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处理意见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处理意见


  
      原本还在他们几个的战舰背后追击的舰队,在赵立他们的战舰开始传送那些资料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回转。可能已经感觉到大势已去,就算追上去也没有什么意义。
  
      “追击的舰队已经都退回去了。”詹姆斯的声音出现在战舰内部的扬声器中,听到这声音,几乎所有隐约猜到了红色警报意义的人,都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直接回边缘星球!”说来说去,赵立还是觉得在边缘星球最安全,毕竟那里都是自己一手打拼出来的,人手也都是跟着自己的老人。以前可能决定高手不足,或者会有安全上的隐患,但现在多了这十个高手和科尔琴那,赵立已经别无所惧。
  
      在边缘星球上,如果有人突然找出自己不法的证据,而且是要命的那种,估计赵立绝对不会坐以待毙,说不定,也会步入陈永的后尘,直接宣布政权军管,然后读力。如果是按照这样猜测的话,说不定当年陈永读力的内幕,也有待商榷,或者可以回去问问班韵婵这里面的东西。
  
      推己及人,白鸟星系,人家军区司令也是经营多年,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准备。连赵立这个区区上校都能将边缘星球精英的如同铁桶一般,连上面想要塞个人进来都会被疯狂排挤,更不用说人家本来就有人事任命权的军区司令长官了。
  
      看了看那边还在检查自己身体的李梦蝶,再看看不远处安静的处理公文的克芮丝汀,赵立忽然觉得,人生要是每天都像现在这么完美,就太好了。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却马上又感觉到了一丝遗憾,随即,一张精致的面孔,一双明亮的眼睛就出现在赵立的脑海当中,班姐的形象在赵立的心中好像一点都没有变。对了,这个场景中如果加上班姐的身影,那就更加的完美无邪。
  
      人不能贪心不足,刚刚加上班姐,忽然又觉得身后忠心耿耿站着的科尔琴那很是可怜,如果不把她带在身边,好像她连去的地方都没有。以她现在的状态,不是大发狂姓四处杀人然后被人镇压,就是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凄惨的生活。赵立的心一软,关心的人当中又多了一个。
  
      一想到科尔琴那就在自己的眼前将她的父母双亲亲手送进了死神的怀抱,赵立心中的那股愤怒不可抑制的爆发出来。那个幕后的主使,决不能让他轻松的过关。如果有朝一曰的话,也一定让他跪在科尔琴那的枪口前面,给足他忏悔的时间,然后击毙。仿佛不这样不足以平息赵立的怒火。
  
      没有人追赶,赵立的小舰队可以悠闲的返回。不过,就在他悠闲的时候,整个联邦军方从最高统帅部到各个军区,没有一个地方是平静的。
  
      “啪”,巨大的手掌拍在桌面上的声音,在整个参加这次绝密会议的人耳中都清晰无比。一个愤怒的声音简直就是在咆哮:“谁给他的权力,可以战舰炮轰军事基地的大门,强行冲进去的?”
  
      卢卡斯将军坐在绝密的会议室当中,会议室中除了他自己,就只有一个巨大的屏幕墙,屏幕墙上,每一个屏幕都显示出了一个将官的面孔。这些人,最低的军衔也是中将。刚刚嘶吼的,就是其中的某个上将。这么多人,光看动作的话,根本就不知道是谁说话,好在卢卡斯将军人头熟,听声音也知道是谁。
  
      “白鸟的人不守规矩,他们已经有了确凿的证据。”卢卡斯将军自然要为自己人说话,这次赵立虽然得罪了不少人,但是却也拿到了最有价值的情报,尤其是还带回了十个九级高手,最重要的是还带回了科尔琴那。只要有机会,研究一下科尔琴那,绝对能够得到不少的一手资料。何况,自己的爱将所做的事情,他并不认为有错误,只是手段上稍显得激烈了点而已。正如赵立所说,如果只是平静的按照程序走的话,还怎么会被叫成赵疯子?
  
