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二百八十八章 顿悟大势

第二百八十八章 顿悟大势


  
      虽然市长知道赵疯子的大名,也知道前一段时间因为他的失踪曾经弄得整个联邦都不安,但是,能让王尧统帅直接通讯对话的荣耀,却不是市长可以想象的。市长只能既惊讶又羡慕的看着赵立拿过通讯器,然后原地一个立正,开始通话。而高级警官,则把心悬在了喉咙口,一旦赵立说出点什么不好的话语,不是谁都能承受统帅的怒火的。
  
      “长官好!”面对长官赵立几乎不变的台词,原封不动的送给了王尧统帅。
  
      “什么情况?”统帅的问题十分的简单,声音中带着一股无形的威严,即便赵立没有和统帅见过面,没有这么一对一的听过统帅的声音,但那种透过通讯器传来的那种无可匹敌的气势,也让赵立深感压力。
  
      “报告长官,没有什么大事,只是误会!”赵立大声的回答着。这个答案听在对面市长和高级警官的耳中,都不由自主的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悬起的心也着实的放回了肚子里。再看赵立的时候,目光中已经带上了一丝感激。
  
      “误会解释清楚就好。大张旗鼓,没有必要。”统帅看似平常的话语,却带着一种不容违抗的威势,简单的一句话,就为这次的事件如何处理定好了基调。
  
      “是,长官!”赵立大声的答应着。
  
      “好好休假,假期完成,还有任务给你!”统帅很随和的关心了一句赵立的假期,然后直接挂断了通讯。
  
      “是,长官!”尽管统帅已经挂断了通讯,但赵立还是恭恭敬敬的冲着通讯器大喊了一声,随后才把通讯器交给克芮丝汀。
  
      三句话,最高统帅只说了三句话,但却把一件可以闹翻天的事情消弭于无形,而且还让赵立觉得,就算自己受了委屈,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就是领袖的魅力,和他处事的态度和手腕。由不得赵立不佩服。
  
      “这里的事情,你们处理好。这个咖啡馆的损失……”赵立刚想说算在他的头上,市长已经直接接过话头:“放心,市里会妥善处理,绝不会让民众财产无端受损。”
  
      “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去应付媒体,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离开。”赵立也不想在多说什么。第一,他虽然生气,但是却觉得追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反而显得自己心胸狭窄。而且,市长和警官绝对会把处理意见做好,不会让自己觉得不开心。再有就是,统帅也已经发话,那就相当于是命令,不高兴也得执行。
  
      接下来,赵立连续的接到了托马斯将军和卢卡斯将军的通讯,都是询问他情况的。不过,大家都知道他身边有十一个九级高手,谁也不会认为他的安全会有问题,只是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赵立挨个解释过来,却也费了一番口舌。
  
      出了这样的事情,和强尼他们的聚会也只能化为泡影,赵立十分抱歉的给强尼和几个朋友都表达了自己的歉意。除了强尼,其他的几个朋友,在见识到赵立和他们之间巨大的身份反差之后,好像都有些拘束,尤其是徐俊和他的女朋友,简直都不敢和他面对面。
  
      只有强尼一个人,还是如同上学时候一般和赵立谈笑无忌。他们本来就是从小长大的朋友,谁也不会因为对方身份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态度。这让赵立感觉十分的开心。
  
      离开咖啡馆回家告别,然后赵立在父母有些恋恋不舍的情况下,飞速的离开了自己的家乡。这次,凯文将军特别给他准备了一艘豪华的运输舰,将赵立一行全部接到了军区,大肆招待一番,直到赵立连说那些都是小事,不会影响大家的交往,这才作罢。
  
      在军区宽大的酒店房间里,赵立终于有时间慢慢的回味自己在咖啡馆突然感悟到的一些东西。
  
      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东西,看似无形,但是,却在赵立的身上曰渐成形,有时候,连赵立自己都无法意识到,自己会有这样的变化。这种东西,有时候无法表述清楚,但却一直在慢慢的影响着赵立的行动。
  
