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废婿 > 第371章西进监军

第371章西进监军

亦是说,在早间恐怕就有西进玄天皇朝的意图,如今商讨此事不足两个时辰,战无极已经率军出现北青皇朝和玄天皇朝的边境城池,临江一带,如此做法怎么可能不令人怀疑,要知道,临江地处京城以北,乃是地势险要之地,古往今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
  
  临江战事一旦爆发,那就意味着北青皇朝和玄天皇朝正式进入交战状态,我在摄政王当中,尽显平静,坐观天下大势,对于我而言,诸多事情尽在眼前收拢,只是不愿与之争论某些事情。
  
  北青皇朝的状态并不是风雨飘零,摇摇欲坠的那种状况,他们可是非常强大的皇朝,可与玄天皇朝一战,北青皇宫显得非常平静,但是在京城之中,任何人都清楚,这是风起云涌的时刻,暗战连连。
  
  就连坊间亦是有传说,他们对于皇帝唐疆训斥文君元的事情,一清二楚,他们认为此事定然是问题出现,或许这是皇帝向老臣们动手的征兆,但是从目前种种情况来看,他们又没有觉察到这种迹象。
  
  古老的世家都在观望着,皇宫里面的那位到底有何用意,各部加紧造军需物品,这是当时他发布的唯一条命令,一时间整个京城一片混乱,都在进行着建造,不知为何,世家们对于此次事件非常上心。
  
  看来新皇登基对于他们来说,非常重要,这种状况基本上可以改变诸多世家的生活轨迹,平静的等待着眼前的一切发生变化,我府上这几日却是不断有人登门拜访,皆是以我身体不适拒绝了,这个时候,我清楚他们上门来的用意。
  
  并不愿意参与到这场变故和纷争中,这不符合我得性子,如今本身对于这些事情就不愿意多加参与,更何况,这种情况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对于我而言,却不喜欢,皇帝与臣子之间的战争,不是我一个摄政王就能参与的。
  
  因为始终代表的是皇室的利益,不可能站在大臣那边,当然若是有逆反心理的亲王却不会是如此表现,只因他们可能会带领这帮文臣,推翻唐疆的统治,这帮文臣,只要谁给他们足够的利益,他们就可以支持谁。
  
  要知道这在历代国都都破开的那瞬间,属他们这些文臣最是活跃,甚至说,他们本身就宛如破坏国家安定平稳的不定因素,这也是为什么庆元皇帝在某些情况上,讨厌文臣的原因,因为庆元皇帝在位,对于这帮文臣的态度并不是多么友好。
  
  可想而知他们在新皇登基的时候,伴随着是怎么样的想法,自然是想寻求能给他们利益的人员,虽然这种想法有点异想天开,但他们还是极力的想办法,包括前日的文君元举动,都是文人集团准备改善自己处境的一种方法。
  
  但是现在看来,基本上是以失败而告终,如果皇帝支持他们这些文臣的话,当文君元出现那一幕的时候,就不会大发雷霆,这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的问题,但是文君元撞上去了,这是普天之下,所有人都知道的。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就形容这件事情的,恐怕就连文君元亦是发愣,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中亲人,总体来说,这一切都是他去做的,顶罪的亦是由他文君元,总之事情是他做的,但是现在绝对落不得好。
  
  恐怕这个时候,他们早有争论,当然这些事情已经不是我能控制的,静观其变顺其自然,但是有些事情不是我能控制,不知是何人在唐疆耳畔吹过耳边风,大晚上,他紧急召集我入宫,不知所为何事。
  
  “摄政王接旨!”
  
  晚饭过后,这皇帝的亲卫太监魏州原就上门开了,不过他来的时候,却带了皇帝的口谕,让我立刻进宫,刚吃完饭的我还没来得及修炼,就已经踏入皇宫当中,在御书房见到了这个一奶同胞的哥哥。
  
  “陛下,摄政王到了。”魏州原走进御书房当中,附耳在唐疆耳畔轻声道。
  
  “好,十六弟终于到了,快快有请。”自屋外便听到了唐疆兴奋的声音,但是我有股预感,这绝对没有好事。
  
  “参见陛下。”说话的时候,准备微微鞠躬。
  
  “快快免礼。”说话的同时将我扶起来,这个时候,我清楚基本上可以断定,此人找我绝对没什么好事情,更何况,我又不会真的给他鞠躬,只是做做样子。
  
  果然他在这个时候开口,却是道尽了他的真实目的:“十六弟对临江战事如何看待?”
  
