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含笑反击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含笑反击


  
      克利夫兰的话,虽然说的十分的轻松,但是,却如同在整个例会当中点燃了一个火药桶,在场的军区司令们,几乎都被这个无形的爆炸震惊了一下,随即目光刷的一声,直接集中到了赵立的身上。
  
      什么所谓的音波攻击,简直就是废话。这种欲盖弥彰的话谁听不出来,完全就是针对赵立瞬间制服了内务部战舰上所有人的那种技巧。各大军区不是没有真正的九级高手,但是,达到这个境界之后,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发展方向,不是每一个九级高手,都能够如同赵立那般做到那样的攻击。
  
      每个人都好奇赵立是如何做到的,但是却没有一个人去问赵立。这种个人修行上的机密,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共享的。大家都知道这个规矩,所以也没有人去犯这种错误。
  
      可是,在这个军区司令级别的例会上,有全部统帅部成员出席的会议上,新晋的统帅克利夫兰却提出这样的一个议题。就是不用联想之前他和赵立的那种关系,大家也知道,这绝对是针对赵立的。
  
      大家看赵立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打算看看赵立到底是打算如何处理。毕竟现在克利夫兰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统帅部统帅,他的提议,在一定的程度上,还是很有分量的。更何况,大家对赵立的那种技巧好奇的同时,也都有着深深的忌惮。
  
      赵立可以同时制服一艘战舰上的人,那就意味着他可以一个人站在某个军区的指挥部的某个地点,同时制服指挥部的所有人。大家都私下里了解过,并不是说有个什么能够护住耳朵的东西就能抵挡这样的攻击,战舰的驾驶员可是戴着密闭的头盔,同样还是无法抵挡赵立那种无孔不入的攻击。
  
      没错,就是无孔不入这个形容,内务部的那艘战舰虽然并不是最先进的,但是,却也是可以容纳数千人的大型战舰,里面的隔间墙壁和防护装甲,加起来足有几十米厚,可是,这样的情况下依然还是无法抵挡赵立的手段,大家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才能够防范这种神秘的无形的攻击手法。
  
      克利夫兰的提议,也很符合大多数的人想法。就算是暂时不和赵立为敌的人,除了赵立同一个阵营之内的那些将军们之外,很多人对于能够多掌握一种能有效抵抗赵立这种攻击手段的办法并不排斥,只是没有什么合适的借口和机会说出来而已,克利夫兰的话,反倒正遂了他们的意。
  
      没想到克利夫兰会突然这么说,就连王尧统帅和李立清统帅都没有料到。两人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就是呆呆的看着克利夫兰和赵立,什么话也没有说。
  
      李立清统帅心中十分担心,担心赵立会在这个例会上突然翻脸。毕竟赵立再怎么样,也还是顶着一个赵疯子的名号。以前这个名号的由来就是因为他扳倒过几个军区司令,现在他要是一生气,以扳倒统帅为乐,那可就得罪死人了。
  
      不过,让李立清统帅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赵立如同没有听见克利夫兰的话一样,平静的坐在原地,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克利夫兰。
  
      这种无形的沉默持续了好一会,才在王尧统帅的一声轻轻的咳嗽之下,众人才回过味来。
  
      克利夫兰看着赵立无声的坐着没有说话,心中十分的开心。他就是特意针对赵立的,虽然这一点对赵立的势力来说,可能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但却可以让赵立十分的窝火的同时,也打击了赵立的嚣张气焰,这也就达到了克利夫兰的目的。
  
      “大家对克利夫兰统帅的这个提议怎么看?”王尧统帅见大家的注意力都已经回到会议上,轻轻的问了一句。
  
      通常这种情况下,统帅部的人是不会先发表什么意见的,都是要等各个军区司令们的想法都充分的表达之后,才会表达自己的想法。一方面,这是为了防止统帅们的意见左右下面军区司令们的真实意愿,另一方面,也是给统帅们一个了解各个军区想法的机会。
  
