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文明冲突

第二百五十一章 文明冲突


  
      赵立融化在水中的沙粒,科尔琴那自然是看不到,但是,这样把水费尽心机的保存起来而不是直接喝掉,马上引起了科尔琴那的注意。
  
      “疗伤用的。”高手科尔琴那并没有要杀赵立的意思,赵立已经完全确定,甚至她还会想办法为赵立治疗伤势。只可惜,伤的太重,这么长时间下来,伤势更加的恶化。赵立也不隐瞒,再次抓紧时间,喝了两大口,手上辛苦做出来的一个装水的木头容器已经到了科尔琴那手中。
  
      “疗伤?”高手科尔琴那看着手上的简陋水壶,直接把嘴凑到了壶口。伸出舌头舔了舔里面的味道,随后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
  
      赵立已经感觉到了体内因为活化水导致的变化,身体内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喝的水够多,很快起了作用,只可惜不能直接吞服沙粒,否则的话能够好的更快,只是那个副作用没有办法解决。
  
      想到这个问题,赵立忍不住一眼看到了科尔琴那的魔鬼身材上。不可否认的是,俄罗斯这个民族的少女,似乎天生就有一种让其他民族羡慕的基因,美妙的身段和漂亮的面孔,能让无数人眼红。
  
      “古怪的东西。”科尔琴那终于说出了一句结论,短时间内,她估计已经从那些水中察觉到了和以前不一样的感觉,本能的感觉到这是好东西,直接将水壶挂到了自己的腰间。
  
      赵立已经灌下了足够保命的活化水,对于被高手科尔琴那霸占水壶这一点,丝毫不担心。反正她便会小女孩科尔琴那的时候,赵立有的是办法让她喂给自己喝。尽管有时候一个人格分裂的姓格挺麻烦,可是在有些时候,这样的姓格也挺好。
  
      从林中已经过了十天,赵立能清楚的记得。让赵立担心的是,高手科尔琴那恢复的时间越来越长,而小女孩科尔琴那,出现的时间却越来越短。
  
      当赵立再次看到一艘小型的飞行器出现在头顶的时候,心中那点侥幸也不得不抛在九霄云外。运气不好,那不是自己人的飞行器,否则一定是军方的样式。刚刚发出这样的感慨,就感觉到身体一痛,似乎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脑子一晕,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我们的损失太大了!”之前汉斯教授见过的神秘老人,开口说出了这番话:“边缘星球上数十年的安排,全部都毁于一旦!”
  
      “是谁允许的刺杀赵立的计划?”对面,另一个老人沉着脸,问出这个问题。
  
      “边缘星球的负责人和行动组的组长,之前的这类事情都是由行动组策划的,这次是边缘星球的人发现了问题,才通知进行灭口计划的。”从神秘老人汇报的状况来看,对面那个西方面孔的老人,地位比他还要高。
  
      “该死!”听取汇报的老者,张口就是低声的一句:“这种行动,为什么不报告就擅自做主?”
  
      “以前类似的行动,都是这样办理的。”神秘老人也不由得要为手下争辩一句:“现在追究谁的责任,已经有点太迟,问题是,我们边缘星球的所有努力,已经都付之一炬了。”
  
      “其他地方的基地,全部都收缩,不许再有什么明目张胆的活动!”听取汇报的老者,飞快的做出了部署:“安静的蛰伏一段时期,不要引起任何人注意,我会在公众面前适度的淡化这件事情的影响。”说完,微微一笑:“这还是要感谢那些家伙,要不是他们封锁了消息,怎么会让我们这么顺利的转移。”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神秘老人低着头,思考了很长的时间:“你也知道,这不是简单的白老鼠实验,而是用活生生的人来进行的。”
  
      “那有怎么样?”发号施令的老者脸色一振:“难道你已经忘记了我们这样做的初衷?”
  
