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四百二十章 军方来人

第四百二十章 军方来人


  
      两个人针锋相对的说了这几句话,僵持在那边。
  
      当莲姐刚刚说出自己带有威胁姓质的那句话的时候,已经再次忍不住习惯姓的后悔。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说那么一句极度会容易让人误会的话。
  
      不过,当听到赵立如此**裸的威胁的时候,莲姐心中原本升起的一丝悔意,瞬间被一股从内心当中发起的冷意所代替。
  
      不惜杀光任何敢威胁的人,或者不合作的人,赵立的话,说的异常的认真,没有一点的拖沓和犹豫。包括说话的时候赵立眼中射出的光芒和让人无法不相信的那种语气,都让莲姐有一种站在老虎面前的感觉。
  
      想发抖,身体却已经不是自己的,不用说抖动,哪怕连稍稍的动一下手指这种最平常的动作都发不出来;想呐喊,咽喉里如同被塞满,连呼吸都感觉困难,吐出的气息必须一点一点的从喉咙挤出来,想要震动声带那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努力了半天,莲姐最终能做的事情,就是狠狠的咽下一大口的口水,这已经是她的极限。她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年轻人,怎么会给他这样的感觉。赵立甚至没有动一下身体,没有改变自己的语调,只是坐在那边,看着自己说了一遍而已。
  
      莲姐被称为黑道上的大姐大,可不是光凭身材脸蛋和会点魅惑的技巧就能做到的,她的手上,也沾染过不少人的鲜血,否则,一个女人在黑道上要立足,绝不会那么的轻易。
  
      自认为自己杀过人,见过血,什么样的大场面都见过,但是,还是被赵立阵风相对的一句话吓到。
  
      等莲姐艰难的咽下口水之后,才感觉身体好像又恢复成自己的。眼珠没动,就看到赵立身边的班韵婵神色如常的拿着一杯红酒慢慢的品尝,而另一边的科尔琴那却好像看着什么猎物一般的紧紧盯着自己。好像只要赵立一个点头,她就会直接扑上来。
  
      随后,莲姐忽然发现,刚刚只是短短的一瞬间,自己的后背就已经布满了汗珠。仿佛赵立一句话之间,她已经在生死之间打了个转。
  
      “我不信!”鬼使神差的,莲姐连自己都不相信,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只不过,话一出口,莲姐就再次后悔,可以,开弓没有回头箭,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没有收回的道理。
  
      “你可以试试!”赵立皱了皱眉头,对这个女人,他已经有了一些不耐烦。
  
      “你们这里,是不是从来都是说话不算的?”赵立正想给这个女人一个教训,旁边的班韵婵却轻描淡写的笑了笑,直接说了一句。声音不高,但恰好能让他们几个都听到。
  
      “你说什么?”莲姐大怒,面对赵立,她还觉得有一丝恐惧和另一种奇怪的感觉,但是,对班韵婵可就没那么好的脸色,或者是因为班韵婵一直在赵立身边很亲密的原因吧。
  
      “你提了要求,我们做到了。”班韵婵毫不在意莲姐盯过来的要杀人的目光,优雅的呷了一口红酒,放下了酒杯:“现在,是不是该你说出你知道的消息?或者你不愿意,想要赖账?”
  
      班韵婵云淡风轻的一句话,却让莲姐立刻从那种面对赵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魔障的情形中恢复到了冷静。仔细一想,的确如班韵婵所说,赵立已经做到了她提出的要求,她的确是应该按照约定提供给赵立消息。
  
      “你的代价不够。”面对班韵婵,莲姐好像又恢复成了那个杀伐决断的黑道大姐大的样子,摆开了一副谈判的架势:“和军方有关的消息,十公斤紫晶石,不值得我冒那么大的险泄露。”
  
      “你开价!”班韵婵一只手握着赵立的手轻轻的阻止他要插嘴的举动,一边随意的说道。
  
      “这不是开价多少的问题。”莲姐摇摇头:“如果让军方知道消息是从我这里泄露的,我就算拿着再多的钱也没法活命。除非……”
  
