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第一侯 > 第三十三章 狭路有阻拦

第三十三章 狭路有阻拦

    兵马在六月的大地上飞驰,腾起一阵阵灰尘,遮天蔽日。
  
      “明华小姐。”
  
      几个哨探穿过尘烟来到李明华的所在。
  
      如果不是身材娇小,李明华现在跟兵士们没有什么区别,锦绣罗衣早已经扔了,穿着不合身的兵袍,金银朱钗连耳坠都卸下,头发扎在兵帽里,深闺养了十七年的娇嫩肌肤变成了灰扑扑,口干唇裂,但一双眼越发的黑亮精神。
  
      “怎么样?”李明华急问。
  
      “江陵府还没有失守。”哨探说出一个好消息。
  
      李明华握着缰绳的手微微一松,太好了,还赶得上,在路上已经听到彭城兵败溃逃,其他四路卫军退守,战事不利,江陵府城兵马匮乏,人心必然动荡,叛军凶猛,江陵府城只怕已经失守。
  
      没想到他们竟然守下来了。
  
      将官神情有些意外但更多的是敬佩。
  
      “但也正因为江陵府城没有攻下,原本要去东南的承庆过来了。”哨探又说出了一个坏消息。
  
      四周的气氛些许凝滞,甚至不需要说叛军有多少兵马,只需要说承庆的名字。
  
      “以前将帅们都是通过一场又一场对外征战稳住边境打出来的,就像大都督那样。”将官沉声道,“而现在这些人就是靠着凶残和丧心病狂。”
  
      这就是乱世,恶魔横行遍地。
  
      将官握住长刀:“江陵府危在旦夕。”
  
      哨探刷拉打开江陵府舆图:“彭城大营物资齐备,位置得天独厚,我们可以分兵一部分攻占彭城大营,既能断绝了承庆的粮草,又能形成合围夹击之势。就算一时无法击退叛军,守住彭城大营能与承庆对峙,等山难道淮南道援兵。”
  
      将官与副将围着舆图点头,事不宜迟,他们看向李明华:“明华小姐,我们要急行军了,你跟不上我们,我们留给你二十人。”
  
      李明华道:“留给我五人足矣,请你们速去。”
  
      五人,将官有些迟疑:“如今这里四方大乱,贼匪出没,会很危险。”
  
      李明华道:“没有比江陵府更危险的地方,如果江陵府不保,我也活不了。”
  
      故城陷落,亲人离散,留在这叛军占据之地,她一个小女子就算有几十兵马也活不了。
  
      将官不再迟疑,对李明华抱拳应声是,果然只留下五人,大队人马便卸甲弃粮草轻便疾行而去。
  
      李明华没有立刻跟上,让五个兵将散落的铠甲粮草收起来:“找几辆车,我们拉着走。”
  
      她也不是吝啬舍不得这些粮草,只是觉得与其她尽快跟上兵马,不如带着粮草铠甲兵器跟上。
  
      “你们五个兵马就算跟上了,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李明华说道,“还不如多有些粮草兵器铠甲,也许能帮上忙。”
  
      那五个兵士应声是,分出三人去寻找,留下两人在这里收拾,李明华挽着袖子也帮忙,她搬不动粮草,铠甲也重,只能整理兵器,虽然这些兵士听她的命令,但她猜测他们心里有些不解。
  
      如果人没了,铠甲粮草又有什么用?
  
      这个她也想了,她也不知道,或许是想也许能找到穿铠甲那兵器继续战斗的人吧。
  
      只不过现在哪里有人......
  
      一声尖利的呼啸划破天空,李明华已经认识这种警报,两个兵士已经围过来将她护住。
  
      “明华小姐上马。”他们说道。
  
      李明华握住一把刀翻身上马,三人没有再多说一句话就要纵马离开,但还是晚了一步,前后左右都有马蹄声传来,荡起一阵阵尘烟,似乎有万马奔腾。
  
      李明华三人被团团围住。
  
      两个兵士神情没有丝毫的畏惧,呈左右之势备战,李明华也握紧手里的刀。
  
      烟尘散去,双方互相看清,滚滚来的不是兵,奔腾的也不是万马......
  
