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仙本纯良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时光 大结局

第七百二十五章 时光 大结局

不想错过《仙本纯良》更新?安装笔下文学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承诺永久免费!

放弃 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百年后……
  
      金飞瑶站在野外,看着天空落下的光芒形成了花朵、飞鸟和没见过的灵兽、还有那些通往天空的花梯。她忍不住唠叨起来,“飞升竟然是这样的,好像很威风,上面的日子不知道是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看看。”
  
      “反正你已经大乘期了,少懒散一些,多努力修炼不就可以早点去上面看看是什么样了。”华宛丝站在一旁,瞅着她讲道。
  
      “还早呢。”金飞瑶摸摸头发,漫不经心的讲道:“吃多了才赶快进阶呢,上去不是又要遇到泷大人,我还是待在渡天界再玩个百把千年的再说。”
  
      胖子和华宛丝很鄙视的瞅着她,“不知道是谁,昨天以前在泷大人那待了一个来月,也不怕玩得连飞升都没力气。现在人家前脚刚走,你后脚就马上不想见人,提裤子就翻脸不认人也太快了吧。”
  
      “我这不是有事嘛……”金飞瑶白了这两人一眼,干嘛总盯着自己做什么,也太闲了吧。
  
      “有什么事,你不是破了元阳那日就大乘期了,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泷大人好可怜啊,白白把你弄得进阶到了大乘期,现在被你玩弄了五百年就抛弃了。”胖子捂着嘴讲道,一脸的奸诈。
  
      金飞瑶哼了一声笑道:“随便你讲什么,反正他又听不到。胖子,你是不是应该快点去修炼,从合体后期到大乘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等我飞升的时候你要是不能飞升,就得化兽形跟我走哦。”
  
      “这个我才无所谓呢,我早说了,飞上去重新变成英俊潇洒的男子才是正事。”胖子无所谓的摊摊手,根本不怕她的威胁,为了这个目标他连修炼都不想。
  
      “随你的便,我想在飞升之前去下界一趟,你们就留在这里修炼。我去转一圈就回来,最多三四年的时间。”金飞瑶突然讲道。
  
      华宛丝和胖子都有些意外的看着她,怎么突然想到去下界看一眼了。
  
      “看什么看,我念旧想在飞升之前走一回,去重土灵界把那的上供拿走不行吗?”金飞瑶挑挑眉不爽的讲道。
  
      “去吧,你去下界那是横着走,谁也奈何不了你,我们也就不陪你去了。”华宛丝觉得想去就去吧,反正她要是飞升了以后,想去下界可没这么容易了。
  
      “我从飞天台上下去,现在就走。”金飞瑶其实早就想好了,所以都没有打算回去收拾,就直接想从建天城中的飞天台到下界去。
  
      因为渡天界的天空补好,所以通往下界那些可以偷渡的空间裂缝全部没有了,留下来的只是被修士们固定出来的入口。芥子境域本来以为不能用了,当时就是借空间裂缝抢出来的地方,但是这次补天的是女娲石,那东西和普通的补天石不一样。
  
      已经存在的芥子境域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新的却不能再炼出来。当然,像小浮岛这样的还是可以炼出来,毕竟这不是借的渡天界空间,而那种没有实体只有入口芥子境域就不行了。
  
      建天城现在又有不少的店铺,全都是各族的修士开的,只要交点灵石就行了,金飞瑶连管理都没管,随便他们想开在什么地方。
  
      因为这里来的修士很多,外加去下界和下界合体期的修士要靠这个飞天台到渡天界,来到这里后大部份人也会住在这周围,所以几乎每个大乘修士都会在这里开了家店。
  
      飞天台就在建天城的中间,前面是天湖,而后面则立着一个高大的雕像。雕的是一个长发飞舞,相貌堂堂又威风凛凛的男子,他一手举着盾牌,一手挥舞灵斧,似乎正在战场厮杀。每次看到这个刑天的雕像,金飞瑶都会感叹,这家伙真心长得不错,那日在神农族那笼子里面看到的那个头,到底是什么东西?
  
      到底是脑袋被虐待过久,所以变了形,还是刑天给自己的样子,是他幻想出来的,其实压根没有如此的英俊。不过真的要雕,金飞瑶自认为自己是不会把那丑头放在这里的,摆着就倒胃口。还是按照刑天提供的样子雕,不然他要真的从什么地方跑出来,要找自己寻仇就麻烦了。
  
      她信步来到了飞天台上,神识在飞天台上扫了扫,没发现下界有人想上来,就把灵力注到了飞天台上。只见飞天台从上到下一层层的亮起来,最后猛的一闪动,金飞瑶整个人就出飞天台上消失了。
  