      “有证据不假,白鸟星的事情,这次他们无话可说。”刚刚那个拍桌子的将官依然还是余怒未消:“可是,就算有证据,就能随便的不经过任何的请示汇报就直接带人炮轰军事基地,把整个基地的人杀的鸡犬不留吗?”
  
      “这不是事情紧急吗?”卢卡斯将军还是保持着不紧不慢的语调,仿佛一个尽职的和事老一样的解释着:“层层上报,要不要白鸟的科顿上将去批准?他得到了消息,我们的人去哪里找证据?”
  
      “是,这次事情紧急,可以这样处理。”对方还是保留着一股股的火气:“那下次是不是还是可以借着事情紧急的接口,到我们其他任何人的地盘上再来一遍?”他这话一出,一群肩膀上至少三颗花的人在屏幕中都是频频点头,看来,大家都有同样的顾虑。
  
      “没有证据,他不会这么冲动的!”卢卡斯将军也只能暂时低声下气的说些好话。这么多军区司令长官的质疑,他也要考虑,只能尽量的平息他们的顾虑。
  
      “不会冲动?你不会不知道,你这个得力手下在军中的外号叫什么吧?赵疯子!”对方好像一直是在针对赵立,或者确切的说,是在针对赵立所在的这一个派系。
  
      卢卡斯将军已经注意到了,包括李立清先生在内的几个最高统帅部成员,个个都是板着脸一言不发,冷静的听着这些军区司令们在争吵。
  
      “他是怎么得到这个疯子外号的?两百人和五千人硬拼,这不叫冲动叫什么?”说话的将军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他说的这个,恰恰正好是赵立的功绩:“还有,后面那么多次,那次他不是给惹出一堆麻烦来?”
  
      “艾伯特,你到底什么意思,明白的说出来,不用这么夹枪带棒的。”卢卡斯将军不耐烦的冲着对方嚷了一句,好态度对方不接受,卢卡斯将军也不是那种只会装孙子的人:“赵疯子是打出来的名号,不是冲动出来的。”
  
      “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艾伯特将军丝毫的不客气,在屏幕中大家都可以看到他已经站起身来,冲着屏幕,整个脸因为距离靠近,放大成一个有些变形的模样:“他一个小小的上校,谁给他的权力,就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军中横行霸道?”
  
      “说的也是。”卢卡斯将军忽然平静下来,手扶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上校的确有点小了,明天我就打报告,提成少将!”
  
      “你!”艾伯特将军终于被再次激怒,在屏幕上指着卢卡斯将军,一时说不出别的话来。
  
      “我什么我?”卢卡斯将军也猛然之间爆发:“妈的,我的人立了功你嫉妒了?有本事也让你的人给你长脸啊!来我这里横挑鼻子竖挑眼,不服气的话拉你的人出来遛遛,有赵立一半的本事我他妈的把旅途星球输给你!”
  
      “你……”卢卡斯将军的暴怒让艾伯特将军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说了一个字,就被卢卡斯将军接下来的话语打断。
  
      “不服气赵疯子?妈的赵疯子哪次不是九死一生才拼到了这个外号?你的人躲在后方不用打仗,当然说的容易,不用你手下人,你自己带着两百人去拼陈永的五千人试试!”卢卡斯将军越说越火大,整个机密会议数十人,就听到他一个人在咆哮。
  
      “怕哪天赵疯子找上门?怎么?心虚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啊?”卢卡斯将军的目光扫过那一片屏幕前,那一众将军们似乎都在躲避他的目光。
  
      “你,你这是血口喷人!”艾伯特将军无话可说,只能爆出这一句来反驳。反而是其他一直看着他们争吵的将军们,都在暗自庆幸刚刚没有加入到他们之间的争吵当中去,否则的话,这会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整个最高统帅部召集的真对白鸟军区处理事宜的绝密回忆,变成了他们两个人的吵架场所。
  
      “好了!”一声威严的声音在每个人所在的房间当中响起。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所有人立刻都闭上了嘴巴,连卢卡斯将军和艾伯特这两个闹得最凶的人也都安静下来。
  
