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较量之前

第二百二十八章 较量之前


  
      李修远已经在这个基地呆了三天,当他刚来的时候,以为这里有两个天才学校的师姐,见到赵立并不是什么难事。不过,当他知道赵立在闭关的时候,却也不能不耐着姓子等下去。
  
      赵立现在的身份,已经和当年在新兵训练营的时候完全的不同。新兵训练一结束,李修远就被选进了天才学校。原以为,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天才学校的超高起点,自己毕业的时候,至少也是个少校,绝对能让赵立在自己面前敬礼。
  
      但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赵立在他这段天才学校修行的曰子当中,居然水涨船高,变成了中校。更加让他无法容忍的是,如果赵立只是一个虚衔的文职中校也就罢了,可偏偏赵立却是一个手握重兵的军方实力派将领,而且还是战争期间一级红星勋章的获得者。这比起李修远自己那个毕业之后马上授衔的少校,不知道强出多少。
  
      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己就是这个道,而赵立就是这个魔?不能不说,李修远在天才学校里,不敢说有史以来最勤奋,但也绝对是本期学员当中最勤奋的一个。每每想起赵立一个四级的新兵,居然将包括自己在内两个六级和十几个五级的战友放倒的情形,李修远就是一阵的咬牙切齿。
  
      这段在李修远看来羞辱到了极点的经历,也成了他在天才学校疯狂努力的动力。教官们在满意他的勤奋和修行进度的同时,却也对他这样的拼命十分的不解。
  
      毕业的时候,李修远终于有机会受到了校长的单独接见。校长给他体验的那种高出自己不知道多少个层次的力量,让李修远迅速的成了校长的铁杆仰慕者。但是,校长却也给他指出,因为他的执念,以后的修行,恐怕很是需要一番功夫。
  
      李修远的执念,就是赵立,即便在天才学校毕业的时候,他也无法忘记当年赵立给他带来的“羞辱”,更加不用说,还是在天才学校派去考察的人面前进行的羞辱,不把这个场子找回来,李修远的心将不会有任何的安宁。
  
      当他向校长说出自己的愿望的时候,校长却有些很是高深莫测的回答了他一句:“也许你会很失望。”至今李修远不知道为什么校长会这么说,难道校长已经断定自己不是赵立的对手?
  
      耐着姓子,李修远进行了毕业之后第一年的任务考核,成功的完成了任务之后,这才再次找到校长,希望他能够指点自己。校长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将赵立现在的身份告诉了李修远,随后李修远就出现在了边缘星球的军营当中。
  
      赵立越是成功,李修远幻想着击败赵立的心情就越发的迫切。不过,经历这么多年天才学校训练的他,也明白自己只不过是为了解开自己的执念,当年的那点小小龃龉,并不值得和赵立生死相搏。
  
      七级的赵立,绝不可能是李修远的对手。要知道,天才学校学员们毕业的最低标准,是打破七级瓶颈,跨入八级高手的行列,整整差出一个等级,这绝不是在四级五级的时候靠着一点小小的技巧就能够弥补的。李修远甚至已经想好了,自己在获胜的时候,该如何恰当的收手,然后诚恳的感谢赵立,给了他这么多年来不停奋斗的动力,然后大家哈哈一笑,恩仇尽抿,依然还可以做很好的朋友。
  
      这样的场景,不知道在李修远的脑海中幻想过多少回。每次想到这些,李修远就会忍不住督促自己再次的开始努力修行,这次也不例外。
  
      这已经是第四天的早上,当李修远按照学校学员的标准,将自己的军容军纪整理好的时候,就听到了敲门声。
  
      “师姐!”李修远一眼认出了这个美艳的师姐。说实话,到了李修远这个境界,克芮丝汀对他的吸引力也有限,不过,李修远还是十分羡慕赵立的艳福,每天有这么个尤物在自己身边晃悠,但却只能看到不能吃到,不知道赵立应该怎么度过那种难捱的时光。
  
      “处长说要见你。”克芮丝汀对这个师弟,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当年在选拔的时候,赵立击倒李修远的那一幕,克芮丝汀可是亲眼所见的,至少当时的表现,李修远并没有在克芮丝汀这里留下什么好的印象。
  
      处长这个称呼,再次让李修远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状态之中。中校也就罢了,带兵也算是他厉害,但居然年纪轻轻,还坐上了这个军中传言至少应该是少将才能够坐的位子,这已经不是用好运来简单的形容了。李修远自问自己就算是用和赵立同样的时间在军中打拼,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坐到如此的高位。
  
      “师姐,什么事情?”跟着克芮丝汀,从自己休息的房间中出来,一直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克芮丝汀突然的停下了脚步。李修远正在想着赵立的事情,猝不及防,差点就撞在克芮丝汀的后背上。
  
      “师弟。”克芮丝汀看着这张同样年轻的面孔,忍不住感慨。当年李修远和赵立结怨的理由,克芮丝汀一清二楚,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这个师弟。但是,现在赵立的情况,却是决不允许动手的,克芮丝汀咬了咬嘴唇,终于把自己的话说了出来:“我希望你见到处长的时候,可以多叙叙旧,但最好不要提较量的事情。”
  
      说了这么一句,克芮丝汀可能觉得还不够表达自己的坚决意念,又补充了一句:“我的意思是,你这次只是过来叙旧,没有其他的目的!”
  
      “为什么?师姐?”对于这一点,李修远十分的不理解。按道理,克芮丝汀也是天才学校的一员,大家都在军中服役,自然应该知道传统军方对天才学校学员们的态度。这种情况下,理应所有的天才学校学员都抱成团一致对外的,克芮丝汀师姐怎么会提出这样过分的理由?
  
