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盛世茶都 > 第330章 踢死你!

第330章 踢死你!

半夜三更了,传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
  
  大冷的天气,卓天海披着厚厚的睡衣开灯出来。
  
  “爸,是我,快开门!”
  
  卓天海闻到儿子急促叫人的声音,打开门古怪地看上去。
  
  “你怎么呢?半夜三更跑回来。”卓天海没好话地问。
  
  卓刚做贼地跑进门,匆匆关紧门,胆战心惊,魂不守舍,见到老爸就想哭。
  
  “你这是怎么回事?”卓天海搞不懂地问。
  
  “卓刚,你回来啦。”卓刚妈穿着睡衣跑出来。
  
  “爸,我出大事啦!”卓刚哭丧着脸,急死人的差点大哭。
  
  “卓刚出什么啊?”卓刚妈看到儿子急成这样子,心痛万分地问。
  
  “爸!”卓刚只能指望爸了说,“你要救我!”
  
  卓天海到现在还没有听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卓刚一进来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我老毛汗都吓出来了。
  
  “你干什么犯法的事了?”卓天海听看出来了问。
  
  忽地一下,卓刚跪倒在地上,眼泪直流。
  
  “哎呀,快起来,你到底做了什么犯法的事?犯法的事,你千万做不得啊?”卓刚妈马上去扶儿子说。
  
  “爸,妈妈!我把卓一凡打死了。我杀人了。”卓刚痛哭说出来。
  
  “啊?你……!”
  
  卓天海冲上去,扬起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
  
  卓天海使出了全身的力气,重重地打上儿子的脸。
  
  卓刚头也不躲,直接挨上爸的耳光,剧烈火辣辣的痛,牙血打出来了。
  
  “你杀人了,就往家里跑。你这个败家子,你们现在气死我们了。”卓天海打上一巴掌,再没有力气打二巴掌了。
  
  卓刚妈听到后,眼前一片昏天暗地,踉跄走两步,扶着椅子倒在客厅沙发上,痛哼不断地叫出。
  
  “你这个挨千刀的,你还有脸回来!你想我们一家人陪着你死吗?”卓天海指着卓刚的脑袋,痛心疾首地骂道。
  
  卓刚不怕打不怕骂,只求你们两个救我,跪着移到妈妈面前。
  
  “妈,你要想办法!”卓刚抓住妈妈求上。
  
  卓刚妈痛泣流泪,只擦脸上的眼泪。
  
  “唉!你犯法了,我们谁都帮不了你。”卓天海指着训斥。
  
  “爸,妈,人可能还没有死。人还在医院里抢救了。”卓刚急忙改口说。
  
  “你不是说了人死了吗?”卓天海听到这么一说,好像有转机了问。
  
  “是,我也不知道啊。”
  
  “卓刚,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真的杀死人了?”卓刚妈也想到了问。
  
  “当时,一酒瓶下去,打到他脑袋上,就倒在地上直流血,像死了一样。后来,叫救护车,我就跑了。后面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我东躲西藏的,只好冒险租车回来。我吓坏了,现在还想着我杀人了。”卓刚回想老实交待。
  
  卓天海大哼一声,凶狠地指一指,恨不得现在就打死你。你这个不孝子,只会给家里添祸。
  
  “男人啊,你打电话问一问。人死了,我们儿子没得救了。人还活着,我不管发多少钱都要救自己儿子。”卓刚妈朝男人说。
  
  “唉!我的脸往哪里割啊?我的一世英名全被你毁了!”卓天海痛恨地直敲脑袋。
  
  “你快打电话问问!”卓刚妈急起来了大声说。
  
  “你声音小一点,不怕人听到嘛。”卓天海瞪上堂客一眼。
  
  卓刚眼巴巴地看着老爸。
  
  “唉!……”卓刚唉声叹气不断,到房里拿手机去了。
  
  卓刚和妈妈在安静地等爸打电话。
  
  “你说,我打电话打给谁?”卓天海拿出手机,不知道打给谁地问。
  
  卓刚现在脑子特别机灵说:“你找熟人问一问大医院里有没有人被打死的。”
  