      发出这一声的,而且能够达到这样效果的,与会者当中,就只有一个人有这个可能,那就是目前联邦军队的最高统帅,王尧。就连李立清,也不见得能有这样罩得住气氛的威严。
  
      “白鸟星系现在已经被军管,他们已经开始进行战争动员!”王尧统帅只是简单的描述了一下现在白鸟星系的现状:“他们准备的很充分,这已经不是一两天或者突然之间被揭破之后就能够做到的。”
  
      这话让所有军区司令长官们都是心中一沉,战争的阴影立刻罩上了所有人的心头。刚刚和陈永的叛军签订了和平协议还不到两年,难道紧接着马上就要进行另外的一场战争吗?驻地距离白鸟星最近的几个军区司令,脸上都显出了一阵严肃的脸色。
  
      “先不说这个赵疯子用的手段是不是合法,是不是正确。但是,如果一旦被白鸟星上的人安稳的布置完毕,那么后果会是什么,相信大家也都清楚。”白鸟星系想要读力或者反叛的意图已经昭然若揭,没有什么可顾虑的:“不用多,他们只要制造上五百个九级高手,挑动战争的话,会怎么样?艾伯特!”
  
      “五百个高手,在太空战斗中无足轻重。”艾伯特将军似乎对问题的严重姓还认识的不够彻底,或者他不想把问题想象的那么严重,只是很轻描淡写的回答。
  
      “太空战中是无足轻重,那这五百个高手是用来斩首呢?”王尧统帅的话如同暮鼓晨钟,直接敲在所有人的心中。这种级别的高手,在现代战争中,从来都不是消耗品,而是用来进行特种战的最后手段,五百个九级高手,就是整个军方都没有这么多高手可以和他们抗衡,真要斩首,估计是无往而不利。
  
      王尧统帅看了看卢卡斯将军,再看了看艾伯特将军:“你们两个的话都有道理,艾伯特,如果你是赵疯子,遇上这种情况,该怎么处理?”
  
      如果没有前面统帅说的那些,艾伯特将军一定会说按照程序上报,即便是泄密也要照章办事。但是,现在突然明白了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赵立的行为可就不是对他们威慑,而是结结实实的救了他们一命了。
  
      “至少,我会汇报我的直属长官,让他通知到统帅部吧!“没有再提什么照章办事的事情,但艾伯特还是有点嘴硬的说了要通知上面。不过,只是限制要通知到统帅部。
  
      “未经请示,就这样大动干戈,说起来,也实在是有点过分。你说是不是?卢卡斯!”问过了艾伯特将军,王尧统帅直接转向了卢卡斯将军这边。
  
      “是的,他做的的确有点过分。”卢卡斯也不得不低下头,这不是艾伯特将军,这是王尧统帅,联邦军方的最高统帅,自己还算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怎么可能反驳他的意思。
  
      不过,王尧统帅的意图很明显,各打五十大板,双方都有错,谁也不偏帮。但偏偏大家都还服气的很。
  
      “等那个赵疯子回来以后,给他一个警告处分,要他对这次的鲁莽行事做出检讨,这样处理,大家没意见吧?”王尧统帅问大家,眼睛却看着艾伯特一个人。
  
      “我没意见!”艾伯特这个时候自然也知道收敛,急忙点头。
  
      “这个赵疯子,也是在太能够折腾了。”王尧统帅忽然冒出这么一句:“他自己这么疯,连他的手下都一样疯,我看,卢卡斯,让他回来以后,去休个假吧,不要在这种时候给大家添乱了。”
  
      “是,长官!”卢卡斯将军当然不会不同意,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处分和检查,外加一个休假,这样的好事,还能说什么?
  
      “你说的也有道理,上校实在是权限太低了,不过,少将就不必了,鉴于他处理方式的鲁莽,给个准将好了,回头发个申请上来,我亲自审批!”
  
      “是,长官!”卢卡斯将军非常大声的回答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