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庶女锋芒之毒妃 > 第两百二十三章 怒火攻心

第两百二十三章 怒火攻心

苏橘安一路策马,在街上狂奔,不消一会儿便是追上了前方的马车。她驱马上前,将马车拦了下来,随即下马,几步上前,将车帘打开。
  
  这车内坐着一个女人,只可惜不是苏长乐,而是郑佩兰。
  
  “三少夫人这般着急,可是找我有事?”郑佩兰讽刺的一笑,冷声问道。
  
  “苏长乐呢?”苏橘安问道。
  
  “皇后召见,自然是入宫去了。”郑佩兰淡淡的说道,“你若是想见她,自可入宫去求见母后。”
  
  “我问你!”苏橘安冷着脸上前,盯着郑佩兰的眼睛,寒声问道,“我父亲的死,是不是跟你们有关?”
  
  “这个问题嘛……”郑佩兰似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一般,咯咯的笑了起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时候也不早了,我也该回东宫了,少夫人若是没有其他的事情,就请让来吧。我这马是列性子,伤了你就不好了!”
  
  苏橘安只觉得一股血气冲上了头顶,心中悲愤不已,冷声道:“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我父亲是不是!”
  
  “父皇正在命人全力捉拿凶手,你也不要胡说。”郑佩兰微微笑道,“你若是真的怀疑我们,拿出证据,去告御状就是了!”
  
  “我让你给我父亲偿命!”苏橘安冷喝了一声,飞身一跃,上了马车,抽出了靴子里面的匕首,朝着郑佩兰的心口便刺去了。
  
  郑佩兰眸子微微眯了一下,举掌将苏橘安的招式推开,两人在狭窄的马车内对拆了几招。
  
  “苏橘安,你竟然想要刺杀我,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就是了!”郑佩兰喝了一声,随后眸子里面杀机一闪,双掌运功,朝着苏橘安袭去。
  
  苏橘安虽然怒气攻心,但是还是知道郑佩兰善于用毒,不敢掉以轻心,全力接招,不过几招的功夫,这马车四分五裂,两人从车内一直打到了车上。
  
  “你们都是死人么!”郑佩兰喝道,“苏橘安意图刺杀我,还不将其拿下就地格杀!”
  
  她望着苏橘安眸子里面闪过一丝疑惑,在外人面前极少显示过自己会用毒一时,方才与她交手的时候,她处处提防,好像知道自己的武功一般,她到底还知道多少事情!
  
  不管如何,今日她自己送上门来,那就别想活着回去了!
  
  周围的侍卫听到了郑佩兰的喝声之后立即朝着苏橘安冲了上去,这些人都是郑佩兰精挑细选出来,又经过了长期的训练,身手自然是不凡。
  
  苏橘安不想与他们纠缠,一心只想要杀了郑佩兰,奈何她心中却是焦急,就越是被这些人缠得紧,将全身解数使出来,只为能够早些摆脱他们。
  
  郑佩兰瞧着苏橘安的招式,心中更是划过一抹诧异,这是罗刹堂的武功,她怎么会罗刹堂的功夫!难道是因为秦墨那个叛徒?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影快速的闪过,将围攻苏橘安的两人踢开,快速的将苏橘安护在了身后,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
  
  随着这一生怒吼,这些侍卫全部停下手来,不过不敢半分松懈,将两人都围在了中间。
  
  顾霆君冷冷的看着郑佩兰,问道:“不知道太子侧妃为何要命人围攻我的夫人?”
  
  “她想要刺杀我,难道不该杀?”郑佩兰冷笑了一声,“今日我必然要将其击杀,你快些让开,不然别怪我对你也手下无情了!”
  
  “你要杀我的妻子,难道要我袖手旁观不成?”顾霆君冷笑了一声。
  
  “你既然这般的情深义重,那么我就让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郑佩兰冷声道,“不知道不知道你这一片痴心,到底值不值得!”
  
  “值得值得我自己心里有数,不需要你来多嘴!”顾霆君冷声道,“想要杀我们夫妇,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他的话音一落,几道人影快速的落下,隐隐透着一股强大的气场。
  
  双方对峙着,僵持着,没有人轻举妄动。
  
  “误会!都是误会!”就在这个时候,只见着长孙启飞身而来,朝着顾霆君与郑佩兰笑道,“我觉得你们双方之间有误会,这大街上,多少人看着呢,这么剑拔弩张的,不太好吧?”
  
  “这一趟浑水长孙公子也要淌?”郑佩兰冷声问道。
  
  “我不过不希望你们两败俱伤而已。”长孙启说道,“有什么不能够好好说,非要动刀动枪呢?兰妃,今儿给你说句实话,你若是真的要来硬的,只怕也讨不到便宜,何必呢?不如各退一步,此事就当做没有发生过!”
  
