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八零之华彩人生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荒唐与成长

第二百二十六章 荒唐与成长

这自古叔嫂之间就多有避讳,可如今竟然让她们照顾小叔子,这要是让外头人知道,她们还做不做人啦!
  
  只是如今只有王荣华在,张巧枝不由得用胳膊碰了碰自家男人。王荣华只能硬着头皮上前说道:“爹,这嫂子照顾成家了的小叔子,说出去,不好听吧!”
  
  这商量的语气,让张巧枝气结。而下面王进步的话,则是让三个儿媳妇脸色都变了。
  
  “这有啥?都是咱自家人,外头人谁会知道!要是传出去了!哼,也是这院子里的人说的,为了你们自己好,可得管好自己的嘴喽!”
  
  说完还用目光扫了院子里的人,那粘腻阴冷的感觉,让几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忙都开口附和应是。
  
  见他们都还算老实,王进步甩着自己的旱烟袋子就回了屋里。
  
  陈美红见老头走了,立马精神起来。发号施令道:“轮着谁做饭那天,就谁伺候我儿子,今天老大媳妇做的饭,一会儿去给老四好好规整规整!”说完还不放心,又道:“回头我可检查啊!”转身就回了屋。
  
  在这渐黑的傍晚,几人脸上的表情都像是带了一层纱一样,彼此都看不清对方的表情。
  
  还是老三媳妇李月萍低声道:“大嫂,我帮你收拾吧!”
  
  李桂香也插言道:“大嫂咱先收拾桌子吧!”
  
  于是三人都摸黑朝厨屋走去,还是李桂香忍不住先开口道:“大嫂,这事要是真传出去了,咱们可咋做人啊!”
  
  “唉,我这也愁啊!”张巧枝也是无法了啊!
  
  李桂香转了转眼珠才对李月萍道:“三弟妹,真不行你就到老三那里去吧,好歹能躲躲!”
  
  李月萍摇摇头,有些失落的说道:“咱爹娘不会同意的!”
  
  过去王荣礼不是没有提过,可都被老两口反驳回来了,李月萍有的时候真是恨不得离开这家。可顺从惯了,真是走了,他们又该何去何从!
  
  “唉,你们说这都啥事!”张巧枝不由得叹气道,
  
  “大嫂,我是这么想的,”李桂香趁机说道,
  
  见妯娌俩都看向她,李桂香指了指门外,张巧枝轻步走到门口,四处张望了下,才又摆摆手。
  
  “大嫂,弟妹,我是这么想的,咱们两个两个轮着来,不照顾人的,当天做饭,人也能轻省点,大哥跟荣兴不论谁在家,都陪着一起,要不这擦擦洗洗的,咱们当嫂子的也不方便不是!”
  
  听了这话,张巧枝跟李月萍对视一眼,都是眼睛一亮。这有亲哥哥在场,嫂子们搭把手,也是常有的,总比自己单独照顾强多了吧!
  
  随即两人就点头答应下来。李月萍还轻声说道:“回头我让荣礼多多留意,要是有啥好的学习资料,就帮文龙文杰带回来!这上了初中可是要多做题的!”
  
  原本心里还有些不平衡的俩人,立马喜笑颜开,对着李月萍就是一通感谢。
  
  等三人收拾妥当,都各自回屋照顾孩子去了。谁也没想到要去看看癞四咋样了。
  
  王娇娇坐在冰冷冷的床上,看着一动不动的爹,心里头不住的难受。她知道她妈走了,不要他们了,这今后他们可要咋办啊!
  
  越想心里越难受,不由得拉着癞四的手,感受着那传来的热意,就趴在父亲身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外屋的王文斌听到动静,噌的从炕上下来,撩起门帘子就冲进了里屋。
  
  “哭,哭,就知道哭!大晚上的哭啥呢!”
  
  看着这样的王文斌,王娇娇吓得抓紧了癞四的手,怯生生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见她不吵不闹的,王文斌觉得没啥意思,撇撇嘴道:“行了,别哭了!有啥大不了的!就是咱妈在家,也没见她管过啥,成天的涂脂抹粉的!不在家也好,还能少了咱们的饭!”
  
  不得不说,王文斌小朋友在这件事上看的还是比较透彻的。他家没分家,就剩下他们兄妹,咋着也不会不让他们吃饭,挺多是没有过去吃的饱。
  
  见王娇娇还是那副怯生生的模样,王文斌只好上了炕,坐在癞四的另一边,才说道:“以后咱俩都睡这屋吧。有啥事儿也好有个照应!”
  
  王娇娇诧异的看着自家哥哥,她觉得哥哥变得能依靠了!
  
  “行了,别看了,以后咱们这屋就是我做主!”看王娇娇一脸的迷茫,就又道:“我看过咱妈照顾咱爸,不难,老太婆不是说了,让那几家来人照顾嘛,你在家就看着咱爹就行!”
  
  王娇娇听此,乖巧的点点头,王文斌也不耽误,自己下了炕,就去把自己的铺盖卷抱了过来。也亏了他个子不矮,要不还真是没法弄。
  
  做好一切,王文斌又去打了水,俩兄妹帮着癞四擦了擦脸上的青紫,自己也简单清洗就都上了炕。
  
  等要关灯时,才想起没拿尿盆,无法,王文斌又起身出了门,去门外夹道里拿。
  
  刚刚走到窗户下,就听里头传来说话声,“老头子,老四要是一直不好,可咋办啊!”王文斌从没听过老太婆这么轻声细气的说话,不由就凑近了一些。
  
  “咋办?哼,我能咋办!事情没办好,还被打成那样,还不胜直接死外头呢!”
  
  “那,那俩小的!”
  
  “先养着吧!也吃不多!就是大的再上两年学,认识几个字也就行了,回头留在家,也能帮着种地啥的!也不算咱们白养他们!小的,长的模样好,等过两年看看吧,不行就送人当山里头童养媳去!”
  
  “哎,可要是老四醒了呐?”
  
  “醒了咋了?他还能咋着我,要怪就怪他办事不利!怪他没本事!咱们隔了一辈的,能帮他照顾着就不错了!”
  
  一阵悉悉索索后,屋里的说话声停了。王文斌也慢慢松开了捂着自己嘴巴的手,眼里迸射着仇恨的光芒!
  
  这对老不死的,等他长大,看他怎么收拾他们!
  
  猫着身子,悄悄离开,等回到屋才发现忘拿尿盆了,不由得脸黑了黑。
  
  王娇娇以为他是怕黑,就懂事的说道:“哥,睡吧,我晚上不起夜了。”
  
  看着懂事的妹妹,王文斌又想起两个老东西说的话,不由就恨得牙痒痒。冲出去拿了尿盆,又气冲冲的回来。
  
  把灯关了,上了炕,让王娇娇跟自己一个被窝。这种感觉是王文斌从来没有感受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