      当然,这种表决通常都是在不怎么重要的提案上才会出现,真正决定姓的东西,统帅们一定会在会议之前就和自己人商量好一个统一的口径。
  
      奇怪的是,当王尧统帅问出这句之后,在座的各军区司令却好像都变成了哑巴一样,谁也不开口,都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坐着。
  
      这可是在军区司令例会当中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会根据提案的重要程度或者从自己的切身利益方面出发对一些有争议的提案进行激烈的辩驳,像这样面面相觑谁都不说话的场合却是第一次。
  
      就连支持克利夫兰的几个军区司令,也好像同时失声一样,谁也不开口支持自己的统帅。而大多数人的目光,却都在赵立和赵立一系的人身上转悠,似乎在等着他们先开口。
  
      情形很明显,摆明了克利夫兰是在针对赵立。但是,能做到军区司令的家伙们,又有哪一个是傻瓜了?在这种地位上,军队内对他们几乎已经没有机密,前面几次针对赵立的行动结果如何,没有人比他们更加的清楚。动赵立的不是出事被关押就是引咎辞职,赵立的名号已经从上将克星变成了统帅克星,那还是在赵立非主动出击的情况下,现在谁会没事出声支持克利夫兰给赵立竖一个明显的靶子让他来主动攻击自己?
  
      一群上将等着看一个少将的脸色,就连统帅部的人也都没有料到这样的结果,王尧统帅若无其事的看了看李立清统帅,然后什么话也没有说,叹了一口气,依旧默默的等着。
  
      克利夫兰绝对没有料到,自己的第一个提议居然会遭遇冷场。哪怕是有人激烈的争吵,那也说明这是一个十分受关注的提议,而不会是现在这样,根本就没有人理睬。
  
      或者不能这么说,而应该用没有人敢理睬来形容。克利夫兰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虽然已经成了统帅,但依然还是低估了赵立之前的表现在众人心中的那种震慑,以至于到现在为止,一群顶着上将军衔的将军们,都在等着一个年轻的不过三十岁的少将的意思。
  
      强烈的挫败感让克利夫兰脸色几乎在瞬间变得通红,尽管他已经强烈的暗示了几个自己阵营里的将军,可是,那三个军区司令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低眉顺眼的盯着他们各自眼前的一份报告,好像能看出花一般,连眼睛都没有多向他这边瞟一眼。
  
      这种情形,连李立清统帅都十分的诧异,但是却很容易理解。但这样下去,对赵立可不是什么好事,长此以往,赵立绝对会被这些人孤立起来。有些着急的他忍不住看了看赵立,眼神中似乎也带上了一些提示。
  
      “我觉得……”就在大家沉默的时候,赵立看到了李立清统帅的眼神,微微笑了笑,然后开始表达自己的意见。
  
      赵立一开口,似乎一下子吹响了反击的号角,大家立刻精神了起来,都竖起了耳朵等着听赵立是什么意见。甚至有几个人已经开始打算看热闹,而有些和克利夫兰同样也不怎么对付的将军们,则已经准备看克利夫兰的笑话。
  
      “我觉得,克利夫兰统帅的意见很中肯,值得考虑。”当赵立的这句话出口的时候,一群人的眼珠似乎都同时掉了出来。
  
      谁也没有想到赵立会这么说。克利夫兰如此明显的针对赵立,赵立不是傻子,绝不可能看不出来。但是他居然这样说,却委实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莫非赵疯子突然改了姓格?居然开始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了?
  
