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八零之华彩人生 > 第六十七章 车匪路霸

第六十七章 车匪路霸


  梁悦回来时,就见自家儿子一个劲的埋头吃饭,整个人看起来呆呆地,见他又夹了块肉就着米饭,几口就扒拉下肚,唉,还是个吃才!真不知道像谁?这儿子能塞回肚子里回炉不?咋成天就这么不着调呢?看看人家旁边的二子,稳稳当当的,再看看他,就跟身上有跳蚤似的乱动,这长大了可咋办呀!。
  虎子见他妈回来了,正了正身子,就怕他妈再唠叨他。梁悦见此也不搭理他,见菜快吃完了,直接就去厨房又拿了一碗出来。正好碰见车队的郭头又带着人来吃饭,忙上面热情的招呼道:“郭哥来了,快,快里面坐!”
  顺手就把小酥肉放到了柜台上,还敲了敲台面示意他家小子端进去,就转身笑盈盈往郭头那桌走去。还顺手拿了桌子上的水壶给四人倒上水,这才说道:“可是有一阵子没见着你了,这是又跑长途了?”
  “可别提了,这不是前段时间车队有个小子酒驾出事了,这不哥几个去帮忙了几天,可累死人了!”郭头也不客气,端起杯子就是一杯水下肚,
  梁悦赶忙又满上,询问道:“几位师傅真是仗义,今天来这不知道想吃点啥?”
  “就刚刚你端那菜就行,总之要荤的,这两天嘴都淡出鸟了!”郭头也不含糊,直接要了几个肉菜。
  “哎,行行,您几位稍等,马上就好!”转身就去厨房,让蒋三妹准备菜色了,长长呼了口气,还好都是今天新蒸好的扣碗。
  几人压低了声音,说到了出事的司机,郭头一提到这事儿,就不自觉的又喝了口水,才面色严肃的道:“这次出事,也不能全怪亮子,谁能想到那村子里的人都疯了!
  “郭头,到底咋会事儿,厂里只说是亮子喝酒开车出事儿了,可我昨天咋听警察说……”
  郭头按了下高个子男人的手,四处看了看,没见有啥人,想着柜台后只是几个还不懂事儿的小孩子,也就放下心来,压低声音继续说道:“我给你们说了,记住出得我口,进得你耳,再有人问我我可啥都不知道啊!”
  可能是这事儿一直压在他心头,让他有种急需倾诉的急迫感,看着桌上的杯子说:“离咱们这儿约莫十几公里,有个村子,就是那个村口总是站几个年轻媳妇的那个!”用一种你懂的眼神看了那大个一眼,大个马上了然
  “就是那个村子,亮子就是在那喝的酒,出门时被那村男人拦住了。走时车上的货物钱财全部抢走!”郭头见梁悦上菜来了也就停了话头,梁悦见她出来人就不说话了,也不多言,把菜一一上桌,让人慢吃,路过柜台时往里瞅了一眼,见三小安生的吃饭,就回了厨房。
  看人走了,几人拿起筷子吃饭。郭头先拿着馒头掰开加了块芥菜肉,狠狠地咬了一大口,才又说“亮子还算好的,只是劫财没被害命,车开到大路上,正好碰见我和黑子开的车,他把事情都给我们说了,还抱怨要不是大牛家里突然有事,他也不会自己就出车了,还碰见这事儿,回去还不知道咋和厂里交待呢!”
  郭头吃完一个馍又夹了个馍“这扣肉还挺好吃的!”
  “郭头后来呢,咋又出事儿了?”大个有些着急,每次都被哏一下,他饭都吃不下了。
  “急啥,先让我吃两口,这几天在亮子家,天天白菜土豆的,吃的我胃都抽抽了!”不理会大个子的急切,又喝了碗酸辣汤才舒了口气,说道“还能咋回事,亮子后来一直跟着我们的车后面,全儿说帮他开,他还不愿意,最后到回厂子路的那个拐弯地儿,不知道咋地就翻下路了,等我们过去,见整个车子都翻过来了,亮子已经被压在车里了,等救出来,人也没气了。”说完也不免黯然,这前些天还一起吃饭说话的伙计,这就不再了,让他这心里真是……
  桌上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
  古倩莲自从听到了外面人的对话,越听就心越惊。抱着碗也在那里沉思,她前世是听人说过,八十年代有这么个村子被称为--罪恶之村。而它整个村子里面的男女老少,专门抢劫来往的客车、货车,刚开始也就是抢些货物不伤人命,到了后来就开始杀人越货,让人一提起来就觉得胆颤。这伙人一直到了九十年代初,才被剿灭,那个村子里,光是判了死刑的就有几十个,都被被枪决了。这事当时也是震惊全省。
  古倩莲从不知道自己距离那伙人那么近,想想那些穷凶极恶之徒,毫不犹豫的就能结束了一条生命,古倩莲真心希望这些人早日落入法网。
  “以后出车,哥几个都走点神,可别因小失大喽,到时候再丢了性命,你们看看亮子家就该警醒警醒了!”郭头真是觉得这些个小兄弟人不错,这才提点提点的,没看厂里头都没去报案嘛!
  之后几人简单垫了下肚子,就结帐走人了。柜台里的三小相互看看,古倩莲在王国栋似笑非笑的目光下,一脸茫然的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头问道“二子哥咋啦?”
  王国栋只是笑容加深了一分,没再说话。
  王国安也就是虎子小朋友,则是用很严肃的口气对古倩莲说:“妞妞你可要记住了,今天在这儿听到的话,一定不能出去乱说啊!”看着熊孩子这难得的严肃表情,古倩莲也不免跟着有些紧张起来。
  “行了,虎子,别说了!”王国栋倒是很淡定的摸摸古倩莲的小脑袋“别吓妞妞了,不是啥大事儿!”
  这话又惹得某女一阵郁闷,自我催眠,我现在还是小宝宝!还有啊,为啥重生后大家都那么爱摸她的头啊!皱皱鼻子,略带嫌弃的看着王国栋“二子哥,你没洗手!”
  用控诉的小眼神看着他,好像他做了啥天理不容的事,整的王国栋尴尬的收回手哼!她可算发现了,你跟这个年代的小孩子比深沉是比不过人家的,毕竟人家一个个的都很是早熟,只能靠撒娇卖萌,本质上闷骚的男孩子自然就会缴械投降啦!哈哈哈哈,额,只是不知道某人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啊?
  见小丫头又发起呆来,王国栋悄悄舒了口气,他可是最怕小女孩哭闹了,又瞧了一眼白团子,嗯。还好这个不错,不怎么哭闹!一顿大米饭就在这样的气氛下诡异的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