      “除非什么?”班韵婵好像和人谈判的时候,一点都不在乎对方提出的条件是什么,开口连点拒绝都没有,任由对方开价的样子。给别人的感觉,就是不管他开什么价,也总能满足一般。
  
      “除非你们能帮我把这里隐藏的那些军方的力量全部都消灭。”莲姐面对班韵婵,开出了条件:“当然,做了这些事情,名声你们也要背上。”
  
      “这么简单?”班韵婵笑了笑,好像对莲姐提出的条件相当的意外,意外怎么会这么的简单。
  
      “简单?”莲姐有些轻蔑的笑了笑,看班韵婵的时候,如同看着一个死人一般:“你知道军方留下来的人是什么人吗?传说中的九级高手带队的一群特种战士,他们留在这个地方,就是等着看谁会来探听这个消息,好一网打尽。”
  
      “所以?”班韵婵按照莲姐的提示,配合的问出了问题。
  
      “所以,当你刚刚问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就发出了消息,估计,现在军方的人已经到了。”莲姐看了班韵婵一眼,然后又扭头看着赵立,眼光中有一丝不忍,但很快的恢复过来。
  
      “你到底知道不知道他们的下落?”赵立忽然又问了一句。
  
      “我只知道他们离开的方向,大概能猜测到一个地方。”这次莲姐对赵立的问题,毫不犹豫的说出口:“但没有用的,你们找不到他们的。”
  
      “告诉我。”赵立的目光中显得急切起来。
  
      “军方开始出动的人不多,被不知道哪里来的武装击退之后,那些人就带着他们从东边离开城市,进入了丛林。”莲姐这回不再隐瞒,飞快的说了出来:“对不起,我没办法违抗军方的命令,你现在就算是想走,估计也无法离开。”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我能感觉到,你们很危险。”莲姐说出了消息,但是还没有完,好像在叙说心事一般:“如果没有军方的要求,我会很乐意帮你们这个忙,但是,现在不一样。”
  
      “我知道你可以随时杀了我,可是,军方可以比你做的更彻底。”莲姐好像也恢复了她黑道大姐大的光棍:“我这里不是我一个人,我还有很多的人需要养,他们要靠我生活。我不能为了你一个人,做出对不起他们的事情。”
  
      对莲姐的这番话,赵立没有太相信,也没有不信。事实上,在莲姐听到自己要她帮忙的事情之后,不着痕迹的按下身上的那个按钮的动作,赵立知道的一清二楚。但赵立没有阻止,反正过来就是为了查证父母的下落。不管怎么说,对方听了这个要求就发信号,肯定是知情人。只要她知道,赵立就有办法让她说出来。
  
      现在看来,这里的军方并没有放弃对他父母的企图,而且还派人守在这里,这已经触动了赵立的底线。就算他们不出现,赵立也会主动找上门的。
  
      班姐安排的佣兵带着自己的父母和李梦蝶的家人逃进了丛林,这倒是他听到的一个好消息。现在整个星球,几乎百分之七十的陆地都覆盖着茂密的丛林,哪怕是动用卫星,也无法在茂密的从林中找到一个精于丛林生存的小队。至于调动地面部队,那就更是笑话,那么大的丛林,派几万人进去,也无济于事。
  
      赵立现在就在等待,等待看看那些军方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从他们的嘴里,应该能够得到比莲姐这里更详细的消息。反正留在这里的是一个小股部队,赵立绝对有办法让他们消失的无声无息。之前不知道消息,所以不想打草惊蛇,但现在送上门的情报,赵立不可能放过。
  
      看着赵立如同没事一样的坐在原地,双腿还是翘的老高,舒服的享受着这里的美酒,莲姐忽然有些着急:“你不打算走吗?”
  