      在众人不解和好奇的期待眼神中,赵立开始慢慢的解释起来。
  
      “克利夫兰统帅的话说的很对,现在我们的功法虽然提高了整体的士兵素质,但是在一些危险的部位,如双眼,耳朵,咽喉等,这些部位的防护,远远没有达到整体身体素质提高的水平。我们不能要求每个战士都是八级高手,那么,有效的提高这些脆弱部位的防护也是迫在眉梢的事情。”赵立十分平静的,将自己的意见表达了出来:“所以,我附议,同时还补充一下,所有脆弱部位都要照顾到,而不能仅仅关注一个部位。”
  
      听到赵立的这话,所有人心中都有些恍然的同时,却依然还是对赵立如此的平静十分的不解。不过,在场的人都是人精,谁也不会在这个时节问出来。
  
      “我也同意赵将军的意见。”连赵立这个当事人本身都同意,而且还补充了意见,和赵立同在一个阵营的卢卡斯将军立刻开口力挺赵立。
  
      “我也同意!”连续的声音响起,几乎都是李立清统帅一系的声音。
  
      紧接着,其他观望的将军们也都纷纷开始发表意见。连赵立他们都同意,这些巴不得有一种能够制衡赵立攻击的功法的将军们自然也不会反对,克利夫兰在统帅部的第一个提议,居然罕见的在军区司令当中以全票通过。
  
      李立清统帅十分欣慰的看着赵立,现在他已经完全可以肯定,自己这个年轻的得力下属,已经不再是那个容易激动的热血青年,而是成长成为一个即便是在政治上也十分合格的统帅。还有比拥有一个智勇双全的手下更让人开心的事情吗?
  
      “赵立,你刚刚做的很好!”统帅部的例会刚一结束,李立清统帅的通讯就直接连接了过来。克芮丝汀不敢怠慢,飞快的接通。看到赵立的影像出现,李立清统帅第一句话就是十分开心的夸奖。
  
      “谢谢长官夸奖!”赵立还是十分客气的感谢李立清统帅。
  
      还没等他们多说几句,卢卡斯将军和托马斯将军的通讯也同时连接了过来。在征得了统帅的同意之后,两位将军的通讯也并入了一起。
  
      打过招呼,卢卡斯将军第一句话就是质问赵立:“你怎么能任由那个家伙如此嚣张的对付你?”虽然在例会上卢卡斯将军同意了赵立的提议,但是却还是要在私下里问明白。
  
      “赵立要是不同意的话,势必会让各军区司令对他敌视,而且也会容易引起统帅部的反感。赵立及时表达意见,是很正确的。”托马斯将军没有卢卡斯将军那么姓急,很多事情他看的也比较清楚,卢卡斯将军的质问,他直接替赵立回答了,同时也是替李立清统帅表达了他的意思。
  
      “只是个提议而已,又不是马上就能有那种功法。”赵立也笑了笑,接过托马斯将军的话,开始自己解释:“一个提议,说说而已。况且,我也算是天才学校的教官,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功法,第一批也是我来学,怕什么。”
  
      卢卡斯将军只是气愤克利夫兰明目张胆的对付赵立的手段,现在赵立和托马斯将军的解释,也让卢卡斯将军很快的平静下来,仔细一想,正如两人所说。当时的情况,仿佛赵立才是例会当中的主角一样,这让王尧统帅和其他的统帅怎么看?想通这一点,卢卡斯将军也点点头,不再说话。
  
      “赵立,我还是那句话,你的表现很不错。”李立清统帅笑着在两位将军面前又夸了赵立一句,然后紧接着问他:“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以统帅对赵立的理解,虽然赵立在口头上表示了对克利夫兰的支持但绝不会那么轻易的善罢甘休,否则的话,赵疯子这个名号也太名不副实了。
  
      “长官!”赵立笑了笑:“我认为,在这次后勤物资管理系统的事件当中,克利夫兰统帅推荐的马修中将表现的十分不称职。第一次出事,所有的军区都出事,我可以容忍。但是,第二次却是被情报部门发现了异常,而他这个主管物资的长官对此毫不知情。所以,我觉得,马修中将不适合再担任目前的军区后勤主管,我要撤了他,请长官批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