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八零重生小幸福 > 第40章 不能想

  可是……
  在不想去吴家的同时,顾青也不能不顾那时候只不过将将半岁的浩浩。
  浩浩虽然是吴建仁的儿子,但他更是顾青十月怀胎生下来的骨肉,让顾青因为吴建仁的原因而弃他于不顾,顾青也是做不到的。
  在当时的情况,顾青没了家人,想要既带着浩浩,又靠着自己养活自己与浩浩,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也正是顾虑到这一点,顾青哪怕再怎么恨吴建仁,最后到底也点了头,带着浩浩回了吴家。
  后来的那几年,吴建仁确实再没回过小吴村,而顾青,则没有花过吴家的一分钱,她平时将浩浩交到吴盛林和赵三妹老两口手里,自己则抽出空来挣钱养活自己和浩浩。
  她其实知道,村子里许多人都说她傻。
  可不就是傻吗?
  不要老吴家一分钱的养着老吴家的孙子。
  可在顾青看来,浩浩不仅是老吴家的孙子,更是她的儿子,养活他,本就是她这个做母亲的责任。
  至于老吴家……
  顾青是打算好了的,等浩浩到了可以上学的年纪,不需要她再时时看着了,她就带着浩浩离开,离开这个让她有了太多痛苦回忆的地方。
  只是,她还没等到这一天,浩浩就突然生了一场重病,即使将顾青好不容易攒下的积蓄花了个精光都没能让浩浩好起来,而在顾青为了浩浩的病而开口向吴盛林和赵三妹老两口借钱时,但赵三妹却一口咬定他们手里分文没有,哪怕是看着浩浩病得厉害都没有松口。
  顾青不知道,平时一口一个“大孙子”,恨不得将所有好东西都送到浩浩手里的赵三妹为什么突然之间变了态度,但浩浩的病容不得她细细思量,无奈之下,她将浩浩暂时托付给了赵三妹,自己则去了市里找吴建仁拿钱给浩浩治病。
  只是,这次去市里,除了得了张洁一通冷嘲热讽之外,顾青却并没能拿到一分钱。
  甚至,等她一身疲惫的回到老吴家,却发现屋里一个人都没有,本就病得重的浩浩面色青白,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在她将浩浩抱在怀里后,浩浩只来得句说了一声“妈妈,我难受”,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那一刻,顾青只觉得自己失去了全世界。
  再后来……
  没有了浩浩,顾青自然没有了再呆在老吴家的理由。
  也是在她离开之前,才从特地赶回来看她笑话的吴建红嘴里知道,原来,吴盛林和赵三妹老两口之所以突然之间不那么宝贝浩浩,是因为张洁怀孕了,而且还托了熟人检查,说是个儿子。
  从前赵三妹之所以那么喜爱浩浩,正是因为想着浩浩可能是吴建仁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但现在张洁怀孕了,而且还肯定会生儿子,吴盛林和赵三妹自然也就更偏向张洁那边了。
  不管他们对张洁这个从来没有伺候过他们一天的城里媳妇满不满意,张洁才是吴建仁的媳妇,这却是事实。
  更别提,吴建仁想要往上爬,还得靠着张洁的娘家呢。
  要不是这样,赵三妹也不会对浩浩疏于照顾,让浩浩都没能等到顾青回来。
  甚至,顾青还从吴建红嘴里得知,当年她高考根本就没有落榜,之所以没拿到录取通知书,是因为她的录取通知书被吴建红以代为转交的理由从班主任李老师那里骗了过来,转头就被吴建红撕了个粉碎。
  说着这些事的时候,吴建红眼里的恶意似乎都要溢出来了。
  也是到这时,顾青才知道,原来一直以来宣称是她最好的朋友的吴建红,其实是这样嫉恨着她的。
  ……
  顾青猛地睁开眼。
  这时大概是凌晨两三点钟的样子,从窗户照进来的朦胧月光让她能够将屋里的情形看个大概,看到对面那糊了报纸的黄泥墙,顾青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她是重生了,回到了梦里那一切都还没开始的时候。
  松了口气的同时,梦里的情景又一次在顾青的脑海中浮现,最后定格在浩浩那张青白的小脸上。
  顾青猛地捂住胸口,那里,有锥心的疼痛传来。
  有些伤口,是不能想,也不能碰的。
  如果说她对前世的一切还有留恋,那一定就是浩浩了。
  只不过,重活这一世,她不会再与吴建仁扯上任何的关系,当初也就不会有浩浩出生。
  想到这里,顾青紧紧揪住胸口的衣裳,闭上眼将眼中的酸涩逼了回去。
  浩浩,对不起,妈妈不能再把你带到这个世上……
  过了许久,顾青心里的痛才缓解了些。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再缓缓吐出来。
  与此同时,顾青也暗暗决定,与吴建仁的婚事不能再拖下去了,只要顾爸一回来,她就要退婚!
  有了这样的决定,顾青心头微微一松,重新闭上眼,不一会儿就又重新睡着了。
  ……
  虽然晚上没睡好,但顾青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
  看了看镜子里自己那微微有些红肿的眼睛,顾青轻轻拧了拧眉头,然后趁着杨秀芸还没起床,烧水煮了三个鸡蛋,把自己的那一个拿来在眼睛上滚了几滚,好歹让眼睛的红肿看着不那么明显了。
  然后,她又洗漱一番,才开始做起早饭来。
  才将火引燃,向来习惯早起的杨秀芸也到了厨房来。
  看着已经生好火的顾青,杨秀芸笑得一脸的安慰:“青青,你这几天倒是勤快了不少。”
  顾青冲着杨秀芸笑了笑。
  她这是有多幸运才能有重生的机会,只凭着这一点,她就已经十分感激老天爷了,与前世的那些遗憾相比,现在也只不过是做这么些家务而已,又算得了什么?
  “妈,我煮了鸡蛋,您先掂掂肚子,早上咱们就煮点稀饭,拌点咸菜就行了。”顾青道。
  杨秀芸点了点头。
  在这个年代,有鸡蛋吃,还能有咸菜下稀饭,这就已经是挺不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