愤的不行,“她李沉舟什么意思?我们好心好意的来参加她的婚礼;我们李家还给她出嫁妆呢,我们连屋子都不能进。”
  
  这会儿院子外面聚了不少人,其中有事先请来抬聘礼,也有巷子里的人家来看热闹的;李家大小姐的话一出,外面的就误会了。
  
  “家里人来都不知道让人进屋,这也太.......”
  
  “谁说不是呢,听说人家嫁的可是个好人家;男人是个当大官的,手里掌着军权,在军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算了,别说了,谁知道怎么回事啊!”一个年老的老太太开了口,“要真是家里人,人家为什么不回去出嫁,偏在咱们杏花巷子出嫁;看看那户人家就是有钱人家,一准是大户。说是自家姑娘出嫁过来送嫁妆,嫁妆不是应该一早就准备好了送来吗?出嫁当天来送,谁知道里面都有些什么龌龊。”
  
  这么一说还真是,众人回过味儿来。
  
  “这么说,这户人家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了,好了,都被说了,看看人家怎么说。”
  
  外面这些人议论纷纷,女佣可忍不了李家人的作为,嗤笑道:“什么送嫁妆,就你们送的那点子嫁妆谁稀罕啊!瞧瞧院子里这些都是我们太太的嫁妆,你们能比吗?说是女儿,你家母亲可容不下庶出女儿,找了个借口把人打了一顿赶了出去。看到我家太太嫁得好又贴过来,还千方百计的给自己赚名声,谁家女儿出家是出嫁当天才来送嫁妆的?好笑了。”
  
  “你......”李家大小姐被说的哑口无言,指着女佣的手都在抖。
  
  女佣笑了笑,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夫人和三位李小姐还是在院子里坐坐吧,云先生应该快到了,可别让云先生误会你们欺负我家太太。”
  
  李家人哑然,本想闹一场的心思也没了。
  
  李兴隆赔笑道:“是是是,都是他们不好,大喜的日子闹什么;我们就在院子里坐坐,麻烦你带句话,让沉舟安心嫁人,我们一直都是她的娘家人。”
  
  女佣忍了忍,好不容易忍下了翻白眼的冲动,“行,我这就去和太太说;李老爷李夫人,你们随意。”
  
  李兴隆松了口气,看女佣进来屋子,转头就瞪了大女儿和李夫人一眼,“别给我丢人现眼,坐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