      “怎么可能?”神秘老人直接一个否定的反问:“就算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往届这些。”
  
      “我知道!你不用担心!”上位者仿佛是反过来安慰神秘老人:“我知道你担心科尔琴那,毕竟那是你的女儿。不过你放心,我们的人已经找到了科尔琴那,很快会带她回来!”
  
      “真的?”多少消息也赶不上这样的一句,神秘老人登时脸上露出了喜色。
  
      “当然是真的。”对面的老者再次重重的点头:“正在带她们穿过边缘星球的封锁线,你放心吧!”说着,拍了拍对面的神秘老人:“为了我们的理想,你甚至连自己仅剩下的唯一的女儿也都送去做实验,一旦成功,主会记住我们为之努力付出的一切,你必将成为我主的荣耀!”
  
      “你又何尝不是!”神秘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看着对面的老人,目光中充满了理解。
  
      “为了能够恢复我主的荣耀,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老人握着拳头,坚定的说了一句。紧紧握着的拳头,已经说明了一切。
  
      “可我还是觉得,我们这样做,实在是有点不妥当!”看着对面已经牺牲了自己的孩子的老人,神秘老人还是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主教导我们,要仁慈,宽恕,却没有要我们做这样的事情。”
  
      “也没有说不让做,对吗?”对面的老人眼中光芒一闪:“当年的十字军东征,不一样是为了宣扬我主的荣耀,尽管后世有人对此说三道四,但是,东征的确将我主的荣耀传遍了四方,不是吗?”
  
      “那不一样,哥顿!”神秘老人终于叫出了对面老人的名字:“那不一样!那个时候,人们并不像现在这样,大家都了解很多的常识,我主的荣耀在那个时候是威信最大的,但是,现在的人并不太热衷信奉我主。”
  
      “都是那些该死的东方猴子!”名为哥顿的老人,脸上也狰狞扭曲了起来:“从十九世纪以来,无论是从政治,经济,军事,科技,所有的这些方面,都是西方的文明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不管是美国还是英国,都曾经站立在世界的顶端。所有的人类,都以加入西方的文明世界为荣。可是,你看看后来都发生了什么?”
  
      “该死的东方猴子,居然只是凭着一点点身体的修行的方法,就让整个人类世界变成了他们的天下,文化,宗教,都不得不向着东方人的价值观念靠拢。”哥顿已经激动了起来:“这是对我主的最大的挑衅,整个人类,都找不出十亿我主的的忠实信徒,这一切,都是那些该死的东方猴子们搞出来的!”
  
      “他们毕竟在更早的时候,就曾经有过强大的唐帝国。”神秘老人经历自己女儿的事情,好像思想上也有了一些转变,变得不那么极端。
  
      “安德烈,你疯了吗?怎么会说这种话?”哥顿看着对面的老朋友,好像突然之间看不懂这个熟悉的人。
  
      “我只是觉得,我们在做的,是我主才应该做的,我们不应该触碰这个领域。”安德烈摇着头:“主教育我们要仁慈,可是,我们至少,你知道的,四十多万人,不是一个小数字!”
  
      “只要能恢复我主的荣光,就是牺牲再多,也在所不惜!”哥顿的目光更加的坚决,看着安德烈的目光也更加的离奇。
  
      “可他们不像我们,我们是自愿的,他们不是。”安德烈好像已经真的改变了很多,以前的他,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是说科尔琴那吗?”哥顿似乎理解自己的老朋友为什么变成这样,语气也缓和了下来:“你放心,她一定会没事的。”
  
      “不仅仅是科尔琴那,还有那些人。”安德烈摇摇头:“两个星际垦荒远征队的人,整整四十万人,哥顿,他们绝不是自愿的。”
  
      “他们都是叛徒,背弃了我主的荣光,只为了一点点的诱惑,就透进了东方人怀抱的叛徒!”哥顿的目光再次锋锐,语气也更加的严厉起来:“他们都是犹大,能够加入这个计划,那是他们最后能为我主所作的事情,他们就算在临死前都应该感到荣幸才对。”
  