      或者,用权势来形容这种变化,算是一个比较贴切的说法。至少,现在的赵立,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老监狱长一个问题:“你有什么用处?”就能够问住的。赵立不敢说自己在武学修为上能够帮到老监狱长什么,但是,在别的方面,却绝对够格。
  
      一个星球的最高军事长官,尽管这个星球还是靠在别的军区之下,但是,在这个星球上,却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就连上级想要替换自己,下面的人都不会同意。不但在军事上占据着统治地位,而且在政治上,星球的管理者也同样是自己的代言人,基本上,在边缘星球,赵立虽然没有戴着皇冠,但他就是事实上的皇帝。
  
      当身份和地位一步步起来的时候,赵立发现,自己身边也开始形成了一股自己的势力。这股势力,以监狱里的那些重犯们为主,加上李梦蝶克芮丝汀还有精灵星球上的那群暂时还没有见全,只存在于数字概念上的高手们,这是最明显的力量。背地里,则要算上整个边缘星球的人民,还有大大小小数十个各种各样的不服王化的组织。这些人和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利益共同体,几乎是只要没有人内部分裂,那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而赵立本身,也是一个更大的利益集团里的一个重要的棋子,这个利益集团,涵盖了几个军区,甚至还要加上军情部和最高统帅部,错综复杂,但却又十分的明显。
  
      当然,这只是赵立目前的势力和他依附的势力。这种势力的结合,在他不久前咖啡馆的事件中,就明显的表现了出来。
  
      赵立没有通知任何人,也没有打算利用任何其他人的权势来打压这次事件,可是,当知道自己出事的时候,那些上面的下面的势力就会不由自主的为自己争取应得的利益,根本就不用自己表达这种意愿。
  
      这就是权势的好处,也是让赵立感触颇深的地方。放在几年前,赵立不过就是一个随时会被舍弃的棋子,在监狱,在边缘星球,做弃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赵立是在不断的表现出自己的作用之后,才被越来越重视,直到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冲突,甚至引来王尧统帅的通讯。
  
      这是感触,却不是赵立要考虑的东西。赵立在感悟的,就是这个势。权也好,钱也好,地位也好,甚至武力也好,最终表现出来的,就是这个势。
  
      赵立在咖啡馆端坐,八风不动,但是,背后的势力却波涛汹涌,直接将整个事件解决,这也是这个势。
  
      而老监狱长,天才学校的校长,甚至王尧统帅,他们三个人虽然身份各不相同,但是表现出来的那种不同的威严,不同的压力,也是这个势。
  
      最简单的,班韵婵尽管武学修为不是极致,没有什么军事力量,也没有什么政治力量,但是,就凭她身后的那一笔庞大到无法想象的巨款,她就可以用最轻松自然的态度面对任何人,而且,可以俾倪天下至少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人物,这也是势。
  
      赵立正在琢磨的,就是这种无法捉摸,但却又真真切切存在的东西。脑子里不停的闪现自己当时不言不动,但是却能让敌对的势力土崩瓦解的情形。有时候,也会闪现出各位将军的影子,老监狱长和天才学校校长的身影,他们的语气,动作,甚至修行状况。
  
      最让他直接感受的,就是最高统帅,短短的三句话,既表达了对自己的关心,也表达了他自己想要处理的愿望,却还是让赵立自己说出来息事宁人。他没有用自己的身份压人,也没有用命令来约束赵立,但是,赵立却在他的那股势之下,老老实实的按照他的想法在行动。
  
      这种无声的但却精彩纷呈的活生生的例子,让赵立在脑海中关于势的想法,越来越清晰。而相对的,无名真气好像也感觉到了赵立的这种体悟,在身体内部蠢蠢欲动起来。
  
      赵立也及时的发现了真气的异常,但却没有烦恼,反而又惊又喜。无名真气,本来就是那种霸道到了极点的真气,在修行它的时候,甚至不能运行其他的功法。唯有一个最基本的基础健体术可以修行。这说明了什么?
  
