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三百二十九章 民主克星

第三百二十九章 民主克星


  
      案件的处理结果,直接摆上了赵立的案头。此时的赵立,正在边缘星球自己的办公室里面,等着特别行动队的那些人归队。
  
      “结果还满意吗?”卢卡斯将军笑眯眯的看着赵立,表情十分的开心。虽然克利夫兰将军得了个实惠,但是,接下来的调查好像陷入了僵局,而且引起了统帅部的注意,所有的军区都在开始秘密的自查,动静很大,连带的,克利夫兰将军的压力也十分大。
  
      “还好!”赵立点点头,对这个结果,十分的满意。不过,看到后面那个理查德上校的处理意见,赵立忍不住皱了皱眉头:“这个家伙怎么回事?”
  
      “一根筋到死的书呆子,一直觉得里面有问题,不管是不是通过审查,还非要求军部给他确切答复,即便是坐牢也在所不惜。”将军看了看赵立指的人,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自作孽,不可活,那就给他解释,让他坐牢!”
  
      “现在军方内部还有这种稀世珍宝?”赵立瞪大了眼睛:“居然能做到上校,而且做军报总编这么多年?”
  
      “你以前,比他也好不了多少吧?”卢卡斯将军看着赵立,忍不住调侃起来。严格说起来,赵立的较真在军中也是出名的,对那些劫狱的家伙,穷追不舍,一定要一个公道,和理查德上校的这一点,实在是异曲同工。只不过,赵立的后台比理查德要强悍,所以他现在是军区司令,而理查德坐牢。
  
      “说的是,说的是。”赵立也点头承认,好像军衔越来越高,自己的想法变化也越来越大,至少,现在想起当年卢卡斯将军把自己当做弃子的事情,就十分的理解,换成他自己,估计也会做出同样的举动。正如校长所说,不在那个位置,想不到那个角度。
  
      “不过,这么较真的人,坐牢太可惜了吧?”赵立手指敲了敲桌面,另一只手抚摸着有点细毛的下巴,揣摩了一会,突然问将军:“这个人能不能给我?”
  
      “给你?你用来做什么?”卢卡斯将军看着赵立,不了解他的意图。
  
      “这么较真的家伙,不做个军中督察,实在是太浪费了。”赵立笑了笑,给将军解释:“让他到白鸟军区,做督察,反正他最坏的结果就是再去坐牢,估计也不怕得罪什么人了。军区刚刚重新组建,需要他这种认真的人发现一些问题。”
  
      “你现在也是军区司令,你自己去和克利夫兰说。”卢卡斯将军看穿了赵立想要他出面的动机,再不给赵立更多的机会。
  
      “谢谢将军!”赵立听将军的口气,就知道将军是默许了这件事情。反正对于理查德来说,只要赵立不往死里追究,他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现在赵立要人的话,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不用谢我。”卢卡斯将军皱皱眉头:“军中的媒体造成的麻烦已经解决了,社会上还有一批媒体转载,很多民众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想要解决的话,不是那么简单的。军方的压力他们可不一定会理会。”
  
      赵立一怔,倒是没有想过,军中媒体的文章,居然有外面的媒体转载,看来,这里面还有更大的麻烦,不是简单的把军中的事情摆平就可以的。
  
      “虽然社会上公众的声音并不会影响你的任命,但是,毕竟传来传去不是很好听,所以,这方面就要你自己去摆平了。”卢卡斯将军并没有对赵立大包大揽,而是把这些东西又推回了赵立身上:“你现在也是军区司令,这些东西,你都应该接触处理一下。”
  
      “是,将军!”赵立习惯姓的用上下级的语气对将军说了一句。
  
      “不用这么拘束。”卢卡斯将军微微摇了摇头:“论职务,你现在是和我平级的军区司令,虽然我们之间的私交不错,对这种事情也无所谓,但是,你至少要给你的手下们一个你是真正的军区司令的印象,而不是我们的附庸,明白吗?”
  
