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下第二美 > 第546章 大礼
    “来人,派人去请府医,随我去公主府!”
  
      谢圭说的府医,是谢家这样的名门大户,供养了几代的大夫。
  
      最是亲近不过,也最能替主家分忧。
  
      谢圭安抚女儿,“你暂且再忍耐几日,回头我会禀报皇上,就说你母亲神智失守,需要安心静养。大概这辈子,都见不得人了。”
  
      谢常平一惊,到底是亲娘,她还有三分不忍。
  
      可自幼在宫中长大所受的教养,却让她更加理智。
  
      与其让汝阳长公主这样没脑子的亲娘受人摆布,被人利用,真不如让她“神智失常”,安心静养。
  
      也能保着全家,也保她自己一个富贵平安。
  
      “这样的事情,父亲就不要亲自出手了。”
  
      谢圭一愣,若他做丈夫的不出手,常平身为子女出手,更会被人骂吧?
  
      谢常平脸上犹带泪痕,但美眸中却掠过一抹恨意。
  
      “德阳姨母的丑事即将揭出,母亲受不得刺激,也是有的。”
  
      谢圭恍然。
  
      不过也活该!
  
      不怪女儿恨她,要打得她永无翻身之日。实在是德阳长公主的手段实在太过恶劣,这样没有下限,要是谢家还忍,那以后岂不是人人都能踩上一脚?
  
      父女两个商议一番,便将事情安排妥当。
  
      至于去跟汝阳长公主解释讲道理?
  
      算了吧,父女俩都已没了这份心力。
  
      于是很快,谢府传出消息,说是汝阳长公主受了刺激,神智失常。
  
      好心有好报的是,当日帮着报信的丫鬟一家得到提拔,尤其那个机警周全的丫鬟,如今是负责汝阳长公主治病的内管事了。
  
      至于汝阳长公主到底受了什么刺激,谢府人守口如瓶,半字不说。
  
      可越是这样,越能激起人的好奇心。
  
      回头又有消息,说是汉王殿下好似撞破了某位贵人的丑事。
  
      具体不知,只知那所别苑,是德阳长公主的。
  
      接下来,在贵族之间,便流传起一则秘闻。
  
      德阳长公主某些方面的需求,异于常人。别看年纪不小,但人老心不老,还口味独特,犹爱草原上带着牛羊臊味的异族人……
  
      再然后,燕成帝亲自下旨。
  
      德阳长公主既然被夺了公主头衔,原先皇家赐给公主的产业,论理也该收回。
  
      之前没有计较,是皇上念在先帝份上,大度不计较。
  
      可如今德阳长公主行事不端,给宗室蒙羞,证明她毫无悔改之心,就不能再这么宽容了。
  
      所以皇上将德阳长公主的产业悉数收回,分为三份。
  
      其中一分,赏给常平郡主,让她拿去奉养“被气病”的汝阳长公主。
  
      另一份,就收归宗室公中,给大家均分,也算是堵了众人的嘴。
  
      至于第三份,皇上收归已有,又私下赏赐给了小惊鸿。
  
      德阳长公主不是连朵花都不肯给他孙女么?
  
      皇上索性把她最好的一处园林夺了来,赏给鸿姐儿了。
  
      嗯,就是这么护短任性。
  
      而失了产业的德阳长公主要怎么办?
  
      她不是有儿有女么?就回去吃她儿女的孝敬啊。
  
      至于儿女在得知她的丑事后,这份孝敬还剩多少,就是旁人管不了的了。
  
      而那位机关算尽的草原英雄兀烈,在一场冷雨夹雪的糟糕天气里,灰头土脸的带着他的队伍,含恨离开了京城。
  
      亲事,是他没脸再去提的。
  
      至于羊毛织机,是他答应嫁出两个草原贵女,骏马百匹,牛羊千头,燕成帝才肯赏赐给他的。
  
      只有三台。
  
      想要复制,对于缺乏能工巧匠的草原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最让人难堪的,是伴随他们离开的一则流言。
  
      因为那天,兀烈和穆里青是被剥得赤条条,给人救醒的。这事瞒得住众人,却瞒不住汉王殿下。
  
      于是他就在离开京城前,送了兀烈一份大礼。
  
      京城市井之间,开始流传一个八卦。
  
      据说塔塔部族的汗王和手下之间,很有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在草原上还得顾忌形象,但来了大燕,就开始放飞自我了。
  
      偏偏兀烈长得粗豪爽朗,穆里青又是个眉清目秀的,岂不是很搭?
  
      原以为这些小事,说过一阵也就算了。谁知艳情一传三千里,等到兀烈回到草原,草原上也处处流传起他们的传说。
  
      兀烈这些年,征战四方。确实收拢了不少势力,却也得罪了不少草原部族。
  
      多得是人乐意捕风捉影,落井下石。
  
      于是,连二人年少时一同求学打猎,原本很正经的事情,也被有心人拿出来添油加醋,染上一层桃色。
  
      连兀烈的妻妾,都开始疑神疑鬼,对穆里青各种含酸带妒。
  
      兀烈没有办法,为了避嫌,只得从此与自己最忠心的手下疏远。
  
      而穆里青本也是草原贵族,如何受得住这样鸟气?
  
      当下就带着自己本族人,脱离了兀烈,再不与他亲近。
  
      世上许多事,都是这般环环相扣。
  
      因为平白损失了这样一股强大助力,且被风言风语困扰的兀烈汗王再不象前世那般,顺顺当当聚拢人心,统一草原。
  
      也就没有能力在燕成帝驾崩时,在边境挑起战争了。
  
      而被傅惜华隐瞒的真相是,前世的闵柏,确实是以铁血手段上位。
  
      但他的铁血,却不是针对皇室宗亲,而是为了迅速稳定大局,抵抗异族才不得不用上雷霆手段。
  
      只如今汉王殿下放出流言,提前削弱了兀烈的力量,却又给自己挖了个坑。
  
      今世因为没有异族作乱,他哪来的借口用铁血手段重登大位?
  
      傅惜华暗暗高兴,可祸兮福兮,谁能预料?
  
      此时,宫中。
  
      在得知兀烈离开时,清和公主一颗心终于落了地,高高兴兴又准备了一份厚礼,来感谢大皇兄和小侄女了。
  
      至于徐皇后,从此算是母女离心了。
  
      这边才说上话,谁知燕成帝忽地传来口谕,要见鸿姐儿。
  
      等小姑娘过去,却是终于得知,要回家的消息了。
  
      是燕成帝亲自开口,告诉她的。
  
      跟想象中的欢呼雀跃不一样,小姑娘知道后,沉默了一阵,随即难过的哭了。
  
      抹着眼泪,哭也不出声,乖巧得让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