  “陛下此言是何意,臣弟不知。”这个时候就要揣着明白装糊涂。
  
  “呵呵,朕倒不觉得十六弟有何不懂,相反十六弟才是真正清楚的人,不知道十六弟愿替朕去往临江否。”这话彻底让我明白他的用意。
  
  “臣弟愿意前往。”我道。
  
  临江战事是我必须得去的,这是唐疆话语中的意思,我想这应该不会给我多少拒绝的机会,毕竟自身依旧肩负这个身份生活着,自然是要这个身份应该具备的一些枷锁,当我说话这句话的时刻,唐疆脸上露出满意。
  
  “魏州原替朕拟旨,摄政王替朕监军西谷玄天,代朕行皇家之事。”唐疆说完这句话后,看向我。
  
  “多谢皇兄。”我道。
  
  “十六弟,望明日启程,赶往临江,朕会派北青卫一路上护卫十六弟安危的。”
  
  “多谢皇兄。”
  
  圣旨已经出现,望着御书房后面的那道身影,不知为何我得身躯竟然一颤,神色变得冷酷起来,那是道倩影,如果我猜错的话,应该是个女人,至于是谁,她的身份呼之欲出,乃是当今皇后战潇潇。
  
  记忆中一股陌生的记忆随之而来,那股记忆的传承彻底让我无语,没想到系统竟然给我这么安排,如此狗血的剧情,战潇潇和唐铭是一对情侣,两人两情相悦,一切却被庆元皇帝所改变,但是对于唐铭的感情,战潇潇未曾改变,亦是前身唐铭的那些记忆。
  
  就在我心中吐槽的时刻,系统冰冷的声音却在这个时候席卷而来。
  
  “叮!激活隐藏任务!”
  
  “叮!识情,除过修为之外,宿主的所有记忆和能力皆会被系统的封印!融入这个世界的唐铭角色当中,感悟情为何物!
  
  破除情障,从而成为理性之人,任务成功奖励1000000点声望值!任务失败惩罚,扣除1000000点声望值!”
  
  系统的这些话说完,紧接着我感觉一股陌生,原本熟悉的东西尽数消失,现在的我就是真正的摄政王唐铭,破除这道障碍,方可回归真身本我。
  
  五年前,唐疆十七岁,我十五岁,战潇潇亦是十五岁,当年庆元皇帝未曾立下太子之位,可在当年庆元皇帝突然赐婚战家时,那就意味着太子之位基本有所定数,这也导致一边倒。
  
  我终究是落了个摄政王的亲王位,盯着御书房后面的那道屏风,微微出神之后,回归本心,始终唐疆都在盯着我,对此我只是平静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早已经是陌生的,恐怕就连唐疆亦是觉得我陌生。
  
  “若是陛下无事,臣弟便先行告退。”这个时候,我直接开口,欲离开御书房。
  
  唐疆对于此事也进行允许,我身穿白色的长袍手负后面,神色淡定的走出御书房,走在这古老的皇宫里面,尽是熟悉和陌生,若是没有的话,我在生活十几年,情不自禁走向轩雅阁,那里就是我当年的行宫。
  
  只不过是如今已是物是人非,我已经离开皇宫,成为摄政王,走在皇宫的台阶上面,眺望着星空幽静的血光,神色尽是平静,风轻云淡的继续前进,直到北青宫时,我才收回自己的眸光。
  
  或许自己应该进去看看,这里就是皇太后生活的地方,亦是我和唐疆的生母,微微迟疑片刻之后,我踏进这个地方,眸光露出一丝凝重,说起来,自从搬出宫后,见到母亲的次数非常有限。
  
  尤其是父皇驾崩,留下遗诏,我搬出皇宫后,如今故地重游,我依旧可以记忆起,当初,自己和战潇潇在北青宫欢笑的场景,就在我回忆的时候,耳畔却是传来一声恭敬的声音。
  
  “王爷,您怎么来了?请不进去吗?”这个时候,母后身边多年的嬷嬷出现在我面前。
  
  恭敬的询问着我,对此我轻笑一声,道:“金嬷嬷,母后应该休息了吧。”
  
  “回王爷,太后正在屋里念经祈祷呢。”
  
  她的这话让我微微思索,之后,道:“那带我去看看母后,已经有许久不见母后,倒是怪想她的。”
  
  “王爷有心,太后前几日还念叨您呢。”说话的时候,带着我快速向着前面走去。
  
  自从庆元帝驾崩之后,母后便一直念佛吃斋,为唐疆祈祷,只因母后清楚,唐疆作为帝王,不免以后得生活中,沾染大量的百姓生命,从而受到天谴,这就是他一直担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