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八零重生小幸福 > 第256章 成了
    她这话当然得背着顾国章说了,这不是情况需要嘛。
  
      金铃当然是不会相信顾青的说辞的。
  
      顾青见状又道:“金小姐,想必李大哥也跟您说了,我们家的家具是只走精品路线的,既然是精品,那么当然不可能今天一个价明天一个价,所有的家具也都是明码标价,平时是一分钱都不会少的,这个八八折已经是能够给出来的最低的折扣了,您放心,不管什么时候,要是我们家的家具折扣有低于八八折,您就是来把店砸了我都没有话说。”
  
      金铃这时候倒是有些惊讶了。
  
      她对这些家具是真的很满意,要不然也不会说出确定要这些家具的话来。
  
      不过,她以为,这些家具加一起都得一千多块了,怎么着杀价也能杀下来相当一部分才是,只要顾青不是不想做生意,就不可能拒绝她。
  
      却没想到,顾青虽然没有明说,但意思却分明就是拒绝她了。
  
      顾青见金铃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又道:“我们家只有我爸一个人打家具,打出这样一套家具可不容易,不管是用的木料还是我爸的手艺,都绝对是对得起这个价格的,所以价格方面肯定是不能更少的了,不过金小姐是我们家第一位顾客,所以我倒是可以作主再送主卧和儿童房各两个床头柜。”
  
      这之后,金铃还没有表态,李婶就觉得不信这个邪。
  
      作为讲价小能手,那些不能讲价的国营店也就算了,但凡是能够讲价的东西,李婶只要买东西就绝对能够杀下价来,不管一分还是一毛,总也能带来点成就感不是?
  
      所以,李婶亲自上阵要跟顾青讨价还价。
  
      不过,不管李婶怎么说,顾青虽然语气很软,但态度却从头到尾的都很坚定,愣是没有让一分钱的价出来。
  
      说到最后,李婶也只是替金铃和李小树多争取到了几个沙发上用的靠枕,可以说是铩羽而归了。
  
      在李婶觉得有些沮丧的时候,金铃笑道:“姑姑,这小姑娘可精明着呢,您没能从她这里占到便宜一点也不奇怪。”
  
      顾青笑了笑。
  
      最后,金铃拍板下来:“行,八八折就八八折吧。”
  
      “多谢金小姐。”顾青道。
  
      一边说着话,顾青一边拿着笔在自己手里的小本子上刷刷写着,将金铃要的家具都写在了上面,又一一问了金铃对所有家具颜色上面有没有什么喜好,与金铃确定好了所有的细节之后,这才道:“金小姐,您放心,您在我们家定制家具可不是一锤子买卖,两年之内家具要是出现了什么问题,只要不是人为的,您都可以到我们店里来找我们修理,另外,您定一个您方便的时间,只要家具打好了,我们给您送到家,绝对让您没有任何麻烦!”
  
      售后服务还是要有的。
  
      听到顾青说这些,李婶的心里也总算是舒坦了些。
  
      别看这顾家的家具贵是贵,但不仅东西好,人家这态度那也是好的没话说,不仅两年之内包修理,而且还可以送货上门,省的这些时间与精力换成钱也不少了。
  
      想想国营家具厂那傲慢的态度,李婶也不由得点头。
  
      就是别的那些木匠,做好了家具也是让人自己去拉走,可从来都没有给人送到家的。
  
      而金铃也明显更满意了。
  
      之后,李小树屁颠屁颠的去交了钱,又确认了什么时候将家具送到他们的新房去,这才高高兴兴的与金铃一起离开了。
  
      家具选好了,他和小玲总算是可以没有遗憾的结婚了!
  
      直到李婶也走了,屋里只剩下自己母女俩,被顾青塞了厚厚一叠的大团结,杨秀芸一时之间有些傻傻的。
  
      这就……
  
      成了?
  
      杨秀芸觉得好不真实。
  
      不过,手里那刚刚从银行里取出来的崭新的大团结那光滑的触感,又给足了杨秀芸真实感。
  
      “这可是一千多块,青青……”杨秀芸看着顾青。
  
      李小树和金铃选的这些家具一共是一千五百多块,就算打了个八八折再抹了零头之后,都得一千三百多。
  
      主要是卧室里的床和衣柜,都被顾青开了个一百九十八的价格,再加上别的一些东西,这价格可不就直接飙到一千五百多了么。
  
      杨秀芸都已经开始算着自家打这些东西到底花了多少木料了。
  
      要是不算顾国章的手工,就这一单生意,就能把他们买房子的钱给赚回来了?
  
      得到这样一个结果,杨秀芸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觉得有些胆战心惊的。
  
      赚这么多的钱,会不会被人跟那些资本家扯上关系啊?
  
      想想前几年那些跟资本家这三个字扯上关系的人都有些什么样的下场,杨秀芸吓得脸都白了。
  
      “青青……”她话都说不全了。
  
      顾青连忙安慰道:“妈,您看您这胆子也太小了些,您就把放往肚子里好好放着吧,咱们国家既然已经放开了政策,就不会朝令夕改。”
  
      杨秀芸还是有些不放心。
  
      “妈,您别看咱们做了这一单生意是赚了不少,但那不是没算我爸这些天花费的精力不是?再说了,您觉得,以我们家的家具开出来的价格,能够天天有生意做吗?”顾青摊了摊手。
  
      杨秀芸之前还在为这一单生意赚钱太多而觉得心虚呢,这时候听顾青这样一说,又开始担心起来了。
  
      “对啊,青青你说的没错,就咱们家这些家具卖得这么贵,我看怕是一年也卖不了多少出去,这样算下来,一年到头说不定也赚不了多少……”杨秀芸道。
  
      顾国章连国营家具厂里的工作都不要了,为的就是自己出来单干,这要是辛苦了一年到头赚的钱还没有在家具厂的时候多,那顾国章不是要难受了?
  
      “不行不行,青青,你得想个法子让咱们家多卖些家具出去,我看你说的有道理,咱们国家既然已经不限制做生意了,就一定不会再像前几年那样!”杨秀芸满脸期待地看着顾青。
  
      顾青失笑不已。
  
      她觉得,自家老妈可真是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