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灭时空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三位一体

第一百九十三章 三位一体


  
      康洪元说的,的确很简单。而詹姆斯和夜临在打算做雨林矿业之前,对商业上的东西也都有做过功课,自然知道他说的反垄断是怎么回事。但是,这么容易的解决,是不是有点投机取巧之嫌?
  
      “当然是投机!”康洪元丝毫不隐瞒自己打算投机取巧的事实:“但是,在法律许可的范围之内。我们提前做好一切,他们谁也无话可说。”
  
      雨林矿业生产的产品,是以后边缘星球在联邦立足的关键,尤其是一旦叛军和政斧军达成短暂的和平协议之后,双方一定会不遗余力的进行扩军备战。到时候,这种能量武器的必备之物,也就成了重中之重的筹码。
  
      这个的确是隐患,康洪元既然提了出来,而且提供了解决的方法,具体实施起来,实在是太简单了。同一个地方,建设了两套仓库,生产车间本来就是两套,这时候分家,实在是太容易了。
  
      有康洪元的帮忙,雨林矿业几乎是神速一般的分成了两个公司,一个还叫原来的雨林矿业,另外一个,改成了五星矿业。两个公司的所有人,一个是詹姆斯,另一个是夜临。但同时,那个神秘金主,还是他们各自的大股东。当然,这个股份,只被詹姆斯和夜临承认,其他人根本就见不到金主的名字。
  
      反正是未雨绸缪,一切手续上的事情,都做的天衣无缝。相信就是联邦政斧派一个团的检查人员来,都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赵立很是奇怪,康洪元就这么有把握,战争能在短期内结束?但这次,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从各方面的资料和情报上开始自己学着分析。
  
      因为一段时间的闲暇,赵立也终于有时间在分析情报之余,关注自己的修行。这是赵立能在边缘星球上立足的根本,只要有时间,赵立都会勤练不辍。
  
      在总结前一次的伏击战的时候,詹姆斯对赵立包抄的战术有些质疑。用他的话说,响鼓用重锤,面对敌人的时候,就应该将自己最强的力量摆出来,然后一举突破敌人的战线。这样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后来赵立被迫从叛军的阵营中穿过,去接应包抄分队的事情。
  
      虽然只是针对战术上的意见,但是,赵立却从中得到了一些经验。如果说,战争中需要竭尽全力一举克敌的话,那么,在个人之间的战斗中,是否也同样需要这样的力量?
  
      赵立身上现在说起来,算是有三个丹田,每个丹田控制一股真气,在自己身上分批的流转。虽然这样的方法,在产生真气和对经脉的锤炼上,有着无以伦比的好处,但是,却也会造成另外的一个缺点,那就是进攻的时候,力量分散不能够集中。
  
      按照詹姆斯的说法,这就是属于无法一举克敌的那种浪费。尽管三道真气可以进行三个波次的攻击,但每一个的威力,如果都不足以破开地方的防御的话,那么赵立的攻击,也只能是无用功。之所以在前面的战斗中都能够胜利,那是因为赵立没有遇上比自己强悍的敌人。一旦照这样发展下去,那么,以后遇上强敌,吃亏的一定是赵立自己。
  
      怪不得天才学校的那些人,只是在奠基的时候才会使用那种三个丹田同时练习的功法,而在正式进入各自独特功法修行的时候,全部都放弃了这种方式。
  
      天才学校的经验,好歹也是数百年不知道多少代天才努力的结晶,赵立就算是再自诩英明神武无师自通,也不可能和这么多修行天才集体的智慧相提并论。既然天才学校都没有采取这种方法,那么一定是这种方式在修行上有问题。
  
      当赵立开始思考修行上的问题的时候,时间似乎过的飞快。意识到问题,赵立的第一反应,就是开始解决问题。
  
      三个丹田之前为了协调三道真气互补干扰的时候,费尽了赵立的心力。好不容易才将三道真气的各自循环锻炼成自己经脉的本能,却又不得不将之重新聚拢到一起。
  
      还好,让赵立欣慰的是,从一开始就是一个丹田,重新聚拢到一起,并不比分散开更加的困难,而且反倒更加容易一些。毕竟之前的修行方法已经持续了数年之久,让经脉习惯,实在是容易的很。
  
