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二百三十章 疯狂决定

第二百三十章 疯狂决定


  
      李修远下意识的接住了警拐。在新兵训练的时候,李修远同样是属于监狱管理方向,警拐是必修科目。只不过,一拿到手,李修远就觉得不对。
  
      在天才学校这么多年,李修远主修的是功法的修炼,而不是战斗技巧。就算是有战斗技巧的修行课程,李修远也修的不是警拐,可以说,警拐的使用早已被他荒废许久,这时候要和赵立比这个,这不是班门弄斧吗?
  
      可是,已经接到了警拐,也由不得李修远不比。李修远默默的想了想以前的训练,抄起了警拐。
  
      赵立就等着他这个举动,瞬间,挥着警拐的赵立已经冲了过来。一连串的打击,直接将李修远笼罩在其中。
  
      李修远笨拙的左右格挡了几下,就无法挡住赵立那如同幽灵一般的警拐,身上重重的挨了一下。还好,赵立并没有下大力,挨在身上,不怎么疼痛,只是,这种感觉却实在不好受。
  
      和赵立在战场上又一次磨练过的身手相比,李修远的技巧实在是无法相提并论。几个照面,身体就被赵立频频击中,最后,一个标准的警拐锁肘,然后赵立又是一个肩靠,李修远的身体,第四次飞了出去。
  
      “不用比了。”赵立将手中的警拐扔给了李梦蝶,向前几步,将李修远拉了起来。李修远也不知道为什么,呆呆的被赵立拉起来,似乎还无法接受赵立一个七级高手能击败他的事实。
  
      连续四次都被赵立用同样的肩靠制服,而且还是那种破绽百出的招数,这已经让李修远这个天才学校的优秀学员信心尽失,对自己,已经产生了严重的怀疑。是不是和赵立的差距,已经大到了赵立只要随手几招,就会制服自己的地步?
  
      “你先被我几句话,乱了心神,心不在焉。然后又因为和我对拼力量抖个旗鼓相当,信心遭到巨大打击,最后又贸然接受了我的提议,用你不熟悉的兵器进行格斗。”赵立几句话指出了李修远现在的问题:“你没有经历过真正的战斗,也不懂心理战在战斗中的作用,从前到后,你都被我牵着鼻子走,我想,这次,你的心魔解不开了!”
  
      本来有些心灰意懒的李修远,听到赵立的这话,猛地目光中又亮起了光芒。赵立这么说,是不是指自己并不是输在实力上,而是输在这些盘外招里?抬起头看了赵立几眼,李修远忽的站直了身躯。只要不是自己的实力有问题,就永远有奋斗的本钱。
  
      “这次我输了,但我不会就此作罢,下次见面的时候,我们再较量一场!”李修远已经打定主意,回去一定要把这些东西好好的研究一番,怎么也不能又一次输在实力之外。说完冲着赵立敬了个礼,直接转身离开,再没多说一句。
  
      “好自为之!”赵立冲着李修远的背影喊了一句,随后就被周围的一群饿狼们包围了起来。
  
      “真的好了?”
  
      “到底怎么做到的?”
  
      “让我试试!”
  
      ……
  
      众人七嘴八舌七手八脚,就差将赵立抓起来研究了。李梦蝶在外圈微微的笑着,好像早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局面。克芮丝汀也同样的站在旁边,嘴里叫嚣着:“活该,谁让他不告诉我们!”
  
      一通的忙乱,众人似乎终于确定,赵立已经找到了解决校长真气麻烦的方法。虽然还没有彻底的解决这个麻烦,但现在看来,赵立要完全的摆脱校长的真气,也就真的只是时间问题了。
  
      这个发现,让这些高手们一个个心痒难耐,纷纷追问到底赵立用了什么样的方法。赵立倒是也不藏私,直接将自己找到的方法倾囊相告。众人听过之后,一个个若有所思,连克芮丝汀都不例外,似乎已经发现一种更加有效的修行方式。
  
