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二百一十章 检验规则

第二百一十章 检验规则


  
      “你出的价格太低了!”赵立连起身的基本礼貌都没有,直接回绝了中年人的建议。怀中的克芮丝汀,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还恰如其分的扭了几下,表达自己被开价的不满。
  
      “哦?”中年人倒不觉的自己被拒绝有什么可意外的,对方只是说价格低,而不是说没得谈。只要有的谈就好,看到克芮丝汀刚刚在赵立怀中扭的那几下,中年人只觉得喉咙之间一阵火热,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好说,好说,你觉得,多少合适,你开价!”
  
      这个时候可不能在美女面前跌份丢面子,就冲着刚刚克芮丝汀只是扭动了一下就让自己欲火中烧,这个美女也值得让自己花一个大价钱了。
  
      “我开?”赵立看着对方,心中一阵摇头。还真有人敢在克芮丝汀面前找死,以前还对克芮丝汀专修魅惑这一门比较有些反感和不解,不过,现在看来,如果克芮丝汀愿意放下身段转作情报工作,估计会无往而不利。
  
      “你随便开!”中年人被克芮丝汀有些惊喜加佩服的目光一扫,胸膛登时又挺直了几分。克芮丝汀的那一道目光,似乎比说了千百句的恭维话都管用,身体内仿佛多了一股热流,让自己雄纠纠气昂昂起来,恨不能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能给她如何如何。
  
      “几天?”赵立仿佛是在真的和他谈交易,问的很清楚。
  
      “几天?五……不,十天!”中年人琢磨了半天,本来打算说个五,但不巧又看到了克芮丝汀迷离的目光,刚说出口的半个字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飞快的改口成了十天。
  
      “十天,那就马虎点,来个十亿吧!”赵立一张嘴就是狮子大开口,报出来的数字,让对面正沉浸在意银幻想中的中年人差点栽一个跟头。
  
      “你!”赵立报出这个价格,对方马上明白赵立并不是真心实意的要和他做交易,而是耍他了。正要发怒,对面赵立的一句话,却让他马上又冷静了下来。
  
      “你到底是不是生意人啊?我漫天要价,你着地还钱,这个道理都不懂?”似乎很好心的,赵立还提醒了对方一句。
  
      随着赵立这个话一出口,自己身上的某处,已经被某只纤纤玉手狠狠的扭了一下。赵立却佯装不知,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自得的坐着。
  
      “一千万!”中年人终于咬了咬牙,看着对面的克芮丝汀曼妙的身段和脸上那始终带着的让人无法自拔的微笑,中年人只觉得,这一千万,也不是太冤。
  
      “这么着吧!”赵立依然左拥右抱,一点都没有起身的愿望:“你来我往太麻烦,大家各让一步,折中一下,五亿五百万,我再让个利,五百万抹去,凑个整数,五亿,怎么样?”一副生意人的口吻,仿佛为对方让了多大的利一样。
  
      现在中年人已经完全可以确定,赵立是在玩他了。盯着赵立戴着墨镜的面孔看了半天,又有点依依不舍的看了看赵立怀中的克芮丝汀,冷哼一声:“小子,我们还有见面的时候,希望你到时候还有这么嚣张。”转身飞快的离开。
  
      “你干吗要卖掉我?”“你干吗不卖掉她?”两个声音同时出现在赵立的两个耳朵中,让赵立应接不暇。
  
      “我只是想看看,这里到底有没有那个家伙说的那么安全。”赵立笑嘻嘻的来了一句,看着中年人离去的背影:“说不定,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的事情。”
  
      中年人敢丢下那句话,一定是有所依仗。一旦这里所谓的安全成了一句笑话,那么赵立和康洪元苦心打造的自由贸易港就会成为一个空中楼阁。不管是谁,都不愿意出现这个状况。
  
      只是很简单的一个小事,在这里,似乎很多东西都可以标价的。至少,赵立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男的和另一个女的搭讪了一会,就双双离开。或者,那个中年人也是这么以为的,以为只要有钱就能买到一切,包括女人在内。
  
