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极品朋友圈 > 第699章 半片兵符

第699章 半片兵符

    开出青虎村,麻衣道长才把那个锡罐拿出来,轻轻擦拭干净。
  
      是个磨砂的纯锡小罐,做工相当精致,罐身两侧各有一个阳雕的福和寿字,盖沿有精美花纹,其余地方都打磨的光亮如镜。
  
      当然,属于现代工艺品,用来密封存储茶叶的。
  
      “这个锡罐也不少值钱啊,怎么不得卖万把块钱。”麦小吉把玩道。
  
      司徒小丹只是冷眼看着,坐着没动,或许她认为这伙人正在演戏给她看。麻衣道长又说道:“好马配好鞍,小吉,你且打开,里面必定有宝。”
  
      麦小吉试着用力,没想到的是,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但很容易打开了,露出里面用红绸布包裹的东西。
  
      密封极好,完好无损。
  
      麦小吉将红绸布取出来,慢慢一层层揭开,等到露出里面的东西时,司徒小丹突然惊呼一声,然后又下意识捂住了嘴巴。
  
      “别一惊一乍的,差点掉地上。”麦小吉不满道。
  
      是个青玉的老虎造型,线条简朴流畅,却只有半面,中间有凹槽,外面还有些字迹,但年代久远,都有些看不清楚了,需要再仔细核对。
  
      “难怪叫青虎村呢,原来藏着宝贝,青色的老虎!”麦小吉猜测道。
  
      “若是没猜错的话,这户人家的祖上应该为村子的主人。”狄仁杰说道。
  
      “难道说有两个儿子,一人一半儿?”
  
      “呵呵,自然不是。此为兵符,调兵遣将之用,一半在帝王手中,一半儿在主帅手中,二者合一,才可发号施令。”狄仁杰解释道。
  
      “兵符!”麦小吉错愕不已,还真寻到宝了,只要弄清楚来源,一定能卖个大价钱的。
  
      “可惜啊,没有另外一半儿。”南宫月说道。
  
      司徒小丹呆若木鸡的样子,父母离世时,她才三岁,记忆已经追不回来了,看表情就明白,她不知道家里还藏了这种东西。
  
      唉,狄仁杰重重叹口气,“人为财死,这场火,多半就是由这半片兵符而起啊!”
  
      “这是真的吗?”司徒小丹突然问道。
  
      “我看不假。”狄仁杰说道。
  
      “可我记得,电视上的这种东西不都是铜的吗?”
  
      “诚然,虎符多为铜符,并配以错金铭文,工艺复杂,难以仿造。”狄仁杰点头道。
  
      “这玉猛一看跟青铜似的,也不通透,没铜的值钱吧?”司徒小丹又问。
  
      “非也!你看这铭文较深,说明金丝早就磨损殆尽,而玉石纹路各有不同,二者合一,更易验证。”
  
      狄仁杰耐心解释,还将虎符拿到司徒小丹跟前,一问一答,很是亲切。
  
      “我,我能看看吗?”司徒小丹又问。
  
      “当然可以!”
  
      狄仁杰将锡罐和虎符都递到她手上,司徒小丹仔细看着上面的字和纹路,秀眉拧在一起,时而远眺做凝思状,俨然鉴定专家。
  
      麦小吉也不打扰,司徒小丹就这么一直坐了将近两个小时,突然身体猛烈抖动,把身旁闭眼养神的南宫月吓一跳。
  
      “小心点儿,掉地上你赔不起!”说罢,南宫月将虎符抢了过来,又还给了狄仁杰。
  
      那个锡罐还在司徒小丹手里,轻轻摩挲上面的字,喃喃自语,“福?寿?这些吉祥如意的字眼,都是骗人的。”
  
      呲!哒哒哒!
  
      所有人身体向前扑去,前方出现了事故,一辆小轿车追尾大货车,崔雷紧急刹住,然后下车查看。
  
      麦小吉也跟着下车,小轿车几乎报废,但驾驶员意识清醒,好像状况不算糟糕。
  
      而就在这时,车中的狄仁杰突然高呼:“小丹跑了!”
  
      麦小吉连忙转过身,却和身后的南宫月撞在一起,急急道:“你怎么下来了,快点定住她啊!”
  
      哦!
  
      南宫月连忙拿出手机,而此时司徒小丹已经冲到护栏,一跃而下。南宫月想要追过去,却被疾驰的车辆逼停,等赶过去时,已经晚了,司徒小丹不见了踪影!
  
      崔雷也急的直跺脚,而高速路已经疏通不能过多停留,不得已又都回到了车上。
  
      “对不起啊,小吉,我没看住她。”南宫月道歉道。
  
      麦小吉摆摆手,司徒小丹要想跑,只需要几秒时间,南宫月很难反应过来,也谈不上将其降服。
  
      要埋怨的人,是麻衣道长,麦小吉不悦道:“道长,这事儿,你得提前说一声啊。今天的辛苦,白费了!”
  
      “锡罐还在她手上呢。”南宫月也噘着嘴补充一句。
  
      “辛苦从来不会白费。”麻衣道长微微笑道。
  
      狄仁杰也点点头,说道:“我观小丹神色,另一半虎符,多半在她手中!”
  
      司徒小丹怎么会有另外一半儿?当时她还小,不可能给她小脖子上挂那么大个玉坠。难道是?麦小吉一怔,问道:“是司徒昴的东西?”
  
      “唯有此种解释。”狄仁杰点点头。
  
      “可是,司徒昴只是想要利用司徒小丹,为此还杀了她的父母,找了一辈子,最后又将这东西送给司徒小丹了?我觉得不太可能!”麦小吉摇头道。
  
      “这半片虎符有凹槽,另外半片必定有凸起。司徒小丹见我等寻宝,还有些不信,但见了兵符,便由不得她不信。至于为何得到那半片,或许她也回去寻找答案了。”狄仁杰说道。
  
      “嗯,司徒小丹只是个二愣子,不代表她傻。咱们给了她那么多提示,她也一定怀疑父母的死不是偶然。家里能被贼人惦记的,只有兵符,另一半却在养父手中,她当然会追查的。”南宫月分析道。
  
      “可是,养父母都死了,上哪里查去?”麦小吉不解问。
  
      “这个,我哪里知道!”
  
      “我估计,除了这对养父母,必定还有其他人跟司徒家关系匪浅。道长,您说呢?”狄仁杰笑呵呵问。
  
      麻衣道长没说话,但却点了点头,等同于默认。
  
      “我调查的结果是,司徒昴两口子挺老实的,司徒昴就是风水馆和家两点一线,媳妇不上班。”崔雷有些头大,却又不知道错过什么线索。
  
      如果有人刻意想隐瞒,外人是很难查到。但是,司徒小丹一定知道那个人。
  
      “司徒小丹很可能回海兰市区了。”狄仁杰说道。
  
      “好,我跟有志说声,让他的朋友盯着,等我把你们送回去,再回海兰!”崔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