      不管怎么说,赵立能够解决这个麻烦,恢复以前的武功,这是值得所有人庆贺的一件事情。当然,赵立的敌人除外。整个基地,仿佛都陷入了欢腾之中,彻夜狂欢。
  
      当天,卢卡斯将军也接到了消息,对赵立的恢复,似乎比赵立还要开心,哈哈大笑着,让赵立尽快的多休养,一大堆事情,还等着回复之后的赵立要去做。这个时候,卢卡斯将军也不怕将赵立累垮,反而用这种方式表明,要赵立承担更多的机密事务,依然还是彻底的相信着赵立。
  
      不知道天才学校的校长,听到李修远给他转述赵立已经恢复的事实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觉。相信一定很精彩,可惜,不再校长身边,无法看到他的表情。
  
      第二天,宋距明就回到了基地,和他一起回来的,是出去执行秘密任务的几个队员。赵立直接将他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中,迫不及待的追问他最近的发现。
  
      “调查局的内歼,经过我们彻底的排查和安排事情的测试,已经可以确定的有四个。”宋距明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报告最开始赵立要他做的事情。
  
      “人已经确定了?”赵立也十分的感兴趣,甚至有些痛恨这些人,泄露他的行踪差点让他在猝不及防的条件下被人刺杀。
  
      “是的!”宋距明还是不习惯叫赵立长官,根本不称呼他:“一个是为政斧某个大员传递消息,还有一个是给叛军发消息,另外的两个,一个专门出卖黑市情报,另一个和某几个财阀有关。”
  
      “人都控制起来没有?”赵立很意外,原以为只有一个,现在却有四个,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个人通知的杀手。
  
      “没有,他们还在各自的岗位上。”宋距明摇摇头。
  
      “为什么?”赵立更加的奇怪,找到了内歼,不抓起来,难道还要放任他们泄露调查处的情报?
  
      “留着他们有用处。”宋距明耐着姓子给赵立解释,赵立的想法还停留在特种作战和战场指挥上面,对于谍报这种层面上的事情,并不是很熟悉:“有时候可以用他们传递一些我们想让对手知道的情报,或者迷惑对手的情报,用的好,比我们自己人都管用。至于他们,小心点就是,重要的事情不要泄露,基本上就可以了,不用特意的控制起来,反而会打草惊蛇。”
  
      “嗯!”赵立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是,却理解了宋距明的意思。的确如同他所说,如果这些人用的好,绝对能发挥比自己人更好的作用,至少,敌人会很相信他们:“那密切注意吧,一有异动,马上逮捕!”
  
      这个事情,算是告一段落,赵立也知道了哪几个人。不过,这些对赵立来说已经不怎么重要,那些人,主要还是在军事情报部的总部办公地点,根本就不在这里,在不可能泄露有关赵立的情报。
  
      “那件事呢?”赵立让宋距明调查的,还有劫狱的事情,上次克芮丝汀就说宋距明有一些新情况要报告,赵立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了。
  
      “有很大的进展。”宋距明看了看赵立,神色间似乎多了一些东西:“不过……”
  
      “不过什么?”宋距明的迟疑,让赵立很是不耐烦,这可不像是他在监狱当中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表现。
  
      “没什么,你先看看吧!”宋距明笑了笑,伸手送上一个存储器,赵立一把抢过手中,直接插到了桌上的计算机接口当中。
  
      资料很多,不是几句话几个人能够说清楚的。赵立仔细的翻看着,脸上也慢慢的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克芮丝汀,通知康洪元过来一下,马上!”只看了很少的一部分,赵立就按下了和秘书通话的按钮,让克芮丝汀把康洪元叫过来。这里面的大部分人和事,都和康洪元有关,有他这个当事人在场,凭他老谋深算的底子,也一定能够给赵立一些参考。
  
      等康洪元过来的过程中,赵立还是一言不发的看着资料。宋距明也不着急,悠哉游哉的靠在沙发上,慢慢的享受着克芮丝汀送上来的边缘星球新发现的特产的新茶,也不出声打扰赵立,就这么悄悄的等着。
  
      康洪元过来的很快,几乎是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赶了过来。等他到达赵立办公室的时候,赵立也差不多看完了这些资料。
  