      “如果校长没有告诉你的话,你就不要多问。”克芮丝汀用校长的名义,回答了这个问题。尽管李修远依然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不敢再问这方面的内容。
  
      “这是校长的意思吗?”不敢问原因,但这次李修远却是从校长口中知道赵立下落的,要是有什么避讳,当时校长就应该告诉他。或者是在他离开之后校长才通知了克芮丝汀,但不管怎么说,也要问清楚才对。
  
      “不是,这是我的私人请求。”克芮丝汀也没有一直拉着校长幌子的胆量,对李修远的问题,也是如实回答。
  
      “对不起,师姐,这是我和赵立的事情。”想了好一会,李修远还是摇头拒绝了克芮丝汀:“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六年,我不希望继续等下去了。”
  
      克芮丝汀看着李修远认真的面孔,不再说什么,只是摇摇头:“你会失望的。”说着,转过身继续带着李修远向赵立的办公室走去。
  
      “为什么?为什么校长和师姐都这么说?难道现在赵立的修行已经到了一个十分恐怖的地步?”李修远百思不得其解,一个入门测试功法只有四级的普通人,还在军武中处理各种杂事的人,难道比他这个在天才学校心无旁骛的修行的这么多年的修行天才还要强吗?
  
      带着这个问题,李修远来到了赵立的办公室当中。一路上,李修远看到了不少人,一个个都不怎么年轻,但是即便以李修远现在的修行,感受到那些人不经意散发出来的力量时,依然还是觉得心有余悸。这么多强悍的人,都集中在这里,很明显,这是赵立的属下。可是,赵立凭什么,就有这么强的战士们跟随他呢?
  
      “长官好!”尽管李修远心中有一万分的不乐意,但是,见到赵立的时候,还是不得不依照军中的礼节,向赵立敬礼。天才学校也好,军队当中也罢,对这种军纪的要求,都是十分严格的。赵立的军衔比李修远高,那么李修远就必须要敬礼。
  
      “坐!”赵立同样十分标准的回礼,脸上露出了笑容。新兵训练营一起出来的那些家伙们,后来一个都没有见过,不知道都分到了那些部队,李修远还是第一个专程来看他的人,不管以前有什么小摩擦,这个时候,赵立怎么也不会放在心上。毕竟说来说去,赵立是胜利者。
  
      克芮丝汀十分尽责的给赵立和李修远送上了茶水,然后坐到了外间的秘书室。办公室当中,就只剩下赵立和李修远两个人。
  
      战友之间,如果抛开来那些十分久远的小摩擦不说,还是有很多的共同话题的。李修远不是笨人,克芮丝汀那样叮嘱过他,他要是还不了解其中一定有他不知道的原因,那他也就不配进入天才学校。
  
      两人聊的最多的,还是在新兵训练的时候那些事情,哪个战友干了什么蠢事,或者说了什么笑话,感慨加回忆,让人不由得会感叹,是不是自己已经变老,开始怀念很久以前的那种年少轻狂了?
  
      “你这次过来,还打算和我较量一次?”说的差不多,赵立忽的主动开了口。李修远正在琢磨是不是应该听从克芮丝汀的话改变主意,不谈这些,赵立却主动的提了出来,免了李修远的内心挣扎。
  
      “校长说,我心中有执念,也就是心魔,如果不排遣解决的话,修行估计不会有什么太大的进步。”李修远倒是也不隐瞒,很痛快的将自己的理由说了出来。
  
      “你的心魔就是我?”赵立看着这个昔曰的战友,很是有点不理解,似乎当时并不是什么大事,也不值得记这么长的时间吧?
  
      “是!”李修远再次的点头承认。既然赵立已经说破了这个话题,其他的话似乎也显得多余,反正要较量,痛痛快快的承认,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办法面对,还谈什么驱除心魔。
  
      “你们的校长,会亲自的指点每个学员吗?”赵立忽然问了一句不相干的话题。
  
      “不会!”想都不想,李修远就摇头否认,同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得色:“校长只对每期最优秀的学员指点一两天。”说话的同时,胸脯挺的笔直,仿佛这是天大的荣耀。
  
      “是他指点你,来这里找我的吗?”赵立又问了一句,接连不断的问题,已经让李修远有些烦躁,较量就较量,问这么多干什么?
  
      “是的,他告诉了我你的落脚的地点。”尽管不高兴,但李修远还是回答了赵立的问题,同时心中升起了一丝警觉,莫非赵立是用这种方法扰乱自己的心神,从而为接下来的较量造势吗?这应该算是心理战的一种,如果自己因为这个而心浮气躁,说不定正中赵立的下怀,自己在这种状态下,也无法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力量。
  
      尽管已经想过许多遍可以击败赵立,但李修远依然还是从没有大意过。赵立当年四级的时候,就可以击倒比他高两级的自己,这次已经确定赵立是七级,想要获胜,还必须要严阵以待才是正理。
  
      想明白这一点,李修远的那意思烦躁也飞快的被他自己抛到了九霄云外,情绪也恢复了正常,面对赵立,一片平静的笑容。赵立果然是带兵的人,随便的一次较量,也会加入兵法的技巧,随时随地造成对自己有利的态势,这个优点,李修远一定要学习。
  
      “那校长指点你来的时候,有没有对你说过,我已经被他废了全身的修为?”突地,赵立看着李修远笑了笑,问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问题。
  
      “没有!”下意识的如实回答了赵立的问题,猛然间,李修远突然明白了赵立说的是什么。
  
      “你说什么?”李修远猛地站起身来,身下的椅子被他站起来的动作一把带翻,指着赵立突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怪不得校长也好,克芮丝汀也好,都说自己会失望,原来居然真相是这样!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