      赵立很想知道,那个人说还会再见面,不知道是哪种形式的再见。他就在这里慢慢的等着。有时候,不暴露身份,似乎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怪不得那些影视作品当中,上位者微服私访的镜头那么让人期待。
  
      坐在这里,怀中两个玉人,感觉也不错。赵立在一瞬间,甚至有点迷醉其中,只想就这么抱着两个人永远这样下去。但很快,心中的一股野心就窜了出来,似乎现在还不是那种享受的时候。
  
      “你们猜,那个家伙会怎么对付我?”赵立轻声的问了一句。不用太大声,两女都距离这么近,武功这么好,没理由听不到。
  
      “也许会找人杀了我们。”李梦蝶是那种直来直去的姓格,所以猜测也是如此。
  
      “不不不,最多只会杀了我。”赵立摇摇头:“他才不会去动你们两个,他绝对舍不得。”
  
      “我觉得他不一定敢在金五星动手。”克芮丝汀想法比较多:“说不定他会找人跟踪我们,然后等我们出城之后,遇到个偏僻的地方再动手。”感觉腰上的赵立的手臂紧了一下,克芮丝汀偷偷的笑了笑:“我看,在金五星城市里,真的能做到刚刚那个服务生说的那么安全。”
  
      “有道理,想玩点什么?”赵立除了考察安全情况之外,还想看看别的。例如,这里的赌场会不会出千等。这可是事关这里整体发展的东西,就如同很多东西一样,信誉这个东西,要建立起来很难,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很大的心力。但是,要是破坏起来,却容易的很,只要一件小事,就能做到。
  
      出来的时候,詹姆斯直接扔给赵立一叠钞票,全部都在克芮丝汀那里。对这里的一切,赵立和李梦蝶还显得很是陌生,需要靠克芮丝汀这个见多识广的人来提点。而且,既然要等着看那个中年人的安排,怎么也要给人家机会和时间去布置,进赌场玩玩,也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赌场几乎占据了巨大的酒店下面好几层的空间,各种赌法应有尽有。赵立和李梦蝶,这会是被克芮丝汀拉着,一个一个的将那些玩法玩遍。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到了真正的赌区,反倒是看着赵立和两个美女的人少了很多,好像他们手上那点几百上千的筹码,比起两个大美女都要可爱,很让人无法理解的现象。
  
      一路上看过来,花费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赵立彻底开了眼界。赌博,还有这么多的花样和那么复杂而精准的规则,真的是佩服发明这些赌博花样的人。
  
      “那个小子真他妈的能玩,这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下手?”不远处,两个身高体壮的家伙,紧紧的盯着这边。其中的一个用只能对方听到的声音,向另一个人抱怨着。
  
      “放轻松点,不用那么着急。”另一个头也不回的看着赵立那边:“哪个人进赌场,不玩个四五小时,只要慢慢看着就好了,不用担心!”
  
      “也对。”最先开口的大汉,耸了耸肩膀:“要不是要盯着那个家伙,我他妈的也想玩几把了。”目光看到那边,忍不住又吞了一口口水:“妈的,那两个妞,真是让人看着眼馋。”
  
      “那是老大看上的人,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另一个家伙紧紧的盯着克芮丝汀,目不转睛:“妈的,敢耍老大,他真是不要命了。老老实实的按老大的价码把人送上来,哪有这种事?”
  
      “话也不能这么说。”第一个家伙聪明了起来:“你看那两个妞,老大沾上一个,还能轻易放手吗?不管他怎么做,都逃不开这个结局。要怪,只能怪他为什么要带着两个惹火的妞出现在老大面前吧!”
  