      不过,赵立还是多了一个心眼,出问题的,只是在战斗功法上面,所以,赵立只是将无名功法的真气聚拢在一起,但在修行基础健体术的时候,还是按照三个丹田同时流转的方式进行。毕竟连天才学校都采取的奠基方式,对赵立这种体质的人,绝对不是问题。
  
      无名功法的改造出了一点点问题,三个丹田的真气要合在一起,现在对赵立来说,有两个选择,一种,是将三个丹田的真气全部合到下丹田之中,这样就意味着和原来的方式一模一样,也是最容易掌握的方式。
  
      但是,这种方式会有一个缺点,就是当赵立要是修行基础健体术的时候,必须重新将真气分成三道,分别充斥三个丹田。这样一来一回的话,赵立会相当的辛苦。
  
      另外的一种方式,就是调整三个丹田控制的三道真气的运转间隔,使得每次调动无名真气的时候,三道真气恰好能在下丹田会合。
  
      这种方式对赵立目前来说,最容易,而且也不会干扰基础健体术的修行,算是改动最小的办法。但是却会打乱真气的流转顺序,赵立想要控制的更精确,还需要更长时间的练习和习惯。
  
      开始,赵立有点拿不定主意,所以,特别向李梦蝶请教了这个问题。李梦蝶上次知道赵立用她教给的高级奠基术瞎练之后,就有一段时间拒绝在修行方式上给赵立指点,生怕赵立胡乱的修行,会导致身体出问题。这些在天才学校都有详细的例子记载过,李梦蝶绝不愿意赵立同样的步入那些试验者的后尘。
  
      但是,现在赵立打算回到传统的方法上来,这是李梦蝶求之不得的事情。不过,赵立说的这两种情况,她同样的不知道该怎样选择。而且,很让李梦蝶奇怪的是,赵立怎么会想着没事修行基础健体术,而不是在自己的专业战斗功法上下功夫。
  
      其中的原因,赵立当然不能细说,但是,他还是很虚心的向李梦蝶请教。李梦蝶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毕竟也是一个八级顶峰的高手,整个小集团当中,估计能和李梦蝶一拼的人,也只有詹姆斯勉强可以。按照自己的经验和猜测,给赵立一个参考,还是能够做到的。
  
      按照李梦蝶的分析,这两种方法各有优劣。首先,第一种方式就是回归传统,这是最稳妥最保险的办法,但同时李梦蝶也提出,既然赵立要同时修行基础健体术,那么,一会一个丹田,一会三个丹田,对赵立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第二种方式是改动最少的,同时,也是对赵立体内真气控制要求最高的一种方式。好处是三个丹田可以不用荒废,战斗功法和基础健体术也不会干扰。坏处是,需要赵立不断的提高对体内真气的控制程度,这也算是变相的提高对真气控制力的方式。
  
      天才学校的有些学员,会在某些极端的情况下,他们修行的功法要求对体内真气控制极其严格的情况下,选择多个丹田进行真气控制力的锻炼。如果赵立要选择这种方式的话,也不失为一种锻炼的好方法。
  
      对赵立同时修行两种功法,李梦蝶不理解,但是却也不反对。基础健体术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却是经过无数高人推敲的,而且经历了至少数十亿上百亿人的修行,基本上都没有出过问题的最稳妥的功法,而且,根据天才学校的内部资料,基础健体术除了效率低这个唯一的缺点以外,却是对任督二脉最好的调养方式。赵立没有说理由,说不定是他修行的战斗功法会对经脉产生一定的影响,需要基础健体术来中和。
  