      东玉皇派后山竹听峰,是东玉皇派炼虚后期大圆满师尊白简竹的住地,一片片翠绿的竹林长满了整个山峰,有个二十来岁元婴初期的弟子,正跪在一个洞府外面。
  
      “清风,你跪在此处已经一月,到底在请何罪。”洞府的禁制散去,白简竹背着手缓缓走到了门口,看着外面这个刚收为亲传弟子百年的青年。他是这五百年来东玉皇派中资质最好的弟子,只用了百年的时间就顺利的进阶到了元婴期,只要心智坚定,以后必要成为东玉皇派的顶梁柱。
  
      但是这次他从外面游历回来后,就直接跪在竹听峰上整整一个月,只跪着请罪却不肯说出原因。白简竹一直等他跪满了三十天,才走出来,想听听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
  
      清风抬头看了看自己的师傅,又咬咬牙低下头请罪道:“师傅,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做了一件错事。”
  
      “知错,那便去改。已知错你还有何不解,心中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跪在这里要如何?”白简竹面色严谨的讲道。
  
      看着一向严厉的师傅,清风狠狠心决定把事情全部说出来,“师傅,我这次在外面游历,认识了一名女修士。我……我对她心生了爱慕之情。”
  
      白简竹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事,不由得有些微怒,“你跪在外面一个月,就是因为你对一女子产生了爱慕之情!”
  
      见师傅生气了,清风有些吞吞吐吐的应道:“师傅,她是名邪修。”
  
      “邪修……”白简竹眉头皱了起来。
  
      而清风则低着头,十分痛苦的说:“师傅,她是名为人不耻的邪修,我亲眼看到她杀人取魂而无力阻止。我东玉皇派一向清正,和邪修势不两立。我应该杀了她,可我最后下不了手,只能看着她逃走,我没想到我会做出来这样的事,求师傅责罚!”
  
      白简竹没说话,看着跪在地上的弟子,久久之后开口说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啊?”清风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看着师傅,仿佛有些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白简竹又再问了一句,他回过神来,赶快讲道:“我打伤她之后,她流泪而走。师傅,求你把我关禁闭吧,我总是忍不住想起她,以后肯定会出心魔的。”
  
      “找她去吧。”白简竹留下这句话,转身就向洞府走去。
  
      清风吓坏了,跪行了几步,“师傅,你要把弟子逐出师门吗!”
  
      白简竹停下脚步,淡淡讲道:“你如果不能面对自己的感情,又如何能在修仙大道上走得远。不管她是什么人,你既然如此的喜欢她,那就去寻找她。不用为了所为的正道之路,迷惑了你的双眼。看清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才是做为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不要逃避。”
  
      “师傅……”清风愣愣的看着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去吧,只要你保持本心,喜欢的人是不是邪修又有何惧。”白简竹淡声讲道,就走入了洞府之中,禁制也随之闭下。
  
      清风茫然的跪在外面,半天才明白过来。他低头开始思考师傅说的话,整整一夜之后才起身飞快的驭宝出派而去。
  
      白简竹站在洞府之中,看着那飘浮在空中的四象烦忧镜,他跨了进去。一进入镜中,便有人调笑道:“你这也叫为人师表,竟然让自己的弟子去和妖女在一起。要是传出去,你这个师尊不被人非议才怪。”
  
      “我只是让他尊从本心,何来教唆他之意。”白简竹在一块岩石前坐下,上面还有副未下完的棋,他拿起一粒棋子,思索着要下在何处。
  
      哗啦一声,一只裸足就踏在了棋盘之上,上面的棋子随之落地。然后一个女孩坐在了棋盘上,从他的手上取起了那粒棋子。如果金飞瑶要是看到此人,肯定要大吃一惊,这女孩和金飞瑶长得一模一样,只是相比她的低调和狡诈,这个女孩多了一份狂妄和浅浅的媚色。
  
      “飞儿,不要闹了。”白简竹欲捡起掉落的棋子,却被她一把拉住,随即用狡黠的目光看着他问道:“那你的本心是什么?”
  
      “你早已不是我的心魔,没必要整天好似想引诱我走火入魔般说这些话。”白简竹还是从地上把棋子捡了回来,凭着记忆要把之前的棋局摆回去。
  
      但是飞儿却笑道:“如果我不是你的心魔,你为什么从来挡不住我的诱惑,从结丹时候开始,就从来没有成功摆脱过。”
  
      白简竹眉头微皱的看着她,“你不要闹了好不好,双修大典都摆过了,整天还要装成幻象干什么。”
  
      “讨厌,一点也不好玩。”飞儿把脚放在了他的腿上,歪着头不满的说:“整个修仙界,会和幻象结为双修道侣的也就是你了。”
  
      把她的脚移开,白简竹说道:“你已经是器灵了,不要再说自己是幻象。还有,你现在的身体是实体,麻烦你把衣服穿好,不要以为随便披点布就行了。要是让弟子看到师母竟然是这样,你让我还怎么管教他们。”
  
      “谁进得来啊!”飞儿掏掏耳朵满不在乎的讲道:“烦死了,天天讲这些事,还是这么的死心眼。”
  
      “我不和你争,这是给你炼的衣服。”白简竹只觉得头痛,把炼好的衣服放在桌上,想去看看种在外面的灵草如何了。
  
      回头却发现她把披在身上的布都扯掉了,坐在棋盘上抱膝看着他只笑,“就不穿,不服气你咬我呀!”
  