  卓天海立刻想到了,拔上手机号码,向一个个熟人打电话,拜托人家打探消息。
  
  电话打了大半天,卓天海终于得到一个准确消息,人也找到了。
  
  “唉呀!”卓天海仰天长叹一声,久久没有把头放下来。
  
  等到放头下来的时候,卓天海两步过来,一脚踢上卓刚,晃地踢倒地上。
  
  卓刚毫无准备,见到老爸火冒三丈的时候,人已经四肢朝天的躺在地上,整个人变傻了。这是什么大情况啊?卓一凡真的被我打死人了吗?
  
  “唉呀!你命长啊!”卓天海说着再要踢上第二脚,却只踩在肩膀上算了,把脚拿回来说,“恨不得现在把你踢死。”
  
  “哎呀,男人啊!你打死儿子也没有用啊。你也同样要坐牢!”卓刚妈跑过去死死拉住手。
  
  “哼!这儿子气死我了。”卓天海暴怒之后冷静了。
  
  卓刚翻身爬起跪在地上,头磕在地上痛泣。这下真的完蛋了,都是自己冲动惹下的祸。不该当初,悔恨当初啊!
  
  “你打电话把卓婷,卓玉一起叫回来,叫她们两个马上连夜赶回来。”卓天海指挥上堂客说。
  
  卓刚妈听到了,还有两个乖女儿,家里出大事了,只有叫她们两个回来,帮帮忙地想想办法。
  
  “唉——!”卓天海极度愤怒之后,浑身有些虚脱了,坐到沙发上去,再叹一声气。
  
  稍稍平静一下情绪,卓天海看着儿子直摇头。
  
  “你的命也大啊!”
  
  卓刚听到后猜想,不知道爸说指的是谁?
  
  “人是没死。但到现在还在观察室,一直没有苏醒。这事一旦报案了,你就等着坐牢,三五年算少的,八九年有可能啊。”卓天海估算着说出这样的话,眨眨眼睛让眼泪冒出来了。
  
  “卓刚,你想怎么办?”
  
  “爸,只要人没有死。我会想办法。只求你为了你唯一的儿子,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我。我不想坐牢。坐牢,我一生全毁啦!”
  
  “我就想不明白,你和卓一凡两个人平时亲如兄弟,关系好得不得了。你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卓天海纳闷想不通地问。
  
  “还不是为了女朋友,你们未来的儿媳妇。”卓刚跪着说。
  
  “你们……你们……还真行啊。为了一个女朋友大打出手,还不惜伤人?”卓天海指着更气人了,但心想到是情理之中,若换作我为了女人也会跟人打架。
  
  “是什么样的女朋友啊?”卓刚妈听到原因了问。
  
  “电话打了没有?”卓天海板起脸地问。
  
  “打了,打了,她们马上开车回来。”
  
  “是非常有钱的女朋友。”卓刚找到转机说。
  
  “是她有钱,还是她家里有钱?”卓天海要问清楚。
  
  “是她家里有钱。身家好几个亿。”卓刚老实回答。
  
  这一下听懂了,卓天海像突然明白了,原来是这样,好像有希望了。只要人没有死,一切都有希望。什么叫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是要拿钱把这事给结了。
  
  “你老老实实把所有事情说清楚。你想我救你的话。”卓天海指上儿子警告。
  
  卓刚没得办法,反正要说清楚的,现在借着这个大好时机,必须让爸妈知道。我做的事一点不傻。为了得到岳父的信任,不得不那样拿命的做。
  
  耐心的,卓刚把事情交待清楚,卓天海长舒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你出手伤人。卓刚妈,听到儿了全部是为我们大家,所以原谅儿子去扶。
  
  “你扶什么啊?”卓天海训上堂客说。
  
  “他是你儿子啊。”卓刚妈顶一句,满脸怒红。
  
  “我被你这个儿子气死了。”卓天海痛指上堂客说。
  
  “能被气死就好了。你的儿子做出了不要脸的事,叫我的脸往哪里放?我们家是要饭的吗?非要当上门女婿不可吗?别人家的三两米饭好吃啊?我跟你讲,你不要训我。我比你更心痛!”卓刚妈怒脸道。
  
  说的也是,卓天海认了,堂客说的对。现在救人要紧啊。我们那些事现在不谈了,就算我们白养了一个儿子。
  
  卓天海心如刀割,现在是卓刚在割我和他妈的肉啊!
  