      “你不是说没用吗?”赵立很奇怪的反问了一句,好像很意外莲姐怎么会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这里的地下室,有一个隐秘的通道,可以通向二百米以外的一个店铺。”再一次鬼使神差的,莲姐说出了她自己保命的秘密。
  
      可是,对面的赵立却好像完全不领情一样,坐在原地,连起身都没有,稳坐泰山的样子。莲姐有些着急,急忙的问:“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不相信有密道?你怕我会带你到军方那些人面前?”
  
      “不,我相信。”赵立放下酒杯:“你的密道在两层衣柜后面的那个夹层的下面,还有一条伪装的通道,可以通向另一边,不过距离比较短而已。密道里面还有不少优良的武器,保养的不错,出口那边还有一辆磁动车,安排的很好。你说的密道,我绝对相信!”
  
      听到赵立的话,莲姐仿佛被一柄巨锤击中一般,目瞪口呆:“你!你!你怎么可能知道?”精心化妆过的脸上,已经是一片骇然之色。这几乎是她最大的秘密,可是,现在赵立就在她眼前,如数家珍一般的说出里面的布置,仿佛他已经在里面进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样子,怎能不让她骇然?
  
      莲姐可以肯定,赵立是第一次来,以前他绝对没有在这里出现过。此刻莲姐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几个心腹手下当中出现了叛徒,泄露了消息给这个年轻人。可是,转眼一想,就否决了这个猜测。如果赵立已经收买了她的心腹的话,他不可能花这么大的价钱来自己身边要那个消息,那些心腹们,同样知道。
  
      “这里太吵了!”赵立忽然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轻轻的哼了一声。
  
      正在无法猜测赵立是从何得知密道的秘密,莲姐忽然发现,喧闹的场子里的声音突然的安静下来,仿佛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一般。
  
      这样奇怪的现象让莲姐飞快的扭身去看。只一扭头,眼前的景色就让自诩见过大场面的莲姐吓了一大跳。
  
      场子里的所有人,除了几个正在走进来的端着武器的家伙,没有人还能保持清醒,所有人都好像喝醉昏迷一般,或者趴着或者靠着座位,原本没有靠近座位的,全部都无声无息的躺在了地上,就连原本一直在演奏的背景音乐,现在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人?敢在这里捣乱?”进来的人一声大喝,声波震的莲姐的耳朵嗡嗡作响。随着他的声音,后面连续的涌进来二十多人,直接向着这边围了过来。
  
      莲姐已经彻底的绝望。赵立就算是再厉害,在一个九级高手加上二十多个八级高手面前,也绝对无可幸免。这样一来,自己辛辛苦苦保留的那条密道,以及密道里好不容易搜集到的武器,这下子,全部都会曝光了。莲姐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的心情,她是真的后悔,刚刚为什么会告诉这个年轻人,这里有密道的存在?
  
      身后沉重的脚步声一步步的走进,莲姐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她知道,在一个九级高手面前,哪怕是她和她拥有的所有势力一拥而上,也不是人家一只手的对手。这一步步靠近的脚步声,仿佛就是催命的无常一般。
  
      “你给我们发的消息,我想你最好能解释清楚,为什么会发这样的一个消息。”靠近的声音终于开了口。如莲姐所料,那种高手的威压,直接让莲姐知道了在这种场面下该做出怎样的选择。
  
      “我,他,他们询问那两栋楼里的人的下落。”莲姐站起身来,急急忙忙的指着赵立向着进来的人解释着。
  
      “很好。”来人似乎对莲姐并不怎么重视,直接坐到了莲姐刚刚的位置,面对着赵立。
  
      灯光昏暗,赵立坐着的地方,光线不足,从别的角度看不到他的模样。不过,正对面的坐下来的时候,却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赵立的面孔。
  
      随后,莲姐就看到了一幕打死她也不敢相信的场面。刚刚坐下的这个威严十足的军官,如同中箭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随后就是一个标准的立正敬礼的动作:“长官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