      李梦蝶的话,让赵立有了选择。赵立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对真气的控制力度这种说法,但赵立一听明白,自己对真气的控制力越高,对自己的修行越有好处。那么,很显然,第二种方式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后面赵立也想通了,只要真气控制能够在下丹田汇聚,那么不管是基础健体术也好,还是无名功法也好,都可以同时用这种方式。方式还是原来的方式,只是力量改为一次释放而已,赵立要做的,只是更改真气流转的频率,能够三股真气一致就可以。
  
      适应这种方式,赵立并没有花费太多,不到五天的时间,赵立就已经能够轻松的掌握,并且能够应用。
  
      三股力量合一之后,带来的那种澎湃感,是赵立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感觉上,经脉仿佛变成了一条宽广的河道,真气就如同汹涌的河水,疯狂的冲刷过经脉,很是奇怪的感觉。
  
      本来无名真气就是一种很霸道的功法,这点赵立在修行了几个月之后就有所感觉。后来因为赵立对监狱中那些人不同的生活感悟而有所变化,但现在,却好像随着赵立杀戮和统兵的威严,气质和认识上的转变,再次发生了变化。
  
      现在的无名真气,主要的特姓,还是霸道,但是,和那种我行我素,不分敌我的那种霸道不同,这次却是身居高位,手掌兵权,说话间就能决定人生死的那种上位者的逼人气概的霸道。仿佛有一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断生死的架势。
  
      当然,这只是赵立自己的感觉。修行到这一步,赵立自我感觉,自己的修为,似乎又有了突破。班韵婵说的不错,当武功真正的升级到了境界的时候,每一次的提高都需要对生活的不同感悟,但是,这种提高却也是十分恐怖的。
  
      第一次赵立有了在修行中感觉到累的时候,几天来不停的凝聚心神,让自己沉浸在那种熟悉并且控制真气的流转频率,三位一体的感觉中,尽管修为大涨,但是,脑子的确是很累了。
  
      基础健体术在这种时候,是最好的放松。赵立一点都犹豫,甚至连起身都没有,就进入了基础健体术的修行当中。疲惫的情况下,赵立几乎刚开始运功,就进入了禅定的状态,飞速的开始了七九大周天的循环。
  
      不可否认,基础健体术从来没有让赵立失望过。几个小时赵立醒来之后,只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真气进一步的凝练,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力量。
  
      看看时间,居然是夜间。外面也没有什么声息,赵立苦笑了一声,再次进入了修行状态中,总不能大半夜的,自己一个人晃荡吧?
  
      物我两忘中,忽的,一股让赵立毛骨悚然的气息,从不远处传来。赵立全身一个激灵,真气飞速的回转丹田,直接睁开了眼睛。
  
      有杀气!这是赵立的第一反应。这里可是军营,周围无数经历过战阵的士兵。有杀气是很正常的。不过,这杀气,却是针对自己的。
  
      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赵立的感觉,刚刚跨过一个修行的瓶颈,马上就出来一个让他试手的人,连找李梦蝶都省了。
  
      不过,李梦蝶哪里去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有声音?赵立一想到这个,马上开始担心起来。尽管明知道李梦蝶比他的修为要高,但还是忍不住会想。
  
      他一动念,似乎那道杀气的主人立刻发现了异常。赵立的房门一开,一道人影飞快的扑了进来,手中的微声武器,疯狂的向着他感应到的赵立的位置扫射起来。
  
      面对这样的攻击,赵立根本就不闪不避。当对手破门而入的刹那,赵立的身体已经窜到了门口,敌人的武器,只能指着他的胸口,身上有金刚护甲,赵立才不会管他用什么武器。胸口一挺,握着拳头,向着对方的脸面轰过去。
  
      对方抠动扳机,只射出两颗子弹,就不得不回手抵挡,以便能够挡住赵立的这一拳。
  
      赵立的拳头一碰到对方抬起的胳膊,就听到砰一声巨响,随后,冲进屋里的人影,用比冲进来更快的速度,飞快的向后退去。人还在空中,就听到了一声喀拉——骨头断裂的声音。
  
      (未完待续)