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高手区别

第三百四十三章 高手区别


  
      “你怎么看?”某个不知名的基地中,一个中将军衔的将军问另一个看起来十分平常,但是仔细的琢磨却一点都不平常的人。
  
      “有意思。”那个平常的人笑了笑,看着视频里面赵立的动作:“他都已经到了这个境界,怎么还会整天想着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现在是一个军区司令,而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中校。”将军对平常的中校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为此奋斗和付出,并不像你,到了这个境界之后就开始追求单纯的武道,而不再和我们这些普通人接触。”
  
      “也不完全是不接触,至少你现在还能在我的面前。”中校又一次笑了笑,好像对中将语气中流露出的些许不满觉得好笑:“你不懂的,真正到了这个境界才明白,原来我们只是刚刚站在武学修行的门口,门内是一片更加广阔和神奇的世界,你说的那些事情,对我们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我不懂你说的这些所谓的意义,我只知道,就算你能修行到更高的境界,还是接不下我的主力战舰主炮的轰击,也无法抵挡高强度激光武器的攻击,甚至高能武器也能够在某种条件下伤害到你,而这些,几个普通人就能够艹纵。”中将对中校口中的意义并不感兴趣,在他看来,中校如此费力的只为了进入下一个境界,达到的效果可能还不如几个普通的战士,而他为此而淡出很多实际的事物这一点上,和他高手的身份相比,实在是很浪费的一种行径。
  
      “所以你只能停留在这个境界上,无法进入我们的行列。”中校也不反驳,这不管对他还是对中将,争论都没有什么意义。
  
      “我想知道,他这样,你能不能做到?”中将看着自己的这个老朋友,十分期待的问了一句。
  
      “当然。”这次,中校没有让中将失望,给出的答案甚至有些让中将喜出望外:“也许,我可以做的比他更好。不过,暂时来说,无法给出肯定的回答,毕竟他也没有出全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比我年轻的多,也许以后的成就会比我更高!”
  
      “也许?”中将敏锐的抓住了中校字眼当中的副词,揪着反问了一句。
  
      “是的,也许!”中校眼睛依然盯着屏幕上赵立的表现,看着他年轻的面孔,很认真的回答:“到了这个境界,以后的进境,就不能靠年纪大小来期待,而是看各自的经历和各自的理解,以及自己选择的方向。我连自己能到什么境界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别人。这个境界之后的魅力就在这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步是什么,甚至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正确。可是,这种不确定的魅力,也正是让我们沉迷其中的理由,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给自己一个惊喜。”
  
      “你说的这些我不懂,不过,是不是你们这些人,全部都是这样的脾气?”中将很不理解这些真正的高手怎么会突然之间都变成了隐士高人,但是却无法左右他们的决定。尽管从身份上从级别上他都比这些高手要高很多,但是,面对面的时候,却总是自己落在下风。而且,这些人慢慢的淡出某些争斗虽然很符合上层人士的选择,但是却不符合军队花费各种各样的代价培养他们的初衷。
  
      “也不一定,你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和我们不一样。”中校一直盯着赵立的动作,但更多的是盯着赵立的表情和眼神,似乎想要从中看出些什么东西。
  
      “他和你们不一样,因为他不是从天才学校出来的。”中将终于听到了一个和他想象中不一样的答案,却自己也给出了一个想象中的回答。
  
      “没错!”中校也同意了他的观点:“和我们不同,他是从军队的最底层打上来的,而不是直接毕业之后成为少校,然后进入军队让人排挤,靠自己辛苦的努力才能获得一点点的认同,他的经历决定了他的姓格,的确和我们不同。”赵立的生平履历,也在中校的手中,所以他才会这样的清楚。
  
      中将听着却有点脸红,实际上,任何一个传统军方的高层将领,听到之后都会觉得脸红。近几十年甚至可以更严重点追溯到上百年内,天才学校的毕业学员都是在传统军方的不理解和排挤当中度过的,危重的任务常做,但是晋升却没有太多,按照这种对待方式,这些人在艰难的获得认同,然后又在经历更多之后,由校长指点进入更高的境界之后,很难对军队当中的这些人产生认同感。
  
      天才学校的姓质,就是在以学员自己的身体为实验对象,来验证各种各样的功法对人体的影响。进入更高的境界之后,对天才学校和校长感恩戴德,又没有对传统军方的认同,很容易就会走入这么一个圈子,慢慢的淡出军队,追求更高的武道。
  
      “他的方法,可不可以推广?”中将终于问出了自己最感兴趣的或者说最关心的问题,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中校,期待着他说出一个让他能够惊喜的回答。刚刚的话题,很是让中校发了些感慨,这可是他从没见过的。不知道这会有什么后果的中将脸上的神情,又是期待,又是紧张,和一个将军的身份十分的不符。
  
      “你不用那么紧张。”中校微笑着,事实上,他在说话的时候,一直是这样的微笑着,好像从来没有变过:“我们是朋友,虽然其他人对我不怎么样,但是你始终是我的朋友。我不会忘记这一点的。”
  
      “我知道,否则我也不会来找你。”中将脸上的肌肉都有点轻松起来,长出了一口气:“我还是想知道,他的晋级方法,有没有可能推广?或者说,你们的晋级方法。”
  
      “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每个人晋级的方法也不一样。”中校脸上的笑意似乎更加有些盛,好像在说一个可笑的事情:“如果真的能够推广的话,早就绝世高手满天飞了。既然高手现在这么珍贵,很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答案虽然让中将很是失望,但是此行却很有收获,至少知道,赵立的那种方式,不一定能够在军中推广,那也意味着,赵立并不能够如同某个地下集团一样,可以批量的造就高手。白鸟军区的实力,在短时间内都将处于一个十分低下的状态,甚至在军区司令级别的会议上,连赵立的话语权都会受到影响。
  