      “老康,你看看这些。”赵立没有对康洪元保密,而是让他先看那些资料,同样,自己和宋距明坐到了沙发上,慢慢享受新茶,眼睛闭着,似乎在决定着些什么。
  
      让赵立惊讶的是,他几乎花了差不多快要两个小时才看完的东西,而且还是粗略的浏览,详细的内容都没有怎么仔细看,在康洪元快速的翻动之下,不到十几分钟,就到了末尾。
  
      “看这么快?”不光是赵立,就连宋距明都被吓了一跳。这些东西,他整整花费了一年的时间,用尽了各种手段,很多还是靠着调查处的名义,这才能够掩护了一些非法的搜集证据的行为。赵立粗略的看都花了两个小时,康洪元只用十几分钟?
  
      “很多东西,都在意料之中,并不难理解。”康洪元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手指在脑袋上迅速的转了一下,示意自己早就想到过其中的一些关键:“而且,我又不需要看确切的证据,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只要知道是谁就行。”
  
      康洪元的话,的确有些道理,赵立也不在这个上面浪费时间。宋距明调查出来的东西,和班韵婵给他的有交集,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伙人,就是试图劫狱救出康洪元的那批。
  
      突破口,还是那个打伤赵立的家伙。宋距明同样是根据修行的武功和当时的战舰航行记录入手。以前是到了某个地步,牵涉到一些军区的大人物的时候,官面上的调查就已经进行不下去。但这次宋距明可不在乎这些,正面走不通,那就绕侧面,甚至动用了不少的非法手段,终于找到了一些端倪,然后深入的调查下去,才会有现在的这份报告出来。
  
      “你怎么看?”赵立转向康洪元,等待他给出意见。
  
      “和我猜想的差不多,只是没有想到,牵涉了这么多人。”康洪元苦笑着摇摇头:“看来我还是得罪了不少人啊!”
  
      康洪元的这副表情,让赵立很是意外。不过,赵立忽的想到另一个问题:“老康,你是政斧的人,不是军队的人,怎么会在军方的监狱服刑?”
  
      “知道班韵婵和汉斯为什么会被抓进来吗?”康洪元头也不抬的问了赵立一句。
  
      “知道,进行违禁的震慑姓武器设计图纸的交易。”赵立还是听上次班韵婵说的,以前一直以为是她搞垮汇丰银行的原因。
  
      “那个研究所,是在我的名下的。”康洪元再次苦笑:“开玩笑,我甚至不知道那武器到底是什么,那些家伙秘密研究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通知过我。军方突然袭击,发现了其中很隐秘的一些研究,我就被稀里糊涂的抓了进来。”
  
      这倒是很让赵立吃惊的一个理由,但在吃惊之余,赵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康洪元和班韵婵以及汉斯教授是同时进入监狱的。
  
      “军方,政斧,这里面的人可不少,你打算怎么处理?”康洪元突然问了赵立一句。
  
      “你的意见呢?”赵立反问了一句,这本来就是他叫康洪元过来的理由。
  
      “都要动的话,牵涉太广。”康洪元摇摇头:“得罪这么一批人,得不偿失!或者,可以用这些证据,私下里和他们达成协议,控制他们,肯定比得罪人要好,而且,我们得到的利益也会相当的可观。”康洪元不愧是政治家出身,任何事情,出发点先从利益上出发,即便这些人是要祸害自己的敌人,也是如此。
  
      宋距明闭着眼睛,一言不发,如何处理,和他没有关系。他只是享受这种不受限制的调查过程。
  
      “你的意思呢?”说完那些,康洪元再次询问了赵立一句。
  
      “我?”赵立笑了笑:“我想把他们一网打尽!差点让我在阎王殿走个来回,我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
  
      “你疯了?”即便是冷静如康洪元,也不由得惊呼出声:“你知道这会带来多大的军界政界的震动吗?你知道会得罪多少人吗?你知道这会有多危险吗?”
  
      “我知道!”赵立忽的笑了笑:“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什么动作,说不定,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我。有件事情提醒他们一下也好。”赵立头靠在沙发的背上,目光直直的看着天花板,盯了有一会,才又接着开口:“至于你问我是不是疯了,恩,我记得,他们都叫我赵疯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