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乡村超品小仙医 > 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不可思议

第二千零六十三章 不可思议


  
    “真实的目的不能说,顺带目的……”
  
    糟蹋老头嘴角扯了扯,眼角跟着跳了跳,“你把西方人尊称的血祖炼化了,人家知道吗?”
  
    “还顺带的目的……呵。”
  
    糟蹋老头挠了挠头,他的表情极为夸张,更复杂。
  
    “整个天地学院的人都觉得老头子我不好相处,说什么我总是阴晴不定,可在你面前,不是阴晴不定了,我是找不着东西南北了,我是觉得自己耳朵出问题了。”
  
    “杨辰啊。”
  
    糟蹋老头叹息道:“过年间去竹青村,你可别将类似的话说给你们莫先生听,他是一个喜欢沉稳的人,最不喜浮夸。”
  
    “浮夸吗。”
  
    杨辰没做任何解释。
  
    目的是自己的,如果不是糟蹋老头要由头,他岂会说出来?
  
    目的早已出现,下一步就是付诸行动,至于信不信,对他杨辰来说真的不那么重要。
  
    “你这什么表情?又是什么反应?”
  
    糟蹋老头道:“我知道你的进步很快,院长对你的天赋赞赏有加。”
  
    “天赋是有,可咱们能不能脚踏实地一些?”
  
    “别说你现在的境界,你就是到达了筑基,也别想着炼化西方的那个最大血奴。”
  
    “炼化啊,是比杀死还难以做到的事情,你确定懂?”
  
    “行了,我自己明白。”杨辰有些不耐烦的表现。
  
    糟蹋老头直接吹胡子瞪眼了,他喝道:“现在来看,我倒希望你在竹青村胡作非为,那样,你就能被关进南山了,在竹青村的南山,你能沉下心,最起码可以学着如何沉下心!”
  
    糟蹋老头起身,他冷哼一声后,大步离开。
  
    杨辰还蹲在那儿,他看着渐渐远去的糟蹋老头。
  
    最终因为“炼化”二字,两人可以说是不欢而散。
  
    但,杨辰在意吗?
  
    他从不在意别人的目光与想法,他知道自己就行了。
  
    况且之所以来这里,他是想一个人安静思考的,糟蹋老头的到来确实给了他烦躁感。
  
    此时糟蹋老头离开,他巴不得呢。
  
    杨辰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树枝,树枝轻轻的在地上扫动,他画下的图案浮现了出来,一点儿没有弄乱。
  
    图案是一名老者,显得虚幻。
  
    “无论怎么看,也不可能是一副骷髅啊。”
  
    杨辰哼声:“糟蹋老头的眼睛还真有问题……”
  
    这话一出口,杨辰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他两眼瞪的滚圆,并且,他匆忙起身去追赶糟蹋老头。
  
    也许是糟蹋老头刻意的,或许是糟蹋老头真的生气了,杨辰没有追赶上。
  
    不得已,杨辰折返了回去。
  
    他蹲在巨大的白色坟墓前,两眼呈现的自然全是白色。
  
    眼眸之中渐渐浮现了一个场景。
  
    是一间破旧的木屋,木屋的正中间躺着一具白骨,白骨头部上方有一根燃烧的蜡烛。
  
    慢慢地,白袍守墓人也出现了。
  
    杨辰在地上画的是守墓人。
  
    无论怎么看也不能说是一具骨骼。
  
    可糟蹋老头这么说了。
  
    渐渐地,杨辰眼里的场景出现了重合,是守墓人与地上的骨架重叠了。
  
    “难道他们是一个,骨架是他的本体?”
  
    这话一出口,杨辰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脸色也变得苍白发青。
  
    有的人肉身毁坏,而神魂还可以寄宿在化成的白骨之上,那样情况,可以苟延残喘一些时间,如果能寻找到一具合适的肉身进行夺舍,便能新生。
  
    如果神魂从自身骨架里面出来了,还没有寻找道合适的肉身的话,神魂没有残缺,只能说明一个情况,那就是……
  
    “守墓人的修为境界……在金丹之上!”
  
    杨辰这句话几乎是低吼出来的。
  
    此刻他的瞳孔收缩个不停。
  
    金丹之上啊,那是筑基上面的境界。
  
    在仙门里,金丹期修士不太稀奇,然而,这是世俗界啊。
  
    让杨辰认为是金丹之上的修真者还有一位,那就是在大海上看到的踏空而去的一名老者。
  
    似乎,不单单是这两人让杨辰有此猜测了。
  
    因为老院长将那晚的事情看的一清二楚,那么是不是说明老院长的境界也在那个份上?
  
    糟蹋老头呢?
  
    竹青村的莫先生?
  
    还有……
  
    杨辰有着窒息的感觉。
  
    总觉得不太现实。
  
    这里还是世俗界吗?
  
    他脑海里再次的响起了邪恶脸的话,大概意思是说地球是修真者的发源地。
  
    突然之间,杨辰的意志有些松动了。
  
    并不是说他出现了恐惧选择一定的退缩,而是在想是不是等看清楚了整个天地学院的秘密后再出国?
  
    好在杨辰是一个坚定之人。
  
    他深吸了一口气,依然按照原来的想法来走。
  
    他起身走了,漫无目的。
  
    在他离开后没多久,白色坟墓上滚落了一块石头,刚好压住了杨辰画的图案。
  
    上一次杨辰离开,就有一块石头落下来,现在是第二块了。
  
    当然,杨辰一次都没有察觉到。
  
    他来到了一指山。
  
    四处看去,不见糟蹋老头的身影。
  
    他还上了山,还是没能找到糟蹋老头。
  
    杨辰走上了七彩桥。
  
    如今的时间已经深夜十一点多,七彩桥上没有人。
  
    他来到了桥中央,脑海里满满的全是事情。
  
    在桥上站了有半个小时他才离开。
  
    快到二栋宿舍楼了,杨辰看到了一个身影,是董臻。
  
    董臻也看见了杨辰,她笑着迎了过去,“听说你回来了,我在这里等着。”
  
    “等很久了吧。”杨辰道。
  
    “本来想请你去吃个饭的,毕竟今天算是个节日。”董臻说道。
  
    “这个点食堂关门了,学院的大门也关闭了。”
  
    杨辰靠在了一棵树上。
  
    “你有心事。”
  
    董臻问道:“能说说是什么事情吗?”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杨辰道。
  
    “在天地学院中最不缺少的便是不可思议。”
  
    董臻道:“要不然,那么多的宗门势力,为什么非得挤破头皮的将后辈送来学习呢。”
  
    “说的是个理。”
  
    杨辰点点头,他手一指,“你看,雾升起来了,是不是感觉像是有着一层力量将整个天地学院给笼罩了。”
  
    董臻顺目看了一眼就收回来了目光。
  
    突然,她抓住了杨辰的手。
  
    “嗯?”杨辰有些没弄明白董臻为何这般举动。
  
    “就是这棵树,就是这里。”
  
    董臻把杨辰的手弄成了拳头,然后,她将杨辰的拳头贴在了她高高的心口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