      “谢谢将军,我明白了!”卢卡斯将军说的是肺腑之言,也是他带兵的经验,赵立怎么可能那么不知好歹,急忙道谢。说实话,之前他真的没有想过这些。
  
      “老康,这些事情,你觉得怎么解决才好?”赵立第一时间就找到了康洪元。在应对社会民众方面,康洪元的经验比赵立丰富一百倍。
  
      “民众也参与,的确是有些麻烦。”康洪元皱着眉头:“我们玩政治的,最大的依靠就是民意。虽然你在军中可以不用考虑,但是民众要是怨气极大的话,对你的形象也会有影响。”
  
      “收买媒体的代价有多大?”赵立闭着眼睛想了一会,睁开眼睛问康洪元。
  
      “难说,有时候,很容易,有时候,很麻烦。”康洪元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让赵立也一时之间无法下手。
  
      “现在当务之急,是把那些报道过这件事情的媒体搜集起来。”赵立按下秘书的通讯键,对克芮丝汀吩咐了几句,然后才面对康洪元:“至少我们先知道要对付那些媒体。”
  
      克芮丝汀的效率很高,不一会,就已经把一个长长的列表送了进来。正要出去,被赵立留下:“克芮丝汀,你也帮忙出出主意,把阿蝶也叫来。”
  
      一长串的名单,连赵立都看着有点头疼。这些媒体,纯粹都是没事找事的家伙,鸡蛋里挑骨头,甚至无中生有都是常事,更别说这里有军方媒体的报道,再不趁着机会大肆渲染的话,那就不是一个称职的媒体了。
  
      “现在的媒体,用好了一把双刃剑,用不好,也是一个很麻烦的事情。”康洪元好像彻底的没有主意了,摇着头:“打着新闻自由的幌子,实事求是的少,按照自己的立场报道的多。反正什么样的角度对自己有好处,那就按照什么角度来。而且,这些家伙最不怕的就是打官司,越有名的人和他们打官司越开心,那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头条啊,名利就全靠这些了。”
  
      “难道没有新闻管制吗?”赵立皱着眉头,他倒是可以不怎么在乎社会上的人怎么说,但是就如同康洪元说的,这些人无奈你何,就聚在一起坏你名声,烦不胜烦。真的要出动军事力量压制的话,估计他们又会给你扣上一个妨碍媒体自由的帽子,而且还会进一步坐实他们的猜测。
  
      反正现在这些人,打着的是转载的名头,而且标明了出处。尽管军方的媒体很快就会改变风向,重新报道,但这些家伙可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只要他们不转载军方的最新报道,那么社会上的民众还是会以他们的新闻导向为选择,到时候,也是很麻烦的事情。
  
      “班姐,有没有空,来我这里一趟。”赵立突然想起了班韵婵,连通之后直接给发送了一个邀请过去:“对了,班姐,过来的时候,把你已经控股的社会媒体的名单拉一份。”这种几乎可以左右民意的东西,赵立才不会相信班韵婵会无动于衷,虽然她从来没有说过,但赵立坚信,班韵婵一定有些隐秘的准备。
  
      听到赵立说的后面一句,那边康洪元的目光中闪出一股赞赏的光芒,不过依然还是什么话都没有说。
  
      班韵婵到来的很快,见面后看到赵立的面孔,猛地一怔,随后突然之间笑颜如花:“恭喜你!”
  
      “同喜!”赵立对班韵婵,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已经是自己的女人,在场的人都已经知道,没那么多的礼节:“我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你在头疼那些媒体吧?”班韵婵微笑着递过来一个名单,上面有十几个媒体的名字:“关于你的报道我已经看到了,暂时没有理会,军方应该会有一个统一的口径吧!”
  
