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系统精灵才是真主角 > 第五章 改变形象

第五章 改变形象

    经过大致调查,布莱斯汀确认了新舞台异能人士数量之稀少和性情之乖僻,虽说无法排除更多异能人士于日后登场的可能性,但不大可能出现【一群土著魔法师VS一群替身使者】的场面。随后按照原来的计划,调查米花町。
  
      结果,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只是一座很普通的城市,拥有该有的设施、拥有健全的法治制度、拥有充足的人口、拥有繁荣的经济、拥有人类社会的弊病、拥有见不得光的罪犯——唯一不普通的,只有那夸张的犯罪率。
  
      犯罪率夸张至何种程度?
  
      足够催生出工藤新一、服部平次、白马探、越水七槻、时津润哉、金田一等多名高中生侦探的程度,再结合高二之前一直在英国留学、只在节假日才返回日本的白马探,仅仅在日本境内就替警察破了500多件案,瞬间知道答案。
  
      在高中生侦探们辉煌的数据下,展示的却是这个岛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多么险恶。尤其是在米花町,能够自然衰老迎接死亡简直是一项奢侈的幸福。
  
      “难道是有什么原因吗?例如米花町地下封印着类似七姐妹的恶魔,导致本地居民心性出现问题?”调查结束后回到家里,目前的感知力无法判断出隐晦深邃的东西的布莱斯汀,试图从老爹口中得到答案。
  
      自然,同在饭桌边上的炼狱七姐妹纷纷拍案而起,“喂!你举的什么垃圾例子啊!?”
  
      附带一提,炼狱七姐妹是以某个世界人类的原罪而生的恶魔,如果她们不是早早被迪亚杀掉并炼制成灵魂武装,而是顺顺利利地成长和变强,的确拥有成为‘散播罪恶的根源’的潜力。
  
      “都说了是例子,你们激动什么~”布莱斯汀明摆着就是专门撩拨炼狱七姐妹,毫无依据的猜测有无穷个,偏偏挑这个来说。
  
      “你——!”
  
      “安静吃饭,打架去训练场。”迪亚一发话,炼狱七姐妹立刻怂了,乖乖压抑怒气坐下,“……至于高犯罪率的原因,这种事也在系统精灵的管辖范围吗?”
  
      “啊……不……”布莱斯汀缩缩脖子。
  
      好吧,作为一个系统精灵,她应该知道的是【是什么样的舞台】,而不是【舞台为什么会是这样】。
  
      “既然布丁你好奇心这么高,刚好,这个世界很适合你……你去跟着那个原名叫‘工藤新一’,现在被灌了药缩水成‘江户川柯南’的侦探,学一下人家怎么追寻真相,没事先别回来了。”一家之主下令道。
  
      “什——!?”布莱斯汀大受打击。
  
      “呀呼~~!!!”炼狱七姐妹齐声欢呼。
  
      “对了,路西法你们七个也一起去。”迪亚这一句出来,她们立刻笑不出声了,“虽然原本就不怎么样,布丁和拉弥雅来了以后,你们的智商呈现急剧下降的趋势,有往幻想乡那群白痴妖怪靠拢的迹象,去看看侦探小弟如何破案,涨一下智商吧。”
  
      “是……迪亚大人……”炼狱七姐妹扭头死死盯着布莱斯汀。
  
      都怪这臭丫头!
  
      连她们也被拖下水了。
  
      ——————————————————————————————
  
      布加拉迪已经警告过小泉红子,但既然小泉红子还是执意插手替身使者间的战斗,他也不会将这个天降的盟友赶走。
  
      尽管不如铃木园子身家丰厚,然而小泉红子好歹也是魔法世家的传人,生活在一幢极具历史气息的洋楼里,家里空置的房间不少,收留下布加拉迪这个无家可归、靠从du贩身上抢来的钱在旅馆住宿的男人。
  
      出于安全考虑,布加拉迪每次出入小泉家之时,都会使用【钢链手指】由地下移动,降低被至恶替身使者和他所得罪的hei帮找到的风险……当然,这无法做到高枕无忧,【紫色隐者】和【忧郁蓝调】一样有能力找到小泉家,布加拉迪无法保证敌人有什么类型的替身。
  
      小泉红子照常上学,布加拉迪则在管家的辅助下,逐渐学习这个世界的常识,如此过去数日平静的日子,直至——米花町炸弹魔杀人狂的出现。
  
      “怎么样,是替身使者吗?”红子按下遥控器,画面停在受害人在开门时、被炸飞前的一幕。
  
      “通过录像,我也无法作出准确的判断,”布加拉迪皱眉道,死死盯着电视机上的画面,“我不认为受害人开门时的动作与之前开过门的人有所不同,不是自动触发式炸弹,有可能是遥控式炸弹,炸弹魔就在现场……不过,真的会有人费尽心思挖空一扇门,将炸药塞进里面去吗?是替身使者的可能性极高。”
  
      “发生在米花町的话,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说不定又是某个高智商罪犯的小把戏。”红子总体上赞同布加拉迪的说法,但还是替外来的新人解释了一下米花町的特殊之处。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先得到警察那边分析出来的现场报告,假如真的是替身能力者所为,一定会与正常的起爆物产生的爆炸有某些地方的相异。”情报很重要,这在替身使者的战斗中最能体现,“……明天我去米花町警察局拿一份报告吧。”
  
      “明天周末,我也一起去,我想到现场看看能否找到恶魔留下的踪迹。”小泉红子顾忌的不是至恶替身使者,而是至恶替身使者身后的恶魔。
  
      当然,她是自作多情了,镜子大师可没有在这个即便他不插手也犯罪四起的世界搞小动作,在这个世界诱使一个凡人杀害挚爱根本没有成就感,米花町天天都有人花式谋杀自己的血亲。
  
      “……不过,在那之前,”红子双手抱胸,上下打量某人,“布加拉迪,你能不能先换套衣服?”
  
      “咦?我的衣服有什么问题吗?”布加拉迪不明所以。
  
      “太高调了啊!”红子反倒被布加拉迪认为这样的衣服很普通而感到吃惊,“先不说你的衣服的颜色和斑点,为什么要将胸肌全部露出来啊!和你一起走到大街上,我会很丢人的!”
  
      “……好、好吧。”既然本地居民这么说,布加拉迪只能认为这是不同世界的审美观不一样,他也不想太惹人注目,穿普通黑西服就是。
  
      红子伸手一指布加拉迪头壳顶部的头发的几个拉链状凸起,“还有你的头发,我等会也要给你修一下!”
  
      “我的头发也有问题吗?比起乔鲁诺的发型,我这已经很低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