      “赵立,那边那两个。”李梦蝶不动声色的在赵立身边提醒了一句。
  
      赵立早就注意到了那边,有没有敌意,他能从对方看他的目光中分辨出来。克芮丝汀更加不在话下,早就发现了,只是一直没有说而已。
  
      “慢慢玩,看看他们的耐姓怎么样?”赵立头也不抬,看着赌池里的牌,好像沉浸在其中的赌客一样。
  
      在赌场里,赵立足足转了有五个多小时,这才心满意足的到豪华的餐厅和两女享受了一次美妙的烛光晚餐。这种一男两女,而且是两个风格迥异的超级美女的搭配,让餐厅的人也都一个个停下了手中的伙计,羡慕的看着赵立。尤其是两女似乎没有一点芥蒂,和赵立说说笑笑的时候,更是让人佩服赵立的手段高明。
  
      羡慕归羡慕,但这里的服务生素质还是挺高,尽管目光时不时的会向两位美女身上瞟,但应对赵立点菜等服务事项却做的很到位。看来,有时候人要是有自知之明的话,控制力也会强上不少。似乎负责的服务生知道,这样的两个美女,不是他能够有资格产生什么念头的,至少不是现在。
  
      “这就是上流社会的奢华生活吗?”饭后甜点之后,在餐厅宽大的露台上,慢慢的品着餐后红酒,赵立感慨了一声,十分不负责的说了一句:“不过如此嘛!还不如以前我的老上司的享受。”
  
      李梦蝶和克芮丝汀虽然知道赵立的老上级是老监狱长,但是,她们却没资格知道老监狱长的豪华生活,所以,对此也只是简单的不屑一顾。如果他们知道的话,说不定会反过来给赵立一顿抢白,老监狱长的那种生活,也不是简单的上流社会就能够达到的。
  
      休息了个足够,天色擦亮的时候,赵立才和两女离开公爵酒店。本来打算过来见见那些叛军的代表,不过现在有了更好玩的事情,他们的会面也可以稍微的拖一拖。毕竟,事关整个边缘星球自由贸易港的建设,一点小生意,怎么也要压后的。
  
      可能是害怕盯的时间太久被赵立他们发现,监视他们的人换了两拨,每次都是不一样的面孔。不过,这点小把戏,怎么可能在赵立和两女面前得逞,不管是监狱里那些变态教官,还是天才学校的教官,都不是那些普通的家伙可以望其项背的。他们教出来的人,怎么会差?
  
      “队长,事情有些不太对。”一个城市管理卫队的队员跑进酒店附近的值勤哨所,风风火火的报告着:“好像是毒蝎的人在跟踪一个年轻人和两个女的。据说他们的老大和那个年轻人说过话,脸色很不好的离开。”
  
      “有这种事?把监控画面打开。”队长一惊,马上下达命令,能当上队长的,都是当初在赵立手下亲自训练出来的人,反应迅速。
  
      “这里,这里,这就是毒蝎的人盯着的年轻人。”队员看着赵立和两女在监视器中上了一辆出租车:“莫非他们要出城,队长,怎么办?毒蝎要是闹事的话,我们怎么办?”
  
      “这下麻烦了,毒蝎可是一个大组织,他们的老板也是议会成员。”队长看到了赵立的模样,忍不住嘟囔出声。
  
      “是啊,队长,要不要报告上面?”队员也有些担心,提醒了一句。
  
      “当然,这些事情我们做不了主,看来要出人命了。”队长此刻在队员眼中,显得很是不像平常的模样。说着,队长已经开始试着拨通上面的通讯。
  
      “队长,要不要派人去保护那三个人?”见队长忙着报告,队员只能尽责的提醒着,再有一会他们就可能要出城,到时候可就不好控制了。
  
      “没必要!”队长直接来了一句,放下了通讯器:“放心,这里不会有什么大事的?”
  
      “队长,再不去的话,真的要出人命了?”队员焦急的催促着。
  
      “肯定会出人命的。”很肯定的说了这句话,队长开始命令:“把金五星城里所有毒蝎的人都控制住!我通知上面。”
  
      “队长,那个年轻人怎么办?”队员终于忍不住,开始质问起队长来。
  
      “他?他不会有事的。”队长根本不为赵立的安全担心:“该担心的是毒蝎的人。”
  
      “为什么,队长?”
  
      “因为他是赵疯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