      “胡闹!”
  
      金飞瑶来到灵级界,就听说了一件事,在无数的灵界之中,有一处灵界全是福地洞天。那里灵气充沛,比其它的灵界都好了几倍,不少的元婴修士都去那开凿洞府,成为了灵级界最抢手的地方。
  
      而那地方叫黄泉灵界,名字虽然听起来不吉利,但是一点也不影响元婴修士在那抢占山头。
  
      她专门到黄泉灵界看了一眼,果然是个好地方,虽然比不上神级界的一些神界,更无法和渡天界最烂的地方相比。但是在灵级界,已经是顶级修炼的存在。
  
      想到来之前,自己还在建天城里面看到殷月,看来他是不打算回来了,目标转成了天级界。
  
      有个地方叫重土灵界,是灵级界中最知名的炼造地,千年之来这里出了无数的极品法宝。只要是你想要的法宝,在这里都可以淘到手。为了保证材料供应足,地族的城市都修在了地下,上面全部留给了妖兽们生活。修士疯涌聚集在这里,各种收购买卖不断,三步一溶炉,五步一筑器店,热闹非凡。
  
      在远离地下城市的深处,地族的老王上,带着四名元婴期的地族走在一条密道之中。每年,他们都会把收入的一部份拿出来,材料法宝灵石都有,全部送到这个密道后面一个禁地之中。为什么要这样做连老王上也不太清楚,只记得自己父王对他说过,那是给一位地族恩人的供奉,总有一天她会来取走这些东西。
  
      如果不交上这些东西,重土灵界将会毁灭,所以一定要按时上交。上千年来,地族从来没有间断过,主要是流传下来的话中,被毁灭后的地族非常的惨,连肚子都填不饱,听着就让人觉得不安心。
  
      “王上,里面有人!”突然,身后的元婴地族传音提醒道。
  
      “竟然敢闯我族禁地,干掉来人!”老王上眉头一皱,这里密道可没有别人知道,这人是从什么地方跑进来。
  
      两名元婴期的人保护住王上,其它的两人开路冲出了密道,来到了上交供奉的禁地。就见一名女子撑着把伞站在禁地的前面,听到身后的动静,正好转过头来看着他们。
  
      见到是地族的人,她露出牙齿笑了一下,瞬间从头而降一道半丈宽的紫雷,穿透了岩层直接砸在了她的身上。吓得他们赶快把王上护着退到了通道内,等紫雷消失之后,他们才小心翼翼的往禁地这里看过来。
  
      “真是的,少打一二次又不会死!”金飞瑶没好气的骂了一声,看到地族在那探头探脑的,就对着他们笑道:“怕什么,只要站远点就行了,劈不到你们的。”
  
      “你是谁!”看着这被那么粗天雷劈了之后,还完好无损的女人,地族王上的心突然莫名的跳了起来,难道是传说中的那人?
  
      等金飞瑶离开后,地族王上莫名其妙的举行了全界的宴会,所有的人都可以免费吃喝玩乐三天。以后再也不用上交东西了,而且那位大能只拿走了上品灵石,把中品和下品都留给了他们。甚至连禁地的那个法阵也被她折掉,重土灵界再也不会有毁灭的担心了。
  
      这样的喜事,就算是庆祝三天也只是毛毛雨,完全压不住喜气啊。
  
      重土灵界在莫名其妙的庆祝着不能说出来的喜事,而金飞瑶已经回到了北辰灵界。这里可是她出生成长的地方,没有去寻找那不知还存不存在的金氏修仙家族,她来到了乌云山脉。
  
      金飞瑶走在山林的青石小路上,看着这迷漫着薄雾的山间,她慢慢的走着。当年大妞就是在这里离开的,而天地门早在八百年前就没有了,原因是被吃垮的。他们养了很多叫太子兽的妖兽,吃得非常的多,赶出去也没有用。乌云山脉几百年前几乎全被那些太子兽给包围,最后不知出了什么事,数量越来越少,最后都消失不见。
  
      而这片山林之中,听说有很多盘云蛙,随手往草丛里面一抓,就能逮到一头。
  
      但是金飞瑶在山间走了半天了,也没有看到什么地方出现盘云蛙。突然,路边的草丛有东西跳了出来,在身后呱的叫了一声。她回头一看,青石上路上坐着一只小小的盘云蛙,正用大眼睛好好的看着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