      赵立并不知道在各地发生的这些事情,他也不想知道。现在他唯一关心的就是,李梦蝶和克芮丝汀是否可以在神秘沙粒的帮助下,突破原有的境界,哪怕先进入科尔琴那的这种所谓的九级初段的实力,也是让人期待的事情。
  
      安全方面赵立一点都不担心,只要有沙粒在,就算两女都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但只要一息尚存,就有复原的希望。他更在意老监狱长所说的判断,一旦成功的话,就意味着赵立身边,至少会多许多科尔琴那这样级别的打手。
  
      自己目前的这个境界,赵立已经有了相当的认识,虽然在赤手空拳搏斗的时候,赵立可以一挑众多。或者在手持单兵武器的情况之下,也依然能够做到这一点,但赵立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就天下无敌,就能够抗衡那些战舰级别的重型武器。
  
      数十个修行上的高手也许没有什么集团会忌惮,但是,如果是一支对各种各样的轻重武器,甚至各种各样的特种战熟悉到极点的家伙们同时有这种修行上的力量的话,那将是所有人的噩梦。
  
      赵立从自己开始奋斗以来,从来都是以特种战应敌,这也是他赖以达到现在身份的资本。现在,他要的就是,无限的把自己的这种特点放大。自己身边的众女和特别行动队的人不必说,他坚信,这五千名初选合格的家伙们,在现在的形势下,和特别行动队队员们的训练下,一定会成为他忠实的力量。
  
      这些人本来就是各大军区挑剩下才送过来的,天生的就低人一等,他们的心中,虽然还或多或少的向着自己的老上级一些,但是,他们更加渴望的是被当做强者去认同。而赵立和他的那些魔鬼教官们,却可以让他们达到这一点。相信当他们真正的成为让人仰视的高手站出来的时候,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选择忠于谁都不是太困难的事情。
  
      当然,这些人能够进入赵立的圈子里的首要条件就是,先完美的完成李梦蝶和克芮丝汀的试炼。
  
      赵立一直在现场看着李梦蝶和克芮丝汀一个一个的挑战那些战士们,一点都不在意他身为军区司令是不是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去管理,心思完全放在了两女的身上。
  
      这次,赵立的管理严格了很多,每个人,所有的个人物品全部上缴统一保存。也就是说,从上次流出他独斗五千人的视频之后,这个基地里再没有任何的情报流出,赵立亲自在这里坐镇,就算是负责军务的刘威将军,想要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没有赵立的允许,也不可能。
  
      整个临时训练基地突然变成了一个封锁严密的堡垒,这让刚刚获得了视频还想要更多内幕消息的各大军区的长官们焦急不已。只不过,他们却没有任何的理由来这里指手画脚,这里是赵立的地盘。赵疯子已经扳倒两个军区司令的煊赫历史,也让想要动歪脑筋的人在行动之前,都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身份和级别比那两个如何,够不够资格和赵立叫板。
  
      参与训练的特种战士们,这几天简直就生活在地狱的噩梦中。先是五千人一起上被赵立一个人全部放倒。然后就是挨个挑战两女的时候,却同样被一个一个的放倒。天才学校的十几个学员还好说,他们至少已经见识过赵立的厉害并有过被放翻无数次的经历,毫不气馁,每次都是被打倒了之后重新站起来。而那些不知情的战士们却以为自己真的到了地狱,所有的骄傲,信心,全都在这几天被赵立和两女毫不在意的牢牢踩在脚下。
  
      为了充分的准备,赵立准备的军医甚至比天才学校还要夸张,足足有一千名军医在这里时刻待命。一旦有任何伤势,不管轻重,全部都要仔细的检查治疗。这也是这些战士们这辈子享受过的最高级的医疗待遇。
  
      一对一的挑战变成了一对二,一对三,一对多。李梦蝶和克芮丝汀每天的战斗强度让那些特别行动队员们看的都要心惊。每天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恢复时间,其他的时间,全部都在,不停的战斗当中。还好有高浓度的沙粒泡制的活化水,她们才能得以在这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短暂的恢复精力。
  
      “赵立,这样的方法到底行不行?”桑德斯算是一个经验比较丰富的教官,站在赵立身边,看着已经完全不像是原来那种优雅和冷艳状态的两女,很是有些担忧的问赵立。
  
      “这至少是能够在极限下释放潜力的一种方法。”赵立看似不怎么着急的盯着两女,事实上他比任何人都要担心两女:“我当时的情况比这个还要极端,每天还要被校长暴打一个小时,而且没有活化水。”
  
      一句话让桑德斯闭上了嘴巴,开始慢慢的观察着她们的战斗方式。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笨蛋,就算是猪,看了这么多的战斗,就算不下场亲自动手,也能够看出一些门道来的。
  
      就在赵立考虑到什么时候自己也加入给她们更大的压力的时候,刘威中将和马修中将的报告同时送到了他的手上。
  
      从秘书处的美女手中接过报告,赵立低头看了两眼,若无其事的抬起了头,继续看着两女的战斗场面。
  
      不过,刚刚递报告过来的女秘书,却猛然间从赵立身上感到一股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寒意,忍不住轻轻的哆嗦了一下。连她都能够感觉到赵立的压力,想必报告上提到的那些敢卡着白鸟军区后勤的家伙们,一定会更加的倒霉。不知道当他们直接面对赵立的怒火时,还能不能摆出那副官僚的架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