  “你想好了,要当姓王的上门女婿?”卓天海郑重地指着脸问。
  
  “爸,我也没得办法啊。人在社会上混,哪个不向强势力低头的啊?好死不如赖活。我也知道丢尽卓家祖宗的脸。但我想好了,只要当了上门女婿,以后发大财了,我就在村里修一座卓家祠堂,一年四季天天烧香,看谁还敢说我们家?”卓刚现在理直气壮了。
  
  “那好,你决心要当姓王的上门女婿。从今以后,你就是姓王的人,不再是我姓卓的人。你的事应该找他帮你解决掉。”卓天海怒气冲冲说。
  
  “爸,妈,你们不能见死不救。卓一凡还没有脱离危险。只要他醒来了,可能没事了。钱是万能的,只要你们帮我一下,等我拿到钱,我加十倍的还给你们。”卓刚苦苦求上说。
  
  “我要踢死你!”卓天海现在比以前更生气,气死自己生出一个要钱不要脸的人。
  
  可卓刚妈看到了,双手死死地托住男人,一脚踢在空中,一点没碰到。
  
  “唉!你啊,你就护着他吧。”卓天海气愤坐到沙发上去,从茶几上拿根烟,点火抽起来。
  
  卓刚妈过去扶上儿子,手用力指上头说:“你啊,真把我们两个老人活活气死了!”
  
  卓刚面对妈妈,只能痛苦地笑出脸。
  
  吸上烟之后,卓天海紧锁眉头说:“卓一凡以后要买我的茶厂,就便宜卖给他。如果他肯放过我们的话,……”
  
  “爸,还有一件事没跟你们说。”卓刚听到了说。
  
  卓天海又痛恨望上,气得咬牙切齿。
  
  “是这样,我搞的娱乐场缺钱,我先把茶厂抵押给卓一凡了。我抵押到了五十万,说好三个月还给他。眼看时间快到了。碰这样的事,你们要帮我想想办法。”卓刚怕死人的说出来。
  
  卓天海火冒三丈,捡起地上一只托鞋扔上去。
  
  托鞋砸到卓刚身上不痛不样的。
  
  “滚!”卓天海痛训。
  
  “你把他关起来,没我的话不准放出来!”卓天海指上堂客命令。
  
  “快走!”卓刚妈推上儿子直往楼上走。
  
  到楼上,卓刚走进自己的房间里。
  
  卓刚妈开始铺床。
  
  好久没有回家住过了,卓刚对自己的房间非常陌生。这几天,我要躲在家里藏着。只指望卓一凡没死,更指望他们一家人不要报案。
  
  “妈!”卓刚扑上妈妈的背说,“你下去跟爸爸好好说一说。”
  
  卓刚妈甩开儿子,转身来一个拳头直击儿子的头,怒眼地说:“你太不争气了。你差点害死你自己了。”
  
  “妈,我知道了。我后悔了。只要我娶到王秀秀当老婆,你们就想享福吧。”
  
  “我们享什么福啊?你都当上上门女婿了。你变成别人的儿子。”
  
  “妈,这是什么时代啊?早就不同了。再说,我没有那么笨,等到他死之后,我就把我们的孩子改姓回来。到时候,改一下不就行了。现在我不能麻烦岳父。他正考验我了。你去爸好好说说。”
  
  说的也是,到时候改过来就行了,但要等到何年何月啊?卓刚妈听懂了,叫卓刚一步不要离开房子。
  
  卓刚看到妈妈出去了,马上关紧门,像逃出鬼门关一样轻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