      “只有三个人!还有个女人!”一个握着刀头顶树叶帽子草绳束腰的干瘦男人大喊,声音兴奋,“真是浪费了我们的树枝,拽疼了我们的马儿。”
  
      他抬手挥刀砍断了马尾巴上拴着的树枝,其他人也纷纷如此,此时此刻最关心的是自己的马儿,那边被围住的三人完全不用在意了。
  
      “早知道不来这么多人了。”
  
      “这么多东西呢!”
  
      “先搬粮草!”
  
      “我要穿一身铠甲!”
  
      “我要那把刀,谁也别跟我抢。”
  
      喊声笑声争执声嘈杂。
  
      这是一群山贼,乱世之中民众最怕的除了叛军就是匪贼,匪贼无处不在,能从叛军手下逃脱,下一刻就可能丧命在匪贼手里。
  
      “我们是剑南道的卫军。”嘈杂中有女声脆亮的喊,“朝廷卫军,奉命平叛,闲杂人等不得阻拦。”
  
      女孩子声音婉转如黄鹂,纵然有些疲惫有些沙哑有些颤抖,但听起来还是很悦耳的。
  
      嘈杂声顿消,所有视线都看过来,下一刻响起哄笑,似乎听到了多么可笑的笑话。
  
      李明华绷紧了身子对这些哄笑充耳不闻。
  
      “剑南道卫军平叛,敢有阻拦者,以叛贼论之,格杀勿论。”她大声喊道,将手里的长刀举起。
  
      贼是怕官兵的,不管是太平盛世还是乱世,但怕又是有区别的,对于乱世的匪贼来说,怕是看情况。
  
      先前大批兵马经过他们是害怕所以没有出现,现在只剩下寥寥数人的兵马,他们当然不害怕,所以出现了。
  
      他们既然敢出现就是要杀卫军的,现在两三个卫军说要杀他们,这真是太可笑了。
  
      “这是什么卫军啊,怎么有个娘们。”
  
      “剑南道卫军?听说剑南道有个娃娃领兵,原来还有女人。”
  
      “喂,你们剑南道的卫军,跑到江南道干什么?你们这才是违命吧!”
  
      笑声喊声调侃还有质问乱乱响起。
  
      两个兵士没有被话语激怒,李明华也没有,他们三人挺直脊背,恍若身后有千军万马。
  
      “剑南道应江陵府请求驰援,江陵府叛军临境形势危急。”李明华大声道,不管这些说笑嘈杂的山贼有没有人听她说话,用最大的声音在这些嘈杂狂笑中挣扎,“不仅剑南道卫军,东南道齐都督,淮南道楚国夫人都有援军前来.....”
  
      她说到这里,嘈杂中有更响亮的声音跳出来打断了她。
  
      “什么?竟然来了这么多兵马吗?那真是太可怕了!我们快逃吧。”
  
      此言一出嘈杂声顿消,涌涌的山贼让开一条路,路的尽头有个骑在马上袒胸露背的年轻男人,日光下面容英俊,仪态飒然,一手拎着刀,一手拎着一块烤肉。
  
      说完这句话,他咬了一口肉,用力的嚼。
  
      看不出有什么觉得可怕的......
  
      他说的话是嘲讽还是戏弄,李明华不去想,大声道:“是的,江南道有很多卫军来驰援,你们速速让开。”
  
      山贼们则很认真的的想,都看着那男人,站的最近的几个男人大着胆子问:“大哥,逃吗?”
  
      大哥肉在嘴里声音含糊:“逃!”
  
      那几个男人便一咬牙对着众山贼一挥手:“逃.....”
  
      先前还嬉笑的山贼们面色古怪但纷纷催马掉头.....
  
      什么意思?李明华和两个兵士保持戒备,眼中闪过一丝不解,尚未反应过来,就见那吃肉的男人咕咚咽下肉,将手里的刀一举,声音清楚的喊了一声:“不行,不能逃。”
  
      所以是猫戏老鼠吗?李明华握紧了刀。
  
      众山贼们也都松口气,乱轰轰的调头,准备发出嗷嗷的恐吓重壮声势。
  
      “江南道来了这么多兵马,我们能逃的了吗?”男人说道,手中的肉骨头对着李明华一指,“这位小姐,如果我们也跟你们一起杀叛军,你们卫军就不会追究我们的罪行了吧?”
  
      李明华看着眼前这个山贼,一直撑着的一口气有些坚持不住了。
  
      真是乱世,见到的事和人,都太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