      “这个事情,让我自己解决。”赵立苦笑了一下:“那些老家伙们估计还在怀疑,我是不是有能够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之前我用了点小手段,让克利夫兰将军不得不出面帮我们解决了军方内部的麻烦,有人觉得满意,有人觉得还不够,所以,特意把难敌又扔给我了。”几句话,赵立已经把自己现在要面临的问题简单介绍了一下。班韵婵点点头,什么话也没有说。
  
      这是赵立在静静的坐着等待班韵婵的时候才想到的,不能不说,赵立想到的有点迟,但是,还好,至少现在已经明白了上面的用意,还不是很迟,事情还有解决的余地。康洪元刚刚一直没有说什么好办法,估计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故意不说。
  
      “有一部分媒体,只是跟风报道,这些应该很好应付,只要给他们适当的压力,马上就会屈服。”赵立开始一点一点的分析。这里都是他信任的人,所以有些想法可以不用避讳。众人听着他的分析,也都默默的点头。
  
      “班姐控股的这些媒体,也好说。”赵立拿起名单扫了一眼,给了班韵婵一个淡淡的微笑:“好厉害,居然都是这种级数的。”赞叹完毕,才又向大家解释:“不管什么样的媒体,都是人办的,再大的民意也比不过老板的意思,所以,这些也不用担心。”
  
      “麻烦的就是有一些,估计还是军中有些人故意支持的。”赵立把自己要面临的最困难的地方说了出来:“一方面,有人要测试我的能力,另一方面,是有人看我的任命不舒服,故意捣乱的。”
  
      “这些媒体,因为得到了军方某些人的支持,所以,他们会顶着压力往上。反正他们有最后一招,就是他们只是转载,不负法律责任,很可能会在这个事情上,对社会公众推波助澜。”赵立把这些问题都分析清楚,然后摇了摇头:“这些人,估计会油盐不进,大家有什么好办法?”
  
      “既然上面是考验你的能力,那我们给你出主意,不就显得有点过了吗?要是遇上战争,你还能这样征求大家的意见吗?”班韵婵笑着看赵立,反问了一句。旁边的康洪元也是微微的点头,表示支持。
  
      “上面看的,不是我一个人的能力,而是我能用的智囊团的能力。”赵立对班韵婵的质问,笑着解释了一遍:“我作为军区司令,只要有在关键时刻敢拍板的魄力就好。真的遇上战争,肯定有几个作战方案已经经过了推演,我要做的,只是在参谋部制定的几个解决方案当中,选择一个执行就好。班姐,你不会真的以为我坐上了这个位子,就真的有那种指挥能力了吧?”
  
      “如果你想把你军区司令前面那个代理去掉的话,恐怕你必须要想出解决方案出来。”班韵婵依然还是那种微笑的表情看着赵立,不快不慢的语速表明她现在一点都不担心赵立能否想出来办法。
  
      “上面怎么考验你我们不管,不过,你至少要给我一个保证,让我能安心的跟着你。”康洪元也在这个时候出声:“你现在位置虽然越来越高,但实际上风险也越来越大。越是上层的斗争,越是不见硝烟,但凶险却越来越大,你至少要给我们一个保证。”
  
      “真的要解决,其实并不是很难。”赵立看班韵婵和康洪元都是这样的意思,忍不住摇摇头,然后微笑着回答了一句。
  
      “说说看,说不定能让我们大吃一惊。”康洪元看着赵立,仿佛十分期待一般:“我也很想知道,怎么对付这些不能打不能骂油盐不进的家伙。”
  
      “明煮社会就是有这样的弊端。”赵立很是轻描淡写的甩出一句话:“既然用明煮的方式无法对付他们,那就用点不明煮的方式。”
  
      “怎么个不明煮?”康洪元眼中的笑意又增加了几分,仿佛看到了一个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
  
      “好像我们这里有不少人,以前都是明煮人士口里的恐怖分子吧!”赵立笑了笑:“让他们去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媒体。反正不管是和恐怖分子勾结,还是被恐怖分子威胁,他们都将会成为别人嘴里的谈资。如果他们还能存在下去的话,他们的话估计也没有多少的公信力。动用军方的力量不行,可我这里有的是非军方的力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