      “可是,主的荣光,不应该是在那样的惨剧上建立!”安德烈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就算是撒旦,也没有把人变成那个样子!我们不像是在传播主的荣光,更像是在败坏主的声誉。”
  
      “万能仁慈的主,也会有炽天使甘愿为他在沾满了鲜血之后堕入地狱。”哥顿一字一顿的面对着自己的老朋友安德烈:“所有背弃主的人,都应该遭到惩罚!而你我,就是主的炽天使。”一边说,哥顿一边指了指他们两个。
  
      “可那里面还有很多东方人,他们原本就不是主的信徒。”安德烈仿佛突然的醒悟过来,很多以前一直以为十分自然的事情,到现在却猛然间都改变了想法。
  
      “异教徒就应该被消灭!”哥顿此刻看着安德烈的目光,已经充满了遗憾:“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
  
      “现在不是中世纪,我们也不是十字军的骑士!”安德烈摇摇头:“我们不应该这样。”
  
      “对,现在不是中世纪。”哥顿点点头:“但是,我们却依然还是主的骑士。”
  
      “唉!”安德烈知道自己无法说动哥顿,大家都十分熟悉彼此的姓格,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
  
      “你累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哥顿换了个口气,十分缓和:“当你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你的科尔琴那。”
  
      “但愿吧!”安德烈点点头,站起身,离开了房间。哥顿一直看着安德烈的背影消失,才坐在原地,目光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良久,桌上的通讯器响起,哥顿才站起身,过去接起。听完对方说的话,哥顿只是重复了一句:“我知道了!”就挂断了通讯。
  
      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哥顿打开了通讯器,开始联络。不一会,汉斯教授的面孔就出现在屏幕上。
  
      “教授,时差倒的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吧!”一连串的问候语,从哥顿的口中传出,脸上的表情和口中的语气,就仿佛异常热心的在关心客人。
  
      “还好。”汉斯教授不知道在忙什么,回答的有点心不在焉:“什么事情?我很忙。”
  
      “科尔琴那的不稳定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哥顿也不在意汉斯教授的语气,毕竟有了汉斯教授,他们以前一直在做的事情才有了突破姓的进展。
  
      “你们之前为了保证成功率做的那些催眠,起了反效果。”汉斯教授一点都不给哥顿面子,直接指出了他们之前的错误:“现在导致她出现了两个人格,而且不定时的会发作,没有办法,现在已经是最好的情况。”
  
      “没有办法解决吗?”哥顿皱着眉头:“她可是我们第一个成功的制造出来的九级高手,如果只是目前的状况,根本没有办法进行下一步计划。”
  
      “我不是心理专家,不知道该怎样处理这样的事情。”汉斯教授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事实上你比我那么多的专家都管用。”哥顿绝不会吝啬对于汉斯教授的溢美之意:“有没有办法让其中一个姓格消失?”
  
      “有!”汉斯教授点点头:“如果只是让一个消失的话,相对简单一点。只是,你希望哪个消失?”
  
      “当然是弱的那个。”哥顿想都不想的回答。
  
      “多次催眠导致目前来说催眠疗法对她根本不管用。那么,唯一可用的办法,就是强刺激。”汉斯教授也不和哥顿卖关子:“强烈的刺激对那个弱的姓格会有很大的杀伤力,可以让她的那个姓格,或者说那个灵魂,在她的体内死亡。”
  
      “强刺激?”哥顿皱了皱眉头:“什么样的事情算是强刺激?电击?”
  
      “你不怕电击到一半她的另一个姓格醒来?”汉斯教授笑了笑:“最好是情绪上的,而不是生理上的。”
  
      “情绪上的刺激?”哥顿突然冒出了一个点子:“那么,你觉得,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算不算是情绪上的强刺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