  “苏橘安当街行刺我,此事就算是到了父皇的面前,也是我有理,我想要刺杀者立即格杀,何错之有?你以为我会拍两败俱伤!”郑佩兰不屑的笑了笑。
  
  “刺杀?”长孙启眉头微蹙,随即笑道,“所以我说有误会嘛,分明就是橘安想要跟兰妃你切磋武艺而已,怎么会是刺杀呢!就这么一点小误会,闹到鸡犬不宁,见血死人就不好了,你说对不对,兰妃?”
  
  郑佩兰看了一眼顾霆君以及顾霆君带来的人,心中大抵已经知道这些人的武功不低了,今日未必能够杀了苏橘安,纵然杀了苏橘安,也必然会让顾霆君全力报复,也会让殿下不满。
  
  反正这会儿苏长乐已经入宫去了,只怕已经将关于苏橘安的事情禀告给了母后,如果是牵扯到什么隐情,那么由母后出手杀了苏橘安,反倒是让自己能够置身事外,又何必非要在今日争一时长短。
  
  郑佩兰整理了一下衣服,淡淡的笑道:“你说的不错,橘安的确是打算跟我切磋呢!今日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东宫了,改日再跟你切磋切磋!”
  
  最后几个字她的极重,刚走了没几步,她又回过头来,对顾霆君说道:“顾三公子,我很欣赏你对苏橘安的一片真心,不过你也得问问你身边的人对你是否也是一样的真心。这齐候尸骨未寒,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要勾引男人,啧啧,还真是恬不知耻呢!”
  
  “你说什么!”苏橘安喝道,就要朝着郑佩兰冲过去,叫顾霆君给拉住了。
  
  “我说什么,你心里可是比谁都要清楚!”郑佩兰淡淡的笑了笑,“告辞了!”
  
  早已经有侍卫将重新准备的马车驾了过来,郑佩兰上了马车之后慢悠悠的离开。
  
  长孙启松了一口气,急忙朝着苏橘安走过去指责道:“苏橘安,你疯了不成?竟然想要刺杀郑佩兰,你就算是想要刺杀,也得找个没人的地方啊!”
  
  顾霆君将长孙启瞪了一眼,握着苏橘安的手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苏长乐被皇后宣到了宫中了。”苏橘安说道,“若她入乐宫,再想要找到她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了,父亲的死我越想越是觉得与李昶隆跟郑佩兰有关,方才一时气愤,只想要她为父亲偿命,太过冲动了,差点闯了大祸。”
  
  “苏长乐入宫?”顾霆君的眉头也慢慢的皱了起来,“此事的确可疑。入宫岳父的死果然与她有关的话,她就算是躲在凤禧宫,我也有办法杀了她的。”
  
  他心疼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忍心责备苏橘安呢,将她轻轻的揽在怀中,劝道:“咱们先回去吧。”
  
  长孙启看着苏橘安脸色苍白的样子,也不忍心再骂她了,说道:“依着郑佩兰的脾气,这么好的一个机会,她竟然会这么轻易的放弃?她会不会还有什么后招?”
  
  “此处人多眼杂,先回去再说吧。”顾霆君说道。
  
  三人一起回到了齐侯府,长孙慧卿在门口等候着,见着苏橘安回来,又见着哥哥与顾霆君也一起到来,心中担忧,上前问道:“你方才匆匆忙忙的出了去,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哥呢?”苏橘安问道,“我有事情找他。”
  
  “他也刚刚回来,此刻在灵堂。”长孙慧卿说道。
  
  苏橘安急急忙忙的跑了过去,长孙慧卿将长孙启拉住,问道:“你怎么跟橘安一起回来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橘安跟郑佩兰打了起来,幸亏我跟顾霆君赶去的及时,不然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呢!”长孙启说道。
  
  “什么!”长孙慧卿吃惊的捂住嘴巴,“橘安怎么会跟兰妃起了冲突呢,她不是那么冲动的人啊!想必是父亲的死对她的打击太大了。”
  
  “不过橘安的心情不好,此事不就不要在她面前提起了。”
  
  “我知道。”长孙慧卿点头说道。
  
  “你刚嫁到齐侯府,竟然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长孙启叹道,“你在家的时候,向来不需要操什么心的,现在却是要事事都要你来操持,你辛苦了。你看看你,人都瘦了一圈了。”
  
  “人总是要长大的,有些事情也迟早要面对,你妹妹不是那么娇生惯养的人。”长孙慧卿说道,“能够为相公分担一些,我心里也是愿意的。”
  
  “只要梓轩对你好就好。”长孙启拍了拍妹妹的手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庶女锋芒之毒妃》,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Ps:书友们,我是明月憔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