      或者,无名真气就应该是如同最高统帅一样的存在,俾倪天下。可是,纵横天下,并不是只要强横就能够做到的,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势,能够在无形当中,影响并艹控其他的一切对手,哪怕是朋友。这才是无名真气真正应该具备的特质。
  
      该强横的时候强横,该示弱的时候示弱,该嚣张的时候嚣张,该忍让的时候忍让。总之,却是要让对手跟着自己的节奏,无形当中进入自己安排好的道路通途中。这已经不是挖个陷阱那么简单的事情,而是让对手心甘情愿的走到这一步。
  
      原先赵立在和监狱里的众人聊天的时候,就经历过一次无名真气的变化,后来,在战争中又有不同的想法而变化,但不管怎样,赵立总是找不到那种如同班韵婵一般,云淡风轻宠辱不惊的感觉。
  
      以前赵立一直以为,无名真气就不是那样子的,而是充满王霸之气的特质,纵横四海,威震天下的,现在在连续的几次事情之后,才终于明白,原来,真正的王霸,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突然明白了这一点,赵立控制起无名真气来,好像突然之间改变了风格。如果他的体内有人一直在看着的话,马上就会发现,赵立整个人似乎都发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随着赵立的顿悟,无名真气猛然间仿佛轻柔起来,但是,在穿过校长遗留下来的真气的时候,两种真气相接触的地方,却好像猛然间出现了不同。原来只是粗暴的想要从上面刮下来一点点然后裹在自己的真气当中,缓慢的融合消化最终吸收。但现在,却变成了另外的模样。
  
      山不过来,我就过去。赵立的最终目的是融合消化校长的真气,既然想要办到那样的困难,那么索姓就让自己的真气变得和校长如出一辙,这样的话,不就不分彼此,自然而然的尽数控制了吗?
  
      并不是说赵立要将无名真气整个的废掉,而是让无名真气变成那种可以包容艹控一切的真气。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这是至理名言。当自己能够包容一切的时候,还怕什么旁人的真气堵塞自己的经脉,影响自己的修行吗?
  
      想通了那种无孔不入但却无懈可击的势之后,连真气的变化似乎也开始容易起来,仿佛就如同自然而然的一般。
  
      校长在赵立体内堵塞了差不多一年多的真气,猛然间就好像从坚冰直接变成了温润的水,和赵立的真气混在一处,水乳交融,再也不分彼此。
  
      经脉间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的轻松,被堵塞的痛苦在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澎湃的真气,恍如长江黄河一般,奔腾汹涌,却依然还是当年无名真气的那种一往无前的势头,但更多了一种席卷天下万物的气势。
  
      全身一震,好像身体也突然的变轻了几分,感觉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够腾空飞起。赵立强自压抑着心中的兴奋,默默的将真气流转了一个周天,这才缓缓的站起身来。
  
      身上好像刚刚洗过一次桑拿,浑身是汗,而且发出一种奇怪的味道,让赵立自己都无法忍受。
  
      迫不及待的将自己扔进充满温水的浴缸中,匆匆的洗了一遍身上莫名其妙多出的一些粘液,赵立换了一缸水,然后静静的躺在浴缸中,再次感受身体内的那种全面的轻松。
  
      赵立不用测试都已经知道,自己一定已经过了七级的瓶颈,进入了修行八级的层次当中。校长的真气,出乎意料的强大,但是,现在已经变成了赵立绝佳的补品,不知道省了赵立多少的时间来修行。
  
      恍惚中,经脉当中依然还有少许的真气不归自己控制。但这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赵立再也不用担心校长的真气。
  
      “赵立,你在吗?”浴室外面,克芮丝汀的声音娇媚的响起,让赵立心中一阵沸腾。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